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杖尔看南雪吧 关注:135贴子:6,387
  • 8回复贴,共1
饮涧


IP属地:河南1楼2021-10-14 20:48回复
    打着扇,择一篁径穿过,正见一个粉袄蓝衫的丫头,坐在假石上,晃着腿啃着小糕。
    :背着身吃什么呢?闻着蜜滋滋的...


    抬起扇面,在她的总角上一拍,掐腰唬道。
    :牙婆婆最讨厌吃甜吃太多的小孩子了,小心今晚把你的小牙都收回去。


    IP属地:河南2楼2021-10-15 00:28
    回复
      (站看着十七姊姊作了半天的画,及待她收笔离开,只觉腹中空空。扫了眼案上漆盘中剩下的甜糕碎末,又瘪着嘴抬手摸了摸似乎已凹了下去的小肚子,委委屈屈的央着沉月替我去寻了些吃食来。)
      (未曾想,竟是滴酥鲍螺。生怕旁人见了,要分一半走,便藏在了袖里偷跑到幽径去吃。偏是不巧,刚咬了一口,就听身后声起,继而是轻轻一记拍,不偏不倚,正落在总角之上。不用去看,也知是谁。)
      “定娘子安。”
      (转身见她,老实问安。手一伸,将裹着鲍螺的锦帕摊在手心,笑道。)
      “那娘子可要来一口?牙婆婆总凶不过娘子,不会来收娘子牙的。”


      3楼2021-10-15 01:37
      回复
        葱指覆上,点了点她光洁的螓首。

        :才见你贼溜地走了,便觉得蹊跷,果然是干坏事!
        想起老三因画作而擢晋恩和,语首话梢都铺满了喜幸,比自己个儿风光可快活多了。故而厉声却弯眉道。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凶的!你且说来听听!


        IP属地:河南4楼2021-10-15 10:38
        回复
          (难怪幽径偶遇,教她撞了个正着。不想竟是防着了那能吃空小山的胖团子,没防住在旁盯着十七姊的眼睛,也会移到我身上,瞧见我偷摸着离开的模样。)
          “只怪滴酥鲍螺太香,留在那头,怕是只能吃上一口。难道娘子不也是闻着香寻来的?唔,现下倒是还够两人分着吃呢,您真的不来一块嘛。”
          (这伸了半天,也没见她接,又轻轻晃了晃,想让酥油的香散的更多些,钻进她的鼻尖里去。拿闲着的手摸了摸被她点过的额间,再摸了摸适才教她拍过的发髻,瞧着她似乎心情尚佳,于是大着胆子,说与她听。)
          “哪只眼睛都瞧见啦,定娘子拿扇拍我髻,又拿牙婆婆唬我呢。姐姐就算再生气,也从来同我动手的。”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21-10-15 11:50
          回复
            掩面弯腰,故作矜持地挑拣了一番,来来回回磨叽道。
            :我还要练舞呢,怎么能贪嘴?


            将她的小手往回一推,想起群玉殿才选来的敬才人。她虽家世不显,想来也有一番自得的春情,勾得官家爱不释手,这才得了个极尊肃的敕号。
            :你姐姐就是太优柔了,才纵得你吃成个小猪仔,看以后谁会要你!


            IP属地:河南6楼2021-10-15 12:58
            回复
              (瞧她弯腰掩面凑近来,对着锦帕上的鲍螺挑挑捡捡又半天,我还当是她想挑一块最小的解解馋。结果,竟给全然推了回来。得,也算是白举这半天了。)
              “不吃东西可没有力气练舞呀。舞能天天练,可这么香的滴酥鲍螺,错过了可就没了呀。真可惜,娘子不赏光,那就都是我的啦。”
              (侧身半旋,顺势将锦帕置在身旁的假石上,挑了块最大的,啊呜咬了一大口。刚嚼上两口,就听她说姐姐纵我纵成了只小猪仔。低头看了看自己,唔了一声。)
              “要是我这般都叫小猪仔了,那濯哥可就是大猪仔了?娘子说我姐姐优柔,那娘子对濯哥也挺优柔的吧。推己及人,是这般用的嘛。”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21-10-15 17:40
              回复
                7
                闻言只得拉着她的膀子,又拨拉拨拉,抢了一半多过来。
                :你消停些吧,如今是晚春了,牙疼好得慢,夏日里吃不了冰汤,看你怎么活。


                掏出一方干净的胭脂帕,胡乱扫了扫她的嘴角。
                :你哥哥玉树临风,怎么会像你这么不节制,何况我调教得好,也是你比不上的。


                IP属地:河南8楼2021-10-15 19:09
                回复
                  (她动作飞快,都不等我反应过来,锦帕上的鲍螺已少了大半,嘴边的碎屑也被扫去了大半。愣着看了看锦帕,又抬手摸了摸嘴角,抬眼再看她,弯着眼笑。)
                  “有娘子在,牙婆婆避的远远的,才不敢来欺负我呢。夏日的冰汤,肯定少不了。”
                  (仰而望她,在这昏光竹林里,定娘子的美,仍有夺目之耀眼。虽说她凶,心倒是不坏,难怪十七姊姊这般喜欢她。刚想应她后话,但听远处沉月的唤声,是适才约好的暗号。)
                  “是呢是呢,濯哥在娘子心里,是我比不上的宝。我姐姐好像在寻我了,娘子且记得要尝啊。”
                  (麻溜的从假石上跳下,一把抓走了锦帕,朝她行过礼后,小跑着去寻沉月了。)


                  IP属地:浙江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21-10-16 18:2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