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待夜莺不来吧 关注:23贴子:718
  • 7回复贴,共1

【第二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IP属地:江苏1楼2022-04-27 23:25回复
    1庆襄:(唉,虽然靖妃娘娘对我们很好,但还是情不自禁想妈妈,吃饭也想、睡觉也想,忍住不能哭。)
    2庆丽:(来找妹妹,看见妹妹一个人坐在窗边发呆。)怎么啦?
    3庆肃:(妈妈让平时多找姐姐们一起玩,以前都没有这么多姐姐住一起,好开心啊。)姐姐姐姐,今天我们玩什么呀?
    4庆宁:(刚从正盈堂出来,靖娘娘说自己还要照顾刚出生的升愿,让我多看着妹妹们。嗯嗯,我要当一个好姐姐,跟着升慈就来到了庆襄的住处。)你想玩什么呀?
    1庆襄:(怎么姐姐妹妹们都来了,好热闹啊,立刻忘记不开心开始思考升慈的问题。)恩,我也不知道,姐姐你说我们玩什么呢?
    2庆丽:(和妹妹牵手手,思考了一下。)春天的时候最适合放风筝了,我们去御花园放风筝吧。
    3庆肃:(开开心心点头)好呀好呀,我有一个漂亮的美人风筝,拿来和姐姐们一起放!
    4庆宁:(妹妹们都想放风筝,我得看着大家。)那我们现在就一起去吧,让小宫女去把风筝拿来。


    IP属地:江苏2楼2022-04-28 22:33
    回复
      1.
      【第二幕】
      【蕴藉在宸闱咸福下的数桩旧事,终随熹德皇贵妃的南柯一梦,悄然消逝在宣化十年的杪春。命运掠尽她最后一笔时,慷慨地陈以奢丽华美的辞藻,而书满快意的字句尤不忘以旁出的飞白、游丝奉予三位爱女。】

      【我尝自比一张唯额涅可下笔的白纸,周身铺陈着乌努氏经年教养的痕迹,如今靖娘娘处处照拂,储秀宫更无寒衾、残灯,连同居所的匾额亦与曩昔咸福中别无二致……然越吟仍不可避免地耽溺在失去额涅的痛楚中。】

      唉……【双眼教悲痛浸润得胀红,鳏鳏瞪视向窗牖外一爿驻足檐外的云,暗忖:倘使思念能同它一齐游弋,送至峻极高处、额涅裙裾下,慈蔼亲和的皇贵妃会有如何回应呢?】
      2.
      【菩姊素来有颗剔透慧黠的慈心,毋论同诞双生的契缘,将关爱之情涓涓淌进越吟膺间,泛起依赖的余波。只也一瞬几欲将悲情倾吐,却是在感怀伤神的刻下,迟钝地觉察出她言辞间不止关切,亦有伤怀。极是,同为女儿,又怎肯倚仗最末的齿序将任性恣意挥至二人之间,再添涟涟泪水呢?只握紧了她纤细的葱指,企图以余热熨帖心下。】

      【好在小慈的语锋先人一步直指阁中,亟亟将哀思收剜,又见颐姊同来,自是宽慰万分,面上也不由因这暌违多时的热闹冁然。小慈伶俐,问诘却是稍稍教我为难:众人脾性皆不同,而衔藻阁中恐怕难寻得“万全之策”教大家都欢心。】

      我也没甚么头绪,【眼波睇向两位姊姊,笑问:】姐姐们可有想顽的?


      IP属地:山西3楼2022-04-29 10:24
      回复
        3
        我与储秀宫尚在磨合,它的程式与永寿别无二致,但足够陌生,我是一片白纸剪的小人影,不知湿贴在哪个砖红瓦绿之下适宜。窗外光景融合迷茫,有一棵苍绿的松,酸酸地伸腰,抖出一二百年的古灰尘,不呛人,就是老得太沉太幽,钻进鼻子里,冷得人一激灵。


        我绕着它走,忽然从松枝的大隙间,瞧见xx阁的白窗纸上也贴着一个模模糊糊、幽幽叹叹的影,是襄姊姊么?母亲说,我要多陪陪姊姊们,同她们说话,写字,永寿从前也没这么多姊妹呀,又一个磨合,但我十足信心。


        “襄姊姊,丽姊姊,今日咱们作什么取乐呀?”


        7
        我听到了更丰沛的声音,点亮储秀更光明的光明,关于王姬的丧母之痛被暂且压下,在宁姊姊翩然的走近中,我才发觉松树的影子正在向这座小阁的门槛跪拜,顶礼最珍贵的、人的青春。


        将手覆上庆丽与庆襄两位姊姊交叠的白荑,看着她们苹果花似的脸颊,无声地宽慰着,没人能拾起已经四下凋零的亲情心,我只盼她们的心圃能重新开出华瑛。

        “我正巧有一个美人筝,是祖籍潍坊的老嬷嬷替我扎的呢,我去取来,咱们上御花园去放吧——”


        IP属地:四川4楼2022-05-05 00:38
        回复
          2

          【踏进衔藻阁时,便闻小吟一声哀默的叹息,又岂会不知而今她这番模样所为何事,虽此刻尚不知自己能否跨越那道名曰悲伤的天险鸿沟,但望见幼妹如此对窗神伤,却也不能无动于衷。窗外青白的天际,有浮云流动,偶也有倦鸟归巢。】

          【自以为能很好的将情绪收敛,不叫我与小吟只能对坐兴叹,叹宣化十年的春并不温柔明媚,一举将落在我们头顶的“擎天苍翠”悍然夺走,但也不能违心的说如今不好。储秀宫里的桩桩件件,是两位母亲的用心。在小吟微微挪动身子的举动里,瞧见她发红的眼角,紧跟着便快了两步朝她行去。】小吟,怎么啦——

          【伸手去握小吟搭在膝上的一双柔荑,慢慢弯起嘴角露出清浅的笑意,示意她我们在。】


          6

          【好在略显静谧的小阁并未永远留在这刻,小慈和颐姐姐相继而来,像是晚间点燃宫灯的一瞬间,一下子将堂中一切照亮,也有了几分往日春里明媚亮堂的意思。又感知到小吟回握的力量,寻常姊妹指尖相交的低下,也藏有幼妹的坚韧与宽慰。】

          【小慈俏生生的相问,室内一派融融时,小吟水吟吟的眼波递来,略略一想便提议道。】眼下春风和畅,正适宜去放风筝,能乘东风扶摇而上,我们不如去放风筝?

          【在灿烂笑靥的交相辉映下,谁也不再提及那些埋在心里的悲伤。落在眼里的是姊妹相聚,是鲜活的春日,犹如檐下新筑的燕巢,又或是枝头一夜间绽出的绿芽儿。】


          IP属地:江苏5楼2022-05-08 12:58
          回复
            4

            (窗楹与琐格里筛出了一道道模糊的光斑,浮尘细茫茫,随颐的跫音起伏,如团团极瘦小的光虫,微风追过端庄的裙袂,掠过正盈堂槛外——)
            (咸福旧事在岁华流逝里变成了一行行心墨写的诗句,在颐心中万古流芳;而此刻年轻的姊妹们,则是宫掖里永远灿烂的春天,当头亮徹宁公主每一个无所适从的恶梦)
            (靥一偏,扬来清声)妹妹们想玩什么?


            IP属地:江西6楼2022-05-09 20:42
            回复
              6
              (春光焜煌,原是最合宜追丝挟风的节候。我这样想,纸鸢漫拟层霄,帖往晴空,便让女儿的心绪扶摇九天)燕筝虎筝俱常见,我倒不尝看过美人筝——(颐愿做任凭牵住彩筝的轻丝,任凭芳菲飏去九天,也引着细线,教她们都有所依凭)我这就叫人取风筝来!


              IP属地:江西7楼2022-05-09 22:17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