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巷笙歌吧 关注:33,920贴子:165,987

【旧巷笙歌】【原创】墟里f/m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同父异母的姐弟,且看余闲如何沦为姐姐余桑的小迷弟,还有些小日常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1-11-18 12:29
    自己站沙发,被删第二次呜呜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1-11-18 12:30
      风吹皱了一池春水,也为这炎热的夏,带来丝丝凉爽。
        余桑靠在椅背上,神色疲惫的吩咐秘书改动接下来的行程。刚刚,她名义上的弟弟的班主任,语重心长的要求她一定要去一下学校,商讨余闲的事。
        老师找过她好几次,可惜之前余桑一直待在国外,这次正好在国内,那就去看看余闲到底干什么了吧。对这位弟弟,余桑仅有的记忆,就是余父余母葬礼上,他哭的双眼通红又满身桀骜的模样。
        那是很久之前了,久的,余桑都差点忘了自己是怎么浑浑噩噩的度过。
        余闲那几年大概也没过得很好。余闲是余父某次一夜情有了的儿子。如果早就知道余闲的存在,余父一定会让他流掉,可惜余闲的母亲瞒的太好了。
        直到她带着出生不到白日的余闲上门,余父才知道余闲的存在。余母当年也是豁达大气,持家有道。虽然生气余父的不作为,可事态僵持,丢的是两个世族的脸,余母索性做了当家的主。
        拿了些钱,打发了余闲的母亲,买断关系,以后毫无关系。毕竟是余家血脉,余母留下了余闲。
        那年余桑还在美国进修,学业繁忙,无暇顾及,听闻此事,心里也没什么波动。她从小就离开家里了,和父母还有感情,但也不是很深。
        余闲这个名字是余母取得,取自“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
        白驹过隙,寸阴是竟,余闲这小孩似乎天生招人喜欢,余母喜欢上了这个可怜的孩子,不是亲生胜似亲生,余闲真的被当做余母的孩子活了好久,好久。直到他们二人双双离世,余闲看着葬礼上两家为了争财产而面目狰狞的人,忽然发现自己没有归属了,他没有家里,没人会像余母那样爱他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1-11-18 12:32
        余桑只来得及见上余母最后一面,那位贤惠端庄的女人,告诉余桑的第一句话是“往后,我们不在了,照顾好余闲,这算妈妈请求你了”或许是养大余闲产生了感情,大概余母真的觉得余闲是她的亲儿吧。
          于是,余桑派人带走了葬礼上一面之缘的孤桀少年,为他在北都这个城市,安排好一切,新的学校,新的同学,新的监护人,新的别墅,新的佣人,一切都是新的,但似乎也是漠视。
          少年无声的反抗,像困兽,充满战意,伤痕累累,每日孤寂的舔舐伤口。
          余闲一直的反抗余桑不是不知道,可她太忙了,无暇顾及余闲,所以曾经乖巧软糯的男孩,变成了另一副样子。
          他们的关系,在0点上沉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1-11-18 12:32
          滴滴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1-11-18 12:34
            有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21-11-18 13:02
              还有人嘛,冒泡泡呗
              明天更第一章,就是姐弟见面,或许能写到挨打哪里哈哈哈哈哈,幸灾乐祸看余闲挨打的亲妈五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1-11-18 20:26
                墟里1
                余桑站在办公室,听着老师又打电话给余桑,嘲讽的顺口说“别忙活了老班,她没空的,我回去给你交一份检讨,几千字都行,这次是我错了……”
                  “别嬉皮笑脸的,等着啊,你姐马上就来。”
                  余闲有点没听清杨鸣说了什么,余桑要来?那个仅仅在葬礼上见过一面的“姐姐”?
                  这么什么,对,这没什么,余闲下意识的想着,却从玻璃上看了看自己,脸上挂了些彩。
                  余桑走进学校里的时候,栀子花的香气正缓缓氤氲开来。姑娘们的笑传进耳朵,间或夹杂着年轻男孩子明朗清爽的话语声。真是充满活力,令人心情大好。余桑的嘴角难得浮现一丝笑容,很快又掩去,抬手理了理衣领。
                  嗒嗒的敲门声一响,教室的两人同时望过来,余闲顿时有点局促,呐呐站直身子。
                  余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儿吓人了,颇感无奈。她自问并不强硬尖酸,但不管学生、同事还是亲戚,在她面前总显得拘谨。
                  余桑不明所以,索性放弃改善。这样挺好,省去许多繁杂关系。
                  “您好,是余闲姐姐吧,我是余闲的班主任杨鸣,三请四请终于是把您请来了。”杨鸣开着玩笑说,现场的气氛有点尴尬,死死的凝结住了。
                  “之前不方便,麻烦老师了,关于余闲的成绩和量化……”余闲依旧低着头,短短的头发黑得不彻底,带点温暖的棕,让人看不清神色。
                  黑棕的短发发尾衬着光洁的后颈,鼻梁映着明亮的阳光,嘴角抿出不大愉快的直线。细边眼镜的镜片后,一道眼尾狭长。
                  余闲没大听杨鸣和余桑说的,左右不过那些事,大概余桑只会觉得自己已经无可救药了。
                  日暮的颜色总是这样的清清冷冷,三分暖意七分寒意。从离开学校,一直到回家,余桑一句话都没说,余闲跟在她身后,不知道该怎么办,像雾失楼台,像月迷津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1-11-19 08:26
                  “不和我解释解释吗?”余桑仰坐在沙发上,整个人好像都被沙发环了下去,只露出头。
                    一寸秋月,千斛明珠未觉多,那双眼睛,如秋水,如寒星,如白水银里养着两丸黑珍珠。直勾勾的看着余闲。
                    余闲挑起嘴角“我该说什么?我已经无可救药了?我烂透了?那你别管我就行啊,现在只不过是因为妈妈生前的嘱托,你才管我,我不用了行吧,老子死门口也不用你收尸。”余闲越说越激动,少年意气淋漓尽致。
                    “这就是你的回答吗?如果是这样,我觉得你冷静冷静再说比较好。”余桑冷不丁的走到余闲身后,一脚踹到膝盖窝,彭的一声,余闲跪下。
                    “***吧。老子都不用你管了。”余闲挣扎着起来,又被一脚踹倒,“好好跪着,起来一次,我踢一次。”余桑踢得好疼,余闲甚至都觉得腿好像被踢断了根本用不上力。
                    余闲和自己较劲,,不看旁边的余桑,不顾自己的身体。
                    他始终维持着没有跪立,而是坐在脚后跟上的姿势。
                    饶是如此,膝盖胫骨仍然很快感到疼痛,不强烈,但使人无法再轻松地思考其它,脑海里盘踞着“变换姿势”的念头。
                    幸好是木地板,余闲深吸一口气,忍着没有动。随着时间的流逝,疼痛无法避免第逐渐加剧,继而开始麻木。余闲无瑕分心,全神贯注于保持静止——任何轻微的挪动,哪怕是重心改变,都会重新唤醒痛觉。
                    余闲猛然回过神,他的身体无可避免地轻微晃动了一下,生硬尖锐的疼痛立刻叫嚣起来,令他皱紧了眉头——余桑注意到了,她愉悦地挑着眉毛,很满意余闲的忍耐度。
                    余闲被罚跪一小时后,等来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我不喜欢罚人跪。”
                    余桑:“所以,以后可要记得及时理我。”
                    说得轻飘飘的,倒像很不情愿。终于被允许动,余桑撑着地面慢慢站起来,伸直双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1-11-19 08:27
                    更了墟里第一章,分两段发出来的,大家都可以看到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1-11-19 08:27
                      有人嘛,留留言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1-11-19 16:2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1-11-19 17: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1-11-19 17: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1-11-19 17:11
                              请叫我没有感情的送花机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1-11-19 1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