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会吧 关注:13贴子:959
  • 11回复贴,共1

【第九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2-07-21 15:26回复
    小裕:吃晚饭了,溜个弯曲找我的好闺蜜唠个嗑

    小肃:哎呀,这是谁来了,哦哟,原来是裕姐啊,来来来,坐着吃点东西慢慢磕

    小裕:你说说,这天气秋天了还这么热,我昨儿去书房当秘书,瞅着老板都有点闷蔫了

    小肃:啊这!这怎么行呢,心里开始琢磨了。

    小裕:吃一口雪糕,味道还行啊,还是你这小零食多,嘿嘿

    小肃:管够,咱们就是说管够好吗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22-07-21 15:26
    回复
      1
      【肃妃第九幕】


      (紫禁城的暮秋实在是一幅绚烂而炽烈的图卷,碧空宛如一波深蓝色的镜湖,慢吞吞、风徐徐地流动着澄明的净水,浑然天成出毫无雕琢痕迹的、天地自得圆满的空灵妙景。我当然是爱这样的云霞辉映紫宫,飞檐上是一重重瑞兽与祥鸟点缀,将衔丹炽张的金乌勾勒得愈发璀璨灼目,仿佛永世永昌的明语皆在此须臾,教人神绪俱往,却又不敢轻易逼视)

      (而我正于栖桐殿内半挽着罗纨昏昏欲睡,竹篾枝的小团扇拢在薄抹胭脂的月蛾旁,半是慵慢半是娇,及至永寿宫的裕贵妃来访,这才弯了远山春眉,笑作一团深深窈窈)

      还不快请裕主儿入内殿,外面日头盛,盛两碗冰过的果子饮来。


      IP属地:湖北3楼2022-07-23 22:01
      收起回复
        1


        IP属地:湖北4楼2022-07-23 22:03
        收起回复
          3
          (应当怎么形容嘉瞻玉真才真切又和宜呢?诗文里贤妃与论的贞静有节忒寡淡了些,而卿卿娇憨、宜喜宜嗔又太多情,不足拟作雪面冰骨的皎质女儿,她的眼波里含着一段烛映的滟光,眉骨里蕴着一片纯白的流云,柳腰也曳在袅风里,飘飘艳艳,胜似桃花春水,而永寿裕妃身后迤着那袭纹饰繁复、蹙金芙蓉的贵妃袍服不过是为美人装点宝相的点翠,将她的容光分明耀得更盛艳一点)

          (自然是当得陛下的垂怜与青睐,宠眷的东风拂进著雍殿,也容富察婉儿于姊妹闲语间闻得几件万岁爷的细枝末节,饶是生却一抹鲜有的诧然,稍扬着细颈)

          姐姐说得可是真的?不过这几日天干物燥,我也着实有几分恹恹,懒怠动弹呐。


          IP属地:湖北5楼2022-07-23 22:05
          收起回复
            5


            (实则她与我所道的闺阁之言,虽泰半是闲情琐事,若得着趣儿姊妹顽笑一回,腻在藕臂香团间,再佯嗔几声小黄门、猫儿狗儿的错失,也算得上磋磨辰光的好景了。不过事涉万岁爷的龙体,自然不得马虎,况且嘉瞻裕妃乃陛下从前龙潜时的侧福晋,如今业已数载,比我们新朝甫入椒庭的嫔御更体圣心,是以她既这般言说,膺内亦暗自记下,往后如寻着什么合适的由头,再悬心过问才是)

            (聆她后语,复又粲然一笑,轻咬银齿)

            是了,我这儿也备着你从前爱吃的蒸酥酪、梅花糕,恰是酸甜滋味,解腻是顶好不过的。

            (复又将案前呈着孙泥额芬的小碟推过,勾唇)请裕主儿一尝。


            IP属地:湖北6楼2022-07-23 22:05
            收起回复
              【亲昵是歪歪扭扭、坐不安生的根因病症。软作一缕风烟一道长辉,斜斜落在偏倚的、纤瘦的臂前。下巴颏儿自上而下地滑垂着,盖因错失宽舒的支点,将就在所难免。倏尔又失了耐性,仅将眼波流转,轻地抿了抿唇】

              可不是么,我总琢磨着自己个儿呢莫不真是一尾鱼吧。【明眸扑闪扑闪,似虔诚称述着毋庸置疑的荒诞底细】这天儿若是离了冰水池子,当真是一刻都活不下去。

              【圆润小盏替我作证!五脏小庙若难大兴土木添砖加瓦,满溢便是食饕唯一的局限。凉意跟前近乎本能的缴械,即为忠实拥趸者滔滔不绝地称羡】

              亏得你这儿小厨尽心,品相口味皆是极好的。


              IP属地:湖北7楼2022-07-26 22:03
              回复
                【肃妃剧本第九幕】


                【亲昵是歪歪扭扭、坐不安生的根因病症。软作一缕风烟一道长辉,斜斜落在偏倚的、纤瘦的臂前。下巴颏儿自上而下地滑垂着,盖因错失宽舒的支点,将就在所难免。倏尔又失了耐性,仅将眼波流转,轻地抿了抿唇】

                可不是么,我总琢磨着自己个儿呢莫不真是一尾鱼吧。【明眸扑闪扑闪,似虔诚称述着毋庸置疑的荒诞底细】这天儿若是离了冰水池子,当真是一刻都活不下去。

                【圆润小盏替我作证!五脏小庙若难大兴土木添砖加瓦,满溢便是食饕唯一的局限。凉意跟前近乎本能的缴械,即为忠实拥趸者滔滔不绝地称羡】

                亏得你这儿小厨尽心,品相口味皆是极好的。


                IP属地:湖北8楼2022-07-26 22:0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