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森林吧 关注:12,813贴子:110,525

回复:大家最喜欢<挪威的森林>里的哪句话?

收藏回复

记住我曾经这样活


回复
举报|61楼2006-07-22 18:01
    当然,只要有时间,我会忆起她的面容。那冷冰冰的小手,那流线型泻下的手感爽适的秀发,那圆圆的软软的耳垂及其紧靠底端的小小黑痣,那冬日里时常穿的格调高雅的驼绒大衣,那总是定定注视对方眼睛发问的惯常动作,那不时奇妙发出的微微颤抖的语声(就像在强风中的山岗上说话一样))--随着这些印象的叠涌,她的面庞突然自然地浮现出来。最先出现是她的侧脸。大概因为我总是同她并肩走路的缘故,最先想起来的每每是她的侧影。随之,她朝我转过脸,甜甜地一笑,微微地低头,轻轻地启齿,定定地看着我的双眼,仿佛在一泓清澈的泉水里寻觅稍纵即逝的小鱼的行踪。
    ____________不好意思来一段!


    死不是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喜欢得全世界的树都倒下


    宿舍的电话放在大堂,大家都要经过那里进进出出的。"我说明。"假如我在那里手淫的话,不被舍监打死才怪。"
      "是吗?那就为难了。"


    哈哈哈:)


    那句渡边君送永泽君走那里说的
    他??????我退回我的沼泽地


    收起回复
    举报|67楼2006-08-06 09:39
      死不是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找出直子的房间是很容易的,只消找到从未开灯的窗口深处隐约闪动的昏暗光亮即可。我静止不动地呆呆凝视着那微小的光亮。那光亮使我联想到犹如风中残烛的灵魂的最后忽闪。我真想用两手把那光严严实实得遮住,守护它


      与其说有何用途莫如说它是一各训练.训练我们更加系统地反握事物.


      回复
      举报|71楼2006-10-17 15:23
        我好像从来都没看懂过~~~


        我喜欢....?
        挪威的森林

        实在想不出具体的喜欢
        就像你走进了一片原始森林
        那中间的氛围是统一的
        实在无法分辨是其中的气体 固体抑或气体


        永泽的话我都很欣


        绿子的:
        孤零零一个人,觉得身体就像一点点腐烂下去似的。渐渐腐烂、融化,最后变成一洼黏糊糊的绿色液体,再被吸进地底下去,剩下来的只是衣服


        回复
        举报|75楼2006-10-22 01:09
          死不是作为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请你不要忘记我,要记住有我这么一个人在你身边存在过.
          大概是这样把,呵呵.


          回复
          举报|79楼2006-10-27 18:37
            也许再也不会和你见面
            不论我走到哪里
            都会把你和直子两个人记在心里


            那么,这个也记住.---应该是直子给渡
            做kj时说的吧!
            很感动!


            回复
            举报|82楼2006-11-11 04:48
              在此以前,我是将死作为完全游离于生之外的独立存在来把握的。就是说:“死迟早会将我们俘获在手。但反言之,在死俘获我们之前,我们并未被死俘获。”在我看来,这种想法是天经地义、无懈可击的。生在此侧,死在彼侧。我在此侧,不在彼侧


              死不是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喜欢这句,很有哲理


              回复
              举报|84楼2006-11-28 17:34
                死不是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喜欢这句哦,很有哲理性.


                回复
                举报|85楼2006-11-28 17:35
                  献给许许多多的祭


                  我扬起脸,望着北海上空阴沉沉的云层,浮想联翩。我想起自己在过去的人生旅途中失却的许多东西——蹉跎的岁月,失去或离去德人们,无可追回的懊悔


                  我们在死一般寂静的松林中走着。路面散落的夏末死去的知了干壳,在脚下发出清脆德响声。我和直子犹如寻觅失物似的,眼睛看着地面在松林小路上缓缓移步。
                   “原谅我。”直子温柔的抓住我的胳膊,摇了几下头说,“不是我存心为难你。我说的,你别往心里去。真的原谅我,我只是自己跟自己怄气。”
                   “或许我还没真正理解你。”我说,“我不是个头脑灵敏的人,理解一件事需要有个过程。但只要有时间,总会完全理解你德,而且比世上任何人都理解的彻底。”
                   我们止住步,在一片岑寂中侧耳倾听。我时而用鞋尖踢动知了残骸或松塔,时而抬头仰望松树间露出的一角天空。直子两手插在衣袋里,目光游移的沉思着什么。
                   “嗳,渡边君,真喜欢我?”
                   “那还用说。”我回答。
                   “那么,可依得我两件事?”
                   “三件也依得。”
                   直子笑着摇摇头:“两件就足够了。第一件,希望你能明白:对你这样前来看我,我非常感激,非常高兴,真是——雪里送碳,可能表明上看不出来。”
                   “还会来的。”我说,“另一件呢?”
                   “希望你能记住我。记住我这样活过、这样在你身边呆过。可能一直记住?”
                   “永远。”我答道。
                   她便没再开口,开始在我身边走起来。树梢泻下的秋日阳光,在她肩部一闪一闪地跳跃着。犬吠声再次传来,似乎比刚才离我们稍近了些。直子爬上小土丘般的高处,钻出松林,快步走下一道缓坡。我拉开两三步距离跟在后面。
                   “到这儿来,那边可能有井。”我冲着她后背招呼道。
                   直子停下,动情地一笑,轻轻的抓住我的胳壁,两人并肩地走那段剩下的路。
                   “真的永远都不会把我忘掉?”她耳语似的低声询问。
                   “是永远不会忘。”我说,“对你我怎么能忘呢!”
                   ※
                   尽管如此,记忆到底还是一步步远离开去了。我忘却的东西委实太多了。在如此追踪着记忆的轨迹写这篇东西的时间里,我不时感到踹踹不安,甚至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连最关键的记忆都丧失了。说不定我体内有个叫记忆堆的昏暗场所,所有的宝贵记忆统统堆在那里,化为一滩烂泥。
                   但不管怎样,它毕竟是我现在所能掌握的全部。于是我死命抓住这些已经模糊并且仍在时刻模糊下去的记忆残片,敲骨吸髓地利用它来继续我这篇东西的创作。为了信守我对直子作出的诺言,舍此别无他路。
                   很久以前,当我还年轻、记忆还清晰的时候,我就有过几次写一下直子的念头,却连一行也未能写成。虽然我明白只要写出第一行,往下就会文思泉涌,但就是死活写不出那第一行。一切都清晰得历历如昨的时候,反而不知从何处着手,就像一张十分详尽的地图,有时反倒因其过于详尽而不便于使用。但我现在明白了:归根结蒂,我想,文章这种不完整的容器所能容纳的,只能是不完整的记忆和不完整的意念。并且发觉,关于直子的记忆越是模糊,我才越能更深入地理解她。时至今日,我才恍然领悟到直子之所以求我别忘掉她的原因。直子当然知道,知道她在我心目中的记忆迟早要被冲淡。为其如此,她才强调说:希望你能记住我,记住我曾这样存在过。
                   想到这里,我悲哀得难以自禁。因为,直子连爱都没爱过我


                  我拿着听筒扬脸,飞快地环视电话亭四周。我现在在哪里?我不知道这是哪里,我全然摸不着头脑。这里究竟是哪里?目力所及,无不是不知走去哪里的无数男男女女。我在哪里也不是的场所的正中央,不断地呼唤着绿子


                  千疮百孔的生者世


                  “死不是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还有这句 
                  “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春天里,你走在森林中,突然蹦出来一头毛茸茸的可爱极了的小熊,小熊问你“小姐,愿意和我一起玩打滚游戏么?”接着,你和小熊从长满三叶草的的山坡上互相拥抱着从山坡上打滚,玩了整整一天,玩的开心极了。我就这么喜欢你!


                  我也喜欢这句,很不错


                  回复
                  举报|92楼2006-12-05 1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