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会吧 关注:13贴子:959
  • 12回复贴,共1

【主位3】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三幕】
(与敏妃主位剧本联动)九月九,重阳节至,各宫在皇后的统筹下顺利筹办节庆。敏妃将自己在重阳节实行的双重激励法献给皇后,认为这样不仅可以提高效率,还可以在投状处之外设立一个新机构“督办所”,皇后意欲扶持,故而授意其与亲妹肃妃参与一起设立“督办所”。
(皇后、敏妃)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2-08-14 10:38回复
    皇后:重阳节目搞得可以,嗯……心里还比较开心

    敏:皇后心情不错,赶紧趁热打铁,献上自己的双重激励法

    皇后:敏敏,这个想法还可以,具体说下

    敏:好的老板,是这样我觉得双重激励法不仅可以提高效率,还可以在投状处之外设立一个新机构“督办所”,言外之意也能壮大后派。

    皇后:那倒是可以扶持一下,想了想,敏妃虽诚心但这个事做好,还是要派我的1号心腹去,于是授意肃妃一起

    敏:好的好的,求之不得,肃妃姐姐办事能力强,有她在如虎添翼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2-08-15 14:43
    回复
      【凉风暮雨天,黄叶扫地,萧萧送雁归,也卷去重阳豆觞嘉会的喧阗,徒留满池残荷。宫中盛筵大抵如此,聚时急管繁弦、笙歌鼎沸,散时又复如静潭,熬清守谈。是以宫闱最喜饮酒高会,好抵消这长长久久的寡淡。只是重阳二字,经不住宵分时的闲愁万种,黯乡魂,追旅思,将浊酒饮尽、衾枕泪透,也难越过高阍,见双亲旧友一面。】


      【千里盼鸿雁,欲解相思,却只等来族中传信一句——莫负重望。骨肉血亲,竟淡薄至此,不免嗟叹。长久来,于龙楼凤城动容周旋,皆为餍人望,便有万般无奈,也只屏气吞声以求全。幸有肃妃,不吝相助,引我投向坤极,借持办重阳,扬己露才,才不至于截鹤续凫。许因肃妃美言,又兼平日思虑恂达,中宫多有偏覆,一改昔日的棘地荆天。】


      【此番恩情,镂骨铭肌,自当涌泉相报,故而将筹办家宴其间种种所见所想,悉数记述。又条分节解,析毫剖釐,意欲理出独见之虑,拟作新政献于中宫,以免宫人怠惰因循,不能自疆。】


      【为免口舌,借定省为由,稍作拖沓,只等众妃散去,又折返坤宁内室,另请白禅姑娘通传引路。】劳烦姑娘,我恰有一事要找娘娘细说,不知娘娘现下可得空?若是正忙,也不必多叨扰,改日也可。


      【话音才落,已听得屏扇后有凤音婉转,问来者何人。忙近前一步,隔在屋外向内,恭敬道】问娘娘万福,臣妾延禧宫哲柏氏。


      IP属地:上海4楼2022-08-20 02:30
      回复
        可知谁在外间求谒?

        (逢小扬佳呈进一幅《秋卉骈芳图》来鉴赏,胸臆多教澹澹秋色填满,信目抬首的电光一刹、与偶来惊鸿交睫。帷帐掩映去妃御佳容笑貌、徒留一面灯下赏美人的若隐若现,好似浔阳江头半遮面那一位妙音娘子,妃子燕鬓轻垂与楹柱兀自相合,一道金箔光亮亦远远隔于梅窗之外)多是你与本宫谦逊,此番瞧你笔力甚佳,教人如置暖风之下,只熏得人醉,秋时孤寂落寞亦一扫而空了。

        (小白禅盈盈一福道是敏妃谒见,我便也念起哲柏氏一应行事。富察氏昭女教、正母仪的纶音荡回宇内,承平天下似也旋击几片碎小卒石,初晤即在婉儿字句成金的玉声里,不曾与众妃照面前饮冰之讳业卓辉而出,而哲柏秉性如何、喜好几何,到底非一日之功。自三年始,便益笃定敏妃是个纤眉范月、雪莹幽闲的女儿家,既非拘囿于世俗泥古成见之中,又凝合恰至好处的宽与严,尤是偕婉儿立作一对神女像,更欲她称声姊姊、好付贞挚的怜惜,另有令康、令嘉妙宗投石在前,使得敏妃进谒如仰首瞻月、举手拈风般轻而易举)

        (终究洞晓康、嘉二主蹈自心膺的风骨循征何处,因思二女娇柔,更与之了悟一笑,不忍她弱骨仃身隔在绣屏山水外,又道)是饮冰呀。不拘在外头立着,且进来与本宫同坐;饮冰鞠得公主明志笃理,自有一番高见在,小扬佳今次进呈一幅信笔涂鸦予本宫掌眼,咱们这位小女官一惯以为是我偏疼、才私爱于她,饮冰你既来,便先主持一回公道,了却这桩心事可好?

        倘有重事,既来坤宁,便徐徐道来、从长计议。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2-08-21 20:53
        回复
          @富察淮因- 小对话开好了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22-08-21 20:53
          回复
            (平日定省多于正堂听义方之训,未入内室。此时由湘帘入,眼见方信,凤阙华贵。虽中宫俭以养德,室间繁华少减,但高雅亦足奇。室间人正盈盈聚在案前,指一缣绢本鸿论。抬眼与为主者四目相接,明眸清炯,流睇横波,叫人倏然心安。又错眼眄向旁侧陪侍的小娘子,两脸夭桃,似春水照人,听得坤极趣言,正垂首羞笑。见状,可想见,方才此间二人如何相映成趣。)


            问娘娘安(近前低眉谦礼,才凑到案前去睨画作,歪首端详许久,才粲然笑应)令嘉在家常道我笔法不精,叫我少指点她作画,而今更不敢班门弄斧。只是娘娘有令,不敢不从,且说两句——私以为此幅甚佳,娴熟简约,清丽有致,不似寻常秋景萧索,别有妙趣生。


            (又抬眸向二人,歉然笑)一番拙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看小娘子笔法精妙,却是比令嘉、令康强上许多。


            (半是谦辞半是真意,思及膝下三女,唯嘉、康勤勉,有几分雍容闲雅的气度。只是重华雅艺后,二人不专其精,反去寻些新鲜事来学,自然将从前所学荒废许多。不过年少自有她的意气,我本也不愿拘着她们成名成家,纵使六艺皆博而不精,也是无妨,做个消遣罢了。)


            (一番拉闲散闷,才转向今日来意,却不知中宫可否有意长谈,故而婉转道来)娘娘赏佳作,应是雅兴正浓,早知如此,臣妾便不来将重阳家宴时的琐事,拿来叨扰了。


            IP属地:上海7楼2022-08-23 00:21
            回复
              如何,这次算不得本宫偏袒你还不谢你敏娘娘赐教之恩。

              (敏妃身遭萦回苏合香息,珠履也驻足于我身前。但复顾小扬佳时,俨得见她娇娇瑟瑟之景,宝筝是个文弱有致的女孩,她闻言低垂眼帘、似轻盈的一片云,连殿中鎏金钟座、紫檀灯架也不忍教她难堪,一齐做个沈默的鉴客,中肯的评者便由敏妃拨珠)

              (哲柏氏身负圣眷、福泽绵长,牒录元、松等三女承欢,乌亮一剪燕鬟满是萱母春风、细细裁出一片澄澈的爱女之心。我伏眉卧波沈静听聆其中欣忭与俯拾的天伦燕乐,天缘是否得赉于鸿蒙锡赐,使混沌初开、七情破土而萌,成全天下人等闲的、弥足珍贵的常乐,只我视若珍宝、奉作圭臬的妙箴,或是耽溺尘俗无用且余赘的信条,不过天家难得、不消珍摄的一味辛药)

              令嘉那丫头是个有见识的孩子,往日与我谈诗、论句皆可知她章法,不拘甚么见解总也容她道来。俗称女肖母,天一虽则耳根蒲软,心思却难得坚韧、冰清玉洁,秉“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之志,不乏你做额娘的功劳。

              (宝筝抱卷拜谢敏妃指点、逃也似的自帷帐缘角退居殿外,急促的、慌乱的鼓点由小扬佳敲响,忽而鸟兽哗地四散,女儿心思亦全副收罗目中。哲柏氏后话甫出,澹笑一匀,她不卑不亢、谈吐幽闲,有心栖于中宫枝上、剖一剖明志,投桃报李甘让她一盏风灯,偕我九天重阙漫漫长夜,也不再问她前尘旧梦,只在她片刻衷心。自与重阳佳庆时几缕片光契合,知其持事相禀,便道)

              你偕延禧诸妃筹办节宴,料理处置妥帖,如斯一位有功之臣,何来叨扰之嫌。岂非是我不肯兼听、倒要你明珠蒙尘,隔日满宫尽唱一阕冤曲了。所谓琐事由饮冰道来,便也不算无味,本宫近来知些安顺风清之谈,也欲谛闻敏妃妙法高见,尽管畅你所言,不消同本宫吝惜文字,好不好?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2-08-23 23:17
              收起回复
                如何,这次算不得本宫偏袒你还不谢你敏娘娘赐教之恩。

                (敏妃身遭萦回苏合香息,珠履也驻足于我身前。但复顾小扬佳时,俨得见她娇娇瑟瑟之景,宝筝是个文弱有致的女孩,她闻言低垂眼帘、似轻盈的一片云,连殿中鎏金钟座、紫檀灯架也不忍教她难堪,一齐做个沈默的鉴客,中肯的评者便由敏妃拨珠)

                (哲柏氏身负圣眷、福泽绵长,牒录元、松等三女承欢,乌亮一剪燕鬟满是萱母春风、细细裁出一片澄澈的爱女之心。我伏眉卧波沈静听聆其中欣忭与俯拾的天伦燕乐,天缘是否得赉于鸿蒙锡赐,使混沌初开、七情破土而萌,成全天下人等闲的、弥足珍贵的常乐,只我视若珍宝、奉作圭臬的妙箴,或是耽溺尘俗无用且余赘的信条,不过天家难得、不消珍摄的一味辛药)

                令嘉那丫头是个有见识的孩子,往日与我谈诗、论句皆可知她章法,不拘甚么见解总也容她道来。俗称女肖母,天一虽则耳根蒲软,心思却难得坚韧、冰清玉洁,秉“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之志,不乏你做额娘的功劳。

                (宝筝抱卷拜谢敏妃指点、逃也似的自帷帐缘角退居殿外,急促的、慌乱的鼓点由小扬佳敲响,忽而鸟兽哗地四散,女儿心思亦全副收罗目中。哲柏氏后话甫出,澹笑一匀,她不卑不亢、谈吐幽闲,有心栖于中宫枝上、剖一剖明志,投桃报李甘让她一盏风灯,偕我九天重阙漫漫长夜,也不再问她前尘旧梦,只在她片刻衷心。自与重阳佳庆时几缕片光契合,知其持事相禀,便道)

                你偕延禧诸妃筹办节宴,料理处置妥帖,如斯一位有功之臣,何来叨扰之嫌。岂非是我不肯兼听、倒要你明珠蒙尘,隔日满宫尽唱一阕冤曲了。所谓琐事由饮冰道来,便也不算无味,本宫近来知些安顺风清之谈,也欲谛闻敏妃妙法高见,尽管畅你所言,不消同本宫吝惜文字,好不好?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2-08-23 23:23
                回复
                  【闺中趣,最无邪。但观那小女官绿云低拢,红潮微上,急忙忙收拢画卷在帘下一矮身,退出殿外。待跫声渐远,才复向中宫,奉上谦辞】公主向来以娘娘形迹为表率,正可谓上行下效,有娘娘轨物范世在前,自然是错不得的,臣妾可不敢居功。


                  【世上或许真有因缘际会。平日与子女谈笑,字里行间从未泄漏宫闱事,便是琐尾流离,也不肯叫他几个挂肠悬胆。但她们却不期而同,尤为敬爱嫡母,向风慕义,如葵藿倾阳。出入坤宁频频,更胜于我。想来这实属缘分,母女同心,合该叫我颠沛兜转,才近凤殿而栖。】


                  【若说彼时年少攀附慈闱,系利路名场,不甘雌伏,而今穷山竭泽后拜向坤极,则是为感遇伯乐,自然露胆披诚,不敢深扃二心。又见她送抱推襟,更为感佩,反教我谦让未遑,忙笑应】您莫打趣我了,不过是些小聪明,今儿且说与您听听。若说得不好,也别见怪,只当解闷儿了?


                  【待其颔首默许,才复道】前些时候,借着恩典持办重阳宴,忽觉宫人心慵意懒。本来嘛,人有六欲,偷闲躲静也是人之常情。但臣妾瞧着,他们松懈完了也不见好,得求着催着才肯动一动、动得快些。咱们宫中每年银钱如流水似的,却养了一大帮子闲人可还行?故而拟了个按劳取酬的法子,在延禧宫中试行几日,果然有效。


                  臣妾想着,这偎慵堕懒的风气应不止延禧一家,若能推行开来,使六宫中人皆勉励,岂不更好?一则正一正宫人风貌,二来嘛、成妃几个忙着辖理投状处的公允,恐怕也无暇再添个中事宜。这便想着请您给个恩典,在六宫中另设一处机要,督察宫人事务。


                  【眄向皇后,笑询】不知娘娘觉着是否可行?若好呢,便请赐个名儿罢。


                  IP属地:上海10楼2022-08-24 18:51
                  回复
                    公主惹人怜爱,便是一句句皇额娘唤来,也令人心肠软和,直欲捧在掌中了。饮冰,今时你深得圣眷,子女明理笃孝,可见你是福慧并修之人,以你蕙质应知守成,再往后几年的福泽当更为深厚,况本宫衷心亦不欲你蒙尘受眛,前处固有疾风,便也不消顾忌。

                    (是我待敏妃哲柏氏的许诺,容她照亮太平之下的乱石疾风,好也如我愿、如她愿)

                    (闲风舒柔的殿室充盈春和,我倚坐梅窗抬眼与哲柏氏相接,适才征引王摩诘翰墨,其秉操孤贞、不忘清净,尽书辋川山水有竹洲花坞、酬和往来,教人神往那片清避尘俗的华岗柳浪。皇女固然生在天家万间宫阙的金玉窠臼,但时光过迁,她们当衔皇命走出孤城,从一座满是踌躇故事的春庭转进另一道圆融意满的垂花门,往后赌书泼墨、酬唱抚琴俱不受缚收,理应追寻非公主千金之躯的欢娱)虽说陟罚臧否,眼下你我对坐,并非定省议事,何需拘于常礼。说得好,本宫当赏你,说得不好,便也不罚,不过燕闲一桩笑趣不作计较。如此打消顾持左右之忧虑,你如是道来可好?

                    (东西六宫俱指诸妃相偕辖理、左右相牵,因也随妃御各显神通,敏妃手中莲杖稍扬、播以仁惠玉种,延禧宫人如得犒赏的三军般士气大振,泰半归功取酬嘉赏之法,知其尚留后话便允一齐道毕。三年问责成、寿前因如虎兕出柙,是以薄惩示诫令春风盈进柔荑,心知敏妃他意,稍作沉吟、便也笑去成全她建言)心思是好,既是你与本宫献策,此事交由你襄理,荡除内闱不正风气、以正纲纪。

                    不如便称督办所,如何?(徐音初定、只余人影风声)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2-08-24 23:17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