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待夜莺不来吧 关注:23贴子:718
  • 4回复贴,共1

【称霸咸福3】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三幕:禹尔弋珐X乌努小侬 原第四第五幕合并
(联动明妃皇贵本)
小宝济出宫后,靖妃处又新来一女官禹尔氏,靖妃自永寿搬迁储秀以及三位公主自咸福搬迁事宜,多半由禹尔把关。庆襄因与靖妃两位女儿相处极好,想将自己小时候戴过的银镯送给小妹妹升愿,怎么也找不着,就来告诉靖妃。靖妃安慰她可能是搬家时和其他几位公主的行李混杂到一起了,让禹尔协助公主重新核对一下单子,找到失物。
禹尔带了两名小宫女重新核对几位公主搬来的箱笼,不想靖妃发现自己也找不到一直保管着的升慈的胎发了,让女官乌努氏特来嘱咐禹尔在核对时还要把永寿宫搬来的物品也一道清查,找到保管公主胎发的匣子。禹尔觉得事物繁琐,恳请乌努氏帮忙一道盘查,乌努氏因是德妃侄女的缘故,在靖妃与公主们面前一向更得意些,不肯做这些累人的差事。又因靖妃已有吩咐去给庆襄、庆丽送宫花,便以尚有差事在身为由断然拒绝了。禹尔为此对乌努氏颇有怨言,以为乌努氏媚上欺下。


IP属地:江苏1楼2022-04-27 23:22回复
    1禹尔:(带着两个小宫女翻行李,对照着单子一个一个看过啦。)果然有些箱笼都混到一起去了,还是当时搬家的人不够仔细。
    2乌努:(带着一匣子宫花来找禹尔)禹尔姐姐,靖娘娘让我来跟你说,装庆肃公主的胎发的盒子不见了,要你一起找一找看放在哪里了。
    3禹尔:(对着一堆东西叹气)一下子搬了七位主的东西,我一个人可怎么找的过来呀,你跟我一起带人分别翻一翻归置起来吧。
    4乌努:(才不想做这些出不了头还辛苦的工作,扬一扬手上的匣子。)娘娘让我去给公主们送宫花,我可不能耽误了,你还是找别人帮忙吧。
    5禹尔:(这个乌努氏,一天到晚只会借着自己和公主们的姑表亲关系讨好公主,一点实事都不干,生气。)那你去吧。
    6乌努:(走了,886)


    IP属地:江苏2楼2022-04-28 22:37
    回复
      1.
      (储秀宫与东边的两位姑姑相隔甚远,有时候小禹尔路过景阳,往里头看时,都是静悄悄的,惟闲庭花落,抑或月下无言的竹柏轻轻慢慢地摇着。她总想要问问裕妃,她可尝觉得寂寞?但这句话问宫闱的所有人,一定会获得如出一辙的答语,这是毋庸置疑的——)


      (她便甚么也不打听,甚么也不多做,依然端着禹尔府十七格格的姿态,做个端庄贤淑的贵女。哪怕这些在涡流里,都不适用了。)


      “果真,有些箱笼都混到一起去,还怪那些太监粗心大意。”(将簿子合起时,扑出了许多飞尘,她鼻头有些瘙痒。可她不能学在二嫂嫂面前那般恣肆,还有两个比她年幼的宫娥在瞧着呢。她啊,便是打了个喷嚏,那也是禹尔氏的颜面哟。)


      IP属地:广东3楼2022-05-08 15:45
      回复
        3禹尔:
        (兴许她与小乌努皆被至于储秀、靖妃麾下,不乏倦鸟思林的缘故,但大多被那句乔迁之喜冲淡,使得她不再多做他想。起初里,她以为小乌努与她是一般的人,直到矜持如她,也听闻那三位公主儿甜甜的嘴唤小乌努表妹,方是恍然。)


        (就是如此莫名,她叹了口气,似乎对着这些琳琅的物什手足无措,又似乎隐藏着别般深意:)“小侬,这里头可有七位主子的物件儿呢,我与两位妹妹如何忙得过来啊?不若你也叫上人,与我一块儿翻翻吧。”


        IP属地:广东4楼2022-05-08 16:22
        回复
          5禹尔:
          (总是是墨守成规如小禹尔的人,那塞满了纲常法理的膺间亦会横生出丝丝不满。要晓得一旦有了这般情绪,往后将若山崩,填满整个心田。这些所谓的爱恨,将痴缠至她们数载以后,宫闱的重逢。)


          (可关乎她日后应成为怎般的人,小禹尔仍是模棱两可的,那可不是,与她相仿年岁的庆肃尤在贪顽她的玲珑盒子,庆襄在历丧母之痛,都断然不会念及日后的时光里,会成为怎么样的人——)“那劳你走一趟了。”


          (她客客气气地,心里,却不是如此嘞。)


          IP属地:广东5楼2022-05-09 14:2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