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阔雪漫吧 关注:11贴子:1,324
  • 6回复贴,共1

【疏云-第三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IP属地:吉林1楼2022-05-09 21:09回复
    时间:宣化十二年四月
    地点:山东省兖州府滕县
    人物:爱新觉罗泰时、NPC稽察

    泰时审官,滕县知县已知无罪有失,于是泰时注意力转移到矿主与知县中间的办事人员,稽察。泰时再三逼问下,稽察二人承认受贿,并坦白矿场有锅伙,但这种事不稀罕。这次出事也是意外,平常去巡视虽然潦草但也没大问题。只知道这几天木料运输耽搁了,本不算大问题,坍塌死人也就是运气不好,毕竟是玩命的职业。没想到会爆炸。泰时被这发言气得脑壳疼。(NPC稽察-【受贿瞒报】【涉嫌人为矿难】【黑煤窑】)


    IP属地:吉林2楼2022-05-09 21:11
    回复
      【npc稽查赵德宝】


      【与矿场一同牟利还有知县作保,这本是万无一失一劳永逸的买卖,放眼望去各州各县都是一样的。偏偏这个滕县,搞出一个矿难来,如今朝廷要怪罪下来,别说乌纱帽难保了,连两个肩膀上驾的这个脑袋都摇摇欲坠。原将算盘打的极好,若是个好解决的,使些银子将自个儿从这事儿里摘出去,可人要走背运喝凉水都塞牙,偏偏来的是个承王——出了名的刺头。】


      【是以承王方开口,赵德宝的身子就弯地极恭敬】:您说,您说


      IP属地:山东3楼2022-05-20 15:23
      回复
        【npc稽查赵德宝】


        【承王也不兜圈子,直来直往地逼问自己收受的钱财与吴虫亮的去向,这钱财嘛早就过了明路,想寻起来并非易事,至于那位吴虫亮自己便更是「不得而知」了,我分明只是一位为人蒙蔽的昏官愚官,怎么能说我贪污受贿、包庇嫌犯呢?】


        【声颤如筛】:王爷,我没收过钱啊!这话可不能瞎说。而且那姓吴的去哪里我也不知道啊,我负责查矿也不负责看着人。


        IP属地:山东4楼2022-05-20 15:56
        回复
          【npc稽查赵德宝】


          【我有此心要吃下滕县矿场的这笔银子,也不会真心畏惧,可毕竟闹出了人命,自己又为一方稽查,料想上面也能猜出三分来。可承王似乎并无再追究的意思,反倒叫人生疑。事出反常必有妖——一时间竟猜不透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真就放了自己?还是说滕县这杯羹来日他也要吃下一份?心中已有了主意面上仍惊惧,摸了摸鼻梁。】


          :平常巡视是没什么事的。矿上有锅伙,但这种事情很常见。


          IP属地:山东5楼2022-05-21 08:41
          回复
            【npc稽查赵德宝】


            【这滕县矿难,是我为官数十年见过的最惨烈的一场事故,尘土扬起的烟,妇孺的哭嚎以及埋于地下的生的气息,它缠绕在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上,哀恸会钻进每一个人的毛孔,可那又如何,这世间生来就是弱肉强食,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不在这处死去就会在另一处死去,他们的离开仍有价值,譬如化作银两进了我的腰包。】


            :半个月前听说架洞的圆木不足,说是运输耗时。但我琢磨着几天,不打紧,不会运气那么差。


            IP属地:山东6楼2022-05-21 08:55
            回复
              【npc稽查赵德宝】


              【他缀在话尾的赘余使我如释重负,坦诚地发问远比缄默带来的沈重后果来的痛快,此时并不是隐瞒的最佳时机,不激怒这位王胤才是上上策。是以拱手坦言】:有,但家里人不知情。


              【山东处直隶这几年却灾祸不断,人人都拼了命的往口袋里揣银子,生怕自己吃了亏,赵德宝也是个跟风随大流的愚官,在一场浪里浮浮沉沉,走到今天早已忘了当初为官的初心。若承王真要拿捏自己,惟求不要迁怒家中妇孺。】


              IP属地:山东7楼2022-05-21 09:1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