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会吧 关注:13贴子:959
  • 9回复贴,共1

【第十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十幕 肃嫔、裕妃
小肃因裕妃的话,便想准备一份安神的小礼物送给皇帝,因皇后爱花,所以每次她喜欢的花枯萎的时候,小肃都会为花作画,寓意花虽有尽时,但肃嫔希望有花为自己在意的人盛开,于是决定以花题做十二花神扇,用不同季节的干花碾成粉加入安神香加水,但开始用来泡花水的扇子两三天后就开始腐烂,正当肃嫔一筹莫展时,裕妃来访时提及自己从前自己做香粉时,会将香沁在衣服上,布上的香味也会沁发出来(裕妃后宫简历中美妆达人人设),肃嫔深受启发,故决定放弃制作十二花神扇转用蝉翼纱(材质薄,不会遮光)浸泡安然舒神香水制作屏风,上锈十二花期图谱,既区别于普通熏炉之常见,又有寓意花期四时不败,江山久盛绵长之意。


IP属地:湖北1楼2022-07-20 21:21回复
    小肃:送礼了送礼了,花神扇子整起。啊这……不是吧,扇子怎么一泡水就烂啊,搞咩呀

    小裕:来小伙伴这里坐坐课,咋了妹儿,咋看着像有心事啊。

    小肃:别提了宝,俺打算做个香香扇子送给老板,但这扇子一泡就烂啊,难搞哦

    小裕:哎呀,我当多大事,妹儿别担心,姐可是美妆达人,姐啥不知道,姐从前自己做香粉时,那不就搞得喷香。会将香沁在衣服上,布上的香味也会沁发出来(裕妃后宫简历中美妆达人人设)

    小肃:深受启发,还是你行啊宝,我不搞扇子了,换赛道,嘿嘿,俺用蝉翼纱(材质薄,不会遮光)浸泡安然舒神香水制作屏风,上锈十二花期图谱,既区别于普通熏炉之常见,又有寓意花期四时不败,江山久盛绵长之意。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22-07-21 15:27
    回复
      【肃妃第十幕】


      (着恼!富察婉儿鲜有这般着恼的时候!)

      (觑着那缂丝凤梧牡丹的小团扇如今湿湿皱皱,洇成半腻着金粉、软绵绵的一滩凋帛残绸后,小富察远如春山的两道细眉此刻正紧蹙蹙地折起,又失败了一回!从未遇见过这样不懂事、更不安分的薄扇,扇柄是积年的乌檀木,绢面绣着十二花神的团团锦簇,点翠的桃花、濯水的芍药、艳靡的山榴,还有与坤宁女君最合宜明彰的洛阳牡丹,再添以静神凝气的安神香,阖该是一件奉与陛下、昭以小富察笃心的风雅爱物,却不料如今成了眼下这般模样。再如何桩桩小心、件件留意,也不曾制成一柄周正、圆满的花扇来)

      (观世音菩萨在上,难道是我的心意还不够赤忱、不够纯笃喏?)


      IP属地:湖北5楼2022-07-23 22:09
      回复


        IP属地:湖北6楼2022-07-23 22:10
        回复
          3


          (确实是一筹莫展起来,对着琅玕下的湘妃竹帘,垂起极漂亮的一双杏眸,噙着畴昔尚为小女儿时方展露的委屈神色,向着身侧服侍日久的奚女道)

          姐姐素来喜欢芳菲盈室,从前花朝节时,她是头一等爱去瞧热闹的,只是花开花落终有时,难免盛时欢愉,而花木凋败时觉着寥落可惜,是以每回她因枯花失意,我总爱作了十二花神的画儿赠她,可如今怎么连一柄团扇却也制不好,实在是辜负了她的心意。

          (如此絮絮一番,甚至连裕妃的罗裙窸窣都未闻见,直至香影至眼前,这才似寻着知心人一般复又将方才的话儿诉了回衷肠,怏怏然地闷道)裕姐姐,这可真真是难住我了。


          IP属地:湖北7楼2022-07-23 22:10
          回复
            5


            (嘉瞻氏的泠音宛如碎玉,娓娓道来时自有一番细雨春风、温柔小意,教方才眉骨紧蹙的小富察略沉了心绪,仔细斟酌起她言语间的蕙心与芝兰,沁香薰衣,想来是得浮香盈怀又层层叠叠、连绵悠长。倘如能以通透见光的蝉翼纱入澄水,浸着凝心静气的安神香料,再撚金铺翠,拥陈出十二月令的花神屏山,既与紫宫内寻常得见的薰笼不同,亦能譬喻出山河永昌、花开未央的好意头,岂非珠璧交辉、更生巧慧?)

            (这般细细思索着,大抵是有了触悟,便如被观音菩萨提点的小童,须臾间便生出许多灵动的洞达,桃靥边也抿出一点轻飘飘的笑意)

            好姐姐,你可真是婉儿的“玉面菩萨”,你这个法子竟这般精巧,且容我学一回去吧。


            IP属地:湖北8楼2022-07-23 22:10
            回复


              IP属地:湖北9楼2022-07-23 22:11
              回复
                1


                【金素夜呜咽嚎笑的风为侵晨时炽烈燥闷的日头敲响了警钟,无人知晓它们之间的关系,是亲密无间的战友亦或相看两厌、却又避无可避的宿敌。磨合千载成就的无伤大雅的关系,纵有瑕疵大抵也成定局。】

                【转念又想,如我这般杞人忧天或许才是真正的毫无意义。这是素商里稀松平常的一日午后,云翳摇摆着纤细的腰肢添缀一抹清雅于光洁湛蓝的天际。窗牖叫黄雀儿撞开了一角,将将探出一牙淡粉色的尖喙,啾,呜咽一声,便又扑腾着张皇逃离。】

                【便在这样的喧嚣里动身离开——却非抛却了著雍的安逸。身形已转,已于栖桐殿间坐落,明波去处未改悬于唇畔的笑意。】又怎么了,我瞧着你有些心事?


                IP属地:浙江10楼2022-07-27 15:10
                回复
                  2


                  哎呀,我当多大事儿呢。【雪颌轻挑起圆润的弧度,像是捉摸着她的不寻常,轻而易举拿捏了“困顿”,因伊怏怏皱拢的春山业已不着痕迹地舒展。】只为了一柄团扇么?这还不简单,喏,随意往造办处差个能人儿,哪有叫咱肃娘娘皱眉头的道理。

                  【相较之下,摇于腕间的一柄绘扇却是再寻常不过的。倘使它通人性,理应于窥听这一番对话之后自惭形秽更卖力些。实则不尽然,摇曳动作温吞似水,明波自轩牖下横竖错落的阳彩纤影间掠过,又漫不经心似的悠哉滑向了竹帘下隐隐约约的光河。】

                  何况倒也无需麻烦那边,我倒能为你出个主意。闺中得闲尚能制些香粉把玩儿,若是将香沁在料子上头,往长虽不好说,逾月芬芳却是不在话下的。


                  IP属地:浙江11楼2022-07-27 15:30
                  回复
                    3
                    【一柄团扇也制不好,辜负了谁的心意——一字一句钻入耳底,分明能揣摩大概却又故作懵懂的,不欲再深究下去。自知并非巧舌如簧的善辩者,更无需为谁拙劣地搪塞。仅将之尘封于墙隅逼仄的角落,兀地垂了扇睫,不紧不慢嗡声半句】

                    别,我可不担不起这……

                    【慈眉善目、菩萨心肠。教她贴耳细细得哄,只须臾便已将疑窦抛却徒留得眉尾飞扬。】怎么着,张口便要学去,不得先唤一声师父,再敬一盏茶么?

                    【悉为顽笑罢了。堂间翻滚着汹涌起伏的热浪,自簌簌作响玉管叶间顺着竹节徐徐流淌,蝉鸣从未退场,它分明霸据了整个溽夏,继而求索无厌地觊觎起商秋。倦懒与夏日无异,烙印骨髓扬手即来。】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2-07-27 19:2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