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杖尔看南雪吧 关注:135贴子:6,387
  • 10回复贴,共1
只是她身患重病,通身发白,实在不详,定婕妤便求神拜佛,并请来交好的郑无思,看看她可有让公主恢复黑发的方法,郑无思认为草木灰和黑豆熬成粥效果不错,但是并不认可定婕妤这种牺牲其他公主,保护自己女儿的做法。【郑无思,玉孙神】


IP属地:河南1楼2021-10-06 14:40回复
    韶华易逝呀容颜催老,我能趁着蚌肉余温尚存,又怀上这让人扬眉吐气的一颗「真珠」,实属不易。
    天命、人事,这次都偏护我,一辈子便再不求什么了。
    :如今大宝越长越标志,都是多亏你的方子。

    为着大宝,也养性起来,拎着一把小银剪,假模假式地修剪着枝芽,也是为了时时提醒众人,我如今在朝晖殿擅权栽莳的地位。
    只听咔嚓一声,绿茎齐根落了下来,方施舍出一眼,睇向来人。
    :可叫我怎么谢你的好。


    IP属地:河南3楼2021-10-07 15:02
    回复
      各式补汤方剂流水似的送进锦浪台后,玉娘子终于得偿所愿,喜获麟儿。玉娘子说话算话,一连几日,司药司里都堆满了锦浪台送来的琳琅满目的赏赐。其实我心里门儿清,那些汤剂只是寻常补药,并没有什么一举得男的神力,不过是玉娘子有福,我们跟着沾光而已。
      眼下玉娘子理朝晖事,想来颇为费神劳力,便端了康体安神的补药来慰劳她。
      :“玉娘子晨安,锦浪台养人,玉娘子这儿的花开得都这么好。”
      :“濯大王是得了您的福气庇佑,妾只是行份内事,不敢居功邀赏。”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1-10-07 16:19
      回复
        嗐,为着增添阵势,这么胡乱一剪,乱了盆景的章法了。
        翻个白眼,将剪刀一撂,也不顾什么里子面子了。她从未低看我一眼,我又何必得了势就拿乔呢。
        :人逢喜事精神爽,锦浪台随主,也看着争气。


        沉下肩头,过来挽起她的臂肘,从糁径穿廊而过,一壁漫行,一壁巧言。
        :话迟了,长生牌位我都请回来了。


        IP属地:河南5楼2021-10-07 17:24
        回复
          :“您实在折煞妾了。”
          如今玉娘子主理朝晖修葺栽莳,阖宫都要对锦浪台高看一眼。可我观玉娘子神色,并没有我想象之中的春风得意,也不像她所说的“人逢喜事精神爽”。
          玉娘子向来是不藏心事的,可见,她确实碰到了什么难事。
          :“您脸色不太好。是最近太累了吗?”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1-10-08 22:58
          回复
            5
            跫音一顿,两手覆上面颊,轻按了按,一头的金钗、花冠都像是融化了似的,萎萎地耷拉着。
            :竟憔悴成这个样子了?


            膀子向后一摆,驱走了仆从,将她拉到一个四角亭下,浓荫蔽日,花鸟偃息。
            垂下羽睫,默思片刻,才开口,声线飘轻,字字却重若沉珂。
            :你可知北朝来提亲一事?


            IP属地:河南7楼2021-10-09 12:41
            回复
              :“医者多思罢了,但您也该好好歇一歇。”
              来往锦浪台多次,我已习惯了玉娘子直白的表达和过分的热情,甚至有点喜欢上了与她相处。只因一点,和她说话,不必矫饰。
              给她拉到四角亭子里,她不开口,我便沉默地陪坐着。直到她开口,有点意料之外——我原以为,她的不虞不外乎倔强的冰,不乖顺的小仆又或是不可心的钗环,没想到竟然是,这桩官家听了都要发愁的难事。
              :“唔…这么大的事,自然知晓的”
              :“您是为这事烦心?”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1-10-09 15:36
              回复
                7
                扶额长叹,心里麻麻亮,像是冒出点可行的主意了,却忍愧似的,拾不起来,扫不干净。
                :诏谕、青神已经不小了,不久前老三也赐了封...可是上京远寒,辽人残虐,她们受不了的!


                唯有大雪无痕,可掩锦浪台这一地,拾不起来,扫不干净的鸡毛。

                :郑女官,饮囡公主满头银丝,可有法子平愈?
                我学着徐娘子,微顿一顿,渥起她的两只小手。


                IP属地:河南9楼2021-10-09 15:59
                回复
                  宋辽和亲,早有前例。虽说辽地苦寒,前路未卜,可送去和亲的公主无一不是身披荣光,而这份光荣,她的母族亦与有荣焉。
                  我常常在冰的口中,听到她对女儿的漠视;亦见过锦浪台香火不歇汤药不断只为男嗣的光景。我原以为,她该是愿意撷取这份荣光的。
                  :“招谕公主前头仍有几位公主,况且,和亲的事……官家不也还没答应么?”
                  尚且在搜肠刮肚地想如何安慰她,她却已宕开新篇,提起宋宫之中最不起眼的一位皇女来。只当时她一如既往的热心肠,不明就里地答
                  :“饮囡公主是娘胎里带出来的病,恐怕不好医治。不过,我记得医典上记载过,以草木灰与黑豆一同熬煮,日日服用,或许会有些起色。是薛娘子托您……”
                  神色一肃,我仿佛突然洞察了她提起这位被宋宫长久漠视冷遇的皇女的原因,手也下意识地从她的柔荑中抽开。
                  :“玉娘子……您该不会是想送饮囡公主……这,这是要遭天谴的呀!”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1-10-09 16:13
                  回复
                    亭前的石榴半吐,像一团蹙起的红帐,而那年园中雨打嫣蕊,又已成雪泥鸿爪。
                    我们的孩子长得很顺利,又充满了险阻。
                    :老大的性子太出挑,这不是什么好事。


                    掌中缺客,趁势窜过一束风,只得轻轻封合上,才能将它捏死。
                    :女人都命苦,我只是有感而发,又和薛娘子交好,这才多问一嘴罢了。
                    平波缓进,略整了整憔容,再迎面时,骤然黯了三分笑靥。
                    :你千万,千万别多想。


                    IP属地:河南11楼2021-10-09 21:42
                    回复
                      玉娘子若真有此意,又怎会轻易向我承认?但这样的事,实在有违天理,我忖度着,想起一个人来。我想或许她,是能够阻止玉娘子的。
                      于是我不再执着于苦劝玉娘子。而是重新同她笑起来。
                      :“司里是有人专掌饮囡公主的脉案的。我回去查一查,再与您详说。”
                      而后便与她聊了些旁的,余话不提。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1-10-10 23:4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