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吧 关注:265,316贴子:6,934,984
  • 19回复贴,共1

【原创】光阴日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全文8000+,一发完
想法突来,两天码完
呦西,开始了
记得评论哦


IP属地:上海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1-08-02 19:23回复
      “我说,卡卡西老师,我们以前果然是见过的吧?”
      身为六代目的男人毫无自觉地躺倒在屋顶上,只是望着寥廓的夜空中白云悠悠飘。
      四战好不容易结束了,一切重新回归了和平与宁静,但一向挨着枕头就睡着的鸣人却一连好几个晚上失了眠。一些画面如走马灯一般在他脑海里一遍遍放映。那是他从未见过的画面,那是他不熟悉又熟悉的记忆。
    【那是我的!】
      【来啊小怪物,抢到就还给你!】
      一群半大的孩子嬉笑着,把手里的彩虹棒棒糖丢来丢去,鸣人奋力奔跑,却总是在最后快要抢到的时候扑个空。棒棒糖在空中接力,酷爱恶作剧的小孩总喜欢浮夸地挥舞手中的玩物,直到那头小怪兽冲过来,再欣赏他愤怒的表情,直到……
      呼呼喘气的鸣人一头将一个高他半个头的男孩撞倒在地,男孩还没来得及将棒棒糖扔出去。鸣人揪着他的衣领,嚎啕大哭着一拳又一拳揍了下去,男孩也哭了,使劲翻身将鸣人压在身下揍,小伙伴们一起围上来将男孩和鸣人分开。
      小心小怪物暴走了!
      最后所有人都散了,鸣人坐在地上紧紧攥着已经稀碎的棒棒糖,使劲抽泣。
      一双脚在他的视野里走近了。
      他抽泣着抬头,他蹲下了。
      【更大的彩虹棒棒糖呦,鸣人……喜欢吗】
      狐狸面具下有些冷冽的少年音温暖地响起。鸣人透过眼洞能看见面具下弯弯地笑眼。
      随即,一个有鸣人脸这么大的彩虹棒棒糖挡住了那张狐狸面具,鸣人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送给鸣人。】
      【真的……可以吗?】
      【嗯】
      【为,为什么?】
      【因为鸣人是最棒的小孩。】
      随后,银发狐面的少年很迅速也很轻柔地处理了鸣人身上的伤。一个声音低低的在他们身后响起,像是警告又像是威胁:
      【银狐……你,逾矩了】
      鸣人不喜欢这个声音,因为少年的身边一下子就多了许多冰冷。他垂着头轻轻说了一声再见,后退两步,化作青烟消失了。
      【哥哥!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那根和鸣人脸一样大的棒棒糖他一直舍不得吃完,每天舔两口就放好,他想下次见到白头发狐狸哥哥的时候和他一起吃,他想见见他长什么样子。
      第一次被温柔对待,第一次尝到温暖的滋味,第一次被别人喜欢,第一次收到别人的礼物,第一次,被别人夸是最棒最坚强的小孩。
      鸣人开心又兴奋地在床上滚来滚去,身上的伤已经不疼了,他却没舍得拆掉包扎,因为很好看!他自己绝对包不出来这么好看的包扎。他看见这个漂亮的包扎就会想起白头发狐狸哥哥,就会觉得哥哥就在身边!
      他和三代爷爷分享自己的快乐,爷爷也笑了,只是快乐的小鸣人看不出来,旁观的大鸣人却看出三代爷爷似乎藏了一些担忧。小鸣人兴奋地问爷爷知不知道白头发狐狸哥哥是谁,爷爷却只慈祥地笑着抚摸他金黄的脑袋,对他说鸣人要好好长大啊。
      棒棒糖终究还是一天天被舔干净了,直到最后只剩下一根棒棒,白头发狐狸哥哥也没再出现过一次。包扎终究是维持不下去了,他最终拆掉了又脏又旧的纱布。
      自从他上次揍了那个男孩,他的日子一直不好过。男孩的家长气势汹汹找到孤儿院的保育员长讨说法,保育员长本来就从没给过他好脸色,这样一麻烦,他更加被区别对待。拿饭总是最后一个拿,受到的责骂最多,弄脏弄坏了东西只好自己收拾。保育院一直在商量等他再大一点就把他送走自己生活,现在只是因为三代的命令压在这里的缘故才没有立即实施。
      鸣人又招来了麻烦,他推翻了器物店的展架,保育院被索赔了高价。保育员长怒发冲冠直奔火影办公室,终于获得了批准:鸣人可以在木叶分房独自生活。
      乱糟糟的房间里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小小的鸣人如同溺水般挣扎哭泣,那是噩梦,里面只有冰冷和孤独。一会儿,温暖抚过脸颊,安定包裹全身,鸣人带着泪睁眼,月光打在银白发丝与狐狸面具上,温柔如水华。大手包着他小小的脸,大手暖暖的,透过他的脸传递到他心底。
      【睡吧,我在。】
      鸣人小嘴勾了起来,含着泪的眼睛复又闭上,直到,阳光撒满窗台。
      【又梦到白头发狐狸哥哥了呢……好想见到他的说。】
      “卡卡西老师……你睡着了吗?有听我说话吗?”
      卡卡西睁开眼,眼含着笑意望向身边的鸣人。
      “嘛,要说原因的话,是因为我的写轮眼已经没了。记忆封印就自然消失了。”
      “好过分啊月亮哥哥,居然对我用写轮眼!”
      鸣人满意地看见他老师在听见这个称呼后,全身都僵成一块,仿若石化。
      那过往被他排除在记忆之外的一幕幕不停地在他眼前闪过,写轮眼的桎梏一旦解开,回忆便喷薄而出。
      他刚刚一个人住的时候生活很困难,因为太幼小,自理能力有限,于是经常会有戴面具的忍者出现在他面前,冷冰冰地帮他达成目的,然后迅速消失,后来他知道了这些人是暗部,负责监管他这个怪物。
      他们躲在暗处,他的每一个举动都被他们看在眼里,这种监视的感觉不好受。他试图找出他们,却每每失望作罢。他想起狐狸哥哥,那个面具……白头发狐狸哥哥不会也是暗部的吧?
      


    IP属地:上海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1-08-02 19:24
    回复
      白头发狐狸哥哥到底去哪了?怎么还不来看他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鸣人时不时会在家门口捡到一些小玩意,有时候是吃的,有时候是衣服,有时候是生活用品,有时候是玩具,没有署名凭空出现。
        鸣人乐呵呵的全部接收了。他很开心有人能想起他并送他礼物,但是是谁呢?他一直不知道。
        【真是谢谢你啦,我很开心,无名好人】
        【我没有被所有人讨厌的说!】
        后来鸣人从大人嘴里知道了白头发狐狸哥哥确实是暗部,但在鸣人眼里,哥哥不是暗部,他和那些冷冰冰的人不一样!
        【你又和他组队了?】
        【唉,没办法啊】
        【小心点,迫不得已一定要自卫,就算是杀死他也要保护好自己,听说多少同伴死在他手上了……】
        【真是不择手段的人呐,要是他动了杀我的念头,我一定先下手为强】
        隐藏在鸣人周围的暗部谈话声音稍微大了一些,被鸣人听见了。
        暗部,果然不是个好地方啊,哥哥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待在暗部呢?他死缠不休地问过三代爷爷,三代无奈下说只有火影才能知道暗部的事情哦。
        【那我要成为火影!】
        但危险总会到来,作为九尾人柱力,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为了向火影的目标前进,鸣人决定提升自己,黄昏,在训练场扔了一整天手里剑的鸣人精疲力尽,懊恼不已,为什么他没有一支手里剑是扎到靶上的!白天路过的人不掩饰唏嘘的眼神,他知道这些人一定在嘲讽他!
        【真讨厌啊!】
        鸣人不想被人看见了,他向训练场后更深处的森林走去。
        天色渐沉,鸣人不想回去,反正到时候监视他的暗部会现身强迫他回去的,那就在这等他们来好了。
        鸣人对着一颗大树反复扔着手里剑。
        月亮爬上来了,白白柔柔的,鸣人停下手中的动作,笑着看着树间的月亮。
        一支苦无静悄悄爬上他的脖颈。
        【九尾小子】
        鸣人吓的大吼!嘴却被人捂住了,他拼命挣扎,可是一个不到五岁的小孩怎么样都是无法挣过成熟的忍者的,反而是脖颈的的苦无划破了皮肤,鲜红的血液流淌下来。
        他眼前又出现三个身影,打扮一模一样,对他身后的这个家伙比了个手势,显然是一伙的,向他聚集。
        鸣人呜呜地叫着,仍然在不断踢打着,又惊又怕又怒之下,眼泪控制不住的哗哗流下。他心生一计,开始不断舔舐身后之人捂住他嘴的手,舌头有力地在那人指缝间左冲右突,口水鼻涕加眼泪糊了他一手。那人显然没想到这一招,酥麻痒与恶心的感觉让他条件反射一般甩手。鸣人心中大喜又得意,禁锢一松开,趁机一挣,双脚就落了地。他开始没命地奔跑,一边跑一边喊。身后四人感觉受了奇耻大辱,饿虎扑食般向他追来。鸣人尽往灌木丛蕨类里钻,不一会身上就被刮得伤痕累累。但是,茂密的植被拖延了一会儿身后的追兵,却不能阻止他们最终到来。鸣人退无可退地靠着大树坐着,瞳孔惊惧地发散,蓝眸颤抖着看着倒映在眼中的恶魔之手向他伸来。
        “嗤!”
        血花在他眼前飞溅开来,洒到了他圆嫩的脸上。
        那只手被一只手里剑扎了对穿。
        下一秒,鸣人的视线就被一个高高的单薄的身子挡住了,一阵更加浓重的血腥味钻进了鸣人的鼻子里。
        “雷影真是好大的胆子。”
        冰冻的声音响起,鸣人眼睛骤然睁大,虽然这个声音已经丧失了全部的温暖,但是挡住他面前的这个身影,他百分百敢肯定这就是他的月亮哥哥!
        是的,他刚刚望着月亮的时候,给他喜欢的哥哥起了名字。
        “就你一个?”
        “敢打九尾的主意,这笔账木叶记下了。”
        “那就只好……把你杀了灭口喽,写轮眼的,卡卡西。你现在……自身难保吧?”
        鸣人看着屁股下的泥土和水面一样,红晕自月亮哥哥脚底开始一圈圈向外荡漾,成为红壤。
        “不影响我杀你们。”
        为首的岩忍冷笑了一下,打了一个手势。立马,危险的红色屏障升起,完全笼罩住了整一片地区,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这样就可以专心杀你了啊哈哈哈。”
        卡卡西将狐狸面具拿下,倒过来扣在了鸣人脸上,鸣人眼前瞬间一片黑暗。
        “不要摘下来哦,别怕,我在。”
        冷冽的温暖,既让人清醒又让人安心,充满了安全感,鸣人高兴地应了一声。
        “通灵之术。”
        鸣人立刻感觉到身边传来实在的温暖。毛绒绒的触感很舒服。八忍犬全部围在了鸣人身边。
        “呦,你好啊卡卡西,今天有……卡卡西!”
        帕克以及其他忍犬立马意识到环境的恶劣,浓浓的血腥味让他们灵敏的鼻子难受地皱起。
        “卡卡西,你悠着点啊,你的身体……”
        “先听我说,这是三相屏阵,我一会儿会着力攻击三个阵桩,一旦阵法薄弱,你们就带着鸣人冲出去,赶紧通知火影或者你们路上发现的暗部,回来救我,明白吗?”


      IP属地:上海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1-08-02 19:25
      回复
        “以你现在的身体和查克拉量根本破不了这个阵!”
          “就算你破了阵也存活不下来!”
          卡卡西突然剧烈地摇晃起来,一瞬间几乎无法维持身体的平衡,向一侧倾倒,布鲁靠住了他。
          “写轮眼的卡卡西,就这么瞧不起我们?就用一个影分身和我们四个人打?”
          卡卡西晃晃悠悠重新站起来,提起了染血的长刀。
          “相信我,拜托了!”
          随即,月亮哥哥熟悉的气味消失了,随即是兵器响亮而密集的碰撞。
          “真是个爱逞强的臭小子!鸣人小子,快到我背上来。”
          但由于鸣人眼前漆黑,乌黑将他拱上了布鲁的背。
          “乌黑开路,古鲁克垫后,西巴比克斯左翼,乌鲁西阿基诺右翼,可以吧?”
          众犬响应,帕克跳上布鲁后背。
          “准备了!”
          鸣人听见了雷电嘶鸣的声音,他全身的寒毛都被空气中的饱和的电离子刺激地仿佛要脱离他皮肤的束缚,酥麻异常。
          “卡卡西!”
          他听见身前的帕克用一种凄厉的声音叫了出来。
          又是一声巨雷炸响,他的大脑一片恶狠狠的空白,他像所有孩子一样都惧怕雷电,鸣人吓地哇哇大哭,他感觉自己也被电麻了,动弹不得。布鲁硬硬的毛发根根竖立,扎地鸣人很难受。
          “千万别死了!卡卡西!”
          最后,鸣人晕厥了,梦里全是霹雳闪电,还有一个银发的身影,伫立在漫天落雷之中,鸣人想叫他,可是他小小的声音尽数湮灭在轰鸣巨雷中。他躲不过闪电,嚎不过雷鸣,只能在岸上瞪着眼睛看。
          “月亮哥哥!月亮哥哥!月!亮!哥哥!”
          “卡卡西哥哥!”
          鸣人从床上蹦了起来。
          “鸣人醒了啊。”一个年老慈祥的声音响起。
          鸣人惊魂未定地环顾四周,是雪白的病房。
          “三代爷爷!”
          鸣人扑上去搂着三代的脖子,大声哭泣。
          “三代爷爷,卡卡西哥哥他……”
          “卡卡西还活着。”
          “太好了,三代爷爷,我要去看他!”
          三代揉了揉他的后脑,笑着看他不语。鸣人继续哭泣。过了良久:
          “卡卡西哥哥在哪个病房?”
          三代叹了一口气:
          “鸣人,卡卡西是暗部,所以不可以……”
          鸣人仍然泪眼朦胧,却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
          为什么不可以,他的月亮哥哥可是救了他的啊!月亮哥哥差点死了的说!
          卡卡西还活着……
          只是活着吗?是快死了只剩一口气?还是在好好地恢复?
          鸣人擦干眼泪,郑重地对三代说:“三代爷爷,我一定要去看卡卡西哥哥的,一定,一定会看到他。他不是暗部,他是我的月亮哥哥。”
          “月亮哥哥?”三代有些啼笑皆非。
          “因为他晚上会在梦里陪伴我入睡,他的白头发也很像月光,所以,无论如何我也要去看他的,三代爷爷,带我去吧。”
          三代看着鸣人坚定的眼神,内心有些犹豫。
          “三代爷爷!”鸣人催促。
          三代注视了他良久,鸣人也分毫没有退缩,蓝蓝的眸子里全是坚定。
          三代眼神暗了一下,下定了决心,似妥协似叹息也似遗憾,他深深地看向鸣人,缓慢地说:“去吧,可要好好地看看他。”
          鸣人大大松了一口气,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成功的对峙,他雀跃无比,激动地直接在病床上蹦跶起来。
          “但是卡卡西他现在,不太好。等他醒过来我会去叫你的。这段时间给我好好待在家里,不要闯祸,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听到了吗鸣人?”
          鸣人像一盆被浇透七七八八的火,一下子蔫了不少。
          “可我现在就想见到卡卡西哥哥。”
          “鸣人现在去了卡卡西也不能和你说话啊。”
          “我只想看看他,看看他长什么样嘛,爷爷,爷爷。”鸣人的撒娇撼动不了这位老者。
          “好了,既然没什么大碍现在就给我回家。”


        IP属地:上海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1-08-02 19:27
        回复
          这段时间绝对是鸣人最为焦灼的日子。第一天过去了,鸣人想月亮哥哥应该睡饱了吧,第二天过去了,鸣人想也许三代爷爷马上就会派人来接他了吧,第三天过去了鸣人觉得不对劲了,怎么会这么长时间都没醒呢?饿也要饿死了吧?第四天开始鸣人觉得受到了欺骗但还抱着希望,第五天鸣人肯定自己受到了欺骗并开始愤怒,第六天鸣人的愤怒直线攀升,直到第七天鸣人的怒火都快要尾兽化了,他肯定月亮哥哥就算没醒也被饿死了,监视他的暗部吓得连忙禀报三代并现身劝导。
            所幸卡卡西终于醒了,鸣人一个筋斗便冲进了医院。
            他一直在回想以前的点点滴滴,回想着月亮哥哥的声音和触感,他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见过月亮哥哥的脸!上次月亮哥哥将面具摘下来直接就反扣在了他脸上,加上是夜里,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看见。
            终于要和月亮哥哥好好见面了!那个一直暗中保护他,呵护他,喜欢他,给他温暖和安全感的月亮哥哥!
            可是当三代屏退了重症监护室的暗部后,鸣人见到的却是一个静静靠在床沿的苍白少年。
            他几乎全身都裹上了绷带,脸上还带着氧气面罩,一呼一吸之间,白雾弥漫在其中。
            那是一个悲戚的表情。
            但马上他就看见了鸣人。他深深地吸了最后一口氧气,然后扯掉了氧气面罩。
            他笑了,眼里闪着光。
            “月亮哥哥!月亮哥哥!”
            卡卡西听见这个称呼稍微愣了下神,随即鸣人饿虎扑食般扑在了他怀里。因为鸣人确定他喜欢自己,所以他才要加倍地喜欢他。
            鸣人终于看见了,那是一张多清秀的脸啊,苍白,又别具美感。月亮哥哥有狭长的黑眼睛,挺拔的鼻梁,嘴角还有一颗痣,他银白的头发随意披散下来,凌乱,又桀骜不驯。重要的是他在笑!
            月亮哥哥一看就很少笑呢,但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他很瘦,在他怀里的感觉不是很美满,真像一轮弯弯的新月。
            “月亮哥哥!”
            “鸣人。”
            卡卡西缓缓说出这三个音节,仿佛在努力刻划什么。
            他揉了揉他金黄的脑袋。少年自小冷淡,擅长抑制情感,如今却贪恋这金黄的温暖,舍不得放手。
            真是和老师一摸一样呢。
            “我好想你啊!月亮哥哥!晚上在我梦里出现的是你吧!你经常来看我么?”
            少年心虚似的抬头看了一眼门口的三代,三代向他挥挥手似乎是示意他好好珍惜,走出并带上了门。
            鸣人觉得月亮哥哥的眼神很复杂,那样好看的脸,非要这样充满了驱散不了的悲伤。
            鸣人一下子被抱住了。他的月亮哥哥张开双臂将他紧紧搂住,尖尖的下巴搁在鸣人后背,凌乱的银白色头发散在了鸣人脸上,很好闻的味道。鸣人希望他能抱的时间长一点,从来没有人将他抱得这么紧过,他也从没有贴哪个人的心房这么近过。
            “鸣人。“
            “嗯?”
            “我一直会在,所以不用害怕。”
            “现在我不会再害怕啦!因为卡卡西哥哥会保护我!我自己也会努力的,我未来可是要当火影的哦!”
            “我会……一直看着你的。”
            呢喃的低语穿透过鸣人衣服的布料,少年音传到鸣人耳朵里,清冽的呢喃,郑重的承诺。
            然后卡卡西放开了鸣人,拥抱结束了,鸣人有些遗憾地撇撇嘴,不过他马上又开始讲述自己的生活经历,他有那么多事情要和卡卡西分享,恨不得把脑子里所有东西都吐出来,把所有的快乐和委屈都让这个人知道。好让他,多了解自己一点,多信任自己一点。
            卡卡西从头到尾都在微笑着倾听,听得很认真。
            鸣人太想有个人爱他了。
            等到无边无际的话都快说完了,鸣人终于敢肯定,他找到这个人了。
            说到最后,鸣人鼻子皱了几下,还是忍不住哇得哭出来了:“卡卡西哥哥,你会离开我吗?”
            卡卡西沉默了几秒。
            “卡卡西哥哥?”
            “不会的,我既然说要一直看着鸣人……就说到做到。”
            “拉钩!”
            肉肉胖胖的小手和骨节分明的大手拉在了一起。
            再后来,卡卡西支撑不住又带上了氧气面罩,鸣人仍然在说,不过卡卡西却越来越听不清了。
            鸣人看着又一次陷入沉睡的少年,嘴角咧了起来。
            “月亮哥哥,我也不会离开你的。”
            他心满意足地趴在他身上。
            这一次畅聊后,三代爷爷就再不允许鸣人和卡卡西见面了。鸣人再怎么怨气冲天,撒娇打滚都没用了。
            鸣人只好自己安慰自己:卡卡西哥哥是暗部,暗部总会看着我的,所以卡卡西哥哥一直在看我。
            每每念及此,他便动力十足,恨不得给训练桩再来个那么一百多下。
            但是鸣人没想到的是,距离下一次见面竟会这么久。足足半年鸣人都再没见过卡卡西。
            鸣人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当个暗部就这么麻烦。为什么只有卡卡西哥哥不能在他面前现身,其他冷冰冰的暗部却可以一直在他面前说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去这里不能去那里。
            但是,鸣人比以前安分了许多,他不再恶作剧了,不再和人起冲突了,不再破坏公物了,因为他知道有一个人肯定爱他,不用用这种遭人讨厌的方式引起别人注意了。建立起羁绊之后孤独的时候才会感到宽慰,才会从心底涌起对抗孤独的力量。


          IP属地:上海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1-08-02 19:28
          回复
            鸣人吃完了最后一桶泡面。于是在一个黄昏,他打算出来找点吃的,比如……烤鱼。
              鸣人兴冲冲地拿起自制的钓竿跑到木叶西面的小溪边上,串上鱼饵便开始垂钓。半年前和卡卡西哥哥见面的时候,他告诉自己这里鱼很多,容易垂钓。鸣人惊喜地问他原来卡卡西哥哥也经常钓鱼吗?卡卡西点点头。
              于是乎,鸣人每当想吃鱼的时候就会跑到这里来。卡卡西哥哥没有骗他,这里的鱼确实很多,因为钓鱼的人很少。鸣人内心总是期望着能碰到钓鱼的卡卡西哥哥。
              附近有一个死过人的鬼宅,有些小屁孩就拿这个宅院当做试胆的地方。据说死在那里的是一个强大的忍者,而死因居然是自杀!于是这个宅院更加被蒙上了诡异的色彩。
              黄昏给这个宅院送上了最浪漫的剪影,黑漆漆又无比清晰的轮廓印在了橘黄的天空幕布之上,鸣人想,这么黑,确实有点恐怖。
              他听见了鱼儿跃出水面的水花声,但他的钓竿依旧平静。他疑惑地转头,看见不远处的岸边站着一个让他瞳孔瞬间放大的身影。那只是一个单薄的剪影,和那个老宅一样黑漆漆地印在天上。但是……这个剪影,他是抱过的啊!
              银发在落日中掩去了自己的色泽,但其桀骜的特性却异常清晰地被凸显出来。鸣人把钓竿一扔,几乎是做梦一般飞奔上前,然后扑了上去。
              “月亮哥哥!”
              卡卡西接住了他,笑盈盈地揉了揉他的脑袋。
              不知道为什么,月亮哥哥这次戴了一个面罩,挡住了一半的脸。但是他今天穿的是常服,还围了一条墨绿色的围巾,下摆随着晚风在风中飘扬着。真是越来越像,他的邻家哥哥了呢!
              柔软宽松的衣物果然比硬邦邦的暗部护甲好看多了!
              “月亮哥哥!终于……又见到你了!”
              “你不来看我了!”
              “抱歉呐,鸣人。”
              鸣人再次把头埋到卡卡西怀里。
              后来鸣人捡柴生火,卡卡西处理鱼肉。
              第一次别人做饭给他吃,第一次他张口就能吃到美味。他发誓,这是他有生以来吃过最好吃的东西。碳柴自然的清香是店里无法比的,恰到好处的火候保留了鱼肉的全熟鲜嫩,加上卡卡西哥哥变戏法一样拿出的调味料,鸣人差点连手指头也吃进去。
              毕竟哥哥就是哥哥嘛!鸣人心满意足地咂咂嘴舔舔手,然后尴尬地笑笑。
              他面前堆满了高高的鱼骨头,而卡卡西哥哥才在慢斯条理地啃第二条,他吃东西的时候,面罩又被拉下来了。
              “哈哈,哈哈,那个,哥哥做的真的巨好吃的说!一不小心就,哈哈……”
              卡卡西噗嗤一声笑出来了:“鸣人喜欢就好。”
              后来他们收拾好了残局,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群星开始在天上闪烁。
              鸣人邀请卡卡西去他家睡觉,反正鸣人觉得月亮哥哥也没有家。
              月亮哥哥的身影顿住了,背朝着他没有说话,鸣人看见他有些轻微地颤抖。
              “卡卡西哥哥?”鸣人奇怪地问。
              卡卡西深呼吸了几下,鸣人听见一声解。
              再次转过身的时候,鸣人惊悚地看见卡卡西哥哥的左眼变成了血红色。
              “卡卡西哥哥!你的眼睛!”
              卡卡西弯下腰,双手紧紧扣着鸣人的肩膀,鸣人就这样近距离地和那双眼睛对视着,他发现那只血红色的眼睛里还有两个蝌蚪一样的纹路。
              “哥哥……”鸣人又看不懂那双眼睛了,那里面充斥着丰富又复杂的情感,哥哥扣着他肩膀的手在颤抖,清秀的白眉打成了结。那双万年没有光彩的眼睛此时明亮地可怕,还有一层朦胧的雾气笼罩。
              “鸣人,接下来的一段路你只能自己走,月亮哥哥……到此……为止了。”
              鸣人觉得卡卡西哥哥马上就要哭了,但还没等这个马上到来,卡卡西左眼中的两只蝌蚪就开始飞速地旋转起来,鸣人瞬间也觉得天旋地转,没等开口就晕了过去。
              “我会……一直……看着你的……说到……做到……”
              四周的灌木丛与树后一下子跳出来数十个暗部,将一大一小两个倒地昏迷的人围了起来,三代也慢慢地走出来。
              “鸣人带去好好检查记忆,卡卡西……就送医院吧。卡卡西缺席的时候,寅虎,你来代理队长。”
              “是。”
              三代看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心疼的不行。
              “还都是孩子……”
              鸣人的梦很混乱,噪噪杂杂喧嚣不已,爱恨情仇交织不清,酸甜苦辣混杂入口,花花绿绿简直像掉进了调料盘。他在管道里穿行,管道的出口是一片光明。他迫切想要脱身于乱七八糟的世界,最终挤出了时间的管道。
              一片空白,一片空白,除了空白还是空白。
              “又是新的一天呢!呦西!”
              鸣人的志向还是当火影,他又开始了恶作剧,不过,变本加厉!竟然在威严的历代火影影岩上涂鸦!后果可想而知。
              看着被恶搞地乱七八糟的影岩。暗部叹气。
              “九尾小子果然是个祸害。队长,你说呢?”
              “对,果然很可爱呢。”
              于是暗部丙惊悚地看见他们万年面若冰霜的队长脸上浮起了微笑,以致于差点从树上掉下去。


            IP属地:上海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1-08-02 19:29
            收起回复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漩涡鸣人进了第七班,飞速成长,最终成为了四战的大英雄,成为了现在的准七代目。
                “卡卡西老师。”
                于是乎,在夜晚的屋顶上,被准七代目一声月亮哥哥震住的六代目好些时候才缓过劲来,用同样复杂的目光投向个子已经超过当年月亮哥哥的少年。
                少年笑得灿烂,仿佛这个月明星稀的夜晚也升起了太阳。
                “谢谢你,月亮哥哥,卡卡西老师。”
                在我最孤独无依的时候,用爱赐予我勇气,有你在,回忆不再可怕。
                少年扑向他身边的哥哥,老师,六代目的怀中,一如当年。
                果然还是很瘦呐。
                卡卡西伸手搂住他的阳光,学生,准七代目,一如当年那个拥抱。
                “我说到做到了哦,鸣人。”
                金发如日,银发如月。当年的他们,在光明与黑暗中交互。
                今晚是个不眠之夜,他们还要聊聊,聊聊曾经,聊聊过去,聊聊未来。


              IP属地:上海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1-08-02 19:30
              回复
                END


                IP属地:上海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1-08-02 19:30
                回复
                  好温暖的感觉
                  鸣***,卡卡西是月,一个光芒万丈温暖耀眼,一个清冷孤傲高悬夜空,鸣人是卡卡西对未来的希望延伸,“我会一直看着你”,也是琳对带土说过的话啊。
                  总之就是好看


                  IP属地:吉林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1-08-02 23:56
                  收起回复
                    是一篇特别温柔的文呢,其实还想看更多,但是又没有了,但是end的地方又刚刚好,没有多一点,也没有少一点。
                    卡卡西一直是个温柔的人呢,觉得作者的比喻很好,像月。银色的头发,微弯的眼睛,还有他的一切,都是朦朦胧胧的不清晰的隐藏的,他待人接物也是淡淡的,却又很温暖,就像月亮的淡淡的银色光辉。
                    鸣人那样热烈的性子还有金黄色的头发用太阳来比喻实在是太恰当了,主要是他与月亮不同,他光芒更盛,更耀眼,更欢快。而卡卡西多数时候是含蓄的。
                    多么幸运啊,两人有一段如此温馨的时光,有两次相遇,无数次重逢。
                    想到一句话,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说不定,那个人之前遇见过你,只是你不记得了呢。


                    IP属地:湖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1-08-03 15:50
                    收起回复
                      我觉得原著中空白的那部分由你填补了,卡卡西,四代的仅存的学生,就应该这样保护着老师的孩子长大啊!就算不能明面上,那就暗地里,哪怕最后用幻术封存记忆!谢谢给我们填补上这个不冷血的暗部卡卡西!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1-08-04 20:38
                      收起回复
                        芜湖!喜欢大大的文风!


                        IP属地:上海13楼2021-08-14 20:39
                        回复
                          很细腻的文,很舒服,点点滴滴使得我找到了心中的卡卡西,他确实如月亮般清冷,却也如月亮般温柔,楼楼写的很好。


                          IP属地:青海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1-09-29 23:10
                          回复
                            呜呜呜呜,文笔细腻温暖的楼主,重要的是,他挖坑会填满呜呜呜呜


                            IP属地:四川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2-08-25 16:5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