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杖尔看南雪吧 关注:135贴子:6,387
  • 6回复贴,共1

第九幕郑无思,玉孙神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赵暨派人调查此事,发现药剂局声称为皇嗣打仗新制的药,说是以名贵燕窝为主,但是却多以燕条燕角以次充好,赵暨重整药剂局,并派玉氏子侄重赴前线,以及加强对公主出征各方面的排查,玉孙神心神暂稳。【郑无思,玉孙神】


IP属地:河南1楼2021-11-17 09:06回复
    药剂局的勾当已查得七七八八,很有效验了,可我近些年疑心颇重,总怕底下人混唚了去,害我渐失帝心。
    索性察三访四,到处都寻些话来,总能囫囵拼出个章法。
    :这事你也从头到尾都经历了...


    那日为她舀汤的玉碟,我已用得不耐烦,索性撒一些谷食,安置在金丝笼中喂起了鹦鹉。
    扬起帕子,沾了沾嘴角,垂眸细问。
    :如今是个什么光景?


    IP属地:河南2楼2021-11-26 14:07
    回复
      药剂局的事其实并不难查,一番核对探查下来,很快水落石出,捞出好些个中饱私囊的“大鱼”。
      :“如今官家已下旨整顿药剂局,裁办了局中不少贪腐之人。”
      药之一事,尤其是这些温和的补品,品级降一等,制成了药便“死无对证”,疗效上一时也难以觉察,想要动手脚再容易不过。
      :“别说药剂局,就是在司药司中,以次充好这样的事从前有也不少。”
      蓦地想到施司药,还是咽下了未出口的半句——现在自然也有。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1-11-26 14:34
      回复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1-11-26 14:35
        回复
          光斑落在盘中,又觉得没甚意思,竹签点了点鹦鹉的红喙,伴着喳喳的叫声,和缓地续道。
          :当年是我看走眼,只当你有郑妃庇护,合该走得圆满,不想处处有腌臜,好些连我也听到了一嘴。旁支、寒门总是多些不易,所以万望你体谅,我身处椒闼,又是何等艰难。


          鹦鹉前头不敢言,艰难二字算是最后的吐哺,赵饮舟之事,我冤也不冤;便如这四方的椒闼,大也不大。里头满载的黑白对错,善恶妍媸,能厘清、道尽的又有几人呢。
          我踱下丹墀,轻轻拍过她稚软的肩头。
          :我的子侄光宗也会随军从征,你伺候帝姬在侧,帮我护好她们。


          IP属地:河南5楼2021-11-26 14:50
          回复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1-11-26 15:30
            回复
              虎皮鹦鹉的黑瞳骤然收紧,扭头觑向灰簌簌的庑殿顶上啄羽的小雀。它也跃跃欲试,挣开了退化的翠翅,象征性地扑棱起来。
              :你们啊,总是不听话,说不清楚为了什么,还总铆足了劲儿去撞南墙。


              削葱指拈起袖口一根华艳又纤软的尾毛,往阶下一抛,它便悠悠荡荡,左一下右一下,到底是落地了。
              :后来想想,我幼居潮州也是不认命,也就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赵饮苒可以磕得头破血流,但她必须活着回来,好吗?


              IP属地:河南8楼2021-11-26 15:4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