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于v家世界吧 关注:283贴子:134,203

怪物被杀就会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如此,自那之后,他的身体素质似乎开始越来越好,【如今甚至已经变强到他自己都有点害怕的程度】。
加个简单易懂的比方:【如今的苏昼,可以空手握碎筒子骨,吃螃蟹和龙虾不需要钳子,只需要手指一捏,便能将厚实的甲壳捏碎】!
世界顶级运动员百米跑可以进入十秒,【而并没有受过正规训练的苏昼私下测试,却可以跑进11秒内,是国家一级运动员水准】!
【而其他的种种举重,耐力,游泳,肺活量,种种肉体指标,都全方位接近运动员,甚至在一些特殊方面,还尤有胜之】。
【偶尔能看见幽魂,身体素质超乎寻常,但还未超越人类极限……苏昼将如今这种状态的自己,称之为‘准超能者’】。
对于如此无耻的苏昼,以及那阳光开朗的笑容,邵启明实在是忍无可忍,随手掏出一个水壶,用力朝着对方的脸丢过去。
这水壶分量不轻,【即便是邵启明身体不好,力量不大,落下的时候也带出些许风声,倘若砸在地上,定能将松散的泥土砸出小坑】。
但对此,苏昼却不慌不忙,【他只是轻描淡写的抬起右手,竖起食指,然后轻轻一点——就像是电影特效那般,原本带着弧线飞出的沉重水壶,在接触苏昼手指的瞬间停在半空,仿佛失去所有的动量】。
而随后,苏昼手掌一翻,那圆形的黑色军用水壶便落在掌中,直接被他收下。


回复
1楼2021-10-11 08:32
    “……你这身体素质和反应力越来越夸张,唉……我也想要呀。”
    苏昼身材匀称,看不出多少肌肉,但是他却很清楚,在那看似普通匀称的外表下,【是远超寻常人的肌肉密度,机械一般的精密控制力,以及如同豹子一般凶猛的爆发力】。
    曾经,有校外小流氓想要找家里有钱身体病弱的自己麻烦,结果苏昼出手,【轻松就扫平了七八个流氓联手。而来了更多流氓后,苏昼便表情淡漠的让他先回家,自己一个人对上了几个面包车的混混】。
    那时,邵启明一躲起来,就立刻准备报警通知家长——苏昼的父亲就是巡捕——可就在他终于找到公用电话机,正要报警前,苏昼就已经解决掉了所有人,一脸若无其事,甚至可以说是‘漠然’的表情,带他回了家。
    那时苏昼甚至衣服都没有弄脏!
    邵启明很清楚,自己的这位朋友,虽然学习成绩一般,【但倘若在古代,毫无疑问是战场百人敌,甚至学校导师中,也有不少人劝苏昼去尝试体育特长生这条道,以他的天赋,无论是格斗还是体能运动,定能在国家级比赛中夺取优胜】。


    回复
    2楼2021-10-11 08:35
      苏昼的视线越过邵启明,凝视着街道一角,他能看见,有一道黯色的影子在小镇小巷中一闪而过,其形有点像是蛇,又有点像是人,【随之而来的,便是阵阵被苏昼称之为‘灵音’,足以令普通人头晕脑胀的声音】。
      奇形怪状的黯影出现并不奇怪,但大白天能看见就很罕见,至于灵音,一开始或许还有点烦躁,但听了十年,他早已习惯,现在再怎么令人心惊胆战,头晕目眩的声音,对他来说都和下雨声一样可以忽略。
      与此同时,哥昂也抬起手,十根手指没有骨头般,如同蛇一样纠缠在一起,做出一个无比古怪,也异常神圣的‘秘印’,他口中念念有词,发出之前和催眠众人的‘灵音’极其类似的声音,整个结印的手掌都开始发光。
      就在大巴将要撞在原始密林上的瞬间,随着哥昂结印,淡绿色的光芒扩散,一层层波光粼粼的幻光开始在半空浮现,而原本的密林景象就如同水波一般晃动,将整个旅游大巴彻底的吞没,消失不见
      这一片区域的密林,赫然只是幻象!
      引擎轰鸣,大巴加速,跃入幻象,而车轮接触的也并非是松软的泥土,是压实的砂石路!
      这里本就是人烟稀少的旅游路线,伪装成密林的幻象内同样有法术陷阱,需要特定的印法才能解开,坐车来往的旅客一目扫过,根本发现不了,本地人同样很少于此行走,也不会贸然进入不熟悉的原始森林,更不可能发现这一点。
      大巴在砂石路上急行,哪怕是铺路的人早有准备,在离开公路的时候仍会颠簸。
      但,不管再怎么颠簸,三十五位乘客,却没有一个醒来。
      无论是老人幼童,男人女人,所有人都在座位上,眉头紧皱,似乎沉浸在一个不怎么美好的梦中。
      吞入大巴后,密林幻象表层光芒波动,很快就恢复正常。
      轰!一瞬间,绿光炽然,被按住头的男人猛地睁开双眼,嘴巴大开,发出无声的惨叫——他的肉体还想要挣扎,双手双脚都在不断挥动,可在哥昂的压制下,这反抗越来越弱,直至于无。


      回复
      3楼2021-10-11 08:35
        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响起,能看见,一丝丝白色雾气一般的光,正从男人的七窍中流出,最后全部汇聚在哥昂手心,转换为绿色的灵光。
        而这个男人的精神也彻底死去,他两眼翻白,口角流涎,虽然肉体还有本能的呼吸,但只是活着的肉块。
        对此,哥昂目光漠然,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轻嘿一声,他将灵光一口吞下,便再次精神焕发,满意的点头自语。
        “一份人魂差不多就够了。”
        无比危险的预警正在心中大响——而意动身动,他右手直接蠕动结印,有淡绿色的光芒浮现,左手抬起,准备肘击身后,身体也同时在如同蛇一般不停的扭动,要挣开这条胳膊。
        一瞬间,如同雷霆一般的精神冲击,就这样顺印法而诞,朝着身后之人冲击而去!
        组织传承的秘法,模拟幽魂之音而创的秘术,【‘惊魂术·蛇吻’足以在瞬息间令一个成年健壮男子直接昏迷,甚至遭受不可恢复的灵魂重创】!
        没有防备的灵魂挨上这么一下,就像是被一条毒蛇朝着指甲缝里塞进了一根充满腐蚀剧毒的毒牙!剧痛之余,还能腐蚀身心!
        哥昂很确定,【即便是组织中少见的‘觉醒者’,也很难硬吃这么一击】!
        但很明显,这痛苦中蕴含的情感惊怒大过恐惧——手臂主人的动作也只迟缓了不到半秒,然后便继续以比之前更加迅猛的速度收拢发力!
        被结实的手臂用力勒住脖颈,逼出一口气,一系列动作流畅的像是演练过,就在哥昂心中匪夷所思地狂呼‘这不可能!’时,那条胳膊便轻快且有力地卡在他的下巴之下,坚硬的肌肉鼓起!
        这爆发肌肉带来的力量,将哥昂最后的反抗也击溃,呼吸被强迫禁止,令他眼珠暴起,舌头吐出。
        而这手臂猛地发力上抬,登时令这位伪装成导游的神秘组织高层脑袋后仰,被迫抬头,然后,【肩部手肘用力,猛地一扭一拧】——
        正准备叫喊,右手同样在变幻第二个印法的哥昂整个人便软了下来。
        ——哪来的……觉醒……者……


        回复
        4楼2021-10-11 08:36
          掸国导游口中发出肺腔出气被血堵住的呵呵声,原本精明的双目此刻失神黯淡,【脑袋一百八十度的转了过来】。
          【他的寰椎已经碎掉,神经和气管都被自己的椎骨撕裂,头就像是坏掉的玩偶一般耷拉着】,人自然是死的不能更死。
          毕竟脖子都被扭成这样,哪怕是有惊天秘术,此时恐怕也用不出半点。
          下巴遭受猛击,哪怕是拳击手挨了这么一脚都要断线昏迷,貌巴不过是受过一定锻炼的普通人,自然是当场休克,昏迷在地不知死活。
          然后,他松开手,让导游的尸体倒在地上。苏昼尽可能的深呼吸,定了定神,将自己已经有点带重影,就像是出了BUG的游戏一样的视角恢复正常。
          片刻后,重影消散,最初的痛感也弱化。当然,苏昼仍然感觉头有点晕。怎么说?有点像是初三中考那次,他几天没睡觉疯狂突击复习背重点的感觉,眉心与脑海深处更是微微刺痛。
          如此说着,苏昼向前一步,干脆利落的一脚,踩断了司机貌巴的脖子。他语气平静的近乎冷酷:“杀人偿命,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
          他高中二年,每天只睡五小时,平日早就养成习惯,在白天的时候,除非面前出现一整本高数习题,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有半点困意,怎么可能大中午的吃完饭就想睡。
          而且那个奇异的声音,和自己平时偶尔能听见的,种种由各种鬼影发出的灵音很像……但是,和那些幽魂发出的,让人感到烦躁恐惧,忍不住心慌发寒的声音不同,这声音带着一丝奇异的神圣,似乎就是专门用来诱人入眠。
          “如果不是听了十年,恐怕就栽了。”
          已经死掉的导游男,之前在讲解景点和反抗他的时候,用出的‘神秘力量’,那种真正的‘法术’,真的是非常神秘,居然可以吞人生魂,冲击精神。
          对方安魂密咒并非绝对,自己之外,一些精神比较好的人估计也能抵抗得住,至少不会睡的那么深,路上颠簸一会便醒了。
          可倘若之前喝的茶水里面也含有安眠成分的话,那几乎可以确保任何普通人都会百分之百中招,几近万无一失。苏昼此时庆幸那时自己真的不渴,水壶中的凉茶一点都未动过,不然的话,现在恐怕还是任人宰割的死猪。


          回复
          5楼2021-10-11 08:36
            深深的看了眼眼前眉头紧皱,似乎陷入噩梦的挚友,苏昼立刻打开车窗,整个人就如同猫一般无声窜出,他没有迟疑,整个人急速狂奔,化作一道深色的影子,没入森林中。
            就像是武侠电影一般,有一定反侦察技巧的苏昼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他只踩踏道路上的砂石,不触碰半点草木。跑出一段距离后,苏昼脚底用力,如猫一般跃起,躲在一颗树冠极其茂密的大树上】。
            这影子悄无声息,就像是幻觉,【但却比疾风还快】,然后就这样,他尾随那些运载人的车辆尾迹而去。
            茂密的植被与高耸的山岩层峦叠嶂,形成覆盖整个山体的原始密林,小片矮小墨绿的灌木如同巨蟒的鳞片那样,叠生于颗颗古木间——这些浓密的绿,令这位于两国边境间的山岭,看上去简直就像是某个巨大生物的部分躯体。
            而在就在密林的某一处不起眼的角落,一座小山的脚底,能看见一个隐藏在阴影与山岩中的洞窟。
            这洞窟不大,高约四米,长近五米,就像是个方方正正的门,肯定经过人为扩大,甚至还能看见,洞窟深处还有昏暗的矿道灯闪烁,道路也平坦通畅。
            察觉到顶上风声突兀变大,白人守卫本能的抬起头——但下一瞬,伴随着一个急速放大的拳头印在他鼻梁上,他便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直接两眼一黑。
            而此时,黑色的影子已经落下,【在白人守卫还未倒下时,他又是两击手刀,连续击打在其耳根与太阳穴处,力道极大,打的守卫直接平衡失常,天地倒转,察觉的时候,人已经和地面面对面接触,彻底昏死】。
            黑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在他的感知下,就是一阵风声后,那之前和自己聊天的家伙就被一道黑影打趴下,而就在与那黑影的双眼对视的瞬间,黑影已经跃起,直接朝他全力扑来,一脚踢出。
            可黑影的速度更快——或者说,早就在展开攻击之前,他便已经想好了所有的应对措施。
            只见【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头带着凄厉的风声飞来,它准确的击中黑人守卫持枪的手指,力度之大,直接将除却大拇指之外的四根手指砸的弯曲骨折】,突兀的痛感和无力感令人痛不欲生,让守卫下意识的就松开手。


            回复
            6楼2021-10-11 08:36
              就在这一瞬间,苏昼同样一声断喝,他脚下发力而起,便将一具具尸体踢的飞腾,朝着苏克拉扑去——他刚才不断退避,并不是为了逃跑,而是为了寻找一个恰当的区域和机会!
              一具具沉重的尸体被踢飞,朝着苏克拉扑去,就像是被掀起的桌子一样挡住视线,竺国人目光一凝,他手臂挥动,将一具尸体从中斩断,又将另外一具尸体拍开,银色的锋刃之光携带疾风闪过,将同时扑来的两具尸体横着切开——即便以他的力量,此时也接近力竭,但还有一具尸体被苏昼踩的立起,朝着自己扑来。
              连续三枪打出,分别击中苏克拉的左肩窝,脖子还有口腔,将他的牙齿连带上颚打的粉碎,血肉模糊。受这样的三枪,即便是苏克拉这样初步觉醒的灵武修行者也必死无疑。
              一切都发生在数秒内,直到这个时候,苏昼被苏克拉斩断的左手才打着旋,从空中跌落地面,而这个时候双方局势已经发生逆转,即便是有着超越一般人的生命力,此时此刻还在地上挣扎,想要站起,但苏克拉毫无疑问,已经彻底失去胜机。
              口中吐出模模糊糊,携裹刺骨怨恨的音节,此时,苏克拉的生命的的确确正在飞速逝去——能看见,这身材高大的竺国男子身躯上开始出现片片蛇鳞,然后蛇鳞脱落,在地上化作飞灰。
              而苏克拉的双目也隐约化作龙蛇之瞳,开始凝聚成类似宝珠一般的物质。
              他不甘,真的非常非常不甘……在新时代还未到来,超凡还未觉醒的‘旧时代’,即便是修行天人上法‘八部娜迦天龙躯’,也会因为没有大量灵气能量滋润,无法成就‘超凡’。但凡是这个世界的灵气再浓密一点,他就能在要害处凝结天蛇鳞甲,足以挡住子弹射击。
              但不甘也无用,在觉醒的黎明前夜,即便是修行不灭金身,觉悟菩提也是同样的下场。
              这血凝而成的瘴雾一出现,便开始侵蚀周围除却老者外的万物,【无论是十米多长的双头蛇遗骸,还是其他连祷会成员的尸骸,表面都开始浮现出一层污浊的血肉浓水,甚至就连岩石都开始发生反应,升腾起灰黑色的烟气】!


              回复
              10楼2021-10-11 08:36
                【即便是火箭弹弹头没入其中,也迅速的被侵蚀,仅仅是一瞬,外层的金属壳就被腐蚀一圈】——可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还未等侵蚀到关键区域,弹头便已经撞在了如同液体一般旋转,保护着整个祭坛的绿色灵光护盾上!
                不算大,也不算小,在毒渊瘴雾的笼罩下,远比一般榴弹爆炸要来的小的火光出现,然后炸碎了灵光护盾。
                而贝都因老者口喷鲜血,被剩余的冲击力炸的倒飞入尸堆。
                苏昼也好不了多少,他被冲击力冲的直接撞在了祈祷大厅的大门上,一口血直接喷出,带着内脏的碎片。
                两败俱伤——甚至可以说是同归于尽,倘若再过几分钟,整个祈祷大厅恐怕就再无活人。
                悬浮在半空中的衔尾蛇虚影,在吸收了整个祈祷大厅几十位富含灵性的连祷会成员的血供后,【在吸收了一位觉醒者的灵魂后,终于初步完满……伴随着骤然浓厚了十倍,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恐怖灵压横扫周边】,巨大的虚影开始逐渐的实质化,内蕴的一丝红色开始凝聚,如同血色的宝石,与此同时,有一丝来自虚空之外,来自遥远时空彼端的神意正在投射而出,降临于此!
                见状,即便是深受重伤,命不久矣,贝都因老者也不顾伤痛,发出狂笑,他用带着怨恨憎恶的眼神看向面露惊愕之色的苏昼,用萨拉森语大声道:“虚空中的伟大存在已经降临!卑劣渺小,陷于疯狂的凡物啊,等待着永远无法死去,与泥与血混同,永恒漫长的沉沦吧!”
                “不仅仅是你们,这个世界,这个宇宙,都将在未来的‘新时代’中被摧毁,唯有我们,唯有圣蛇灵庇护的我们,可以在遥远的圣域中永存!哈哈哈哈!”
                此时此刻,巨大的圣蛇,巨大的环首衔尾之蛇开始‘吸气’——能够看见,克钦山区内,所有无主的灵性都如同被黑洞吸引的萤火,化作光点,朝着圣蛇飞去。
                而最先飞去的,就是储存在祈祷大厅旁,那些由各地圣蛇灵连祷会送来的‘灵物’!


                回复
                11楼2021-10-11 08:36


                  回复
                  13楼2021-10-11 08:38



                    回复
                    14楼2021-10-11 08:38


                      回复
                      15楼2021-10-11 08:39
                        其中有如同宝石一般,不会腐烂的葡萄,也有赤红如火,朱色莹润的果实,在圣蛇‘吞咽’的动作下,这些灵物中蕴含的灵性与能量都被剥离,吞噬,化作飞灰,而其他各式各样如同首饰宝石一般的小型灵物也几乎同时腐朽成碎片与烟尘。
                        当然,作为‘圣物’的灵性,相较于珍果和小型首饰就较难剥离。
                        无论是摆放在美洲区,标志着‘羽蛇神的祭祀金面’,还是来自摩西哥的‘石鬼面’,都在莫名的牵引下缓缓飞起,能看见,有金色如同雷霆一般的灵光,与墨色如同暗夜一般的血光从这两灵物中被抽出,一点一点没入不远处的那个巨大环形漩涡中。
                        庞大的灵性灵力汇聚,借助着此处‘古掸七首蛇神祭祀地’的古老灵脉,以及虚空仪轨的帮助,一道通向‘彼端虚空’的小小门扉就这样被打开了,而似乎也正因为如此,‘祭祀金面’与‘石鬼面’中蕴含的力量也都被抽空,化作齑粉。
                        隐约,能听见遥远的叹息,横跨万古时空传来。
                        【封印,解开了。】
                        随这圣音,其他更加强大,更加耀眼的灵物也被强行升起,掠夺力量——无论是平平无奇,如同十字架碎片一样的圣物,还是化石一般的果树枝条,它们都浮在半空,有纯白色的光芒从中溢出!
                        奇怪的是,后者光芒溢出的速度远胜过前者,仿佛圣蛇与它有什么关联那样。
                        【终于,吾将归来——万万年后的人世啊,循环之光必重临世间。】
                        随着门扉越来越大,储存室中,几乎所有的灵物都被剥夺了灵性,圣洁的白光涌动,在天使的低颂中,果树枝干已经化作木粉,甚至就连十字架碎片都开始颤抖,即将破碎。
                        【吾已找回永恒与真理的道标!】
                        它存在于一众灵物中,不起眼到极点,如果不是可以隔绝灵性探测这点颇有神异,想来根本就不会被连祷会成员供奉在这里。


                        回复
                        16楼2021-10-11 08:39
                          而就在与连祷会沟通的虚空之神,被称呼为‘圣蛇灵’的伟大存在即将降临自己的神意之时,十字架碎片开始剧烈的颤动,它仿佛拥有自己的意志,抗拒圣蛇灵的吞噬。
                          而就在它即将失败,彻底破碎化作磅礴灵性的时刻,木块碎片却奋力一震,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度,就这样撞在了那‘怀表’之上,彻底化作漫天木屑!
                          与此同时,浓厚无比的灵性灌入怀表中,犹如北海没入归墟。
                          银色的光芒从怀表中溢出,直冲环形的漩涡之中,仍在旋转的衔尾蛇根本没有注意到这道光,就任由它撞入其中。
                          【这,这是什么东西?!啊……是你!万军……封印?!】
                          一瞬,近乎实质化的蛇形灵体,便在贝都因老者呆滞的注视下破碎。
                          狂暴的灵力,席卷过大厅内的一切。
                          掸国北域,克钦山区,原本晴空万里的天地,在短短几十分钟内便阴云密布。
                          林海河流中急速升腾而起的水分呼啸着,甚至掀起了一阵阵狂风,化作龙卷一般的风柱,在半空中若隐若现。
                          轰隆——能看见,有蜿蜒的雷光在蓦然聚起的漆黑雨云中闪烁,伴一声惊雷,雨水淅淅沥沥,与大风一同降临大地。
                          寂静的森林,忙乱的景区,和猝不及防的旅游小镇,传来激烈的枝叶拍打声以及人群不知所措的惊呼与叫骂,但这一切都淹没于雷鸣。
                          而山岳之间,河流流淌,突然澎湃的水波翻滚拍打岸边,倘若有真人在此,便可隐约看见,在这些如龙山岳,如蛇河川中,有什么发光的东西正在飞起,它们化作光一般的微粒,没入某个古老山峰的地底深处。
                          又是一声惊雷,阴云中酝酿着什么,无数雷蛇在其中纵横交错,可以预见,一场罕见的雷暴即将成型——而在众雷的中央,有龙蛇形的雷光纵横云霄,搅动天地,它那青色的光芒,就像是玉一般莹润神圣,宛如来自上苍之上。


                          回复
                          17楼2021-10-11 08:40
                            伴随一声几近将人震聋的雷鸣,那原本在短短几分钟内就密布天际,将这一片天空遮蔽得严严实实的厚实阴云碎了,那一团蜿蜒纵横,数百公里外都清晰可见的龙蛇雷云也迸裂了——漫天的雷蛇和散开的云层交织在一起,化作虚无缥缈的灵光,朝四周飞速地消散褪去,还出原本清明的天空。
                            短短一个小时内,天象异变,云雨起退。
                            【这印,你不行,其他人都不行。但是,倘若是这个小家伙,我觉得有这个天资。】
                            【他和我相性很高,甚至比所有和我交易的人类,会众都高——如果他是我的大祭司,哪里还需要什么仪轨和供物。】
                            那些文字,根本不是任何人类使用的文字,脑海中它们扭曲,变动,无时无刻都在幻灭轮回,转化为其他形态……但即便如此,即便如此怪异,邵启明一看,就能知道它是什么意思。
                            这是高于人语与常识的‘神言’!
                            但也只能相信——哪怕是叫来最好的医生,也救不活现在的苏昼,邵启明只有这一个选择。
                            “唵——礼赞圣灵!唵——礼赞圣蛇!”
                            OM——初始之音,勾连亘古遥远彼端的气息,令诸天星辰摇动,幻化神光。
                            “光阴之主,日月根源!”
                            ——能隐约看见,有龙蛇幻影起伏,其睁目为昼,闭目为夜,呼气为夏,吸气为冬,天象翻覆于其心。
                            “创界济界,均衡万界!”
                            ——能隐约看见,有衔尾巨蛇转动,其为世界之魂,循环之理,持有不死之力,完全之体,乃为一切奥秘之王。
                            “循往列星,存身灭世!”
                            ——能隐约看见,有千首的神蛇盘旋,其头颅主宰无穷星辰,支撑无尽大地,其存在本身便是恒常的定义,即便喷出可以破灭诸天的火炎,也丝毫不变。


                            回复
                            18楼2021-10-11 08:40
                              外界,璀璨的光芒只绽放一瞬,然后便轮转变幻,猛地收拢,如同潮汐退却,全部归于苏昼如今已经完好无缺,甚至更加完美的躯体内。
                              所有的异象都消失了——只能隐约看见,在少年的背后脊骨之上,有一个黑色,如同环首衔尾之蛇的圆环印记浮现,然后没入血肉之中。
                              “我最后的力量,摧毁了那里的一切痕迹和因果,哪怕是天使降临,真仙临凡,也找不到任何东西——他们除却知道那个地方曾经有神降级的虚空交易发生外,什么都不可能搞清楚。”
                              “人之子,你距离真理实在是太远。比起在意我的‘本相’,你现在应该更需要在意自己的未来。”
                              此时此刻,少年抬起手,似乎想要抓住月光。他能感受到月光的温度,空气的味道,草木的清香,风旋转的速度与方向……站在原地,苏昼一动不动,却仿佛能感受到周围的所有,他能看见远方树干上因风颤动的枝条与绿叶,能看见灌木中爬动的蚂蚁与甲虫。
                              “苏昼。我就用名字称呼你。我是现在的你无法想象的存在,我很清楚,什么是利用,什么是交易,什么是信仰。”
                              此时此刻,苏昼的心中,充满了无尽的疑惑:“它……祂的本体,难道是所有蛇神的汇聚吗?”
                              雅拉与苏昼心灵相连,苏昼没有隐瞒的想法,它便能知晓。对此,蛇灵轻笑道:“并非是‘蛇是我’,而是‘我是蛇’。是先有了我,才有了万界中‘众蛇’的概念——我是所有,但所有不是我。”
                              “你应当是未来新时代中,可以自然觉醒的那类人,我的力量还强化了你的天赋,但现在的话,实力还是太弱……苏昼,那些东西,都收集好了吧?”
                              应了一声,苏昼将手机收入口袋,而在那里,有几颗玉质的珠子,一个银色金属怀表,还有一些被小袋子装起来的木头碎屑与果树木粉。
                              这些都是他的收获,是以前从未见过的强大灵物。


                              回复
                              20楼2021-10-11 0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