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会吧 关注:13贴子:959
  • 9回复贴,共1

【主位9】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九幕】
由内应摸清肃妃平日去向,明矾泡腐花根一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皇帝万寿节庆前夕,肃妃命人将绣球花尽数移至坤宁宫意置一景,图绣球反季花开,乃是天祝帝后和美顺遂,团意福至之意。却发现花叶泛黄,根系枯萎,反是不祥之兆,此举只得作罢。虽是如此,肃妃亦将花房管事太监唤来,一璧仔细询问,悉知熹妃向与花房行走近密,肃妃心中默默记下。一璧着谴督办所,以考绩花房宫人怠工、整治积弊为名,彻查此上。当晚其女令贞公主回宫,暮色西沉手提宫灯,肃妃由此想起不若可将花样绘于宫灯之上,亦算当下救急一景。(肃妃擅画人设)
(肃妃、花房太监、令贞公主)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2-08-14 10:46回复
    肃:无语了呀,怎么临场成这样了!气……花虽然献不成了,但其中原由我一定要查清楚,去,把张德喜给我叫过来。

    张德喜:芭比Q了,只能老实交代了,说到底这次是自己办事不力,有人搞鬼也没啥证据明说。

    肃:心里窝火,花上面的事问了一通,又侧面问道后妃里谁和花房平素走的近。

    张德喜:话赶话都到这了,熹妃娘娘你喜欢花,常和俺们花房往来这个事我可就说出来了。

    肃:从张德喜话里知道熹妃一向和花房走的近,心中默默记下,谴督办所,以考绩花房宫人怠工、整治积弊为名,彻查此上。

    令贞:从外面回来,天有点黑了,整了个灯笼,看见妈咪不开心,凑过去关心一下

    肃:看见宝贝心情好多,宝贝灯笼好看,由此想起不若可将花样绘于宫灯之上,亦算当下救急一景。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22-08-14 14:13
    回复
      这里也摁一下


      IP属地:江西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2-08-15 20:59
      回复
        明天!


        IP属地:江西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22-08-19 22:06
        回复
          1.
          (我作绘时,常要燃半支香篆。与寝殿里备的安神香不同,是泛着清冽的薄荷、甘松,与月色很是肖似)

          (待一盏宫灯绘罢,已是明月东升。在这种时候,陶陶知晓不应打搅我,一盏热茶添了又添、香灰也清了又清,我饮过不晓得第几盏热茶后,终肯叩砚,唤她一道归宫。掌心提挈着宫灯,才至廊首,便听得额娘几声训斥,掩在细细的跫音里)

          (宫灯上边儿大片的留白,只最底下,因阿寿公主的笔“蔓生”出几枝海棠,滟滟一点儿殷红,能叫人窥得一缕潦草、却盎然的春意)

          额娘。

          (借着这盏燃得不算枯瘦的灯影,我逡过垂花门、照壁)

          适才我来的时候,瞧见花房的管事太监了。(佩环阑珊处,一只影子便慢慢从夜色里显现出来。将宫灯安落履边,隔一点融融辉光,我有时候,是做她跟前的小姑娘、做不叫她忧虑的阿寿;有时候,也会同眼下一般,做一回想替她分忧的贞公主)

          花房那边(我抬起睫,衬着翻涌如波的月色,袒露出清亮亮一双眼)是出什么事了吗?


          IP属地:江西5楼2022-08-22 15:17
          回复
            1.


            IP属地:江西6楼2022-08-22 15:18
            回复
              2.
              (前询未讫,我凑近额娘,踮起脚,拇指便似两只熨衣的“襦斗”,将她眉间聚如崖峰的小山一点点、慢慢地抚平。只因素日饮药甚多,这两只小小的“襦斗”,未有盛碳的热意,反倒像一片凉雪,落在她眉间)

              原本是想画得更蕴生机一些的。(聆额娘道宫灯好看,我将它从履边提起,一左、一右示与她细细地瞧)画的时候却又想着,清净也好。

              我将这盏灯送与额娘(歪着脑袋,话尾里藏半分笑)额娘心情会变好吗?

              (待她讲明花房间诸事,适才体悟得一点儿“要事”的滋味)

              (尚是稚童时候,对许多事不大明晰,而今却又不同了。掖庭事常是繁杂而繁冗,当中的万寿、千秋更是要事中的最要紧的一桩,各宫间的龃龉、纷争也多少闻得。在她、在坤宁的庇佑下,冯夷阁里慢慢、渐渐地养出了一个乌发青袂、如杏枝堆雪的小姑娘,眼下,这一枝“杏”已攀墙,自应馈以)

              那(知晓额娘心底的盘算后,亲昵地挽着她臂弯,弯一双眼,盈盈笑添)我也要帮额娘的忙才行。我常去花房的,那些花是何模样,我都记住了!

              (提及这些,很是骄傲地扬了扬脸)

              我保证,这次不会逞强的。(秀致而细长的眼眉一低,寻去额娘掩覆袖中的小指,拉拉勾,余事不缀)


              IP属地:江西8楼2022-08-22 15:44
              回复
                2.


                IP属地:江西9楼2022-08-22 15:45
                回复
                  【第九幕】
                  1、(万寿前夕,早早便着人去御花园暖房中搬了绣球花出来,尽数布置坤宁宫一隅花景。至见到这些娇养在暖房的绣球前,我仍做着乾坤清宁、花团锦簇的“美梦”,意欲以花喻人,引至天意,祝帝后和美顺遂。可眼前凋零枯黄,叫我恍惚回到现下,郁结于心,久不能吞咽下喉间一口气,面沉如水,愈发难看,起因如何不得而知,只好即刻令张德喜来回话。)

                  2、(枯叶断枝,萎落难堪至极,起初的震惊已被愤懑替代,遣人将搬来的花还给御花园,叫张德喜那对招子好好看看自己将花养成什么样了。只留下几盆分外凋零的,好做问话证据,待来人跪下,细听他自叙,仍压不住心头怒火。)

                  这绣球花究竟是为何会变成今日这个样子的,本宫记得先前问你的时候,你可是信誓旦旦的同本宫说冬日可用,养了数久便是这不入眼的模样?

                  (未叫他起身,只又添问)莫不是花房认了旁的主子,也满口谎话的来诓骗本宫?

                  3、(若在平日,见熹妃爱花,常去花房走动倒也是件寻常事,可现下我眼前正遇绣球遭毁,未能寻根溯源,那便耐人寻味的很了。非我心胸狭隘,无端揣测猜忌,而是熹妃突如其来地“走近”叫人难以不多想。)

                  (待放了冷汗直淌的张德喜归去后,愈发疑窦丛生,索性以考绩花房宫人怠工、整治积弊为名,由督办所牵头,将这段时日往来彻查,若有端倪,也好作我往后拿捏熹妃的把柄。)

                  4、(月出蒙汜,含羞悬枝,白日里因花房糟践事而心生疲乏,尤在这沉重夜色之中,不见宫人围挤,无需硬撑强势,更显累极。嘱咐好明日之事,挥手令人退下,方才见阿寿进门——小女的肩膀上披着月光,柔荑中提着萦萦的灯,心下柔软,化作慈母暖意。)

                  无妨,额娘有些事要询问那花房管事。

                  (下意识的否决,也只不想她分担我的糟心事,目光一顿,又落她宫灯之上,心念微动,若以绘花替绣球,是否也可堪一用?)阿寿的宫灯画的真好。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22-08-25 09:44
                  回复
                    1


                    IP属地:江西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22-08-25 11:0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