呜嘲吧 关注:7,942贴子:207,441

再怎么辩,忌炎都是个逃兵啊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文案最幽默的就是把一个军队当成小队来写,扁平化管理的军队是吧,除了将军剩下的全是小兵?主将没了还有副将副将没了还有千夫长,百夫长,再往下还有营长伍长。到什么时候都轮不到他一个大头兵带头撤退。军队不是土匪,谁勇猛就听谁的,官大一级压死人你当是玩笑吗?
那么我们来看看忌炎是怎么做的呢,在大家绞肉鏖战的时候,突然扛起军旗(军旗的作用和意义不用我多说)进行“突围”。那这个时候我们的哥将军在和boss一对一,生死不知。他作为一个身在战局中的小兵,在不清楚整个战场局势的情况下,因为自己队友伤亡惨重,擅自决定逃跑,造成整个夜归军的溃逃。没错,就文案这个描述,我说是溃逃完全没问题。
上面就是文案犯得一个致命的错误,以上帝视角写人物行为。文案和玩家知道哥将军寄了,忌炎撤退是对的。但剧情中的人物是没有上帝视角的,小兵的视角是有局限性的,你不能就直接这么去写。
然后就是战力的问题。一,忌炎当时是共鸣者。那他这么强能带人“突围”,为什么不去帮哥将军,回溯雨停了残像就没了,那其余士兵只要拖住残象坚守阵地就行。二,忌炎当时不是共鸣者,那说明战况根本没有那么惨烈,依旧还是坚守阵地就行了。
反而他这一逃,阵线失手,其他阵线的战友不是被他害了?哥将军是不是被他卖了?要是他们死守阵地,是不是哥将军没有后顾之忧,不被腹背受敌就赢了呢?毕竟哥将军在腹背受敌、孤军奋战的情况下还能将鸣式重伤,三年都没缓过来。
最后,不论最后结果如何,他违抗军令就应该被罚,就是逃兵,这是规矩。


IP属地:上海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4-05-25 14:15回复
    那几个在之前帖子里辩经的人呢?快来水啊好无聊,快跟我辩。


    IP属地:上海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4-05-25 14:25
    收起回复
      我也寻思,不是哥舒临以自己为代价重伤boss,他们这群逃兵能以那样的战力逃出去吗,而且哥舒临都重伤boss了,你忌炎有那逃跑的功夫,去帮忙不早斩首成功了吗?


      IP属地:四川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4-05-25 15:30
      收起回复
        有没懂哥详细说说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4-05-25 16:15
        收起回复
          不懂,没楼主思考的这么复杂,加之二游的剧情本来就不适合过度深思。其实这波编剧想表达的是没有绝对正确的选择两人选择了截然相反的路线,但是题材拉的太大塑造背景文案不够导致很突兀。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4-05-25 16:40
          收起回复
            你所谓的文案的描述是一个说书人说的,真实的弯刀之役根本没有详尽的文本描述,哥舒临去单挑后那些死守的将士守了多久又死了多少人,到底是哥舒临刚走就撤还是走了很久了无音讯将士伤亡惨重不得不撤,那个说书人告诉你了吗?没有啊。哥舒临要赢了又是谁说了,无相燹主后续怎么样了也没有交代就有人开始贷款他打赢了就离谱。忌炎带领士兵溃逃更是自造剧情,剧情里压根没有,防线崩了忌炎觉醒救人也能带成忌炎擅自逃跑带崩夜归军,牛还是你们牛


            IP属地:湖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4-05-25 17:05
            收起回复
              至于秧秧,也不会因为nt文案的一句话崩人设,秧秧是夜归军踏白小队的,相当于军队中的斥候,是前线中的前线,结合语境明显可以看出秧秧是在自谦,表示你们后勤也很重要,绝非希拉里之流,结果被文案写成了踩一捧一。


              IP属地:湖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4-05-25 17:11
              收起回复
                正确的 过剧情就感觉这军队除了将军就没有可用的人了是吧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4-05-25 17:26
                收起回复


                  IP属地:上海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4-05-25 17:30
                  收起回复
                    将军下了死命令死守阵地:逃兵:命都要没了,令算什么,我年纪小听我的咱们逃命吧!说完一群人作鸟兽散。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4-05-25 17:33
                    收起回复
                      说到底这文案都没法自圆其说。
                      一军之内,除了将军竟然无人可用先不说。
                      单以我从小说,电视里,和我自己对军队的理解,忌炎就是抗令了,无论他抗令之后的决策是对,是错,违抗军令的事实他肯定是背下了,他就是违抗军令带着部队撤了,从结果看他就是逃兵。
                      “军令”这个词,文案估计没搞懂它到底份量有多重,以我对这个词的理解,老将军带领的这个军队,从他下令死守的那一刻,就只有全部死在那才是对的。


                      IP属地:安徽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4-05-25 17:37
                      收起回复
                        ennn,你但凡说忌炎路过的不明情况把人带走了我都算你过关,但是你好像还要立个军医人设,那别怪我叫你传奇耐逃王了


                        IP属地:重庆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4-05-25 17:53
                        收起回复
                          毫无纪律性,而且鸣潮的世界观设计太逆天了,有科技不用,在这里白刃战


                          IP属地:陕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4-05-25 18:13
                          收起回复
                            正确的。而且超凡世界的普通士兵更不能撤退,无论是哪种能力都是有消耗的。在超凡世界,普通士兵的地位更像是廉价的消耗品,用生命去消耗对面的蓝条,为自己这一方争取更多的胜算,哪怕只有一丝。
                            而且说句不好听的,忌炎带兵逃了,万一对面追到老家怎么办?哪怕为了剩下所有人生存的可能性,哪怕自裁,这批人也必须死在这里。
                            编剧根本就没深入地去考虑过无魔世界和中魔世界里面的社会体系组成,只是想当然地自圆其说罢了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4-05-25 18:19
                            收起回复


                              IP属地:福建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4-05-25 18:20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