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待夜莺不来吧 关注:23贴子:718
  • 8回复贴,共1

【称霸咸福7】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七幕:靖妃X礼妃X成妃
靖妃邀成妃、礼妃并携庆宁一道编撰《新女训》,并宣称明妃既然体弱,不敢惊动她来做这等劳心之事。成妃与礼妃以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有多管靖妃孤立明妃之事,埋头编书攒功绩。明妃发现成妃、礼妃几乎日日聚在靖妃处,一打听才知道三人正在编书却没人通知自己,感到自己被孤立,心情不好更容易生病,不久就迁宫了。靖妃以为是自己的孤立行为逼走明妃,顿生快意。而太后认为靖妃逼走明妃太为激进,又因裕妃向太后提出想迁居储秀,便让裕妃一道参与编书,借此暗示靖妃想做主位行事不能这么激进,想让靖妃向裕妃学一学主位应当这么做。同时也是想让裕妃调节靖妃和明妃的关系,裕妃又带上了诚妃。


IP属地:江苏1楼2022-04-27 23:28回复
    1靖妃:(回宫了,把成妃礼妃都约过来)
    2成妃:(到场第一名)妹妹叫我今天一定来,是有什么大事?
    3礼妃:(跟在成妃后面前后脚到,听见成妃在问,也好奇的看看。)
    4靖妃:宣布一下,我们储秀编书小组成立了。我们要编一本新女训来教化这些偷懒的宫人,太后已经同意了。不过明妃一直生病,我们也不好劳动她,就不带她了,咱们三个编。
    5成妃:(上次明妃就没来,不过这是靖妃主持的事,她想叫谁一起就叫谁一起吧,我不管这些闲事。)好的好的,你先跟我们说说,这本书大体上要编成什么样子?
    6礼妃:(果然靖妃想当主位啊,这才搬来没几天就开始搞这种大事了。不过也是个功绩,我就跟着做吧。接过靖妃递来的目录,和成妃一起看。)


    IP属地:江苏2楼2022-04-28 22:56
    回复
      1礼妃:【和成妃在一起,靖妃来找人,阿礼:我回去一下,阿成先去】
      2成妃:(成啊)
      3靖妃:(回宫了,把成妃礼妃都约过来)
      4礼妃:回宫水一下,编排一下最近的事
      5成妃:(到场第一名)妹妹叫我今天一定来,是有什么大事?
      6礼妃:(跟在成妃后面前后脚到,听见成妃在问,也好奇的看看。)
      7靖妃:宣布一下,我们储秀编书小组成立了。我们要编一本新女训来教化这些偷懒的宫人,太后已经同意了。不过明妃一直生病,我们也不好劳动她,就不带她了,咱们三个编。
      8礼妃:心下os这个阿靖怎么跟明妃这么弯弯绕绕的。明面上:也成吧,你先说说。阿成可以吗?
      9成妃:(上次明妃就没来,不过这是靖妃主持的事,她想叫谁一起就叫谁一起吧,我不管这些闲事。)好的好的,你先跟我们说说,这本书大体上要编成什么样子?
      10礼妃:(果然靖妃想当主位啊,这才搬来没几天就开始搞这种大事了。不过也是个功绩,我就跟着做吧。接过靖妃递来的目录,和成妃一起看。)
      11成,【没凑出500就补个结尾】


      IP属地:北京3楼2022-04-29 00:10
      回复


        IP属地:北京4楼2022-04-29 00:10
        回复
          3
          【自慈宁回正盈堂的路并不算长,至少要比去往景宁的路短上不少。莫名而来的快慰情绪充盈了沈小姐的心肺,兴许这就是诗人堕落的源头,她再一次体会到了手握权柄的虚假快活,亦膨胀出了难以抑制的野心——那是由藏在肺腑的猛虎所化,一经出柙便再难关押收监啦。】

          【小奴殷殷来迎,隔着纱屏换下外衫,那雾似的纱既朦胧地透出沈小姐婀娜的影,又模糊地传出沈小姐的吩咐——】去将成妃、礼妃请来。

          【二妃来时,沈小姐已着一身更舒适的绛紫常服,坐在榻间笑迎她们。】二位姊姊快坐。


          7
          【正盈亦是旧香,娇拥着堂间三妃。沈小姐稳坐中堂,信手拨一拨案上才由慈宁过目的《新女训》目录,冲二妃展颜一笑。】原是要请二位姊姊与我一道忙啦,您们可别怪我——

          【猩红艳唇含兰芳、吐珠玉,与她二人细细道来。】日前庆襄宫内失窃,原是宫人们趁她与姊妹出去玩耍,尽日偷懒躲闲,才叫那窃贼潜入内室得逞。【葱指拨过那目录,递与礼妃。】虽说贼首就擒受罚,但这懒根却得除。我与庆宁编了这新女训的目录,意图教化宫人,拔除这懒筋。

          【情波流转,凝睇二妃。】适才方从慈宁回来,具已禀报过太后啦,还望姊姊们莫要推辞才是。【细眉弯弯,含笑又道。】不过明妃久病,这等劳心之事也不好累着她,姊姊们与我一道体恤她,只揽在咱们三个身上罢,好叫她多加修养身体。


          IP属地:江苏5楼2022-05-02 00:28
          回复
            0
            (如朔冬阒然收束一般,孟春来得亦无息。直等冰雪尽皆不见踪影,展眼处处可见青绿之时,适才教人晓得又是一岁新至了。)

            (近来储秀阶庭下的碧桃纷纷发花,惠风和流云踟蹰得勤,很合坐在院中调琴或弄筝。此日正使宫人小心翼翼将几载前生辰时兄长赠我的杭筝取出,恰巧原先邀来吃茶的玉渡也至,是以也肖那烹茶抚琴的白衣文士一般摆开风炉、置下琴筝,又于侧畔点下一支梦酣香。)


            2
            “兄长踅摸了极难得的老红木来延人制筝,做好送进宫来后,我一早又拜托昌妃替我校过弦,再没甚么不好的了。可惜也有瑕疵,兴许是工匠往筝首嵌薄螺钿的时候指下有些重,这一片上留了个比别处都显的印儿下来,不过幸而不细瞧是看不出的......(目一抬,话尾旋停了停)甚么事啊?你家主子要找哪个娘娘?”

            (一壁和玉渡道起此筝来历,一壁侧过颐,因望见堂前来了靖妃跟前的女官,寥寥几句陈言,恭称靖妃请我二人刻下前至......)

            “好,那么我先去罢。”

            (应下宫娥所请,又闻玉渡要暂回自己殿中一趟,亦点了颌,命小婢将琴筝与风炉收置妥善,自先往靖妃处去了。)


            IP属地:江苏6楼2022-05-04 20:30
            回复
              1
              【 正盈来使时,我正与成妃一道谈书写字。是,我近岁时常觉着自个儿屋内寂寥,宁宁于白禅有自己的经营,更是少入宫来陪伴我,我见着如韫便想着白禅的话口,便少寻她出气,反倒惯上赖于成妃这儿习字。】
              【 靖妃的女使见我二人俱在此处,便一道说了来意。待人离去,我与成妃相视,俱是未尽之言,只摇首笑道,】我回去休整一二,莫等我啦,你先去便是。



              4
              【 玉照当真冷清。我是寻了由头回屋周旋,却也并非都是借口,一来腰后觉着乏,要垫一层束腰,省得透风而酸着;二来则是并不想与成妃同去——靖妃与明妃相争非是潜于水下,更是于明面上亦要漏着剑影,此事未戳破至最明晰前,不愿令我与成妃先行作了陪客。】
              【 只稍作休整后,赴又往正盈堂去,倒也未曾耽搁多少时候。】



              6
              【 天正晴光潋滟,照得人有些热意与无端的困乏,只一路捡着荫处走,不曾耽搁,便往正盈也未见迟至,远远见着成妃进去的身影,未及片刻,自个儿便也挨着门槛了。前后脚的功夫,自也听得成妃这一问。】
              何事?【 人还未踏进殿门,已然附上一句随问,笑声未减的。】莫不是又要劳你的小厨,饱我的口腹之欲了?



              8
              【 目光自案上阖着的纸本而过,靖妃倒也未卖关子,我且听一耳。】
              【 原是先头失窃的一案的后文。也是,当朝十几载,宫人亦几批新换,早前的酷吏中途而止,未能使旧事作了警钟,反倒新懒奴频生。只是我对这编书一说,当真乏味,这阖宫上下,隔三差五便捡着由头新编一书,我便是有兴致,亦只能看当日天公是否做美。】
              也好。【 倒也并未急着否决,便听得她后文将明妃撇去,未作评价,只转首问成妃,】成妃如何呢?


              10
              【 倒也不该指望成妃有何说法,她似活坲的性子,既是未有害的,便来者不拒,亦算少惹事端。不由失笑,只顺次再一应,】也好。
              【 只是恍然幡悟,储秀一概的平静无波,待有野心的姝女,哪儿省得放过此处光景呢,或靖妃早前迁入正盈,本就是为着今日而筹备。如是一想,倒也释然,我待正殿并无兴致,又非低位嫔妃,任人鱼肉,便是谁去,都碍不到我太多。编书虽乏味,多少也是功绩一桩,只摇首笑着去接来目录,与成妃同赏。】


              IP属地:北京7楼2022-05-04 20:31
              回复
                1



                4



                6



                8



                10


                IP属地:北京8楼2022-05-04 20:32
                回复
                  5
                  (照例是头一个到靖妃殿前的,跫音犹在槛外,隔着支摘窗已能睇见明间中小宫人新烹出一瓮茶。)

                  (实则迄小沈氏奉懿旨迁入储秀始,由正盈堂递与我和玉渡宫中的延请也算频频了,但溯及往昔,还未有一回似如今一样急遽的,而明妃仍未在被请之列——外间俱知的音讯称明妃卧病需静养,因而罕赴邀约,可是......)

                  “沈妹妹唤我今日一定要来,是有甚么大事?”


                  9
                  “有太后娘娘懿旨,又是靖妃妹妹牵首,我自然是无有不应。”

                  (明妃如常缺位,想是靖妃主事,不欲携同这位多伦草原上来的蒙古丽姝,我亦不便多管。方吃过半盏茶,也垂眉陈情)

                  “昭庙临位时曾编大典,我家先祖云江公奉旨任纂修官。而今我是远不及先祖文士风骨,如宋若昭那般的‘女学士’当不得,勉强充个‘女秀才’也罢。”

                  (其实后廷也惯来不缺诸如编集、摹画等一应文林中事,只惜仅囿于嫔妃皇女之间,笔墨至多收录于尚宫局或如意馆,再难流传朱墙之外。像翊坤正殿所悬的昭容评诗图中“红袖掷诏题、太平文章落如雨”的盛景,而今早不能再为金紫裙钗所见了。)

                  “靖妃妹妹可好与我们细讲,要将此书编成甚么样?”


                  IP属地:江苏9楼2022-05-04 21:1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