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臣吧 关注:3,721贴子:19,151

【原创】落月归云(现代掉马)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她本是一个不是很火却一直在要火的边缘擦边的小女明星,却也是五世家中沐氏家族的掌上明珠------沐浅。
  她有一个经纪人,这个经纪人很是凶悍,训起她来从不手软。她很想把他打包扔出去火星再也不见,却在他的魔鬼包装下,不得不像小白兔一样言听计从,因为,她太想火了……
  那个男人可是商彦,是娱乐圈难得的金牌经纪人。他纵横娱乐圈多年,是娱乐圈中所有明星梦想中的经纪人人选。要不是他脑袋抽筋打赌输给了自己的好哥哥,怎么也“轮”不上他来带她。
  可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商彦,居然是沐氏主家给她准备的外放私奴。
  然而这两个人,却并不知情……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2-03-30 17:51回复
     【背景设定】:

      澜川大陆分为五个板块,其五个板块按照上古五方神兽所掌管庇护的五个方位划分。流传至今,现在分别由北陵夜氏、南绍凤氏、西越白氏、东泽沐氏、中蘅颜氏的后人各居一方,盘踞掌控,被现代世人称为“五大世家”。五大世家各擅一方领域,各设一方家族图腾,以南绍凤氏为尊,古老神而秘,世代交好,传承至今。

      五世家中,凤氏一脉单传,白氏子嗣兴旺,颜氏现家主妻子早殇,只有夜氏、沐氏两世家中,有唯一一视若珍宝的“小公主”

    【主CP——GB掉马设定】 

      端木浅,姓端,名沐浅。

      她本是一个不是很火却一直在要火的边缘擦边的小女明星,却也是五世家中沐氏家族的掌上明珠------沐浅。

      她有一个经纪人,这个经纪人很是凶悍,训起她来从不手软。她很想把他打包扔出去火星再也不见,却在他的魔鬼包装下,不得不像小白兔一样言听计从,因为,她太想火了……

      他可是商彦,是娱乐圈难得的金牌经纪人。他纵横娱乐圈多年,是娱乐圈中所有明星梦想中的经纪人人选。要不是他脑袋抽筋要做极限挑战,怎么也伦不上他来带她。

      可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商彦,居然是沐氏主家给她准备的外放私奴。

      然而两个人,多并不知情……

      沐氏的小姐一天大大咧咧,做梦都想着爆红;但是天生懒惰管不住嘴的她各种吃喝玩乐,天天被拍不到大明星新闻的狗仔队拍到拿来充当新闻资料;而她身边那个号称金牌经纪人的男人经常给她收拾一些烂摊子,眼看着这是他遇到过的最难带的女明星,一向不怀疑自己能力的他开始对沐浅进行魔鬼训练:不准她吃蛋糕长胖,不准她这个那个,两个人一天的相处模式就是欢喜冤家,打打闹闹。

      渐渐的,男人在这种小打小闹中,更加乐于经纪人这份工作,只盼着一辈子能在自己爱的事业上干下去;

      他听说他的主人也是在娱乐圈工作,也是一个名明星,这个金牌经纪人甚至有时候会想,这个是不是他未来的主人;

      每次这样想的时候,他都摇摇头,这个睡觉都流口水喊帅哥的的女人,怎么可能是沐氏小姐,还是他商彦的主人……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2-03-30 17:55
    回复
      👗号:646949007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2-03-30 18:00
      回复
        想看想看 可以问一下有QQ群吗?


        IP属地:广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2-03-30 19:48
        回复
          怎么又双叒叕重开了嘤嘤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2-03-30 21:01
          回复
            接着上个帖子发吧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2-03-30 21:54
            回复
              dd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2-03-31 21:52
              回复
                更新啊楼主


                IP属地:吉林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22-04-01 20:55
                回复
                  (一)

                    “呦~呦~呦~三级甲~三级包~三级盔~我就是移动的堡垒~看见了敌人~就想问~阵亡的滋味~美不美~醉不醉~呦!呦!呦……”

                    深夜十二点,一栋名为“米罗湾”公寓的一间出租屋里,传来了足矣响彻全楼的音响声,伴着这音响声音的,还有一个女人的嗷叫。

                    说是女人,听声音,也不是。这顶多是一个半大的姑娘。咱也不知道她干了什么,在屋子里面鬼哭狼嚎,蹦蹦跳跳,又一顿神叫。

                    正所谓“大吉大利,今晚吃鸡!”,这是时下流行的一句网络用语,也这是当下最火爆的一款属于年轻人的的“吃鸡游戏。”

                    屋子里“鬼哭狼嚎”的女孩子,就是在哼唱着这款游戏里面的配乐曲目,按下的还是自己身上单曲循环键。

                    @冲锋枪叭叭叭:诶诶诶,我和你们讲个事情哈,那天我和队友一起在车上,队友把车开翻了,队友准备把车胎打爆尝试能不能把车翻过来,没想到真的有效,车翻过来了,把我压死了,真是太令人感动了ಥ_ಥ……

                    “噗嗤,哈哈哈哈!叭叭机,你可真能叭叭叭,专心专心,小心成盒!”

                    一串毫不掩饰的夸张笑声从屋内传出,再一次打破了这本就隔音不好的小公寓的原有的宁静。

                    只见屋内的女孩子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悠闲。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一头看似乌黑的头发却在微弱的灯光下泛着冰冷的淡蓝色,却更加衬得女孩儿那说不尽温柔可人的气质。

                    只见女孩儿的葱指在平板的屏幕上飞快地滑动着,“空投身边心不乱,爬着看完对面枪战。你从身边开车经过,我有百发不动丝毫,”这可能说的,就是她这样的玩家。

                    “啊啊啊……快快快,千里送快递,不收跑路费。只为捡捡捡,快来收收收!!!”

                    屏幕里面的女孩儿在飞快地移动搜刮着掉落在地上的道具,而现实中的女孩儿————

                    “呦~呦~呦~三级甲~三级包~三级盔~我就是移动的堡垒~看见了敌人~就想问~阵亡的滋味~美不美~醉不醉~呦!呦!呦!呦!”

                    女孩儿一边沉浸在捡道具的喜悦,一边更加大声忘我地唱着,边唱身子还不忘下意识地扭动,浑身像招了蛆一样,摇头尾巴晃,弄得本就可怜的小床“嘎嘎”直响,楼下不知道的还以为,某对小夫qi的“huo儿”贼好。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谁啊!”听到这震天锣鼓盖过了音响的敲门声,女孩连忙摘下扣在耳朵上的价值不菲的耳机,不情愿地透过猫眼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大晚上让不让人睡觉了?这个小姑娘,一点素质都没有啊!”

                    “哦哦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关掉我关掉。”

                    “对不起对不起ಥ_ಥ”

                    “真是的,这么倒霉,搬来这样一个邻居!”

                    “哈~老伴儿啊,终于安静了,我们去睡觉。”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不怎么样,晚上不睡觉,早上不起床,一天到晚的作妖!”

                    听着门外邻居七嘴八舌的抱怨,屋里的女孩儿悄悄地透过猫眼儿看着三五成群地来讨伐她的邻居离开,这才松了一口气。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2-04-03 21:03
                  回复
                    (二)

                       

                      唉!

                      我就是他们口中的那个“现在的年轻人”。我叫端木浅,姓端名木浅,我不姓端木。

                      这是我在外面用的假名。

                      我是“五世家”中东泽沐氏的三小姐,也是一个做梦都想爆红的十八线开外的龙套小明星,幸好我在娱乐圈默默无闻无人问津,否则明天“夜半吃鸡、惊扰邻居”的头条主角一定会由我占领。

                      庆幸此时的我一点也不红,连狗仔队都不屑于蹲点跟拍。可我做梦都想着爆红!至于什么原因,其中一条是我现在交不起房租了。

                      你一定会觉得奇怪,作为纵横澜川大陆有身份又有地位的沐氏嫡系三小姐,我怎么会混的这么落魄?住在如此逼仄的小出租房里,连个随侍的人都没有?

                      其实爷爷并不同意我进入娱乐圈,他是一个老古板。他觉得有身份又有地位的沐氏嫡系三小姐出外面抛头露面并不是一件什么光彩的事情,尤其是在传出什么绯闻的时候。

                      爷爷其实很疼我,比起商业上的波诡云谲尔虞我诈,他更喜欢我安安稳稳的当个医生或是老师,甚至一辈子什么也不干也可以,反正沐氏经得住我挥霍。

                      但是,我并没有遵从爷爷的意愿去努力。我喜欢表演,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考入心仪的电影学院,圆我自己的一个梦,更想圆妈妈的一个梦。

                      我通过不同的方式去说服爷爷,甚至不惜与他抗争。毕竟马上高考了,没有他的同意,我做不了任何。见我如此坚定执拗,他实在是拿我没有办法,便和我约定:大学毕业之前如果能在娱乐圈成名,我便可以继续我的梦想,甚至可以答应我任何一件事情。如果不可以,那么我只能回家接受家族的安排,做我该做的事。

                      我一定要成功。

                      我想,我就快要成功了!虽然我还没有到那种红的发紫的地步,但是我的身边来了一个叱咤娱乐圈的金牌经纪人,我想我的的名气一定会一点点的上升。

                      他叫商彦,是个冰山帅哥。

                      他是我们这个圈里的可望不可及,也是我一直崇拜的男神。隐瞒真实身份的我本没有资格请他做我的经纪人,可幸好,我有一个靠谱的哥哥,他很宠我。

                      他叫沐熙源,他和我一样,也用一个假名纵横四海,横扫天下。

                      他用自己在外面端木西的身份,和他那个叫商彦的朋友打了一个赌。就这样,我作为“战利品”,“硬”是被塞给了只能活在我的传说中的男人。

                      我的眼泪从嘴巴里流了出来是我看到商彦的第一个反应,他好帅!

                      我强忍住自己狂喜的内心,尽可能地平复自己的心跳,压抑住自己的尖叫收敛起了自己的花痴脸,淡定地想和这个商彦小哥哥握个手,表示合作愉快,顺便摸一摸这个金牌经纪人的小手手,最好能掐掐他那张比顶流小生还要俊俏的脸。

                      真是个极品,比我两个哥哥还帅!我的脸颊微红,心里有一种我描述不出的异样。

                      可是那个男人,他八成是个性冷淡。他拒绝了我的礼貌性握手,当着他最好朋友的面。

                      不过,没关系,无视拒绝姑奶奶我,这都不要紧,要紧的是,我可能,快红了!

                      我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今天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公寓里,叫来了自己的狐朋狗友吃了一个晚上的鸡,这才惊扰了刚被我“送走”的邻居……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2-04-03 21:03
                    回复
                      (三)
                          
                        周末到,睡懒觉,幸福乖乖跟你跑。
                        灿烂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空隙,透过早雾,一缕缕地洒满了人间。街道上,上学族、上班族、创业族……人间忙忙碌碌。
                        唯独米罗湾的一处合租屋的狭窄单人床上与这人来人往的喧嚣格格不入。被子里面裹成一团的不明物体似乎是自带结界,蚕茧一样把自己包围在了一个舒适的世界里酣睡。
                        “嗡嗡~”
                        “嗡嗡~”
                        “……”
                        “……”
                        “嗡嗡~”
                        “……”
                        简易的塑料拼装床头柜时不时地响起了手机的震动声,震动的频率从一开始平常的讯息一点点变成了催促,再是急促……现在这接连不断的“吭吭”声更能感受到发信人的愤怒。接着,一阵搞怪版的《卡农》旋律响起,配置的歌词却让音乐家的嘴角一阵抽动:
                        “打电话打电话,是谁给我来的电话樂到底有什么事啊,请客吃饭或搓麻,还是没事打哈哈浪要是借钱你就挂,我是没钱借给你的……接电话接电话,到底接不接你电话。还在打,还在打,打到现在还不挂……”
                        “唔……谁啊,大早上让不让人睡觉!”
                        “结界”里面传出了不清不楚又不耐烦的声响,只见一只皓白的藕臂从被窝里面伸出来,胡乱地在凌乱的床头柜上摸索着。
                        “噼里啪啦”
                        “噼里啪啦”
                        堆放在床头柜上的瓶瓶罐罐以及其他零碎小东西也随着“藕臂探测仪”的挥扫悲惨地落入地下。待所有的东西全部落地,端木浅准确地摸到了打扰她睡觉的声源,熟练地按了拒接,盲改成震动,迷迷糊糊地缩回了手臂便继续睡了,整个过程连头也没有伸出来过。
                        而另一边……
                        浮欢缔虞娱乐公司的总裁办公室。
                        一个男人背对着办公桌坐在老板椅上,英俊的面容不知什么原因结成了冰霜,让从周边路过的秘书也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瞬间转移了方向,表情浮夸地摇了摇头,改变了要去总裁办公室的汇报工作的意向。
                        只见办公室里的男人一只手握拳,一只手紧攥着掌中的手机,那力道似乎是要把手机给捏碎。仔细的听,手机里传来了和端木浅手机铃声相对称的彩铃:
                        “想要我接电话钱就打到我的卡,没有我的卡号就记住我的电话号码感情有多好,你就充多少。感情有多深,你就充几分……如果到了这个时候我还没有接,那就说明我的卡上肯定还没钱。我在等着你,我在等着你,充卡转账都可以珞……”
                        英俊的男人被这段rap彩铃净化了一切的涵养,只觉得脑袋上的一根青筋突突的跳。
                        “端木浅!!!你最好赶快***过来!!”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2-04-03 21:04
                      回复
                        (四)
                          良好的教养还是让他忍不住暴出了粗口,毕竟这是他见过胆子最大的一个艺人!没有之一!

                          他是娱乐圈的金牌经纪人,经他手带出的艺人几乎都成功跻身一线明星和流量小生小花的军团,更有一些走演技路线的实力派。不仅如此,他还是浮欢缔虞公司的幕后boss,圈里的人哪个见了他不都是礼让三分,这被人家放鸽子的事还是他第一次遇到。

                          商彦被气的不轻,在情绪管理上有一些失控,这犯了大忌。

                          不是职业的大忌,而是,身为奴隶的大忌。看来,这一周的周训又要加罚了……商彦有些不甘地攥紧了拳头。

                          他表面上是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的金牌经纪人,亦是风光无限的浮欢缔虞娱乐公司的掌舵人,可任谁也想不到,这所有光鲜的外在条件下,都不过是包装商彦的一层华丽遮羞布罢了。

                          欢虞公司是他的。

                          可他,是五世家沐氏的——

                          奴隶。

                          上者君之,下者仆之;

                        尊者主之,卑者奴之。

                          商彦便是这下者、卑者。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沐氏主家赐予的,而他现在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在为他未来的主人铺路。

                          沐氏的三小姐,是他的主人。

                          听说他的主人,也是娱乐圈里的人。

                          除了刻入骨子里的主人的习惯脾性喜恶,以及主人身份性别,恐怕这些便是他对自己主人信息的全部了解了吧。

                          沐氏对这个家族里唯一的女娃娃十分宠爱,她就像一个秘密一样被主家密不透风地保护了起来。而他,虽然有幸选定成为这位小公主的私奴,但在未正式认主之前前,他是不允许窥探主人形貌的,这是规矩。

                          直到现在他还没有见过自己的主人的真实样貌,他也一直以为,距离他认主的日子还很遥远。可就在前几天,主家那边已经下了御旨令,主人已经成年,他即将认主。具体时间待定,随时候命。

                        认主,能让注定为奴的一生从此拥有归属,但这也意味着,他为***子,走到了尽头。一旦御旨颁发,商彦必须要每周都回主家进行私奴特训。成为一个完美的奴隶才能更好的服侍主人。奴营的首席管事说,他还不够完美。

                          说不留恋是假的,为***子久了,有谁愿意匍匐在他人的脚下做回狗?虽然早就知道命运如此,但他也妄图作一下无谓的挣扎。

                          无能为力,让商彦整个人都很烦闷,失去了对情绪的管控能力。

                          主家的TJ官会保留私奴的原始性格,即便桀骛孤傲是一个奴隶不该有的性格,但是除去私奴的主人,奴营的TJ师是没有资格将其打破,只能恰当地给予管驯。因此,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入得了商彦的眼的。再者他要认主,根本没有精力和时间去塑造打磨一个新人。端木浅的出现是一个意外,这个人他本不想带。可他是一个信守承诺又重情义的人,他打赌打输了,那人又是他最好兄弟硬塞来的“请求”,更重要的是,他也想为自己这最后的自由勾勒好一个完美的线。

                        其实端木浅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虽不及圈里一些小花的性感冷艳,但她长着一张很有辨识度的脸,干净纯粹,这份澄澈让阅人无数的商彦也不禁为之动容。经过了一番考虑,他决定尽力一试,成就这个眼里有光的小姑娘,也算是成就自己。

                          可一想到他看走了眼,这个他深思熟虑以为能帮助他画上一个完美句点的“线”成了今天这样一个随时可以让他玩完的定时炸弹,商彦心中的怒火便烧得越来越旺,好看的手掌因为用力而更加突显的骨节让人看着更加的赏心悦目,手控的人看着只想从嘴巴里面流泪。

                          “端木浅!!”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2-04-03 21:05
                        回复
                          (五)
                           

                            商彦把拳头攥得咯咯作响,牙齿也恨得直痒痒。他尽可能的去收敛自己快要炸裂的情绪,打开电脑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宜才能让这动荡的情绪渐渐平息。

                            反观米罗湾的公寓中,还在熟睡的“蚕茧”舒服地拱了一下身子,隐约之间似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一个女孩子站在云雾缭绕的山顶,迷茫又无助的寻找着下山的出路。风掠过耳边猎猎作响,沉浮的沙砾飞入眼中再看不清方向。她脚下一滑,直接从山崖上滚落了下去。

                            来不及抓住任何,周边的事物以她为参照物极速的上升,她闭着眼睛认命地等待着疼痛的侵袭,却意外地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炙热的胸膛沉稳宽阔,咚咚的心跳声在须臾间便让女孩儿感到心安。

                            她试探性地睁开眼睛,一个眉眼如画的少年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是他,救了她?

                            他长的,好帅啊!这是,商……彦……?

                            彦哥?

                            她前几天刚认识的yyds。像是被什么东西指引,沐浅向面前这个剑眉星目的男人伸出了手,等待着他的牵引。怎料,抱住她的手一下子松开,含笑的眉眼瞬间变得嗔怒,咬牙切齿的样子似乎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般,饱含怒气的吼叫在山谷间回荡:

                            “端沐浅,你赶紧给我死过来!来!!来!!!”

                            “啊啊啊啊啊………”

                            眼看自己要被摔到了地上,沐浅吓得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这春日的阳光很暖,但她还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拱着被子睡觉的头异常的凌乱,有几根发丝糊在了脸上遮挡住了视线。

                            “什么奇怪的梦!”沐浅抬手抓了抓她已经出了油的头发,顺便左右开弓拍了拍自己有些睡蒙的脸,又晃了晃自己发懵的头让自己从现实中清醒,正想摸起手机看看时间的时候——十五个未接电话……二十条微信未读消息……

                            她才意识到,原来那根本不是梦!!!

                            彦哥是真的要弄死她啊!!!

                            “完了完了,要死了要死了,今天一定不能善终了!!”

                            沐浅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蹦了起来,一只脚拖着肉眼能见到的鞋子,顾不得去找不知所踪的另一只,光着一只小脚丫,噔噔噔的赶紧跑到洗漱间,胡乱地用凉水冲了把脸。

                            出租屋里沐浅忙乱的身影在到处“逃窜”。早就忘了已经事先准备好的穿搭。沐浅脱下睡衣,从衣橱里面随便抓起一件衣服套上,一边把牙刷塞进了嘴里,一只手拨打着许久未联系的电话。

                            第一天上班就给自己的经纪人留下这样的印象,omg,不是吧,她可能成为了彦哥有生之年带过的最不靠谱又下线最快的艺人了吧!

                            “喂,哥,我是浅浅~”沐浅一改和自家二哥说话的态度,急切的语气不难听出带着些撒娇的意味儿。

                            “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们家的小魔女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听着自家妹妹这般难得的音色,电话另一头的沐熙源英眉一挑,一副了然地样子。他优雅地接过私奴递过来杯子,对比端沐浅的焦急,他倒是十分优雅地品起了红酒。

                            “哥!哥!好哥哥,江湖救急江湖救急,快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不救!”

                            “嘟嘟嘟……”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忙,请稍候再拨!Sorry!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cannot be connected for the moment, please redial later……”

                            “嘟嘟都……”

                            “啊啊啊啊啊!沐熙源你个渣男!!!”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2-04-03 21:05
                          回复
                            (六)
                             

                              “啊!!!”

                              端沐浅发出了一阵土拨鼠的哀怨,嘴里的牙膏沫子随着她的尖叫而喷溅,糊在嘴巴上的一圈白色现在倒非常适合假装昏迷口吐白沫,她倒是真想这样做。

                              可一想到梦里对着自己咬牙切齿的男人现实中那样精明的样子,端沐浅放弃了。她对着手机咬牙,两边的脸蛋气的一鼔一鼔的,恨不得把这个手机给“吭哧”一口咬断。早知道自己这个哥哥这么不靠谱,就不会浪费本就稀少的时间去给他打电话。

                              “沐熙源,你给我等着!!”端沐浅“啪啪”地敲了手机两巴掌,幻想着这两掌是呼在了沐熙源那俊美又欠揍的脸上。她内心发笑,拿起了小本本记上了帐,欠她端沐浅的迟早是要还的。

                              东泽沐氏的家族上一任家主育有二子一女,老大名叫沐熙瀛,老二名叫沐熙源,现今沐氏的掌舵人正在对他们二人进行“立少主”的考察。

                              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殊不知有些世家子弟的家族传承也是充满了波诡云谲的竞争。但意外的是,沐氏兄妹三人之间的感情却是极好。相对于沐熙源玩世不恭吊儿郎当的样子,沐熙瀛那份生活中方方面面都将自己的弟弟妹妹照顾的十分周到的成熟更像是一位合格的长兄。

                              许是年龄差并不大,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的情敌同投到了一个娘胎,沐浅和她这个二哥自小就打打闹闹磕磕绊绊地不对付,他真是一点哥哥的样子都没有,天生爱恶作剧的沐二少小时候总是爱发明一些新奇的玩意儿试验在自己妹妹身上,什么会释放出臭屁气息的“闪光炸弹”、实用级大铁块打造的狼牙棒型“防滑筷”、牛尾型放生“驱蝇器”……令小时候什么都不懂的沐浅在他手上是吃了不少的亏出了不少的丑,而沐熙源却一本正经地说着“科技改变生活,你是在为国家做贡献”云云,气的小沐浅哇哇大哭。

                              当然,小沐浅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她也反击了不少次,再不济,打不过就去告叼状,害得沐熙源没少挨罚。两个孩子就这样跌跌撞撞打打闹闹的长大,虽说有时事出突然令人啼笑皆非,但却给沐氏一族增添了不少的欢乐。

                              “唉,都说哥哥是老天给的情书,而老天在给我一个情书的时候顺便赠送了我一个战书!”

                              沐浅自顾自地叨咕着,深吸一口气,无奈地耷拉下了自己的鸡窝头。亲哥是指不上了,她快速地刷好牙,然后整理起自己凌乱的头发。然后随手从衣橱里面拎起一件衣服,骑着自己的小电驴就飞奔到公司。

                              这一路上虽然跌跌撞撞,不过倒也还算顺利。只是时不时地承受着道路上行人怪异的目光和从头到脚的打量,端沐浅虽然摸不着头脑,但也无暇顾及。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2-04-03 21:0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