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长留吧 关注:14,331贴子:108,178

【原创】君心未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王爷×赎罪质子影卫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2-01-23 23:00回复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2-01-27 17:27
    回复
      文案发不出来,大家可以先去爱发电看看文案,看看自己喜不喜欢这个人设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2-01-27 17:27
      回复
        喜欢


        IP属地:辽宁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2-01-29 17:31
        收起回复
          第一章 背叛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越国摄政王君洛处事不当,使国体受损,今免去摄政王一职,降为洛王,在府中闭门思过一月,罚奉半年,钦此。
          圣旨一出,整个朝堂一片安静,朝上所立之人皆各怀鬼胎。
          有人是为这位摄政王阁下惋惜,大权旁落。
          有人则是幸灾乐祸,毕竟将掌权多年的摄政王拉下马可不容易,失去了权利,再想回来,可就难了。
          唯有立于众大臣前端的男子,面色不改,似乎刚刚的圣旨与自己无关,淡然的下跪,“臣遵旨。”
          这就是越国的摄政王——君洛,即使泰山崩于前,也可泰然处之,有好事人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才是无稽之谈。
          即使权利被夺,君洛也是立于顶峰之人,走出大殿的那一刻,君洛知道,自己以后怕是与政权无缘了,倒是不可惜,反而有一种轻松感,但是想起自己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心里就隐隐作痛。
          “王爷”,君管家只是给王爷行了个礼,就再难说出什么来,王爷被罚的事情,整个府里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一向能说中王爷心事的君管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君洛给了君管家一个眼神,“从今日起,紧闭府门,不见外客,府中众人无命不得外出。”
          “是。”
          君管家其实很想宽慰王爷几句,但是也知道解铃还需系铃人,想起那个小子,君管家也只能叹口气,不是自己能管的啊,按照王爷的命令吩咐下去。
          可不是谁都像君管家一样,第一时间就能知道王爷回来了,影卫之间也总是会说一些悄悄话。
          “那个君羽,也太不知道好歹了,主子对他那么好,他居然偷了主子的令牌,跑了?他居然跑了?”
          听声音就知道是自己那个傻乎乎的影卫——影九,君洛不知为何,不想打断他们,想听听这些影卫的悄悄话。
          不同于刚刚那个稚嫩的声音,这个声音就沉稳许多,“小九,这些话,你今天来来回回说了不少遍了,枉议主子可是大罪。”
          这是影卫目前的第一,影一,按道理,影一该是这一任的影卫统领,可是这个影卫统领的位子,被自己偏心,给了那个叛徒。
          被大哥教训的影九不服气了,话匣子止不住的往外冒,“本来就是嘛,主子对他多好,保护他性命,任命他做了影卫统领,这本来都不该是他的,还带着他同吃同住,要什么给什么,就连机密都对他不设防,简直就像是一个昏。。。”
          “什么人?”
          正在听影九讲话的影一感受到有第三人的喘息声,立刻打断了影九大话,看向身后的茂密树杈。
          君洛在听到自己影卫这些“肺腑之言”时,不小心露出了气息,闲话听不了了,君洛一个闪身,落在地上。
          影一影九也没想到王爷会偷听,也从值守的树上,飞身下去,齐齐下跪,“主子。”
          影九心中大呼,完了,完了,希望主子没有听到太多。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2-04-14 09:23
          回复
            第二章 君羽回来
            君洛却是记着刚刚影九说道一半的,“影九,刚刚要说本王像昏什么?”
            “属下,属下该死”,影卫是不会对自己的主人撒谎的,影九只能请罪。
            一向处事严厉的君洛却只是笑笑,低声嘀咕了一句,就走了。
            留在原地的两人却是一脸错愕,刚刚好像听到了一句,“说的是啊。”
            影九咽了咽口水,“大哥,主人是不是魔怔了?”
            “小九,别胡说,谨言慎行。”
            影一隐隐觉得自家主子和以前不同了,不知是好是坏。
            “殿下,您真要离开?”
            “是,国内祸乱已经平息,这次回国,也算回报了父皇的生养之恩,以后国内诸事,与我再无瓜葛。”
            “殿下,殿下。。。”
            大臣不死心的追着宁羽三殿下的马跑了一段。
            这可是宁国最有能力的皇子啊,陛下重病,大权旁落,国难之际,就是这位三殿下力挽狂澜,巩固了政权,如今深得拥戴,却要回去做一个质子,怎能让宁国的忠臣不痛心啊。
            无论身后有多少荣华等着自己回头,宁羽毫不留恋,因为宁羽明白,能让自己留恋的人,正在越国等着自己的解释。
            求得主子原谅的路定然充满坎坷,但纵然粉身碎骨,这也是自己必须承受的代价。
            快马加鞭,日夜兼程,一路上宁羽不敢有丝毫的停顿,屁股都被磨的不像样子,终于在这日的夜幕降临前,进了越国都城。
            宁羽是易容进城的,城门守卫是难以发现的,但是,王府的影卫在马进入王府所在街巷时,就发现了来人的身份,飞身出来,挡在马前。
            “迂~~”,宁羽拉出了马缰。
            今日值守的正是影六和影九,纵然他们带着面巾,宁羽也瞬间认了出来。
            影卫也发现了此人就是宁羽。
            影九一下就激动了,“你个叛徒,居然还敢出现在王府?”
            宁羽翻身下马,自知理亏,对着两人抱拳拱手,“两位前辈,主子在吗?”
            按照王府影卫的顺序,宁羽这句前辈倒没错,但是之前王爷对待宁羽的态度,影卫都看着呢,见到了都是当作半个主子来行礼的。
            “这句前辈,我们兄弟可不敢当,影卫之中可容不下叛徒”,影九是心直口快的性子,平时也不会如此刻薄,王爷在他心里就是救命恩人一样的存在,对于宁羽,影九是恨不得直接取了他的性命。
            影六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对于宁羽防备与不愿搭理的姿态,和影九是一样的。
            甚至影六还想到,这个越国上下的通缉犯出现在王府,不会是又来害王爷的吧,要是被皇上知道,王爷一定又会被拖累。
            “阁下已不是我王府之人,请速速离开,否则就别怪我兄弟不客气”,影六思索了,还是将这人赶紧赶走的好。
            宁羽知晓这两人不会相信自己,做出束手就擒的姿态,“叛徒君羽想求见主子,若是两位不放心,可以将君羽捆绑起来。”
            “你个害人精,已经害主子被罚了,休想再见主子。”
            主子被罚?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2-04-16 13:15
            回复
              第三章 主子不要自己了?
              宁羽心下又是自责,主子自入朝以来,都是万般尊贵的存在,如今却因为自己被罚,自己真是罪该万死。
              眼前这两人是一定不会让自己进去的,既然已经犯了错,不在乎再多一个,这个主意一打定,宁羽就转身要走,在影六影九放下防备时,一跃而起。
              影六影九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手,赶紧追上。
              宁羽本来是不会武功的,这些武艺都是进入王府后,摄政王教授的,比起从小就接受训练的影卫,逊色很多,被影六影九截在了王爷的书房门外。
              “主子,罪臣君羽求见”,突破防守是不可能了,君羽只能寄希望于自己能够将主子喊出来。
              书房里没有任何回应,影六影九再无顾虑,近身缠斗上君羽,两人一左一右,配合默契。
              君羽一心二用,防住一个防不住另一个,不到半刻钟,手脚都有受伤。
              比身上的伤口更痛的是,主子明明在里面,却没有给自己任何回应,这是要将自己抛弃吗?
              君羽不死心的继续重复。
              “罪臣君羽求见主子。”
              “罪臣君羽求见主子。”
              。。。。。。
              直到影六影九将君羽左右手都控制住,压着他跪在地上,君羽都还在喊。
              影九就是嘴上厉害,心里是个没主意的,压住君羽后,就看向自己的六哥。
              两人眼神交流一番。
              “六哥,怎么办?”
              “要看主子的意思。”
              “可是主子不肯出来,是不是就是不肯相见的意思。”
              “不知道。”
              “那就任由他喊叫?”
              “先押走。”
              两人准备将君羽押走之时,书房的门终于打开了,一袭白衣的君洛从书房中走出来,褪去朝服的君洛,褪去了凌厉的杀气,显得像一个温和的翩翩公子。
              主子一出来,君羽的视线就粘上去了,他知道,主子内心不喜权势,反而向往宁静品和的生活,也曾在两人独处的时候,换上这种平常的素衣。
              那时,君羽是唯一见过主子真实的面孔,但是现在自己弄丢了,弄丢了这种唯一。
              “主子”,影六影九松开君羽,跪下行礼。
              两人心里还有几分忐忑,主子看到自己压着君羽,不会因此受罚吧?
              但事实好像有一点偏差,“你们二人好大的胆子,压下了宁国的三皇子,该当何罪啊?”
              君洛云淡风轻的,没有半分生气的样子,责问的十分敷衍,明显是护着影六两人,宁国三皇子,就不是君羽,不是君洛的人。
              “还不快将三皇子送出府,别让人觉得,我洛王府对他国不满。”
              说话中途,君洛看都没有看宁羽一眼,比陌生人还冷漠。
              宁羽从单膝变为双膝下跪,膝行到君洛面前,“主子。”
              君洛身侧的手握得更紧,语气更加冷漠,“三皇子这句‘主子’,本王当不起,三皇子请离开。”
              宁羽一脸受伤,态度却是很坚决,“主子,小羽不走,主子要打要罚,小羽都认,就是求主子,求主子,不要将小羽赶走。”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2-04-19 22:01
              回复
                第四章 和皇帝做交易
                小羽就是以往君洛对宁羽的称呼,给了他自己的姓,还起了小名,君洛将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君羽,获得的却是无情的背叛。
                宁羽说完后,就一直在地上磕头,每一声都是实实在在的,很快就开始破皮,流血。
                磕破的是宁羽的头,不是君洛的心。
                君洛不耐的说道,“够了,立刻送信进宫,就说宁国皇子不请自来,请圣上定夺。”
                “是”,影六立刻轻功前去传信。
                磕头的宁羽停住了动作,看来主子真的很生气呢,也是,自己是来赎罪的,这一条赎罪的道路就该是用自己的血铺就的。
                宁羽在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被赶走的准备,所以宁羽心中已经有了一个主意。
                “那罪臣先行进宫,等一切安排好后,再来求主人原谅”,宁羽不想再让主人背上一个通敌的罪名。
                君洛巴不得这人早点离开,也不做回应,又回了书房。
                哪怕很丢人,君洛也发现自己,在看到小羽磕的头破血流的时候,心还是软了。
                尽管君洛一直告诉自己,宁羽是叛徒,不能对一个叛徒心软,但是欺骗不了自己的心。
                让宁羽进宫,也是担心宁羽的行踪被人发现,有的是人会抢着杀一个敌国皇子,来抢一份荣华富贵。
                圣上知道后,性质就变成了两国邦交的问题,只要宁羽足够聪明,性命必然是无忧的,毕竟他从王府带走的势力,足以让宁国强大起来,圣上也会忌惮。
                一切都如君洛所料,宁羽的行踪在进入王府后,就被大内密探发现了,圣上也正高兴,可以一鼓作气除君洛而后快。
                没想到洛王府居然派了人来禀告。
                “启禀皇上,宁国三皇子求见陛下,因对王府比较熟悉,所以请王爷代为禀告,王爷还说,带罪之身,不宜接见外客,事发突然,请皇上降罪。”
                一番话说的让人挑不出毛病,皇上也只能大度表示,“洛王有心了,朕允准宁国三皇子觐见,洛王只是顺势而为,没有让本朝失礼,何罪之有?”
                皇上向后一瞥,首领太监高呼,“宣宁国皇子觐见。”
                额头受伤,宁羽只能用易容术加以修饰,让伤口不要显露出来。
                “宁国宁羽见过越国皇上。”
                “皇子免礼,宁国国事初定,三皇子贸然进城,所谓何事啊?”
                今时不同往日,宁国国力渐盛,宁羽也已经不是质子,皇上态度还算和蔼。
                宁羽没有因为皇上和蔼的态度,就暴露出更多的情绪,而是泰然处之,“今日所来,确有一事相求,还望皇上允准。”
                主子说过,当你手里有足够的砝码时,就不要畏惧谈判,要足够淡定,让对方觉得你深不可测。
                “后来呢?”
                君洛一边悠闲的翻书,一边听着宫里传来的消息。
                影六心里想说,主子装的真像,明明书都没有怎么看,就光翻页了,但只是想想,还是认真回话,“后面所有的宫人都出去了,没能听到三皇子所求何事。”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2-04-22 17:44
                回复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2-04-23 14:13
                  回复
                    期待后续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2-04-23 19:02
                    收起回复
                      dd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2-04-23 22:05
                      收起回复
                        催催!


                        IP属地:辽宁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2-04-24 03:24
                        收起回复
                          第六章 住进柴房
                          “是,王爷。”
                          已经看了半天戏的管家,看出了王爷的别扭,看出王爷是想将君羽逼走,但是一番心意,又不能表达出来。
                          将君羽带到了后院柴房,“羽姨娘”,要避开王爷的姓氏,管家只能这么称呼,“这里就是柴房。”
                          君洛治下很严,但是待遇不差,柴房靠近马厩,平日里比较脏乱,所以这柴房周围没有安排下人住,一打开门,扑面而来的灰尘。
                          “咳咳。。咳”,管家被呛到咳了出声。
                          “您先离开吧”,在宁国不受宠的日子,君羽住的冷宫不比这里好上多少。
                          管家将钥匙交给了君羽,“您收好。”
                          君羽将钥匙收好,就开始收拾柴房,这里以后就是自己的房间了。
                          看了一眼自己碍事的大袖子,君羽皱眉,还是影卫服方便,粉红色也很丑,将外袍脱掉,君羽庆幸,还好自己在里面穿了另一套,有束口,感觉手脚都轻快了。
                          没有工具就自己制造,君羽在院子里折了一支树叶茂密的枝叉,掸灰,扫地,将木柴归拢到一起,将刚刚脱下的粉色外袍撕成碎布条,给自己扎了一个简易的床。
                          “王爷,他去院子里折了树枝。”
                          “王爷,他在打扫柴房。”
                          。。。。。。
                          “王爷,他休息了。”
                          每隔一段时间,影卫就会给君洛汇报一下君羽的动作,终于休息了,以前跟在自己身边,君洛没有让他吃多少苦,没想到,他还会这么多生活琐事。
                          影六从王爷脸上得不到任何吩咐,“王爷,明儿还盯吗?”
                          小九已经闹死了,好端端的影卫,干上了盯人的活,而且还是自己最讨厌的人。
                          君洛也很头疼,自己只想将他赶走,怎么如此困难。
                          “不用了”,盯着也没意思,若是他还想做什么,就由着他做,一旦抓住了,将他赶走就是了。
                          “是。”
                          君羽回到王府的第一夜就是在柴房度过的,睡在硌人的柴堆上,君羽心中有的是难得的宁静。
                          第二日一早,君羽早早就到了王爷的卧房外。
                          值守的影一看到人,从树上飞下来,“羽姨娘留步。”
                          这是王爷吩咐的称呼,被和自己一起训练过的影卫,叫出这个称呼,君羽有些别扭。
                          但很快就适应了,“奴是来给王爷请安的。”
                          影一按照规矩办事,“属下去通报一下。”
                          “好。”
                          “王爷,羽姨娘来给您请安。”
                          哪里要影一通报,君洛的五感灵敏,君羽一进院子,就知道了,两人的对话也听的清清楚楚。
                          请安?
                          哪有这么容易?
                          君洛装作还未醒的样子,“让他在门外跪候,本王还要休息。”
                          都是有内力的人,不用影一多此一举的传话,君羽已经在院中端端正正的跪好。
                          王爷没有别的吩咐,影一就飞回暗处值守。
                          一开始只是做个借口,君洛没成想,自己真睡着了,醒来已经是个把时辰之后的事了。
                          “奴给王爷请安”,跪了一个多时辰,见到主子的哪一刻,君羽觉得这跪的真值。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2-04-27 15:51
                          回复
                            第七章 充当桌子
                            君洛似乎很不想看到他,“有什么事?”
                            一盆凉水泼在君羽心里,“无事,想来给王爷请安。”
                            “知道了,回去吧。”
                            “是。”
                            君羽一直在心里默念,能够每天见到一次主子,就可以了,不要奢望太多。
                            准备离开的君羽正好碰上了君洛的膳食。
                            先让丫鬟过去后,君羽又跟在后面。
                            怎么这人又来了?君洛心想。
                            “奴想伺候王爷用膳”,既然是妾室,服侍主君用膳,应该是可以的吧,这就是君羽的小心思。
                            君洛本想直接赶人,想到什么,改变了主意,“本王不缺伺候用膳的丫鬟,倒是缺一张稳重的桌子。”
                            “奴愿意做王爷的桌子。”
                            只要能多陪伴王爷一会儿,就好。
                            “本王今日在院中用膳。”
                            丫鬟端着餐盘跟在王爷身后一起出去,君羽怕王爷晒着,就在树下跪下,准备趴下,后背打平。
                            这傻子还挺能忍,自己说一句,他就摆成了桌子的样子,但是,这还不够啊。
                            君洛嫌弃的一脚踢在君羽的腰间,“这衣服不平整,你想毁了本王的菜吗?”
                            这意思,就是要自己脱衣了?
                            君羽知道,这院子里不止有自己的主子,还有影卫,还有丫鬟,自己现在是王爷的妾室,要是身子被别人看去,王爷以后岂不是更不想见到自己。
                            君羽的犹豫落在君洛眼里,就是不愿意,又踢了一脚,“做不到就滚吧。”
                            别在本王面前摆出一副被欺负惨了的样子,倒胃口。
                            一切顾虑都比不上能够见到主人,君羽动作很快的将上衣全部脱去,重新跪趴好,后背平稳的像一块板。
                            刚刚被踢了两脚的腰间,已经开始青紫,君洛是知道的,君羽体质特殊,极易留下伤疤,平日里从不动手,练武摔伤了,都是君洛给上药,现在身上,却只有君洛踹下的痕迹。
                            看到君羽真的脱光了上身,最生气的还是君洛,真是傻子,自己都没看过几次的身子,就这样被其他人看了。
                            这确实是君洛想多了,丫鬟和影卫哪敢看王爷妾室的身体,早在君羽脱下第一件的时候,就闭上了眼睛。
                            君洛大手一挥,自己的披风就披在了君羽身上,“桌子太难看了,还是加块桌布的好。”
                            此地无银三百两,君洛也不知道自己解释给谁听。
                            君羽内心更不是滋味了,不是主子吩咐自己脱衣服,怎么脱了,又给自己披上披风?
                            常年练武,君羽对自己的身子还是有自信的啊。
                            丫鬟将膳食一道道摆在君羽身上。
                            滚烫的食物,即使隔着碗,还是很烫,君羽忍着后背上的灼热,一动不动。
                            君羽发现君洛没有动筷子,担心一会儿饭菜凉了,“请王爷用膳。”
                            “你是在指使本王?”
                            “奴不敢”,顾忌着身上的菜,君羽不能磕头请罪,只能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诚恳些。
                            “哼”,君洛准备夹菜,却“不小心”碰到了一碗羹汤。
                            冒着热气的羹汤全部洒在了君羽身上,后背的皮一下被烫的很疼,但是君羽没有移动分毫。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2-04-29 21:03
                            回复
                              第八章 出府置办衣裳

                              这不是君洛想要的结果,君洛本想,只要君羽被烫起来,自己就能以无能为借口,将他赶走,没想到,他忍住了。

                              没滋没味的吃完这一顿饭。

                              “王爷的袍子脏了,奴请求帮您洗好,再送回来。”

                              “准了。”

                              君羽不敢裹着主子的衣服在府里行走,穿上自己的上衣,将主人的衣服叠好,才行李离开。

                              全程君洛都看见了,君羽腰侧的青紫和后背通红的烫伤尤其明显。

                              君洛不明白,自己已经赋闲,身上还有什么,是值得君羽如此忍辱来获取的呢?

                              管家来送帖子时,看到的就是正在发呆的王爷,“王爷,这是各府送来的帖子。”

                              “帖子?”

                              自己已经闭门谢客,各府不会如此不懂规矩。

                              “是,是邀请羽姨娘的。”

                              “哼”,看来外界都很好奇自己的这位妾啊。

                              “见不到本王,就准备从他身上探听一些皇上对本王的态度?”

                              “真是愚蠢。”

                              管家听着,觉得王爷是不愿意的,“那老奴都去回绝了。”

                              “等等,既然他们那么好奇,本王也不好藏着掖着,你将帖子送到柴房,告诉他,别丢了王府的面子。”

                              既然在王府吃住,总得处理一些事情,王府可不养闲人。

                              君羽越忍辱负重,君洛就越怀疑他的用心,尤其是他说服皇帝的筹码,自己还没有查到。

                              “是”,管家没想到王爷真的会让羽姨娘去,那些官宦家里的妻妾,都不是省油的灯,一个男妾在其中,可以相见,会受到多少讽刺和刁难。

                              “这是王爷的吩咐?”

                              君羽拿着一打帖子,不确定的向管家询问。

                              管家对于君羽,没有太多的不满,态度一直是客客气气的,“是的,您准备一下,王爷吩咐,不能丢了王府的脸面。”

                              “知道了。”

                              君羽头疼了,王爷的责打为难,自己都是趋之若鹜,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但是这和女人打交道,还是一堆女人,想想就头疼。

                              还不能丢了王府的脸面。

                              看来主子是打定主意,自己处理不好。

                              要让主子觉得自己还是有用的,但是,自己这一身?

                              一身劲装,哪像后院里的人,自己一共就只有两件衣服,一件在身上,另一件就是当天进府穿的粉色长衫,实在是太难看了。

                              摸摸身上的碎银子,君羽飞身穿墙出了府,得去给自己置办两身行头了。

                              君羽没有去向主子汇报,是因为他清楚,主子在他周围安排了影卫,自己的一举一动,主子都了如指掌。

                              “主子,羽姨娘出府了”,君羽一出去,影卫就向君洛汇报了。

                              “知道了”,这就按耐不住了?

                              “继续盯着”,君洛自然的将君羽的擅自出府,当作他是出去与人接头了。

                              君羽来到了京都最大的布料店,想到主子白衣翩翩的样子,定了一套白色羽丝缎和一套淡蓝绸缎的,两套衣服几乎用完了君羽口袋里所剩不多的银子。

                              出了布料店,就闻到了街边小贩所卖的栗子糕的香味,进了王府就没吃东西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2-05-01 17:5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