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绎吧 关注:368,405贴子:93,269,447

【演绎】古风:      山河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 家国情怀/江湖/儿女情长 #

        
        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


IP属地:广西1楼2021-08-07 18:31回复
    Μύθος——山 河 · 图 志——μύθος

    ■茶水楼
        蚍蜉撼树的孤勇,快意恩仇的血性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IP属地:广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1-08-07 23:57
    收起回复
      Μύθος——山 河 · 图 志——μύθος

      ■演绎格式
          称谓/号(例如:国师,村长),姓名,字(没有算了),性别,场景,时间。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IP属地:广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1-08-08 00:14
      回复
        Μύθος——山 河 · 图 志——μύθος

        ■主线剧情
            魔教—寻找丢失的前任圣女与宝典。线索—旧土世界,老人。完成获得—稳定人心成就与教主将归剧情。
            朝廷—国师试探江湖势力。线索—与佛道两门切磋,注意危险。完成获得—苦肉计成就与出征西土剧情。
            老婆婆与云家子—保护云家子(带有玉佩那位收养子),并且杀死来犯者。线索—在放牛,有敌人入侵。完成获得云家子的信赖与魔教将至剧情。
        ■支线剧情
            朝堂—皇帝上早朝—完成获得出征西土剧情。
            旧土世界—村子里面的老家伙们日常检修工作,去药师那里(互相认识)—完成获得魔教将至剧情。
            佛门—如来与国师切磋,佛子随之学习,之后去道门堵门,没人去京城—完成获得如来西去西土与佛子堵太学门剧情。
            道门—半路奇袭国师,道子去京城太学院堵门—完成获得道门长老全死,老道养伤,道子被国师所抓剧情。
            另外两位养子/女—每日功课—完成获得认识每位师傅剧情。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IP属地:广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1-08-08 00:56
        收起回复


          IP属地:日本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1-08-08 01:14
          收起回复
            阅棱袖 女 药师 家中
            渺渺雾气在清晨中如轻纱一般,簇叶猗郁,漏下几线星芒。层层绿荫之下,阅棱袖出门收集清露回来了,这些清露用来泡茶最是清甜。
            推开自家的门,平时接诊的亭子里有桌椅茶水,用旁边的茶具开始烹凌晨去接的清露,然后开始泡茶。
            刚泡好茶,便听到熟悉的竹杖敲击的声音,回过头一看,一人身着素净,书卷之气,执杖而行,正是村里那位盲人,又是求药了。
            又注意到身前的茶水,阅棱袖拿起煮好的茶壶,手腕微动,倒了两盏。
            “哈,清晨露重,新茶一壶,过来一品?”
            虽招呼人过来,但阅棱袖依然坐在原地不动,悠悠的呡一口茶水,要等李青山自己过来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1-08-08 08:35
            回复
              云家子,云舒,男,村子里,早晨
              起床喝药,增加气血。突然听见窗外传来婆婆声音:“云家子,今天和婆婆一起学做衣裳,不练拳了。”老婆婆将我唤来,这位老婆婆驼背提着小篮子,篮子里放着针头线脑,踮着小脚往外走,我连忙跟上,从老婆婆手中接下篮子,纳闷道:“婆婆,做衣裳不是应该留在村子里吗?我们走出村子去干嘛?”“今天是教真本事嘛?”
              跟着老婆婆走出村庄,顺着江边向下游走,老婆婆虽然是个驼背,但是脚步却是很快,我须得用上瘸子教的腿功才能跟上。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IP属地:广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1-08-08 09:27
              回复


                IP属地:日本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1-08-08 10:19
                收起回复
                  老婆婆 骆三千 凤凰 女 村外 早晨
                  -
                  老婆婆气定神闲地走在前头,步伐极快,苦了云家子用力跟上。待到了目的地——村外的一片草原上,老婆婆看了眼云家子,嘿嘿笑道。
                  :这些天,药师和瘸子他们教了你许多本事,婆婆我也不能吝啬,今天也教你一个裁缝真正拿手的东西。
                  婆婆从篮子里的线疙瘩上拔下一根普通的绣花针,只是屈指一弹,银针一晃即逝,便见两百步开外的一只牛咕噜倒地,牛群受惊,四散而逃。婆婆踮着小脚上前,只见那牛虽然倒在地上,但却依旧活着,只是被婆婆的银针穿住了眉心,无法动弹。
                  :看好了,这一针,定住的是它的天魂。
                  老婆婆招手示意云家子过来,让他记下眉心银针的方位,又从线疙瘩上取下一根绣花针,刺在牛的尾骨处。
                  :这一针,定住的是它的地魂。
                  她又取来一根绣花针,刺在牛肚脐。
                  :这一针,定住它的生魂。三魂被定住,还有七魄,第一魄名曰尸狗,尸狗在天顶,也就是天灵。
                  老婆婆又取来一根银针,刺中牛肚脐,道。
                  :第二魄名曰伏矢,伏矢魄在眉心轮,注意,伏矢魄容易与天魂混淆,这两针虽然位置相同,但是一深一浅,不要弄错。
                  :第三魄雀阴魄在喉结,你摸摸自己的喉结,是否有个三角缺口,那里是雀阴魄藏身地,这一针便定住雀阴魄。
                  :第四魄吞贼魄在心窝,处在心窍聚集之地,就在这里。
                  :第五魄非毒魄在肚脐,注意,不要将生魂与非毒魄弄混淆了。
                  :第六魄除秽魄在会阴,是污垢排泄之地。
                  :第七魄臭肺魄在肺室,是吐故纳新之地。
                  老婆婆几下便定住这只牛三魂七魄,若不是要示范给云家子看,下手可能还要再利索些。道
                  :这是做衣裳前的最关键一步,锁魂。都看明白了吗?看明白了,我们便开始做衣裳。
                  婆婆从篮子里取出一口剪刀,从牛口唇处剪开,没过多久,将整张牛皮剥下,说来也怪,那牛尽管皮被剥下,却没有一丝血流出。
                  :我刚才锁魂,将它的一身血、精气神都锁在这牛皮中,牛是死了,但牛皮还活着。不过想要真正的炼成衣裳,还需要一些手法。云家子,记下我手指点的方位。
                  老婆婆将牛皮掀起,裹在身上,一气呵成。牛皮落地,竟像是一只活牛站在那里,摇头摆尾,叫人看不出一点破绽来。人在江湖,手里总得有点本事才行。老婆婆将牛皮一收,似笑非笑瞧着眼前的小子。
                  :学会了嘛?


                  IP属地:上海10楼2021-08-08 10:33
                  收起回复
                    云家子,云舒,男,村子外放牛地,早晨
                    “差不多了,婆婆。”刚刚准备用手试试,突然牛皮往自己身上裹挟,带着我顺风往村子里去。远处传来一曲箫声,婆婆眉头微皱,突然一句极为苍老的声音令婆婆后退半步,“圣女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躲藏起来,刚进入大墟打探你的下落,不曾想在这里遇见。”一位少年开口,声音极为苍老,铿锵有力:“可怜我寻她也寻了十年,终于寻到她了。”身后空无一人,但给人压力极大。少年负手背后,看着老婆婆,“好久不见,圣女!”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IP属地:广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1-08-08 11:12
                    回复
                      老婆婆 骆三千 凤凰 女 村外 早晨
                      -
                      时刻关注着周遭的变化已成了老婆婆这些年来的习惯,她感到不对劲便立马裹着云家子往回村路上赶,但到底迟了一步。云家子是他们村里培养的新一代,不能叫他平白折在了这里。佝偻着身躯的老婆婆抬眼看向来人,顶了张苍老的面容,开口说话的声音却是个妙龄少女的。
                      :确实许久未见了,祖师。你也是来与我叙旧的?
                      一个“也”字无非是故弄玄虚,说话间,老婆婆弹指一根银针飞向少年的眼睛,而又有一根朝向少年的膝盖,雕虫小技伤害不了他半分,不过是为了使些绊子,好早些回到村里。老婆婆带着云家子飞速往村里跑,后头来者紧跟不舍,只是老婆婆边跑边在路上布上了自己的蚕丝,若是少年不慎,那可是要见血的。老婆婆跑着也不忘出言刺激来者。
                      :十年了?没想到时间过得那么快,只是祖师,做人可别偏执,听老身一句劝,该放下时就得放下!


                      IP属地:上海13楼2021-08-08 11:38
                      收起回复
                        阅棱袖 女 药师 家里
                        让他自己过来,到也不是因她没有医德,而是想让他更加接受现在的自己,李青山的眼睛她看过,已经治不好了,而见他本人身姿气度,也不会是那种想要人手把手照顾的。因此,药师对他的态度与常人一样。
                        后见青山被热瓷一烫,再问尔语,不禁一笑,
                        “对了,烫手,就应该放下,让它凉一会儿。或者说,晾它一会儿,再拿起来就不那么烫手了。”
                        语中似有它意,可阅棱袖不欲再说清楚,眼不行,心里也有伤,那儿的千千结,总得一点一点解。
                        等得一刻,青山已识得此茶之名,点出其在前朝的身价,药师微微颔首,
                        “是之前有好友收藏,送与我一些,你要是喜欢,待会拿一包回去。”
                        忽然又想到什么,起身进屋拿了一个香囊和一包药出来,
                        “最近我做了一些舒神的药香料,你拿去,还有你的眼睛,这包药要坚持敷,你的眼皮周围才不会坏死,变得乌青,”随后她戏谑一笑,伸手勾了下素净儒衫的男人的下巴,
                        “到时这张白白净净的小脸就顶着两个黑圈,那药师姐姐就不爱你了。”@霖山青风🍁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1-08-08 12:08
                        回复
                          云家子,云舒,男,村子里面,早晨
                          被老婆婆的术法保护回到村子里,远处不断有兵器交锋的声音传回。急忙脱下牛皮,急忙来到药师这里,看见正在躺着睡着的村长,在村长耳边大叫一声:“弄太阳晒屁股力—村长起床!”看着一脸茫然的村长与受到惊吓的众人,好像又闯了祸。“村长去村门口看看,来外人了,婆婆打不过—”一溜烟就跑了!
                          ————
                          祖师:“圣女,这些年你依旧是这些花样,也没有什么长进—倒是和你这幅老婆婆样貌挺般配的,哈哈哈!”
                          一个翻天印,打掉针线,不得不受其一掌。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IP属地:广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1-08-08 12:22
                          收起回复


                            IP属地:日本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1-08-08 12:40
                            收起回复
                              老婆婆 骆三千 凤凰 女 村外 早晨
                              -
                              老婆婆护着云家子,施展不开手脚,叫那小子快些回村去找帮手。村里卧虎藏龙,人多势众,总能击退祖师。硬生生吃了祖师一掌,老婆婆咳了一声,嘴角渗出丝丝殷红,只是没时间给她多考虑,一掌还给了祖师。老婆婆用回了老者的声音,堪堪与祖师招架了几招。
                              :圣教自诩为圣,如今却来欺负我一个老婆子了?欺老凌弱,这就是圣教的做派?
                              老婆婆武功在江湖虽排得上号,但与祖师还是有些差距,所以招招防御,尽可能地拖延时间。她心里暗暗气道,云家子那小子怎么还没把人叫来?


                              IP属地:上海17楼2021-08-08 13:07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