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异界吧 关注:167,245贴子:6,371,673

想写个玄幻修真的小说求指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夜来寒风剑自啸,
第一章        刺破苍穹无念间。

          
夜已深,清风吹过窗外,一缕月光透窗而入,皎洁的月光铺洒满屋。
室内摆设简而不俗,古玩字画装点于内。卧房中一人盘膝而坐于床边,一身的白衣如雪,似一名文人雅士一般,却见他浅呼淡吸间,正在修炼着何种功法一般。此人已经如此这般的打坐了半夜,似老僧入定般的动也不动,突然受到了感应一般睁开了双眼,双目精光一闪,坐于床上的白衣人朗声道:“朋友,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一见?”
“现身是肯定的,难道你就如此着急?”窗外之人看已漏了行藏,索性回答道。
“呵呵,朋友你好风趣,不请自来,还如此咄咄逼人是何道理?已被识破还不肯示人,难不成有和难言之隐?”屋内之人,淡淡的反将了一军。
“好一张伶牙利嘴,但愿见真章的时候也别叫爷太失望!”窗外之人被激之下秽语而出。
“狗奴才,给你三分颜色,你还真要开起染坊来了。”屋内之人冷喝一声:“别藏头藏尾了,给我出来吧。”嗖的一声,一支气箭应手而出,直奔院内一株大树而去。只听得“轰”的一声大树便被拦腰击断,一道黑影从树冠稠密之处飘落而下,不慌不忙的立于园中。
“盛名之下也不过如此。刚才的可是你的绝技“穿云箭”?”黑衣人冷笑着说到:“比我想象之中要差的太多了。”
“是“穿云箭”又如何?威力仅是如此,但杀你已足够了。”屋内之人不气反笑道:“果然是鼠辈之人,连真面目都不敢示人。”
“鼠辈也好,名士也罢,这有何不同吗?”黑衣人咬牙切齿的说到:“今夜就让我这鼠辈之人取了你的狗命吧。”
“真是大言不惭,做口舌之争无意,另外几个相好的也一同现身吧。难不成今夜所来之人都无面目见人吗?”
“好个贼子!死到临头还如此猖狂?”又一黑衣人从屋顶暗处现出身形,轻啸一声也落入了园中:“老三、老四一起出来吧!”
“呼呼”两声,两道黑影也从暗影藏身之处窜入了园中,落脚之处恰与先前两人成夹角之势围住了房子。四个蒙面黑衣人都沉声凝气的站在当场一言不发,虽高低胖瘦身形不同,但身上都隐隐的透出一股杀伐之气。
看着业已现身的四人,屋内之人也不再多言,轻巧的一个翻身就要跳出窗外。正当白衣文士翻出窗户的途中,黑衣人中紧靠窗户的一人,趁白衣人不备伸手便是一招直奔他的腰肋而来。
“果然无耻!”白衣人喝骂了一声,也不慌张,一支再次气箭甩手而出。不见他如何应对,只是轻扭腰肢不但避过了偷袭还趁空给予了还击。
那名黑衣人出手已经很快,但气箭来的更快,后发而先至,眨眼间白衣人便稳稳的落入了园中,而偷袭的黑衣人则在硬接了气箭之后,退了两步方才站稳了脚步。
“原来并非无名之辈啊!风洛四道也非泛泛之辈,今夜却又为何遮了面目还施偷袭之计?”白衣人站在四人之中,不见慌乱反而侃侃而谈到。
“我等是谁已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你无论如何也看不到明日的太阳了。”第一个被逼出的黑衣人冷冷的回答到。
“哼哼!“裂空拳”乃风洛四道老四,人称“一拳定乾坤”的马从风的成名绝技,这个是别人假冒不得的吧。再观四位的身形,谅某也猜得不会错了。” 白衣文士轻笑的看着说话之人:“至于看到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就算你猜对了又如何?我四兄弟与你又无情谊可叙。今夜之事你认为还可以善了吗?我们来就是为取你的狗命的,绝对不会给你看见日出的机会了。”第一个黑衣人见身份已被识破,索性伸手扯去了蒙面。果然是风洛四道之首:“独守云”赵天启。
“既无情谊可叙,那么难不成就有何仇可寻吗?” 白衣文士戏谑的看着赵天启。
“你也别枉费口舌来套话了。实话告诉你,你与我等既远日无怨、也近日无仇。今夜之事咱兄弟四人不过是受人之托罢了,取了你的性命我们也好回去早点回复。早了此间的事也早结束这段债。”四兄弟中的老二,人称“金刚腿”的李自白瓮声瓮气的回答道。



1楼2010-04-23 07:28回复
    有人在吗?给点意见,后面的写了好多,没信心上传。。


    3楼2010-04-23 07:55
    回复
      不错耶!写了很多嘛?能不能发给我?


      4楼2010-04-23 09:03
      回复
        不用没信心…写多了积累多了,写作水平会变好的,加油!支持!人和人不一样的,所以作品的感觉也肯定有好有坏,我想即便在不好的作品也会有“粉丝”的…
        加油!


        5楼2010-04-23 09:06
        回复
          • 125.72.7.*
          心理描写和语言过多
          动作太少,
          觉得像是在玩征途的感觉
          个人意见
          害怕口水,所以匿名


          6楼2010-04-23 13:57
          回复
            心理的描写也是没有办法的啊,非第一人称写法只有这样才可以描写啊,或者是本人的水平有限吧,后续的章节我会在贴吧发出来几章的,请大家指教!


            7楼2010-04-24 00:32
            回复
              我不怕口水,我支持6楼的意见。
              那么紧张的环境中,二方确有那么多的对话,显得啰嗦了,而且降低了那种紧张的氛围,像我这种小说看多了的,还会担心是不是对方故意托时间呢。
              建议可以稍微浓缩下一些可以去掉的语句,比如
              哼!别人惧你,我们兄弟不一定也怕你。……你就不必多操心了。”
              直接写:哼!此时你恐怕连“得元”之功也未必发挥的出吧。没把握我们就不来了。废话少说,手底见真章吧。
              心理描写可以理解,毕竟心理的想法虽然多,但想起来其实就那么几秒的事。

              鸡蛋里挑些骨头:卧房中一人盘膝而坐于……正在修炼着何种功法一般
              感觉读起来有点别扭,句子中2个一般,把最后一句改成,似正修炼着何种功法会不会好点。

              楼主文笔还不错,我支持你继续写下去。如果写的已经够多,发到那些大点的论坛吧,人气也高点,也有更多的意见。


              10楼2010-04-24 05:56
              回复
                批评多了才会成长更快…顶下所有批评楼主的人


                11楼2010-04-24 08:26
                回复
                  我也感谢给与指正的朋友,刚开始琢磨着怎么写,不到之处肯定有,如果自己看的话老是自我感觉还不错,所以发出来想叫吧友来帮着看看,前面2章为楔子,后面才开始正文,如果不被拆楼的话,我想继续发几章。


                  12楼2010-04-24 11:13
                  回复
                    支持楼主~~


                    13楼2010-04-24 11:15
                    回复
                      第二集
                      江湖出俊秀,少年英雄。
                      千手有机变,妙嘴生花。
                      高人露仙骨,鹤发童颜。
                      群雄再聚首,风云乍现。

                      第三章 诳语千般相同   骗起见财起意
                      青阳郡,乃浩天帝国属下第二大郡城,紧邻国都浩阳,属益州管辖。郡府清河县,不但是有名的商业重镇,而且又是具有着极为重要军事意义的战略重地。交通便利、客商云集、大军驻扎、地面安稳,一幅欣欣向荣的太平景象。
                      清河县南城门,二十多名兵丁严格把守,认真的检查着进出人员的路引凭证。此时刚刚打开城门,出入两处都排出了极长的队伍。赶早进城与出城办事的老百姓乌泱泱的堆积在城门口处,并非城门太小,实在是人太多了。
                      排列的队伍缓慢的移动着,突然大道上传来了一阵整齐的马蹄声。只见远处飞驰而来一队骏马,转眼间已然来到了关前。马队缓缓的停于队伍之后,但见领头一人不过一个二十刚出头的青年公子,看上去十分的俊朗,虽然文雅俊秀却一身劲装打扮。青年公子看着延绵的队伍,面露焦急之色。身旁一名青衣伴随见状忙趋马上前道:“公子别着急,属下这就去安排一下。”
                      “只求能够速速进城,别闹出太大的动静。”青年公子扭头回答到。
                      “公子放心,属下明白。”伴随说完,离鞍下马奔城门而去。
                      青年公子坐于马上打眼观看,只见伴随与城门守军交谈一番之后与一名守将一同返回:“公子,此乃清河县城马司校尉林宜,他将带咱们进城去。”
                      “青云公子,请见谅,不知道您驾临此处。”守将林宜媚笑着说到:“这边请,请随末将来。”
                      被称为“青云公子”的年轻人安坐与马上,对于守将的恭维并不放在心上,只是略一点头便算打过了招呼。守将也不在乎,转身驱赶着门口的众人。两旁的老百姓虽都有怨言,但又不敢得罪守将,便在他的驱赶下硬给马队让出了一条进城之路。
                      一脸的媚笑直至马队看不见为止,从未变换的守将才黑着脸对着下属呵斥到:“整好,整好,乱糟糟的成何体统。”也不考虑正是因为自己才打乱了队伍的秩序。
                      “队长,刚才的是什么人?那么大的架子?”一名与守将关系不错的兵丁问到。
                      “什么人?说出来吓死你!”守将神秘的回答到:“出云观知道吧!”
                      “这个怎么不知道,那里都是神仙一样的人物……”
                      “刚才那个,正是出云观广缘子道长的俗家弟子,庆安郡守程显大人家的公子人称“玉面剑侠”的——程……青……云。”
                      “怪不得啊,这么硬的牌子……”兵丁叹了口气:“同样做人,这差距啊……这个爹也好,师门也这么好……要是俺……”
                      “别白日做梦了!”守将打断了兵丁的废话:“去好好干活去,这辈子你就这命了。”
                      刚刚两人的谈话一字不落的都被一行脚的货商听了去,看着远去的马队,货商低声的自语了一句:“嘿嘿,好大的一只羊牯。”说完压低了斗笠也迈步进城而去。
                      放眼望去,清河县内已经人来人往热闹不凡,行脚的货商没有耽搁直奔客栈而去。
                      “这位爷,您打尖啊用餐啊还是住宿。”店小二职业化的招呼到。
                      “也用餐也住宿,上房一间,好酒好菜也备一桌。” 行脚的货商头也不抬的回答到:“酒菜给送到房间里来。”
                      “好嘞!爷……里边请。”店小二唱和一声迎了进去:“您这边请。”
                      洗漱完毕,行脚的货商已经改换了衣衫,一身蓝绸的书生服透着一股富贵之气。在房间内吃完了饭后也不休息,拿着一把折扇一步三晃的走出了客栈。
                      各位看官请上眼,这位既不是行脚的货商也不是什么贵胄子弟,乃是一名靠下九流之中的“骗、窃”而生的老千,人称“骗九州”的霍不语。此人也不过二十多岁,却已闯荡江湖十多年,自幼无父,八岁丧母又无亲戚朋友,独自一人孑然一身流落江湖。十一岁那年遇到一“老千”看其可怜和机灵便收其为徒倾囊相授,三年便得真传可独当一面。师徒二人游走各处积累下了万贯家财,半月前“老千”病故,霍不语打理完他的身后事之后,在平州大旱处散尽了家财这才独自上路,开始了他自己的行骗生涯。
                      


                      14楼2010-04-24 12:43
                      回复
                        里面有姓霍的哦???


                        16楼2010-04-24 12:46
                        回复
                          不知道楼主写的是不是传统武侠?不过又有修真法宝之类。
                          现在传统武侠经济不景气啊,哎。。

                          楼主支持你写下去,我都准备睡了,正好看到你又发了2篇。


                          17楼2010-04-24 12:51
                          回复
                            我崇拜霍元甲~哈哈!


                            19楼2010-04-24 13:04
                            回复
                              一天就两章?愁…


                              20楼2010-04-24 13:4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