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会吧 关注:13贴子:959
  • 7回复贴,共1

【主位4】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四幕】
督办所设立中,肃妃出身贵阀,女官不敢得罪,但负责接收的各考评组女官递来的评价中,却发现年长宫人有倚老卖老,持老怠工无视新政,于是提出让宫人以工作考评作为晋升通道,后又与敏妃共理事务之中,相处融洽,双方互赏彼此办事能力,二人关系更趋紧密。
(肃妃、敏妃)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2-08-14 10:39回复
    肃:提出让宫人以工作考评为晋升渠道这个事,敏宝很肯定,觉得小肃有那么点东西(额,浅装一下),晚上两个人忙完了在办公室聊天。小肃递杯喝的给小敏

    敏:开心接过喝的,跟小肃聊天,表示感谢小肃这次鼎力相助,提出的实质性意见

    小肃:开玩笑问她,是不是没想到自己不是花架子,嘿嘿

    敏:战术性微笑,那可从来没有以为你是花架子呢,聊着两个人说起第一次在御花园见面

    小肃:小敏那个时候看起来柔弱,但其实是温柔有力量的人呢!办事能力超级棒!

    敏:嘿嘿,你也很棒555,互相欣赏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22-08-14 14:24
    回复
      1
      【开基维艰,幸有二位姐姐相助,才不至于焦头烂额。今日因温嫔之事想来与肃妃相商,但又不好透露其中原委,只怕叫人以为我有失偏颇,专会心疼延禧宫中人。】


      【不知是否温嫔所忧之事,已是司空见惯,未等我开口,肃妃姐姐便已鞭辟入里,一针即瘥地提了一个法子来。不禁赞叹】姐姐果然厉害,只这么一会儿,便想出了这么个好法子。


      【接过瓷碗,又笑】还好你这会儿鼎力相助,不然叫有心人钻了空子来编排我俩。
      2
      【履足差肩已久,自然来去无忌,三两句顽笑也只作为趣谈。故而听其揶揄,只抿嘴偷笑】我怎敢?你这等尊贵的身份,怎会说你是花架子?


      【不知怎么,倏然便想到甫进宫时,献趣慈壶,反倒惹得自己进退维谷。若非是肃妃有意相助,借力送我入中宫,我还不知何时能有今日成就。以曩昔恩情,称她一句伯乐,绝不为过。】唉,想一想,早些年前若不是有你,我如何改效坤极?又如何有今日?到底当年我是太过软弱不堪了。
      3、


      【知她疼我,只怕我因往事消志,才出言宽慰。但她却不知,九折成医,若无从前的那些苦痛,我怎好重振旗鼓,激薄停浇以应如今。】


      【摇了摇头,轻笑】你惯会哄我。几斤几两,我心里有数,反而是你,向来是雷厉风行的,是以才能服众人。我这辈子是没有你这样的能耐了。


      【二人磕牙散闷,你来我往,倒也算是一解白日的倦怠。不知几时,烛花摇影,方知岁月如流,只好起身辞别。】


      IP属地:上海3楼2022-08-18 17:35
      回复
        已发送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22-08-19 14:40
        回复
          肃1

          (督办所设立之初,我便设想过其中可行究竟有几分,阖宫这陈积的、隐秘的事,决计不会因这短暂而崭新的变革,而速速剥去尘灰腌臜的外皮,他们或会仰仗着“从前”二字,在故作坦然地接受新规后,酝酿出旁的恶意。而今果真藏不住这些个小动作了,叫敏妃也来我处相商,她素来心软,我也愿帮衬几句)

          既有人倚老卖老,便叫他没有出头之日。依我之见,将宫人考评纳入晋升大考中,牵涉到抬举他们的事儿,自然不会再偷奸耍滑。

          (斟过一瓷碗的茶,才烧的新叶,翠碧沉浮,漏出清澈滚烫的茶水来。指尖轻点瓷杯边缘,顺势推到敏妃面前,邀她宽心饮茶)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22-08-24 16:29
          回复
            肃2

            (茶碗的边缘是热烫的,在柔软指腹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红痕。我极快地收回了手,下意识地藏进了绢帕之中,实则这并未有什么好隐瞒的,可我大抵习惯了“不示弱”——故而能在宫人懈怠,慌乱难理的当下,也有着强势而稳准的决策)

            (敏妃的夸赞入我耳畔,她自然是真挚的,我这一番出谋划策能叫乱了局势的宫人尽数吃些苦头,自也是能叫督办所的势头更盛一些,两全其美,何乐不为。饮茶之间,忽起了顽笑的兴致,同她故作正经,收敛了笑意,道)

            眼下可知晓我并非“花架子”了吧。

            (虽是正经模样,但眼里仍是笑意,只拿话同她逗趣,也好缓解她方才来时无措的心焦)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22-08-24 16:30
            回复
              肃3

              (坤宁势弱,皇后在同慈宁的博弈中走的艰难,如凛冬里迷失的游人,四面是山野呼啸的风,而我心向于她,便要做她仅存在掌心的火种,与她取暖,与她光亮。妃嫔之中从未有一人是当真不起眼的,只缺人赏识,我为坤宁招揽“投诚”之人,自然也要寻最忠心的。回想御花园那日,不无感慨)

              敏妃那时虽看上去柔弱,但实则并非如此。

              (我细细揣摩起自己的记忆来,若不是见得她弱不禁风中所蕴藏着的坚定性格,趋利避害后,大约也不会向她递出手去,又道)我瞧着,你是柔却不弱,彼时不知更多,如今再看,更能见你处事也极为周全。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22-08-24 16:30
              回复
                https://tieba.baidu.com/p/7984789307 27-36


                IP属地:湖北8楼2022-08-24 20:3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