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山点点愁吧 关注:13贴子:608
  • 4回复贴,共1

(学舞本第三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三幕】
时间:八年十一月
地点:惠誉斋
人物:叩德灵绰、陈芳璎、叩德惊鸿
内容:惊鸿于是回到惠誉斋后向文妃说起此事,文妃正好在和上门拜访的静嫔一起吃下午茶,获悉此事之后表示自己可以提供一些关于十六国时期至元代的乐舞书籍记载,但是舞乐方面她倒是不精通此道,也许不如让宠胜公主去问问自己的母妃宸妃。惊鸿说,隆淑公主预备编这支舞曲,在宸妃芳诞时献上作为惊喜,因此不便询问宸妃。在旁的静嫔却表示自己心目中有个人选,也就是吴贵人。


IP属地:北京1楼2024-03-28 14:20回复
    文:诶,是惊鸿回来了。瞧你,又从哪里玩来啦?是御花园吗?
    静:文妃娘娘的侄女真是个顶个的漂亮聪慧呀,乾清宫的忆秦格格如此,今儿见了惊鸿格格,只觉得也是个可人的女孩儿呢。
    鸿:静娘娘谬赞了。是这样的姑姑,我刚才和隆淑公主一起玩呢,隆淑公主弄到了一本敦煌舞谱,很感兴趣,想要复刻一下,但是有太多缺页。您的藏书不是最多了么?
    文:你这丫头,倒是真把姑姑当藏书阁了?敦煌舞谱么……我平日没有这样的藏书,不过依稀记得祖邸有一些相关书籍,我去信问问就是。但是舞乐方面,姑姑倒是不精通此道,也许不如让隆淑公主去问问自己的母妃宸妃。
    鸿:姑姑有所不知呢。隆淑公主预备编这支舞曲,在宸妃芳诞时献上作为惊喜,因此不便询问宸妃呢。
    静:我心目中倒是有个人选,也就是吴贵人,如何?


    IP属地:北京2楼2024-03-28 23:51
    回复
      2静:
      (辜月风寒,静嫔的身子已愈发沉重,遵照太医嘱咐每日里少少走动,又兼肚子里这位是个乖巧听话的,孕后期的各种不适倒也不算难捱。)

      (是日午憩后拜访叩德文妃,照旧得了主人的款待,那一应待客饮食,很难不让人食指大动。正闲叙间又一位小叩德进了屋,当即笑言。)文妃娘娘的侄女真是个顶个的漂亮聪慧呀,(这是陈氏由衷的赞美。)乾清宫的忆秦格格如此,今儿我见了惊鸿格格,只觉得也是个可人的女孩儿呢。
      6静:
      (来串门就是为着听闲篇儿,在宫里麽,不是人多才有热闹瞧,帝王的恩宠、子女的孝顺,从旁人口中听到的可比亲眼见到的时候多,譬如刻下,隆淑公主的拳拳孝心,业为座中人所知。)

      (捻帕抹去唇角碎屑,盈笑启唇。)

      娘娘和格格莫愁,我心目中倒是有个人选,就是永寿宫的吴贵人,(同吴贵人不算有私交,只是听穆妃提过,知道她是珍妃的手帕交,这会子做个顺水人情罢了。)不知娘娘意下如何?


      IP属地:浙江3楼2024-04-05 23:07
      回复
        【宠胜剧本第三幕】

        【博山炉正徐徐送香,——而文妃子一向周致,因今日前来访谒的静嫔身怀宝璋,特教宫娥换了平日素用的檀香,改拟清新怡脾的花果香来。】

        惊鸿?【正同小陈氏叙话,便见花帘后绰绰纤窕的影子挪近跟前来,叩德文妃于是亦以素常的温善笑意馈之】可是去御花园顽了么。
        4
        【闻言不免失笑,春山眉也随之佻弯如月,】你这丫头,倒真将姑姑当作是藏书阁啦?

        【族中子侄辈可谓芝兰满庭,忆秦行走御前,而今惊鸿又侍于钟粹,偶时不免又教我缅念畴昔身为承乾宫娘娘座下小叩德的葱茏韶华】

        敦煌舞谱么……惠誉斋平日确无此类藏书,不过依稀记得祖邸约莫能寻得,我去信问问就是。但论舞乐方面,姑姑倒是不精通此道,不若让隆淑公主去问问她额娘罢。


        4楼2024-04-06 17:58
        回复
          1、(在御花园与两位公主商议的时间并不算久,几乎敲定以后便各自打道回府,在回钟粹宫时要缓慢不少,路上也摘了五六朵茶花,以茎叶首尾相接,编作素雅的环,好带给姑母,教她也高兴。一只脚踏进院门的时候,抬首时与姑母身边的苏拉对视,见她指指内殿,又作低首噤声,心下了然,绣鞋踩在钩毯上的动静,也被刻意放轻。)
          给姑母请安,给静娘娘请安。(绕过屏风后,依循礼数朝炕桌两边的妃主行却请安,又听陈氏所言,唇上漾起点儿笑,朝她欠欠身。):静嫔娘娘谬赞,惊鸿实在受之有愧。
          (谦词和语,素来是最不出错的,直身后又错一步,往文妃身边偎去,面貌很诚恳地。):姑母,方才我同隆淑公主一起,她近来弄到一本敦煌舞谱,是要我与她一并研读呢。只是……
          (试探着,摇了摇她的手。):
          只是那本谱编撰的时间实在太久,上面有很多残页,字迹也模糊。公主很感兴趣,想着有没有甚么法子修复一下。我记得您的藏书不是最多了么,这才……
          (颇有些犹豫,话里不自觉也带上小辈撒娇讨巧的语气,只等她说话。)
          2、
          啊呀,(语气轻快地,头要靠在文妃肩上,又瞧瞧她。):姑姑有所不知,隆淑公主之所以看重这本谱,皆因宸妃娘娘芳诞将至,她想编支完整的舞曲,好作惊喜给自己母亲,又怎好先去问呢。
          (凡为子女,无不惦记长辈,更况紫闼中帝胤众多,年岁略长些的帝女们,大多都与母亲同住。感情自要更深厚些。宸妃和姑母无甚龃龉,在她面前提起,我自然是安心,二来也有段日子不曾回去探望阿玛额娘,今日隆淑所言,难不教人心有所感,我又如何不帮一帮她呢。)
          (娓声道来,雪颌尖儿亦抵在她肩上,眼巴巴的。):姑母,您就帮一帮公主罢,我知道,您向来最聪明。


          5楼2024-04-06 17:5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