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杖尔看南雪吧 关注:135贴子:6,387
  • 8回复贴,共1

第十幕钱圆圆,玉孙神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玉孙神遂将女则修好,由圆圆作为年轻的新女性献给赵暨,并不居功自傲,更让赵暨感到惊喜,令其参与到新女学的讲学中(郑声后续剧本),以看成效,并巩固了圆圆小宠妃的地位。然而在获得了赵暨的信任后,玉孙神却又在课上,明里暗里宣扬一些女子上战场的弊端(比如月事不吉又不方便,与男子成日厮混有伤体统,易以慈掌兵等),确实引起很多低户妃子心忧,生怕女儿嫁不出去,还伤了娘家的名声。【钱圆圆,玉孙神】


IP属地:河南1楼2021-11-17 09:06回复
    永泰朝有一座憾缺坤仪的宋宫。
    所以每年二月十五,官家都会来为我庆贺芳辰,忆畴昔郎情妾意正浓时,这一天是调不尽的蜜油,可如今圆圆、吴氏等人,一根青葱指,两条白雪肘,一年年拖迟了他的龙靴。
    :搁在后宫,就数圆圆家出身最是华贵,性子也教的庄肃,本不会博戏这些。


    今年等到卯时三刻,宫灯初点,他才讪不搭地,凑到圆圆身旁坐下。 芳唇一抿,秀靥便又深三分,忙招呼道。
    :我因说咱们宋朝女子,以灵妍、福慧为尊,又只当您不来了,这才难得放下身段,同我一闹,如今可好,您在侧给孩子一吓,我们又没得乐了。
    两指轻搓着,朝圆圆不动声色地娇睇一眼。


    IP属地:河南2楼2021-11-20 16:21
    回复
      玉娘子昼夜不怠终成硕果,却将新成的几卷女则递到了我的手中。心中谨记她的知遇之恩、提携之情,不敢邀功,只想着如何措辞才能令步履匆匆的官家明白玉娘子的用心与辛劳。
      官家今日来得有些迟,因北地的战事,他最近虽鲜少来后宫,但见礼落座之后却也不忘抬手揉揉我绾好的小髻。向他皱了一下琼鼻,再聆玉娘子之言,连连推辞。
      :“玉娘子可别再说什么华贵庄素。我素日里的顽劣模样,官家和您还不清楚么?”
      座上的人一齐笑起来,官家也跟着舒展了眉颜,见他神思欢愉,因势将新订的女则呈上,整整齐齐的册子尚氤氲着墨香。
      :“玉娘子近日来竟为这几本册子劳神了。昼夜不怠的,叫她吃茶都不愿意来,我看她呀,是想着赶明儿去讲筵所当女夫子呢”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1-11-26 13:50
      回复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1-11-26 13:51
        回复
          我仍旧眯着秾芳的凤眸,掠过她鲜霞的小花髻,眼观鼻鼻观心, 终于在圆圆翩跹的妙语下,轻轻落了声响。
          :妾出身不好,怕修出来的册子不堪卒读,幸而妹妹愿替我校对一二,这才有些成果,如今由你这个钱字牵头,再合适不过了。


          官家自然是有些新奇的,顺着爱不释手的小妃又搭上了女夫子的话。我也凑前捂了捂她的小手,满打满算,圆圆已受幸一年了。而今二月十五,也算她的新日子。
          露出些年长者难得的羞赧,掀起眼皮勾了官家一下,又觑向圆圆。
          :这...我能行吗?


          IP属地:河南5楼2021-11-26 14:22
          回复
            官家翻着新女则,面上浮现出满意的神情,又连连颔首,接上我的话头,叫玉娘子去女学中讲学。玉姐姐的好事,我亦跟着欢喜,殷勤地将一颗红果子喂到圣明的君王嘴边。
            :“娘子这说的是什么话。你若是不行,这册子难不成是天上掉下来么。”
            :“官家,你说是不是?”
            尽享齐人之福的官家在温软的春光中陶陶然点头,笑着勉力了玉娘子几句。亦去回握她的手,偏靥鼓舞她。
            :“娘子放心去讲,有需要圆圆的地方尽管使唤我,我绝不推辞。”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1-11-26 14:49
            回复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1-11-26 14:50
              回复
                眼见二人语短情长,衬着今年二月十五,春意回溯得厉害极了。我本勿须红炉绿蚁暖身,掌中却不断甜醴,愈醉愈饮,愈饮愈醉。
                恍惚间似乎听到去岁弦急的琵琶,是委委诉来的女儿心,也是冷绝忘义的兵戈意。
                :圆圆乐善好施,是难得的洁净人。


                我与官家将她围在怀中,使小娇妃不必再经料峭的穿堂风。
                :最可贵的是,如今在凝和也历练了,以后是个能经事的好手。


                IP属地:河南8楼2021-11-26 15:17
                回复
                  一桩事至此尘埃落地,丝竹再起。猫儿似的在君王臂弯里蹭一蹭,眼眸里仍是他中意的那一点纯稚与娇气。
                  :“官家千万别信,我可掌不了事,一看册子就头疼!”
                  虽唤作圆圆,但由家族的兴衰中望见了“水满则溢,月盈则亏”。眼下得偿所愿,日子顺遂,兄长也因玉娘子的帮衬娶到了他心爱的娘子。已没有什么更多的奢望了。
                  况且我也明白顺遂无虞的日子都是从哪里来的。已在去岁的今日对不起她一次,不能再让她失落第二回。
                  饮罢一盏荔枝水,将柔荑自男人的宽掌中抽出,起身辞去。
                  :“近些日子天天被玉娘子捉来校书,您上回要的桃花,我还没画完呢。再不赶赶,眼见着榴花都要开了!”
                  望一望殿上的玉娘子,向她粲然一笑。伴着凝和殿中不歇的管弦,画我的桃花去了。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1-11-26 18:0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