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水千江月吧 关注:54贴子:3,158
  • 11回复贴,共1

(姐妹情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IP属地:河南1楼2021-12-01 16:57回复
    (正月间,明宫上下自然透着节庆的喜气,可偏有人乐意添晦,为表“关切”,我是该往未央宫走一遭的。)
    (训玉斋三个字悬在殿阁前,一横一竖一撇一捺都透着不合时宜的劲儿,进了屋免了宫婢礼数,冲屋里头“娇花一般的江稚鱼露出颇为和善的笑意,上前挽住人纤细的小臂)
    昨儿听说你身子骨不舒坦,本想同皇上一道来瞧瞧的,可一转念想着,断不能学你这般做个不识趣的人,所以特意等了一夜,专门备了些调理身子的药材过来看你。你瞧瞧,阖宫上下,是不是就属我最疼你了。


    IP属地:河南2楼2021-12-01 17:05
    回复
      (寒冬的正月里,冷意中透露着一丝暖意,未央宫里张灯结彩,正倚着椅背看着桌上摊着那些凌乱的剪纸,就听着门口的声儿,都未来得及反应她便上前挽住我的小臂,笑意有些勉强,却又是装的,瞧着十分不和谐。)
      难为姐姐你一直惦记着,昨儿皇上来过,已经大好了。(看着她这样,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怎么就不识趣了,我还当昨儿姐姐就该跟皇上一起来呢,你怎么就还特意等了一夜?我这未央宫的大门一直都是为姐姐开着的呢?
      (明明知道此刻她正在耍小性子,也不想如她的意,偏生歪头与她对看了一眼,半晌软了语气才道。)就知道姐姐你今天定会来...


      4楼2021-12-02 11:17
      回复


        IP属地:河南6楼2021-12-02 15:14
        回复
          (闻言也没气恼,说来也奇怪,这么些年了,尽管她说的在赤裸难听,自己却都能坦然接受。略一挑眉,坐正身子笑着凝视着她。)
          哪里像姐姐身子这么强健,寒冬腊月的都赶着去御花园,各宫怕是都有姐姐身影了。
          (桌上的红纸还在,剪得稀碎,听她徐徐说着,两旁的丫鬟接了她送来的东西,旋即就吩咐她们道。)荣妃娘娘这日子过来,去安排一下,上些热乎的糖水。(谢氏如今在后宫低位并不低于薛氏,反而,她已是妃位,薛氏却是嫔位,皇上对其宠爱也不减,日常伴驾,赏赐都少不了她一份。而她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有一些不如意,就跑来撒气。)


          7楼2021-12-02 15:24
          回复
            总不能跟你似的,老在屋中闷着。原先就罢了,反正都是小姑娘,沉闷不好与人往来还能算是端静,现如今你是贞妃,别小家子气。
            (说话间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脸侧,令月说我会在江稚鱼这儿吃亏,无外乎就是旁人对我的看法,对她的看法。我这几年“凶”名在外,早已懒得计较,同是宫妃,手中并无权势,也确确实实不能将她如何,思来想去还不如多说两句噎噎她,她不是爱装好脾气,那就给她机会多装装。)
            (皇上昨日会被她请走,来日自然还会有旁人同我争,只是到底我同她原先亲近过,用装病这种不入流的手段太看不起人了。她吩咐人端糖水,我却望着芳岁)
            你去外头瞧瞧,怎的还没送过来。(芳岁出门,回眸再看江稚鱼)早上出门急,临走前吩咐宫人给你熬了一盏补气血的汤药,我问过太医了,身子骨不好的都能喝,不碍事的,算算时间这会儿该送过来了。小鱼儿,你可不能不喝,别浪费了我一番好意。


            IP属地:河南8楼2021-12-02 15:49
            回复


              IP属地:河南9楼2021-12-02 15:50
              回复
                是是是,可不是出去了一趟就受了寒,要是早知道那会儿姐姐与万岁爷在御花园赏梅,我定是要拦了宫人的,不然叫姐姐又误会我,岂不是伤了你我情分。不过,姐姐与我素来要好,自从入了宫,共侍一夫,这更是缘分了。我可真羡慕姐姐你,你瞧你,模样好,家世好,性格嘛,谈不上好,可是就是姐姐这直脾气,也讨人喜欢,阖宫上下,谁不喜欢?我瞧着垂颐馆的令昭仪也常爱去跟姐姐玩。
                (这人呐,就是这样,你喜欢的东西,旁人也惦记了,不管你之后是否喜欢,这心里头总是极其不舒服。谢长缨毫无疑问是讨人喜欢的,处处都能说上一二。可我瞧着她这样,倒有些分不清是我自己生气自己的气,还是生她的气。)
                只要你不下药,再苦我都喝得了。(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汤药这些苦馊馊的东西,自己不算讨厌。稍稍一顿,话题一转。)不过,你这特意赶着来,就是为了这个?你喜欢皇上?不喜欢他来我这儿?


                10楼2021-12-02 16:05
                回复
                  是是,可不是出去了一趟就受了寒,要是早知道那会儿皇上在姐姐那儿用膳,我定是要拦了宫人的,不然叫姐姐又误会我,岂不是伤了你我情分。不过,姐姐与我素来要好,自从入了宫,共侍一夫,这更是缘分了。我可真羡慕姐姐你,你瞧你,模样好,家世好,性格嘛,谈不上好,可是就是姐姐这直脾气,也讨人喜欢,阖宫上下,谁不喜欢?我瞧着垂颐馆的令昭仪也常爱去跟姐姐玩。
                  (这人呐,就是这样,你喜欢的东西,旁人也惦记了,不管你之后是否喜欢,这心里头总是极其不舒服。谢长缨毫无疑问是讨人喜欢的,处处都能说上一二。可我瞧着她这样,倒有些分不清是我自己生气自己的气,还是生她的气。)
                  只要你不下药,再苦我都喝得了。(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汤药这些苦馊馊的东西,自己不算讨厌。稍稍一顿,话题一转。)不过,你这特意赶着来,就是为了这个?你喜欢皇上?不喜欢他来我这儿?


                  11楼2021-12-02 16:08
                  回复
                    (提及阿晒,忽而觉得在江稚鱼这儿你来我往,真不如直接转道去阿晒那儿同她义愤填膺地数落一通。不过她可能会嫌我没出息,这么点事居然都搁在了心上。我总是这样,如若没沾上,即便十足的好也不曾艳羡,可一旦有机会抓在了手里,便只想霸着,谁来分享都会特别不痛快。)
                    (没将她的“好”话听进耳朵里,自然也没接茬,只听后头这话倒是笑了。)被你猜着了,我还真下了药,那你还喝不喝?
                    (说话间芳岁进了屋,食盒揭开里头一盏浅褐色的汤水,亲手自其中取出,还不忘应一应她的问)跟皇上并无关系,只是想来关心你而已,可别把我想深了。(搁在江稚鱼的面前,努了努嘴)喏,喝吧。


                    IP属地:河南12楼2021-12-02 16:24
                    回复
                      (那一句跟皇上无关,听得自己手一抖,那一碗浅褐色的汤水险些洒了,看这碗底还残留了一些渣渣,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心下腹诽了一阵,谢长缨这会儿算是口是心非了,明明与皇帝有关,偏偏不说。还故意拿这汤水来恶心我。到底从小一块儿的情分还在,硬着头皮喝了,看着碗中已空空如也,方才道。)
                      这么盯着我,喝了你该称心如意了吧?这后宫谁不喜欢皇上,你若不喜欢,下回,皇上来你那儿,你都把他往我这儿送吧。我可喜欢的紧。(自己对皇上的感情谈不上爱,可也知道,在这后宫,我也仅仅只能依仗他。)
                      到时候你可别巴巴的又送汤水过来?(眼眸微微一转,戏虐的看向她。)


                      13楼2021-12-02 16:38
                      回复
                        (瞧着江稚鱼将汤水就这般喝下去,有那么一瞬间生出些后悔来,怎么只准备了黄连水呢,倘若真的有味毒,娇花弱柳还不是一样转瞬就枯了。眸色微暗,转瞬即逝,听她说着话也不再恼了,慢悠悠地说道)
                        你知不知道有句话叫做,哑巴吃黄连?
                        (笑意更盛,秾丽的眉眼因着这份笑愈发显得明艳起来)方才还想着一盏黄连水到底对不对你的症,现下瞧,我是挑对了。黄连平心火,你整日闷在未央宫里想东想西难免浮躁,不然怎么会病得这么不是时候。阖宫上下这么多妃嫔,如若谁将皇上请走我都要生回气,那就太蠢了。他不属于任何人,你我都是微不足道的,这点自知之明我有。
                        (语调悠然,缓缓站起身,芳岁在旁收起了那碗盏归于食盒中,居高垂首望着她)但是江稚鱼,旁人都可以,你却不行。至于为什么,你多聪明的一个人,自己好好想想。


                        IP属地:河南14楼2021-12-02 16:5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