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会吧 关注:13贴子:962

【第一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IP属地:湖北1楼2022-07-11 21:11回复
    第一幕 成嫔、肃嫔
    成嫔开诗会,邀请肃嫔一同,但是淮月因胃痛(与觉禅太医戏中体现)遣人谢邀未往,成嫔虽有疑心认为此病来的凑巧,却也未多说什么。


    IP属地:湖北2楼2022-07-11 21:13
    回复
      (昨夜小雨淅沥,夜畔做了阵好奇怪的梦,梦里的婉儿将东渡游学,临行前一众好友设宴惜别,诗令酒辞间有画匠攀枝行笔,欲留下这片图景,却被我身旁的少年制止了,他淡淡的让来人停笔)

      (很奇怪的,当我望向那张面孔时是陌生的,是的,我从未见过他,但冥冥之中却知道他是谁,甚至叫得出他的名字。但那名字,对于婉儿而言也是陌生的)

      (我窃窃的以更衣为题,私下去寻那画匠,向他要来那幅画了半阕的宴饮图,图上的我与那人并肩而立,我小心地将画藏在行囊里,要它随我漂洋远去。梦至此醒来,夜色里我驻思了良久,却仍旧想不起那位梦中的少年,或许,那并不是属于婉儿的少年吧)

      (我只是在梦中替某一个少女,见到了她的心上人)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2-07-13 12:58
      回复
        小对话:


        月:没睡好没睡好,这白天真没精神
        幂幂:路过小月家,去瞅瞅
        月:幂幂来了,快坐,赶紧水果瓜子弄上
        幂幂:哎呀,不用这么客气,我就是路过,顺便跟你说声,我瞅天气不错打算搞个诗会,你来一起呗
        月:啊这,我真的很想来,但我没休息好,胃疼的不行
        幂幂:早不病晚不病,你丫这么巧这时候病,行吧。。。无语住了


        IP属地:湖北4楼2022-07-16 16:33
        回复
          (疾雨骤风后阖该是一行浮翠映阶、四许青山入崧,虽金阙禁内尚残着几分未解的春冷料峭,到底已过春分,惹人爱怜的琼光于幽枝、花影与檐前成双的鹂黄间悄然现出一点绿溶溶、绵软软的殷鲜气儿来,那是属于富察婉儿的烂漫颜色,孰人与论梦中身、或是虚妄境)

          (人斜倚于花梨木的贵妃榻上,难免生出几分意慵心懒,半截皓白的雪腕子就这般怠散地垂着,眯着狭长的凤目佯作小憩。及至宫鬟轻声地唤,道是成妃周氏来访,这才支起了细软腰身,重梳鬓鬟。莲步轻移正殿时,先觑见着一道袅娜芳影,僾然捻了个笑儿)

          成姐姐今儿怎么得空来至栖桐殿了,可是为着什么缘故?

          (侧首嘱向身侧小奴)去取前日中宫赐下的太平猴魁,并着新鲜的果子、如意糕来。


          IP属地:湖北5楼2022-07-23 21:54
          回复
            (成妃周氏生得张极秀气的芙蓉面,并非是那种柳夭桃艳、望之生畏的炽艳昭彰,反倒胜似一段汉家女郎独有的、婉曲而含情的风流蕴藉,藏在缥缈的薄雾里、缭生的叆叇间,教人忆起绢帛同诗文中的小神仙)

            (而小神仙的膺怀间,原来揣的是一桩风月诗会。她鬓边的乌云现出深绿,在温软的声色里我从善如流地承她后语)

            自然是乐意的,单听你这么说,我便知定然是又风雅、又好顽的诗会,姊妹间以诗会友、共吟赓歌,岂不得趣儿?

            (本欲应下,又兀忖起太医的嘱咐,一时只得怏然道)可我这几日身子不爽,太医嘱我多休养,恐扫了你们的兴致,还是不去了罢。


            IP属地:湖北6楼2022-07-23 21:55
            回复
              已贴


              IP属地:湖北7楼2022-07-24 22:22
              回复
                【恋恋笔记】


                沈知诲?


                我初闻这位少年郎的姓名时,是在波云诡谲的群妃宴集上,正逢新科状元点榜,她们恭贺着沈家门楣清华,德名广续。我虽与贞、英二妃不睦,但也在心底赞赏如斯,款舒的眉是附和的语意。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位少年凭借己身之才膺荣家族盛名,必将平踏青云,及至成为来日国朝的肱骨之臣。


                但可惜,留给他的时间太少了。


                为将进宫时叙起沉讯,我听后静默良久,覆在眸上的羽睫微微颤了颤,才续摇起手中那柄绘着千里江山图的团扇。


                “大概上天也爱这般少年——”轻轻地说道,在那一瞬,我想起了同样英年而去的王希孟,那位天子子门生,十七岁作得国朝巨卷,却如流星般消逝在历史的长河里。沈知诲与他,何其相似。


                “听闻沈大人想做济世之臣,今朝为民献身,也算得偿所愿了。”


                IP属地:湖北8楼2022-08-27 22:10
                回复
                  【恋恋笔记】


                  沈知诲?

                  我初闻这位少年郎的姓名时,是在波云诡谲的群妃宴集上,正逢新科状元点榜,她们恭贺着沈家门楣清华,德名广续。我虽与贞、英二妃不睦,但也在心底赞赏如斯,款舒的眉是附和的语意。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位少年凭借己身之才膺荣家族盛名,必将平踏青云,及至成为来日国朝的肱骨之臣。

                  但可惜,留给他的时间太少了。

                  为将进宫时叙起沉讯,我听后静默良久,覆在眸上的羽睫微微颤了颤,才续摇起手中那柄绘着千里江山图的团扇。

                  “大概上天也爱这般少年——”轻轻地说道,在那一瞬,我想起了同样英年而去的王希孟,那位天子子门生,十七岁作得国朝巨卷,却如流星般消逝在历史的长河里。沈知诲与他,何其相似。

                  “听闻沈大人想做济世之臣,今朝为民献身,也算得偿所愿了。”


                  IP属地:湖北9楼2022-08-27 22:11
                  回复
                    【凤凰台上 】


                    我时常叹想,那样一张纯净的面孔上如何凝聚了秀丽清妩的眸、柳黛舒扬的眉、翘挺的鼻及一面朱红的樱唇,她非是心无城府,却将世故与天真揉为一体。


                    透过她,我总望见凤凰台上的明月万里,金陵池下的荷沼清流。


                    IP属地:湖北10楼2022-08-27 22:59
                    回复
                      【】


                      其实为明和周箁并不太像。周箁那双哨鹿似机敏的瞳,总让我不合时宜地想起立璧百尺的高山与孤韧的嶙石。而为明呢,我却时常从他骏毅的神色里,借由他某刻的沈思,窥见肖同儒生的真挚与纯澈,这本不该展露在一个武将的身上。


                      正是这种命运般的冲突感,让人不禁顾惜起这样一位龙胤贵胄。


                      实则,他有何取而不得。我所赠的,业不过是一份无关居心、不曾构谋的心意罢了。


                      “这本六十四手乃我偶然寻得,如今赠与你,算是物归原主。” 至于其中取获的曲折,不过是瀚海浮尘里最不值提述的一笔。


                      IP属地:湖北11楼2022-08-28 11:33
                      回复
                        【】


                        其实为明和周箁并不太像。周箁那双哨鹿似机敏的瞳,总让我不合时宜地想起立璧百尺的高山与孤韧的嶙石。而为明呢,我却时常从他骏毅的神色里,借由他某刻的沈思,窥见肖同儒生的真挚与纯澈,这本不该展露在一个武将的身上。

                        擅弈者通盘无妙手,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国手弈棋更讲究韬略布局与正奇做势,在势与空之间寻求杀伐与求存的平衡,真正的国手之资不是咄咄逼人杀得对手尸横遍野,而是一直成竹在胸,帷幄控势,不战而屈人之兵。而如此忱赤的少年心出现在一个纵横杀伐的武将身上,便如古籍孤本一般难觅。

                        正是这种命运般的冲突感,让人不禁顾惜起这样一位龙胤贵胄。

                        实则,他有何取而不得。我所赠的,业不过是一份无关居心、不曾构谋的心意罢了。

                        “这本六十四手乃我偶然寻得,如今赠与你,算是物归原主。” 至于其中取获的曲折,不过是瀚海浮尘里最不值提述的一笔。


                        IP属地:湖北12楼2022-08-28 11:50
                        回复
                          【用晦而明】


                          其实为明和周箁并不太像。周箁那双哨鹿似机敏的瞳,总让我不合时宜地想起立璧百尺的高山与孤韧的嶙石。而为明呢,我却时常从他骏毅的神色里,借由他某刻的沈思,窥见肖同儒生的真挚与纯澈,这本不该展露在一个武将的身上。

                          擅弈者通盘无妙手,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国手弈棋更讲究韬略布局与正奇做势,在势与空之间寻求杀伐与求存的平衡,真正的国手之资不是咄咄逼人//杀得对手尸横遍野,而是一直成竹在胸,帷幄控势,不战而屈人之兵。而如此忱赤的少年心出现在一个纵横杀伐的武将身上,便如古籍孤本一般难觅。

                          正是这种命运般的冲突感,让人不禁顾惜起这样一位龙胤//贵胄。

                          实则,他有何取而不得。我所赠的,业不过是一份无关居心、不曾构谋的心意罢了。

                          “这本六十四手乃我偶然寻得,如今赠与你,算是物归原主。” 至于其中取获的曲折,不过是瀚海浮尘里最不值提述的一笔。


                          IP属地:湖北13楼2022-08-28 15:39
                          回复
                            【用晦而明】


                            其实为明和周箁并不太像。周箁那双哨鹿似机敏的瞳,总让我不合时宜地想起立璧百尺的高山与孤韧的嶙石。而为明呢,我却时常从他骏毅的神色里,借由他某刻的沈思,窥见肖同儒生的真挚与纯澈,这本不该展露在一个武将的身上。


                            IP属地:湖北17楼2022-08-28 15:57
                            回复
                              擅弈者通盘无妙手,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国手弈棋更讲究韬略布局与正奇做势,在势与空之间寻求杀伐与求存的平衡,真正的国手之资不是咄咄逼人//杀得对手尸横遍野,而是一直成竹在胸,帷幄控势,不战而屈人之兵。而如此忱赤的少年心出现在一个纵横杀伐的武将身上,便如古籍孤本一般难觅。


                              IP属地:湖北18楼2022-08-28 15:5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