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会吧 关注:13贴子:959
  • 10回复贴,共1

【主位 1】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一幕】
皇后迁至坤宁后,肃妃于雨花阁为后祈福,适逢皇后行经听去,二人一同游园(抽签文池剧情),肃妃于皇后心中好感度更甚。
(肃妃,皇后)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2-08-13 10:52回复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22-08-15 16:15
    回复
      (雨湿窗台,古陈的檀木垣浸润出些朴意的清香,让人无端想起许多从前的往事。我坐在菱镜前,光鉴出影子,里面那张娴静的面庞属于肃妃富察氏,却无法让人将她与不羁桀骜的婉儿重合)

      (但眼底春波的跃动里,分明又能瞧出那些令人遐想的端倪)

      随我去佛堂吧,我想去求个平安。

      (话声轻轻落在殿内,素簪支白玉钗在髻上,芙蓉色的贡锦衫子落在肩,不消刻意雕琢,即是副写意的美人图景了)

      信女恳愿家姐富察媛容百岁无忧,长乐无虞,明台之上勿沾风雪。(富察婉儿极度诚恳地俯身跪拜在蒲团上,双手合十,请求上苍的神明可以听见她此刻的请愿)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2-08-15 20:33
      回复
        (梁氏擎高油伞、未肯教我罗裳漂泊半滴清露,待中宫立身一片碧色的华障旁,才将伞盖轻缓地一旋,周正妥帖收置于梅窗下,仔细侍候我这壁飞花轻帘会否惹来错愆,濡湿鬓角几线燕丝、凋垂水泽木兰。我着履时举目的水潮与满室旃檀交合,似隆冬春阁与餮风之间水火难融,少顷便和光同尘于一室清净,天地蓦地岑寂,重帷掩映里庄娴的嫔御安自拜服佛座前,她口中所掷几字不偏不倚堪置心内)

        (佛谛一切有为法、如露如电,于我却似一目万年之长)

        (漫天牛毛细细绵绵的、宛如一道水晶帘因微风起,婉儿曾是府中娇女,所得无不胜意,又岂有寄情佛道之时,而今山重水复,这深深一拜竟要我恋栈从前,半晌方拈趣)

        往日府中初一、十五俱循例于潭柘寺拈香,鲜少闻你陈愿,今时有求于佛,何不替你、阿寿求得福祉庇身,只消你们无恙,姐姐便也百岁无忧、长乐无虞。

        豆蔻时有几回我沉湎在一些消磨心志的思绪中,叶之凋败、玉卮顷碎等皆要太息好物不坚牢,便闭门谢客尤自揣着闷气。彼时你不过总角模样,如何知悉个中缘故,只静静守在一畔,待天际甫擦黑、自告奋勇替姐姐点灯,我看进纱罩里火光一跃一动地活泛起来,怏怏的不快也俶尔消弭了......(佛缄默不语,惟独中宫递她柔荑)婉儿,先起来罢。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2-08-19 00:48
        回复
          (她分明只是平铺直叙,连语调的升拢都淡得好像曲韵悠然的小诗,但却让我在霎那间浸思回那段年少不知愁,春风得意马蹄疾不信人间有神佛的时光里。心中蓦地一动,某些微妙的情绪在肺腑间停了停。握向那只朝我递来的柔夷,清莞的笑意漾在脸上,出口的话声却带着些抑止哭腔的沉哑)

          下着雨,你怎么出来了。

          (后来的富察婉儿,开始明白那些雨滴垂落时的沉默,但那却默契的成为姐妹二人心照不宣的隐秘。只续着点灯的话语,聊起那渐活泛起的烛火微光)如今我依然愿做那个为姐姐点灯之人,无论明昼夜暗,这世上都要有一盏为你亮起的火光。

          千年万岁,椒花颂声。来日史书册载,富察媛容定是慈被苍生文达四海的一代贤后。(我无比衷恳的为她俯首,做她最忠心的臣子,却从非因她所膺荣的种种圣名,也非要以此为阶,手握权柄。只是心中固执的希望,那个记忆里的富察媛容,温娴才绝却不失浪漫情怀的富察媛容,能永远怀持着她心中的君子道,去行她想行的路)

          若佛可达愿,我亦要他以此为先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22-08-19 23:51
          回复
            竟是这样冷了。(她与我交握时,我分明感知指尖凉沁寒意,春风景竟不曾消融、渡化此中九寒,使得婉儿趋奉在如来座前诚恳地拜服、祷祝中宫未央长乐,簌簌地、轻微的一阵风蹑脚而遁,歇山顶、琉璃瓦俱被雨露恩泽之下,万物显得静谧而生动,于润物无声中岑寂长成,留我待婉儿的疼惜)肺腑衷言难得,我岂能不至、倾耳探听,竟不知婉儿心绪如斯之深。春雨当头,你又何必远赴佛阁、跋涉劳累,仔细寒邪侵身,倒要有好几日难捱。

            你初得长公主首肯迁至祖宅起居,你我倚在栏边,道的正是班婕妤旧典,生死有命、道法纲常,我素来所求也并非千载流芳的名望,但欲修身正容、恪职己奉,守得“中”之一字完璧;“贤后”固然是你偏私姐姐,只是二字千钧之重,而今于我受之有愧,更有虚美之嫌。至于“贤”字,是不消你”、我今日今时评头论足,来日自有史官捉笔书录,富察氏且交由世人来写、来鉴,委实不必于眼下悬忧名声如何,山外有山,人无完人,且守得清平月明已是足够。

            (我们立在一道门扉内,外间密珠成帘、浇至心室荒芜的青野,坐井观天似的瞻去青冥,浩荡不见底的岂止楚天、更有说不尽的来日)姐姐内宫牵挂惟独一个婉儿......

            (寡言的絮绵雨时竟诉她许多,堂外轻盈飞丝如猛兽洪水,搅得神识瘫作一团春水,惫懒的倦慵亦联袂而至,我又一次缄默沈静地与她骈立,半晌方添补)令裕顽心重、正有兴头,不欲扫她好意,方才临雨花阁。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2-08-22 07:33
            回复
              (她意图抱朴守中,却并非图于贤名,但我却想她能也知她配得一个贤后之称)

              (并未再多辩驳,只静垂下眼睫。我终会教世人得见我今日所发宏愿之果,即便道路千阻万难,富察婉儿亦无俱往矣)

              说到令裕这个孩子,倒是难得的聪慧可人,总让我想起许多少年时光。(若有所思地顿了顿,看向她眼底唇角微微漾着笑)姐姐正值盛年,陛下亦体盛力强,来日您膝下也将有自己的孩子。

              皇子也好、公主也好,一定都是钟灵毓秀、可爱聪慧的孩童。(我有此念,弗为富察嫡出正统续篆春秋,而是切真希望她那样慈爱之人有朝一日能拥有自己的骨血,我亦将护随她一般,一生忠于她的孩子)

              春雨虽凉,但想到有姐姐在,每一步都是暖的。我们的孩子,也同如此念。(雨势渐歇,云层终亦松散,金乌之光缓从天幕出)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22-08-22 23:25
              回复
                (如妃效诚或成全一位萱母昵亲,令裕承欢而更有一番己欲。女儿蹈发自然的矜重娇痴与金叶罅隙里未洗的沉沙,糅成一个九州四海、千秋月明无二的玄都,她审慎、如履薄冰,月似的瞳仁底色多是征问求询,无不要人怜爱)

                (位极天下的君父与身负女教的国母衍嗣,必先教加以嫡器的正冠,困在礼法家国的春深孤城里、遥看天水,或矜眉笑语生在崇贵二主膝下,受万民千呼百岁、长乐福绥,作一叶碧海浮舟驰骋......)

                (我颔首展眉)令裕似与你很肖似,但她不是婉儿,也不会成为神应朝第二个婉儿。实我与禁庭、民间千千万额娘般,冀望子嗣安平顺遂、康健无忧,不消功勋卓著,抑或兰册留香......若再有旁的愿景,便是如山中微云、自在逍遥罢。

                (实难成全。我惟独付过一哂,婉儿不悔的眼风停驻春光里,尤自念过)我们的孩子......

                (是啊,我们的孩子。阁外春枝杏花翘首、疏影横窗得此刻意满)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2-08-23 00:39
                回复
                  雨湿窗台,古陈的檀木垣浸润出些朴意的清香,让人无端想起许多从前的往事。我坐在菱镜前,光鉴出影子,里面那张娴静的面庞属于肃妃富察氏,却无法让人将她与不羁桀骜的婉儿重合。

                  但眼底春波的跃动里,分明又能瞧出那些令人遐想的端倪。

                  “随我去佛堂吧,我想去求个平安。”

                  话声轻轻落在殿内,素簪支白玉钗在髻上,芙蓉色的贡锦衫子落在肩,不消刻意雕琢,即是副写意的美人图景了。富察婉儿极度诚恳地俯身跪拜在蒲团上,双手合十,请求上苍的神明可以听见她此刻的请愿。


                  “往日府中初一、十五俱循例于潭柘寺拈香,鲜少闻你陈愿,今时有求于佛,何不替你、阿寿求得福祉庇身,只消你们无恙,姐姐便也百岁无忧、长乐无虞。

                  豆蔻时有几回我沉湎在一些消磨心志的思绪中,叶之凋败、玉卮顷碎等皆要太息好物不坚牢,便闭门谢客尤自揣着闷气。彼时你不过总角模样,如何知悉个中缘故,只静静守在一畔,待天际甫擦黑、自告奋勇替姐姐点灯,我看进纱罩里火光一跃一动地活泛起来,怏怏的不快也俶尔消弭了......


                  婉儿,先起来罢。” 她将柔夷伸向我,分明只是平铺直叙,连语调的升拢都淡得好像曲韵悠然的小诗,但却让我在霎那间浸思回那段年少不知愁,春风得意马蹄疾不信人间有神佛的时光里。心中蓦地一动,某些微妙的情绪在肺腑间停了停。握向那只朝我递来的柔夷,清莞的笑意漾在脸上,出口的话声却带着些抑止哭腔的沉哑。


                  “下着雨,你怎么出来了。”我问她


                  后来的富察婉儿,开始明白那些雨滴垂落时的沉默,但那却默契的成为姐妹二人心照不宣的隐秘。只续着点灯的话语,聊起那渐活泛起的烛火微光:“如今我依然愿做那个为姐姐点灯之人,无论明昼夜暗,这世上都要有一盏为你亮起的火光。”

                  千年万岁,椒花颂声。来日史书册载,富察媛容定是慈被苍生文达四海的一代贤后。我无比衷恳的为她俯首,做她最忠心的臣子,却从非因她所膺荣的种种圣名,也非要以此为阶,手握权柄。只是心中固执的希望,那个记忆里的富察媛容,温娴才绝却不失浪漫情怀的富察媛容,能永远怀持着她心中的君子道,去行她想行的路。


                  “姐姐正值盛年,陛下亦体盛力强,来日您膝下也将有自己的孩子。”我有此念,弗为富察嫡出正统续篆春秋,而是切真希望她那样慈爱之人有朝一日能拥有自己的骨血,我亦将护随她一般,一生忠于她的孩子。

                  “春雨虽凉,但想到有姐姐在,每一步都是暖的。”雨势渐歇,云层终亦松散,金乌之光缓从天幕出。


                  IP属地:湖北12楼2022-08-27 17:02
                  回复
                    雨湿窗台,古陈的檀木垣浸润出些朴意的清香,让人无端想起许多从前的往事。我坐在菱镜前,光鉴出影子,里面那张娴静的面庞属于肃妃富察氏,却无法让人将她与不羁桀骜的婉儿重合。

                    但眼底春波的跃动里,分明又能瞧出那些令人遐想的端倪。

                    “随我去佛堂吧,我想去求个平安。”

                    话声轻轻落在殿内,素簪支白玉钗在髻上,芙蓉色的贡锦衫子落在肩,不消刻意雕琢,即是副写意的美人图景了。富察婉儿极度诚恳地俯身跪拜在蒲团上,双手合十,请求上苍的神明可以听见她此刻的请愿。

                    “往日府中初一、十五俱循例于潭柘寺拈香,鲜少闻你陈愿,今时有求于佛,何不替你、阿寿求得福祉庇身,只消你们无恙,姐姐便也百岁无忧、长乐无虞。

                    豆蔻时有几回我沉湎在一些消磨心志的思绪中,叶之凋败、玉卮顷碎等皆要太息好物不坚牢,便闭门谢客尤自揣着闷气。彼时你不过总角模样,如何知悉个中缘故,只静静守在一畔,待天际甫擦黑、自告奋勇替姐姐点灯,我看进纱罩里火光一跃一动地活泛起来,怏怏的不快也俶尔消弭了......

                    婉儿,先起来罢。” 她将柔夷伸向我,分明只是平铺直叙,连语调的升拢都淡得好像曲韵悠然的小诗,但却让我在霎那间浸思回那段年少不知愁,春风得意马蹄疾不信人间有神佛的时光里。心中蓦地一动,某些微妙的情绪在肺腑间停了停。握向那只朝我递来的柔夷,清莞的笑意漾在脸上,出口的话声却带着些抑止哭腔的沉哑。

                    “下着雨,你怎么出来了。”我问她

                    后来的富察婉儿,开始明白那些雨滴垂落时的沉默,但那却默契的成为姐妹二人心照不宣的隐秘。只续着点灯的话语,聊起那渐活泛起的烛火微光:“如今我依然愿做那个为姐姐点灯之人,无论明昼夜暗,这世上都要有一盏为你亮起的火光。”

                    千年万岁,椒花颂声。来日史书册载,富察媛容定是慈被苍生文达四海的一代贤后。我无比衷恳的为她俯首,做她最忠心的臣子,却从非因她所膺荣的种种圣名,也非要以此为阶,手握权柄。只是心中固执的希望,那个记忆里的富察媛容,温娴才绝却不失浪漫情怀的富察媛容,能永远怀持着她心中的君子道,去行她想行的路。

                    “姐姐正值盛年,陛下亦体盛力强,来日您膝下也将有自己的孩子。”我有此念,弗为富察嫡出正统续篆春秋,而是切真希望她那样慈爱之人有朝一日能拥有自己的骨血,我亦将护随她一般,一生忠于她的子嗣。

                    “春雨虽凉,但想到有姐姐在,每一步都是暖的。”雨势渐歇,云层终亦松散,金乌之光缓从天幕出。


                    IP属地:湖北13楼2022-08-27 17:03
                    回复
                      ————椒花颂声————


                      雨湿窗台,古陈的檀木垣浸润出些朴意的清香,让人无端想起许多从前的往事。我坐在菱镜前,光鉴出影子,里面那张娴静的面庞属于肃妃富察氏,却无法让人将她与不羁桀骜的婉儿重合。

                      但眼底春波的跃动里,分明又能瞧出那些令人遐想的端倪。

                      “随我去佛堂吧,我想去求个平安。”

                      话声轻轻落在殿内,素簪支白玉钗在髻上,芙蓉色的贡锦衫子落在肩,不消刻意雕琢,即是副写意的美人图景了。富察婉儿极度诚恳地俯身跪拜在蒲团上,双手合十,请求上苍的神明可以听见她此刻的请愿。

                      “往日府中初一、十五俱循例于潭柘寺拈香,鲜少闻你陈愿,今时有求于佛,何不替你、阿寿求得福祉庇身,只消你们无恙,姐姐便也百岁无忧、长乐无虞。

                      豆蔻时有几回我沉湎在一些消磨心志的思绪中,叶之凋败、玉卮顷碎等皆要太息好物不坚牢,便闭门谢客尤自揣着闷气。彼时你不过总角模样,如何知悉个中缘故,只静静守在一畔,待天际甫擦黑、自告奋勇替姐姐点灯,我看进纱罩里火光一跃一动地活泛起来,怏怏的不快也俶尔消弭了......

                      婉儿,先起来罢。” 她将柔夷伸向我,分明只是平铺直叙,连语调的升拢都淡得好像曲韵悠然的小诗,但却让我在霎那间浸思回那段年少不知愁,春风得意马蹄疾不信人间有神佛的时光里。心中蓦地一动,某些微妙的情绪在肺腑间停了停。握向那只朝我递来的柔夷,清莞的笑意漾在脸上,出口的话声却带着些抑止哭腔的沉哑。

                      “下着雨,你怎么出来了。”我问她

                      后来的富察婉儿,开始明白那些雨滴垂落时的沉默,但那却默契的成为姐妹二人心照不宣的隐秘。只续着点灯的话语,聊起那渐活泛起的烛火微光:“如今我依然愿做那个为姐姐点灯之人,无论明昼夜暗,这世上都要有一盏为你亮起的火光。”

                      千年万岁,椒花颂声。来日史书册载,富察媛容定是慈被苍生文达四海的一代贤后。我无比衷恳的为她俯首,做她最忠心的臣子,却从非因她所膺荣的种种圣名,也非要以此为阶,手握权柄。只是心中固执的希望,那个记忆里的富察媛容,温娴才绝却不失浪漫情怀的富察媛容,能永远怀持着她心中的君子道,去行她想行的路。

                      “姐姐正值盛年,陛下亦体盛力强,来日您膝下也将有自己的孩子。”我有此念,弗为富察嫡出正统续篆春秋,而是切真希望她那样慈爱之人有朝一日能拥有自己的骨血,我亦将护随她一般,一生忠于她的子嗣。

                      “春雨虽凉,但想到有姐姐在,每一步都是暖的。”雨势渐歇,云层终亦松散,金乌之光缓从天幕出。


                      IP属地:湖北14楼2022-08-27 17:0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