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山点点愁吧 关注:13贴子:608
  • 5回复贴,共1

(文妃主位本第十七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十七幕】
时间:六年五月
地点:叩德府
人物:爱新觉罗重尧、叩德秋练
内容:另一方面,一向将目光放在黎庶之上的文妃认为民为本,光在贵族阶层之间推广还是不够的,于是采用了出银让族姐以自己的名义代为在宫外施粥并分发《贤女雅释》的方式。文妃修书一份,让重尧将书信带给自己的姐姐秋练。秋练应允。于是此书在平民百姓间也开始传播,文妃以此博得贤名。


1楼2024-03-03 21:37回复
    尧:姨妈好,特来叨扰了。
    练:殿下客气了。听闻您额娘新封了皇贵妃,不知娘娘近来在宫中一切都好么?
    尧:额娘近来很好。修撰《贤女雅释》一事,您应当也有所耳闻了,我今日来正是为此事。(递上信)这是额娘托我带来的手书,还请姨妈过目。
    练:(点头,拆开信阅览一番)娘娘的意思我明白了,我这个做姐姐的自当尽力。
    尧:还得劳烦您了。这是我带来的礼物,虽说这里是我的外家,但也不能失礼了,否则额娘知悉,又要怪责我不尽心了。
    练:殿下无需客气,今春年节我受召见过娘娘一面,已得了不少赏赐,何须冗费。更何况,文妃娘娘是我的亲妹妹。(想妹妹了)放心吧,此事我会安排妥当的。


    2楼2024-03-13 15:50
    回复
      2
      【莳花之道既讲栽培,又重理水,要除其莠,益应常自护持,若有一夕慵惰不勤,便要色残香减,当真是桩繁缛难事。任然放在从前时候,我绝不会因此而委垂鹤颈,甚至躬亲提壶于琼圃间。只现下心气却不相同,也肯阒下膺思,照拂起这些寿数短暂的秀植来。】
      【三阿哥来时,我正立身忘山庐中,将一株三色牡丹沿根剪下,植入腹藏清水的古铜觚内,手不曾净,只往随捻鲛纱上一拭,便逢碧岑将人引来。】
      殿下客气了。【雍王眉眼实则肖从今上更多,轮廓却袭自称称,一样的颌骨分明。这位昔岁共我于九龙照壁下漫谈去岁、来日的幼妹,现下已膺皇贵妃懿号,益得嗣英绕膝敬奉,就连徽前一个文字,也使我常常念兹靖惠娘娘——咸亨年间的永和主人。】悉闻您额娘岁前得膺皇贵妃位,不知娘娘近来身骨可还康泰?
      4
      【犹记尚在寿婉府时,称称便极属意文赋藻墨,兼之后岁入宫祗应秾华姑母鹄仪,睹鉴不少善藏府库的珍本名籍,积久熏陶、濡染便成就了一身清狷文骨。纵然如今立身壶闱朱垣之中,也未摒却耿怀心膂的一片夙志,不忘宣文教,著雅释。倘若额娘仍在,必要殷殷嘉勉,只可惜天意少遂人愿,诸事莫不如是。】
      【畴昔好奢靡、崇侈丽,至萱慈疾渐身瘗,迁居叩德宅邸后,便多服素着衰,用度益皆从简,以此告慰先妣芳魂。】
      【依言拆启雁书,匆览几目,便已明晰称称之意。】娘娘的意思我已知晓,既有托付,我这个做姐姐的自无旁贷,定当勉力而为。
      6
      【椿庭一脉裔英茂荣,综关绪英一承爵名、一立廊庙,得配俪室绵延瓜瓞;自献王薨逝,惯来骄矜行事的兰绫益掌阖府中馈,无不妥帖,只是辗辗转转,究竟应了“如兰之幽,如绫之韧”的言谶。之于灵绰,虽困囿一方禁阍,但业已位居显秩,况且依她的娴静赋性来说,也必不会为宠禄权名所殚竭殷忧,如此岂不也是很好么?】
      殿下毋需客气,年前我受召入宫,已得了娘娘诸多赏赐,不必再行冗费。再说文妃娘娘也是我的亲妹妹……【一夕溯忆起她岁届龀髫,二人于壁上藉影演幻奇禽瑞兽的情形,不觉又笑。】放心罢,此事我定会安排妥当,不教娘娘忧心。
      【起身还过礼数,便遣奚使将三阿哥送离府径。又使碧岑回室中取伞与披氅。】时候不早了,走罢,去接项公子。


      IP属地:辽宁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4-03-26 17:51
      回复
        1重尧
        【 一场懑病自陈腐阴冷的森严冬意销迹后,在次渐回暖的晴春时节中,依规蹈矩地隐匿了声息,唯有胸前剜刻的疤痕旧迹,仍在阳春底下不辨阴晴地隐隐发痛。又待将养数日,才拣选神丰意和的午后,携额娘殷嘱,踏入叩德的轩庭。门廊下甫与舅父得以照面,正值祀礼之期,难免驻步忝陪数句公务,待道明来意,才得他放行,经小厮照引,往后庭忘山庐中寻人。】

        难得晴时天气,姨母好生雅兴。还望莫怪外甥唐突,不请自来。


        IP属地:重庆4楼2024-03-28 22:06
        回复
          3重尧

          【 或是承袭于叩德门楣的兰闺旧训,眼前的如璧静影,与惠誉斋中兰心蕙质的睿慈,仿佛是一脉相承的仪静体闲,连形貌也似耳濡目染,此刻娓娓而谈时,竟恍觉那分明各异的眉眼之下,浸浮出几分似是而同的熟悉神情。少有的片刻太虚游移,但倏即便在她上扬的询声里寻回神踪,惯式地捻出一道和睦微笑。】

          劳姨母挂心,额娘近来健泰,只是为修撰《贤女雅释》一事,颇费些心。此事不算隐秘,想必您也有耳闻,外甥今日登访,正是为此。

          【 话音一歇,旋已取信在手,向她递去。】

          额娘托我带来手书一封,还请姨母过目。


          IP属地:重庆5楼2024-03-28 22:42
          回复
            5重尧

            【 圣谕恩旨已过明路,最迟迄至今秋,叩德府的格格便将入主雍府,执掌中馈,我与嘉树百年的殷门厚族,在此珠联璧合之下,自当愈加肝胆楚越,休戚相关。此刻自然不吝顺水推舟,做些搭情送好的举手之劳,开口时分,眼角恰如其分地一弯。】

            有劳姨母,为额娘多费些心。外甥来得仓促,不曾妥当置备,只略捎了些薄礼,都不是什么名罕物,只请姨母笑纳赏玩。若不然,使 额娘知悉,怕是要怪责我不识礼数、不尽心力。


            IP属地:重庆6楼2024-03-28 23:3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