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待夜莺不来吧 关注:23贴子:718
  • 3回复贴,共1

【称霸咸福14】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十四幕:敏妃X靖妃X裕妃
敏妃听说了华妃和慧妃吵架的事,更加不想和慧妃同居一宫,但又觉得如果让华妃将自己迁走,可能还要惹起华、慧二妃的争端。而且华妃本就为自己和慧妃吵架,不想再因为这件事麻烦华妃。便求助到裕妃头上,希望裕妃能帮助自己迁宫。靖妃觉得敏妃是华慧二妃吵架的导火索,也想隔开敏妃和慧妃,而且也想让敏妃帮助自己和华妃和好,便劝裕妃答应把敏妃迁宫咸福。裕妃寻皇后进言敏妃与慧妃两看生厌,住一起没准还要再起事端,建议将敏妃迁居咸福清净,皇后答应了。


IP属地:江苏1楼2022-04-27 23:46回复
    1敏妃:(来找裕妃)姐姐,我不想住承乾了。
    2靖妃:(正在跟裕妃抱怨自己有多难,偏偏华妃慧妃都不领情。突然敏妃来了。)恩?怎么了?
    3裕妃:(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作战大成功!)嗯嗯,我也觉得你很不容易了。(敏妃来了,接一下。)怎么了怎么了?看你眼眶红红的。
    4敏妃:(我要开始告状啦)华妃就是因为慧妃针对我的事才和慧妃吵架的,现在她们俩闹得那么僵,我想慧妃更要看我不顺眼了。我想搬家。
    5靖妃:(说得对啊,得让她搬出来。而且她和华妃要好,不如把她搬到咸福,到时候华妃要是来找她,我也能一起。)敏妃说得对,总有人不适合住一起,徒惹麻烦。不如敏姐姐搬咸福吧,也清净。
    6裕妃:(虽然利用了敏妃一把,不过还是有点姐妹情谊的,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帮她一把也没事)好吧,我去跟皇后娘娘说说。


    IP属地:江苏2楼2022-04-28 23:33
    回复
      2
      【逢裕妃搬来储秀后交往愈密,此次华慧二妃之事也只好与她一个说,谁叫她亦在场呢。舒舒服服地窝在锦绣堆就的美人靠上,凉冰只捧来降燥。雪面上两弯春山颦颦,总称不上快活。】裕姊姊,你说这事到底如何是好。

      【情波流转,也凝着愁意。还没得到个答案,却见敏妃匆匆来了,那神光便落在来者芙蓉面上。虽称不上好友,到底也不算陌生,好歹冲她露一抹笑。】敏姊姊这是怎么了?


      5
      【敏妃虽是此次事端之首,但华慧二妃之事早在熹姊在世时便已现端倪,自然轮不着这会儿迁怒她叫我受这夹板气。便只管将手里的冰碗照旧一捧,稍吃上两口,安安静静地听她说。】

      【一壁听,一壁倒福灵心至似的想——倘若叫她搬出来,省的自然是华慧二妃再起争端的因,成全的说不定是我与华妃再续前缘的果。口中的冰才化了,便启朱唇一道为她劝。】敏姊姊说的也有道理,【却不肯说慧妃不好。】有些人秉性上便不适合住一块儿,横生事端。

      【拿手去推裕妃的臂膀,声娇娇。】姊姊看敏姊姊搬来咸福多好,既清净,离咱们又近,素日里说话也多个人。


      IP属地:江苏3楼2022-05-06 22:44
      回复
        1

        【与靖妃来往渐密,亦发觉她着实与汲汲营营着、庸庸碌碌着的凡夫俗子不同,打小儿的优渥为她铸就任性、娇气的资本与底气,又有德妃、宝妃相继视她为姊妹,太后为她遮着姑侄亲谊的伞叶,总是没什么不顺意的。于是,她的轻盈、潇洒便显而易见】

        【故由着靖妃躺在膝上,也笑得放松】我早同你说,一山不容好虎,你这小山头,还是“择一而终”罢——可别怪我说话难听,这是实话。

        【再睇由小娥挑闼引进来,一身豆绿鲛纱裙好似包裹在水荇里头的敏妃,半支起身去牵她手】怎么了这是?瞧你眼睛都红了。【实则毋庸她讲,膺下就猜测得七八分,无非是我计策奏效,依贯着八卦筮卜的敏妃亦要来走俗世道,以求清净】

        2

        【我惯不是绝人之路、穷寇也追之人,今时靖妃与慧、华失和,许多事泰半要与我来商议、称道,纵她有意转圜,岂知女子情谊亦符“破镜难圆”的道理,恐怕一时半霎,她亦唯能左右支绌、进退无据,做一杆失衡的天平】

        【至于敏妃,她更与我有就侍道尊、伏首中宫的“同门”情谊,况我与华妃亦从来有名利场上的体面,争与夺、仇或恨,亦止在俩人膺底头不断发酵,故并无干于偕敏妃的交往。谛敏、靖一拍即合,便顺势讲】这样小忙,我哪有不帮的道理。那【觑一眼靖妃,再觑敏妃】我便同皇后娘娘说说罢。


        IP属地:广东4楼2022-05-12 15:4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