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会吧 关注:13贴子:959
  • 14回复贴,共1
是真的吗?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2-02-05 11:58回复
    (我应算个爱月的人,眼界也宽极了)

    (平阳府的月亮藏在群山叠嶂的阴翳里,便是登楼瞩看,也收敛它的辉翅,似浔阳江头千呼万唤、犹抱琵琶的供乐女,总爱掩着藏着)

    (而北京城的月亮却是意料中的敞亮明净,它早跳脱出群山万壑的束缚,越跃向天阙瑶台、梧桐梢头,垂爱世人时,舒袖赠予众人醒目、照破山河万丈的明珠。它又是一架珍奇山水屏,收罗千古春秋的逸事吟篇,袒列给今人看。总之,平阳比不上燕京风华的真义、篆进小茂仪的心中。)

    (然平阳又有甚么不好?古来仕人爱道隐逸高洁,“重山屏”不正正是心远地自偏的佐证。雪亮眼睛的公正之外,是我待乡梓的偏爱。云雾游过月轮边缘,裹挟着我的乡愁,等闲的、漫长的一夜如缥缃书页揭过)

    (翌日游访御园除去夜内愁容,又复寻常的一副温柔澹雅情态,手中堪握的一柄苏州扇也因物候节令见捐,只腾一双眼窥视芳圃。亭台楼阁鳞次栉比林立,歇山顶交错起伏,却在一众中驻足几阶石级处,静默凝注少顷。迨她顿首似体察有窥伺者,方才敛容上前)芳姐姐。

    (施与礼节,趁人欲“发作”时又偷换称唤)阿儇。你“掩人耳目”在忙剪秋绿,被我看破了。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2-02-05 11:58
    收起回复
      (我大概天生带着些倨睨的傲骨,以至于那张娇柔的面孔下,满是隐忍的不屑与畏俗,她们掩映在迷迭的浩雾里,裹挟着菊与兰的声色,留下一声声诡魅的叹息)

      芳字虽好,可你唤来却太过生分。

      (我喜欢小茂仪笔下的诗,不尽浓丽,字里行间全是浩然之气。我心想,这应是镜湖之心浸润而成的豁达与明媚)甚么时候来的?原想着小园风情该唤你瞧瞧,只是承乾路远,想想也便作罢了。

      (坦然剪下绿瑛递给她)倒很衬你——

      (记得两人初次见面,觥筹交错,满屋的门阀贵女,我抚琴弹平沙落雁,她提笔写秋之华色。陆子行站在轩廊下与兄长雅谈,我一抬头撞上他看来的目光,彼此情浓来日可期,大概算是人生最志得意满的时刻)

      (可惜啊,士子太爱他那清高肃穆的声名)

      (笑着看向她,从远山至星瞳,再到樱色的唇,无不透着软漫至极的楚楚之姿。我又问道)进宫住的还习惯吗?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2-02-05 19:03
      回复
        (“掩人耳目、忙剪秋绿”俨然是我一腔蓄意的说词,凭大叶何温和柔雅、如深谷行云般嬿婉赋性足教这一切泯于交谈。履步澹香,待她裁露一点不拘于常的笑意)来得不久,你也毋需因疏礼“迎”(着意在此拨过一丝弦音)我而膺生歉疚;我从承乾来是为着赏玩,赏亭台、赏名花、赏美人,何处又不是赏。

        (扶荔寝殿身处永和神的辖下、与衍庆相去甚远,东西妃嫱于春深阙台各司其职,我与她自然也在规矩的引指下恪守不渝。受她惠馈笑纳一盏绿菊,一味不改衷心地同她顽语)而今......古亭、名花、美人皆有了,我也心生圆满。

        阿儇,(她询我时好似有片瞬失神,不着痕迹地掩饰成延至眼睑的笑,我的目光如碰壁般瑟缩半寸,兀自沈静的端着。亭檐似悬着一串白釉片特制的铃铎,受风的眄顾,便按弦引奏、领我信意与她攀谈,又轻抬春柳,将柔婉融进目中)我印象里平阳是少有寿客名种的,甚么“春水碧波”、“汴梁翠绿”也少提,那儿夹道植槐、百年梧桐,一到春日里满街飘香。

        (茂仪与叶何弗能骈肩而论,其百年流誉的嘉声是不能同茂仪府同辇齐行,注定我与蕙问清淑的贵女始终相隔天堑。但待阿儇向无酸妒刻薄之心,反倒暗自奉其为女师,刻下托出的寸衷亦发于心声)我不比你见闻识广,这支绿菊送我,远不如你恰如其分,给我,倒有些牛嚼牡丹。

        (诚恳答回前话。)我是有些念家乡的月亮。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2-02-06 13:18
        回复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我静默的念起这句词,云墨似的长睫轻轻撩触着心弦,若有所思地……)即使相隔千里万里,也希望自己思念的人可以平安顺遂,果然亘古至今道理都是不变的。

          多情总是人的通病。(抬头笑着说道,却不见感叹,只是那样轻飘飘的)

          (我们很多时候记起一样东西,并非真的念物,泰半是在睹物思人,以此凭寄罢了。一如平阳的英槐与梧桐,一如抬头时的那轮微光)任凭天地广阔,月亮也只天上一轮,平阳与此有甚不同呢。

          文君,有些地方再也回不去了。

          (我是在同她说,业是在警醒自己。天堑从非仅隔在江南江北间,也非红墙的内与外,而是在人心里)

          (上林赋我写完了三遍,却仍然没有等到那个相守白头之人,虚虚妄妄,全是荒唐)我们会骨埋于此,成为芳魂中的一缕。

          我在如意馆里看过曾住在扶荔堂里的先人画像,里面有一位纯妃,与你眉目有些许相似。(抬头看向她)你说,真的会有轮回吗。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22-02-06 19:51
          收起回复
            我如今都爱张若虚春江花月夜,引为最好。(柔软秋波仿似一块温玉,浸在春水,只弯娥同她笑侃)我以为你会说我傻。

            (痴傻有诸多注解:椿萱嬖爱的、春风化雨的目光里,掌珠总是颇受怜爱的,是以便视作需得扶掖的幼蕙;廊庑内两位哥哥年少明疏的调笑,也好像就此落在耳畔,“我家文君,堪成英华之才、肩比咏絮,是不是?”,等几人痴缠地闹在一处,徒留庭院梅雪打檐、风盏摇金。)只可惜,我还没同你赏过月。听闻角楼月光最好。

            (“多情总是人的通病。”阿儇尝客居宸宫、佐侍嫔御,鸳瓦掩藏的内闱故事想必通彻。情衷蕴在心膺的山障里,贝阙内持庄端明的诸位妃御亦在其中添翼,她们描长的柳眉、口诵的名篇,许也皆是深长的一笔)宫内有传康慈娘娘受先帝爱重,而后有坤极千秋、眉寿福遐,如今宫人口中仍有佳话,教人艳羡。

            (语腔端得轻婉)定省时曾暗睹娘娘慈容,我大抵有些了悟。(慈壶之名本是进奉内闱第一道懿命,因春风款遇,慈闱又是一尊慈悲六道、抚怜众生的菩萨,恭谨便油然而生。)本当宫里俱是神尊、菩萨,个个静心寡欲、出尘不染,端坐莲花台上。实则无有出入,毋论身在何处,多情总是无可避奉。

            以你容德,何愁无有来日富贵,总归不会“寂寞宫花红”,(翰墨丹青一道弗我所擅,但闻前人旧像,前尘旧梦不过沧海一粟,在内宫阔海尤其微渺。春秋迭代、改天换日,今朝我家余容、明日又作她家寿客,东风西风相争倾轧,故国旧事早不堪回首。我敛衣轻坐她身畔)儒谈仁,道求长生,佛家最讲轮回。

            你说——待百年之后,(笑询她。)可也会有两位小贵人,手持菊盏对坐笑谈,像今日的你我。

            (揽过宝瓶插进名花)也像明年花会再开,轮回二字总归予人冀阳,渴盼来生。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2-02-07 13:50
            回复
              (何须笑痴儿,那应是世间极致浪漫的存在)谁肯忍心让你的可惜越过今晚呢?(迤迤舒了远山,皓齿轻轻道出句——)至少我不会。

              梅树下存着的那瓮梧泉酒权作我宴请的拜贴。

              (原先小住在承乾的日子被称为客居,但那段短暂的岁月里,却因时势幸见国朝画卷的更迭。犹如墨客笔下的美人图,在叠翠里转折新章)从前随侍德妃娘娘时,最喜欢在正殿的回廊下看夕阳,而今我希望再站在那里时身边能有你作伴。

              (既得爱重又富声名,大概是每个女子关于爱情最美好的想象,如果我注定欠缺些运气的话,那么我希望文君可以如愿)

              (与我而言,紫掖更像是藏匿心伤的蔽所,浩荡王权是冠冕陈词的托举,执手之约业并非仅由他一人毁弃)

              (静看她身影,仍旧漾着淑雅漫漫的笑意,只那么一霎眉眼里闪过些伤情)我猜会的,只要缘分未尽总有再见之机。

              (但我与陆之行的花,不会再开了)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22-02-08 00:20
              回复
                (眉意稍舒,似是秋之寒霜在无声消解)

                届时,还请阿儇嘱人将廊内风盏燃亮些——最好催促廊花轻绽、吐露笑容,我会持着月光笺来赴邀;还记得我尝与你道最爱白乐天所书“一枝梨花春带雨”,除却我见犹怜的姿态,我更爱那悠软醇香,来年春日第一瓯玉堂春,势必要送与你品鉴。

                (我纵目瞧着承乾内众妃或身降贵阀、或颇受春恩,衍庆这一隅无名的茂仪花只澹静倚在女墙,许无心于此、许又举棋不定,在次第春风里如同坐禅。在追随她夕阳无限好的遐想之中,我除却遥见衣袂翩飞的神妃,但无握住有关小茂仪的片光踪迹,只好偃低眉目,并不着意去分权宠、贤和的雅字名望,在当下的境遇里,我也只是暗自希望着......)太妃风姿我望尘莫及,但我想......我们应有三年、五年,好多年骈肩站在一起。

                (站在一起,无疑是最好的希冀了。我好似一支伶仃无依的浮荷,漂泊羁旅在孤城春深里,渴盼、祷祝这一路远航,当有人作伴,我确然是愿与她风雨同舟、不惧艰辛。)

                佛家又讲一报还一报,来日之果是今日之因,理应有花堪折,不令今时虚掷。待闲暇时候,你带我去你走过的亭阁走走罢,也听听你的故事。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2-02-08 14:36
                收起回复
                  好啊,我也想知道文君如今的酒量是否已有进益。(是静意时光里难得泛起的一记碧波,在心湖上荡出涟漪,与小茂仪相处的时光总是难得的轻松散漫,她从无需刻意,便将愁云替我拂在身后了,尽管,只是短暂的一会儿)

                  虽不知来日,却仍如你一样恳盼年年如此,并肩共看海清河晏、四海升平。

                  (我曾笃信佛尊,亦觉心中所求桩桩如愿,到了却如镜花水月,空梦一场。若有因果之说,那大抵一开始便是错的)

                  过去那些故事不堪说了。你若想听的话,我倒有些关于来日的构想可同你燕谈。(我曾在万春亭的星光下读他新作的文章,也曾站在角楼的最高处眺望北边的湖海,亦在钦安殿前攀折下新春的第一枝福桂,期冀他功名高中。宫中的日子本澹静如潭水,因那些遐念变得多姿。而今我不愿再提及,竟是犹恐心底幽幽的恨意将曾经那份纯挚浸染,就让它成为我在黑暗里最后的圣地吧)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22-02-08 18:31
                  回复
                    (彤庭筵内玉酿琼浆浅尝辄止,权宜折中,必是些不甚浓烈的果酒之流,百副宫灯清光流转、鲜见薄醉情态,但于阿儇非也。苏子欲长留花神驻足,肯赋故烧红烛照红妆,我愿阿儇擎亮的又何止廊庑清光,却也是舒旷明亮的心境,更愿春神长顾,予她盎然生机。——她许当作我“多情”:游子望故乡的离情、回首旧故的念情、悼花惜时的柔情,堆就了一个小茂仪。)

                    (那柔柔澹澹的眉目却从不苛责于我,倒奉上高山流水般的家珍,笑也如融和清溪。我回馈她的善意,将我心内她以为的、印象里的茂仪掠去)我也与你许下,这次翠管定扶得稳,还要写一纸《如梦令》酬赠。

                    ......不瞒你说,我也害怕过,害怕好多人、许多事会生变故,但好像当它来临时,我们也束手无策。(柳眉轻轻扬起,笑道)你说的我记下啦。

                    秋日多慨,你当我无用之言就好,(秋光映进眸中,依着旧日受教训言佐名花入座,终而物归原主)只消你说,我便洗耳恭听。带它回去、用水温养,且还能活三四日,也不算辜负今岁的花期了。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2-02-08 22:04
                    回复
                      (彤庭筵内玉酿琼浆浅尝辄止,权宜折中,必是些不甚浓烈的果酒之流,百副宫灯清光流转、鲜见薄醉情态,但于阿儇非也。苏子欲长留花神驻足,肯赋故烧红烛照红妆,我愿阿儇擎亮的又何止廊庑清光,却也是舒旷明亮的心境,更愿春神长顾,予她盎然生机。——她许当作我“多情”:游子望故乡的离情、回首旧故的念情、悼花惜时的柔情,堆就了一个小茂仪。)

                      (那柔柔澹澹的眉目却从不苛责于我,倒奉上高山流水般的家珍,笑也如融和清溪。便掠去多情,只回馈善意。)我也与你许下,这次翠管定扶得稳,还要写一纸《如梦令》酬赠。

                      ......不瞒你说,我也害怕过,害怕好多人、许多事会生变故,但好像当它来临时,我们也束手无策。(柳眉轻轻扬起,笑道)你说的我记下啦。

                      秋日多慨,你当我无用之言就好,(秋光映进眸中,依着旧日受教训言佐名花入座,终而物归原主)只消你说,我便洗耳恭听。带它回去、用水温养,且还能活三四日,也不算辜负今岁的花期了。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2-02-08 22:12
                      回复
                        你若执笔,那我定要将那块珍藏的石砚寻出,亲自研墨,才不算辜负这般咏絮之才。

                        你知道的,我一向喜欢你笔下的词令。(虽说文无高下,每一篇皆值得歌颂尊重, 但如同人有钟爱,我大抵便似魏翁,同辈芳姝的雅作里只她最心颐)

                        (她道命运无常似乎只能坦然接受,我原想辩驳,可仔细想想,好像也无从辩驳。漫垂下眼梢,复又轻轻抬起)便如韶光短暂,但曾盛放一刻花期,足够了……

                        (绿菊如是,人亦如此。我在最好的年华里,尽兴地爱过一次,足够了)


                        IP属地:湖北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22-02-09 12:4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