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塔健康吧 关注:48贴子:1,547
  • 0回复贴,共1

卡马替尼成功克服了Tepotinib引起的无法耐受的外周水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2021年10月25日,《胸腺癌》期刊报告了一例Tepotinib引起的无法忍受的外周水肿的案例,通过改用卡马替尼成功克服了外周水肿后,继续使用 MET 抑制剂。


此前,在2020年5月和2021年2月,卡马替尼和Tepotinib已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用于治疗存在间充质上皮细胞转化(MET)外显子14跳跃突变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


外周水肿是卡马替尼和Tepotinib的特征性毒性反应,任何级别的发生率大约50%,3级或更高级别的发生率为7%~11%。


这是首个关于两种MET抑制剂对外周水肿发展有不同影响的报告,并且MET抑制剂可以通过转换这些药物继续使用。


案例分析


一名72岁男性,无吸烟史,有高血压及糖尿病病史,4年前行左下肺叶切除术,诊断为肺腺癌,病理T2aN2M0。确诊后,患者随后接受了辅助化疗。


基因检测结果显示,未检测到EGFR突变、ALK和ROS1融合,PD-L1肿瘤比例评分(TPS)为60%。


1年半后,多发性脑、肺转移灶复发。患者接受了全身治疗,方案如下:一线keytruda(帕博利珠单抗),二线贝伐珠单抗+顺铂+培美曲塞,三线雷莫芦单抗+多西他赛治疗。


此时,在之前的手术标本中检测到剪接受体位点MET C .3028 + 2t > C突变。之后,患者接受了起始剂量为500mg的Tepotinib治疗。然而,在治疗2周内,四肢出现3级水肿。


尽管使用了利尿剂,但从大腿到足背的水肿很严重,踝关节的活动范围受到严重限制,步态也出现障碍。


停用 Tepotinib 2周后,水肿改善,随即接受Tepotinib 250 mg治疗。然而,3级水肿再次发生,还观察到手指甲骨溶解。


虽然改为每隔1天给药250mg,水肿仍继续恶化。此时,患者要求停用Tepotinib。因此,在Tepotinib给药151天后决定改用卡马替尼。


图注:口服Tepotinib和卡马替尼的临床病程、基于CTCAE v.5.0的外周水肿分级和血清肌酐水平的变化。底部显示了开始口服Tepotinib的天数。


卡马替尼起始剂量为400 mg,后续剂量减少;然而,水肿并没有减轻。开始加大剂量到600mg,导致血清肌酐升高(2级)。此后,剂量减少到400mg。


患者继续服用400mg卡马替尼约100天后,水肿消失,并且肿瘤也得到很好的控制。


图注:(a)小腿周围水肿,袜子上有明显痕迹,足背水肿,踝关节活动受限,手指甲松。(b)在卡马替尼治疗期间,Tepotinib治疗期间导致的小腿外周水肿得到改善。


图注:采用MET TKI前的一系列胸部CT图像显示多发性肺转移灶(白色箭头),Tepotinib治疗使得这些转移灶缩小,在卡马替尼治疗期间维持了这种缩小。


讨论


卡马替尼和Tepotinib诱导的外周水肿可能是由于抑制MET信号通路所致。使用抗体药物以及抑制MET通路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也报告了相同的外周水肿不良反应。


药物诱导的外周水肿被描述为非炎症性水肿,有四种机制:毛细血管前细动脉血管扩张(血管扩张性水肿)、钠/水潴留(肾水肿)、淋巴功能不全(淋巴水肿)和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加(渗透性水肿)。


治疗水肿的主要方法是使用利尿剂或停止使用病原体,但正如本例所示,使用利尿剂可能并不有效。渗透性水肿主要发生在小腿,在本文报道的病例中,患者因水肿而无法穿鞋,因背屈而不能骑自行车。这是他日常生活的一个主要障碍。因此,MET-TKI不得不停用。


总之,MET-TKIs对于MET外显子14跳跃突变的NSCLC患者是一种有前景的治疗方法,但与这些药物相关的外周水肿是一种常见的、有时难以控制的不良反应。目前,临床上可用的两种MET-TKIs可能对在出现不可忍受的水肿时继续使用MET-TKIs具有重要意义,如本例所示。


【重要提示】本公号【家属说】文章信息仅供参考,具体治疗谨遵医嘱!


回复
1楼2021-10-26 1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