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塔健康吧 关注:48贴子:1,555
  • 0回复贴,共1

肺癌伴脑转移患者化疗失败后接受布加替尼治疗的疗效如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肺鳞状细胞癌(SqCC,肺鳞癌)合并间变淋巴瘤激酶(ALK)重排的报道非常罕见。虽然有报道称ALK抑制剂对晚期ALK阳性肺腺癌患者的临床结果有显著改善,但关于这种治疗ALK阳性肺鳞癌的疗效的数据缺乏。


2021年10月13日,《胸腺癌》期刊报告了一个被诊断为 ALK 阳性肺鳞状细胞癌伴脑转移的患者对布加替尼反应良好。


商品名:Alunbrig
通用名:布加替尼(Brigatinib)
靶点:ALK、EGFR
美国首次获批:2017年4月
中国首次获批:未获批
获批适应症:克唑替尼不耐受或用药后疾病进展的ALK阳性转移性NSCLC、一线治疗ALK阳性的NSCLC
推荐剂量:初始剂量:前7天每天口服90mg。如果在前7天内耐受初始剂量,则每天口服一次,剂量增加至180mg。空腹或随餐均可。


案例分析


2016年6月,一名49岁的无吸烟史的中国女性,因胸部压抑、咳嗽严重入院就诊。


胸部计算机断层扫描(CT)发现一原发性病变,大小为7.8 x 6.5 cm,位于左上肺叶,伴同侧肺门和纵隔淋巴结肿大,左侧胸腔积液和心包积液。


图注:患者原发性肺肿瘤病灶的CT图像(a)化疗前(2016年8月),(b)化疗耐药(2016年10月),(c) 布加替尼缓解(2017年7月),(d) 布加替尼耐药(2017年10月)。红色箭头表示肺部病变。


锁骨上淋巴结活检病理检查显示典型的鳞状细胞癌细胞形态。免疫组化(IHC)分析显示肿瘤细胞高分子量细胞角蛋白(CKH)阳性。


考虑到活检标本和从不吸烟的状态,要求进行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和ALK检测。未检测到EGFR突变,幸运的是,荧光原位杂化(FISH)数据显示ALK重排。重排阳性细胞率为26.0%。根据这些数据,该患者被诊断为ALK阳性肺鳞癌(cT4N3M0)。


考虑到肺鳞癌标准一线治疗仍为铂为主的双药化疗,同时通过小活检标本对该患者进行ALK重排。因此,患者最初接受吉西他滨加卡铂作为一线化疗。经过4个疗程的化疗后,随访CT扫描显示原发病灶(7.8 x 6.5 cm→5.2 x 4.2 cm)稳定的疾病应答(SD)。


但患者因骨髓抑制、疲劳、恶心等不良反应,5个疗程后拒绝化疗。1月后患者出现意识障碍,脑MRI显示多发脑转移灶(左丘脑肿块0.7 x 0.8 cm,额叶病变0.4 x 0.8 cm)。因此,患者需要二线治疗。


2016年11月,考虑到ALK基因重排的存在,患者接受克唑替尼作为二线治疗。


治疗一天后,由于严重恶心,患者由克唑替尼改为布加替尼90mg。布加替尼治疗1周后,中枢神经系统症状意外消失,患者未出现任何不良事件。因此,布加替尼增加到180mg。1个月后,连续CT扫描显示原发病灶明显缩小(5.2×4.2 cm→2.0×1.0 cm),脑转移灶稳定。


2017年7月,CT扫描复查肺和脑转移灶显示病情稳定(SD)。而且,副作用是可以忍受的。


布加替尼治疗持续了3个月,但在2017年10月,CT扫描再次评估显示肺部病变进展和新的转移性脑损伤。


图注:患者转移性脑肿瘤病变的磁共振成像(MRI) (a)布加替尼治疗前(2016年11月),(b)布加替尼缓解(2017年7月),(c)布加替尼耐药(2017年10月)。红色箭头表示脑损伤。


行CT引导下经皮经胸肺活检,组织学和免疫组化证实为鳞癌诊断。活检组织免疫组化分析显示肿瘤细胞P40和细胞角蛋白(CK)阳性、CD56和甲状腺转录因子-1(TTF-1)阴性;Ki-67阳性率约为30%。ALK在本例中强烈表达。


图注:CT引导下经皮肺活检和免疫组化分析(2017年11月):P40(+), CK(+), CD56(−),TTF-1(−),Ki-67 (30%+), ALK (3+)。


下一代测序(NGS)包括56个与肺癌高度相关的基因突变、重排、拷贝数变化或单核苷酸多态性,显示EMLA4-ALK易位丰度为7.28%。


由于肿瘤进展,患者改为化疗(多西他赛75 mg/m^2,每21天为一周期)。不幸的是,肿瘤仍在恶化。


2018年1月,患者呼吸困难迅速恶化,并开始接受最佳支持性护理。1个月后,病人去世了。


结论


该案例是首次报道布加替尼对ALK阳性肺鳞癌具有良好的抗肿瘤作用。本案例的患者无进展生存期(PFS)大于11个月,副作用可耐受。


综上所述,ALK抑制剂可能是ALK阳性肺鳞癌患者最合适的治疗方法之一,特别是ALK IHC阳性且FISH检测证实肿瘤核高发的患者。


【重要提示】本公号【家属说】文章信息仅供参考,具体治疗谨遵医嘱!


回复
1楼2021-10-15 1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