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同人吧 关注:3,224贴子:36,936

【战国无双3同人】大河滔滔(立花宗茂×毛利元就,清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嘛,起因是战国无双3的那张角色歌CD。毛利元就的那是《大河滔滔》让我萌了。石川叔唱歌就是美啊!!!!
然后,我又狗血了。请凑合着看吧……
以上……


回复
1楼2010-04-02 16:39
    审核中……下班前他还不出来我就再贴一遍……


    回复
    2楼2010-04-02 16:41
      在毛利元就的部署下,接下来的战斗都大获全胜,士兵们几乎都要把毛利元就当作是神了。可是每次胜利后的庆功却总是看不到毛利元就,而偷偷溜出去寻找毛利元就似乎也成了立花宗茂的习惯。毛利元就并不难找,因为他一定会在河边,看着滔滔的江水发呆,在他的身边总是会有一只猫。
      “为什么元就总是这么讨猫喜欢呢?”
      立花宗茂蹲在一边嫉妒的看着逗猫玩的毛利元就。
      “为什么宗茂总是不讨猫喜欢呢?”
      毛利元就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笑着问了他一个相似的问题。
      “我也想逗猫玩……”
      可是想起自己刚刚长好的指头,宗茂忍住了去抚摸猫的念头。也许是为了安慰宗茂,毛利元就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
      “元就,你明明那么擅长打仗,为什么不去争夺天下呢?如果你肯的话,这绝对不是一件难事。”
      “自己擅长的事情不一定就是自己喜欢的事情。我虽然擅长打仗,可是我喜欢的却是历史。比起打仗,我更喜欢坐在书房研究历史。”毛利元就一边说一边挠了挠后脑勺。“宗茂有什么擅长的事情吗?”
      “故意忘记自己说过的话。”
      “哎?”毛利元就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擅长这个?”
      “恩。”
      立花宗茂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那么宗茂喜欢自己擅长的这个?”
      “喜欢!”立花宗茂立刻就回答了。“看到他们呆住的样子我会很开心!”
      “……”
      毛利元就呆住了。
      “就是你现在这样的表情!”
      立花宗茂指着毛利元就的脸笑了起来。
      “宗茂……你只是喜欢捉弄人而已吧?”
      “差不多吧。”
      “……”毛利元就盯着他看了半天,一言不发的站起身来,走到立花宗茂的身边。“宗茂。”
      “恩?”
      立花宗茂应了一声,看着毛利元就。
      “这个给你。”
      毛利元就把抱在怀里的猫递给了立花宗茂,立花宗茂不解的看着他,一脸的茫然。
      “回去了。”
      毛利元就转身走了,很快,背后传来了立花宗茂的惨叫。
      “你这只该死的猫!!!我不会放过你的!!!!!”
      听着立花宗茂的惨叫,毛利元就露出了微笑。
      “捉弄人的感觉原来真的不错。”
      战争是一件让人生厌的事情,因为在一方被完全打倒之前,战争是不会结束的。织田信长有的是强大的力量,而毛利元就有的是强大的智慧,这场战争注定是一场持久战。也许正是因为有这连绵不断的战斗,其间那短暂的宁静才显得格外的珍贵。
      在战争的间隙,坐在河边聊天似乎成了立花宗茂和毛利元就的习惯,而且这两人似乎都有要把这个习惯维持下去的意思。但是他们也知道,战争总有一天会结束。等到战争结束的时候,无论谁胜谁负,他们这个习惯都是无法维持下去的。
      决战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凝重了许多,毛利元就似乎也受到了影响,那经常挂在脸上的微笑,渐渐看不到了。
      今天,毛利元就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河水,好像要从里面看出什么来。
      “……”
      立花宗茂忍了很久,终究还是没有忍住,他开口叫毛利元就的名字。
      “元就……”
      “恩?”
      毛利元就转过头来看他,表情有些忧伤。
      “我……我一直想要问你,你……为什么总是这样看着河水呢?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呢?”
      “……”
      毛利元就一开始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立花宗茂,过了很久,他笑了,是跟平常一样温和的微笑。
      “河水总是奔涌向前,不会后退,也不会停止,就跟历史一样。”毛利元就转回头,重新看着河水。“历史也是在不断的前进着。胜利者也好,失败者也好,都会被历史的洪流所淹没。无论你是多么伟大的人,最终都会变成历史书上的几行文字。”
      “元就……”
      “我喜欢历史,喜欢看那些过去发生的事情。因为过去的那些事情,现在也在发生着,只是他们换了一件外衣而已。过去,我一直都以为是人创造了历史;可是现在,我觉得也许是历史选择了人。历史的发展有着它的规律,它会选出符合它的规律的人,让他登上历史的舞台。”


      回复
      5楼2010-04-02 17:09
        “织田信长?”
        立花宗茂忍不住念出了这个名字。
        “是啊,信长公也许就是被历史选中的人。”
        “那么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不就是在违背历史吗?”
        听了立花宗茂的问题,毛利元就挠了挠头。
        “历史的发展规律也不是恒久不变的,在某个契机之下,它会以全新的规律来替代旧的规律,这就是历史的进步。”
        “历史的进步?”
        “是的。”毛利元就点了点头。“许多年以来,都是由一个人来独自支撑整个天下,这样不是很沉重吗?如果让所有的人凝聚在一起,共同来支撑天下,这样就不会沉重,也许就可以建立每个人都能得到幸福的国家。”
        “像信长公这样的人,独自一人支撑天下难道不行吗?”
        “信长公虽然能够做到,可是他不可能永远生存,他的后继者就未必能做到,到那个时候天下又会陷入混乱。只有做到了‘百万一心’,所有的人一起支撑天下,才能建立长久太平的治世。”
        “可是,人都是各自怀着各自的心思,‘百万一心’很难做到。”
        “是啊。宗茂说得很对呢。”毛利元就笑了,立花宗茂看的出他的笑中掺杂着无奈和自嘲。“说到底,上面的一切也只是我的空想而已,现在想要实现确实难了一些。但是,我认为这些都是正确地,虽然现在不能实现,但是总有一天会实现的。这就是我从历史中学到的。”
        “不打算自己努力去实现吗?”
        “哎?”
        “打倒信长公,去建立你所描绘的‘百万一心’的国家,去实现的自己的梦想。”
        “梦想不去视线的话就永远只是一个梦想?”
        看到立花宗茂点了点头,毛利元就站了起来。
        “我已经死了,所以这些事情还是交给其他人去做吧。我还是乖乖做一个历史学家好了。”
        “元就……”
        “宗茂,这是我们第一次谈论这么沉重的话题呢。”
        “确实呢……”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会很开心,为了能够一直这么开心,我都会故意不和你谈论这么沉重的话题。”
        “那么今天?”
        “要是能一直这样和你在一起就好了,只是,决战快要到了呢。”
        毛利元就迈开步子要走,却被立花宗茂抓住了手腕。
        “元就,等打倒了信长公,我打算去旅行。”
        “旅行?”
        “是的,到各个地方去旅行,去看看各种各样不同的地方,认识各种各样不同的人,可以学到各种各样不同的东西。”
        “不错的打算呢。”
        “元就,和我一起去。”
        “……”
        立花宗茂的眼神让毛利元就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他是认真的。
        “宗茂,就像是这滔滔的河水一样,一切都是在不停的变化着。没有什么是恒久不变的,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毛利元就笑了,这是立花宗茂第一次看到他露出如此悲伤的笑容。看着他的背影,立花宗茂叹了一口气。
        “我被拒绝了吗?”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除了不断奔流向前的河水。


        回复
        6楼2010-04-02 17:09
          最终决战终于还是开始了。双方都堵上了自己的全部,为了最后的胜利。虽然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可是毛利军和立花军最终还是胜利了。所有的人都在欢呼,为了最终的胜利而欢呼。立花宗茂在人群中寻找着毛利元就,可是哪里都看不到他的人影。
          “一定又是跟以前一样跑到河边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宗茂总是觉得心里慌慌的。他跑了起来,想要早点到毛利元就的身边去。明明河边离地不远,他却觉得自己跑了很久,跑到气喘吁吁。终于到了河边,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立花宗茂这才放下心来。
          “元就!”
          他喊着毛利元就的名字,朝着他跑去。
          “宗茂,”毛利元就转过身,对着他微笑。“一切都结束了呢。”
          “还早着呢。”
          “信长公不是已经被打倒了?”
          “你所描绘的‘百万一心’的国家还没建立,我所描绘的旅行生活还没开始,所以一切都还早着呢。”
          立花宗茂也对着毛利元就笑了起来。
          “确实呢,一切都还早着呢。”
          “元就,你真的不跟我一起去旅行吗?”
          他不死心,鼓起勇气再一次问毛利元就。
          “我其实很想去呢。”毛利元就挠了挠头,做出一付伤脑筋的样子。“可是,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什么……意思?”立花宗茂不解的看着毛利元就,却发现他的身体正慢慢变得透明。“元就,这……这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我能一直保持这么年轻的容貌,为什么我不能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为什么我不能和你去旅行,这就是答案。”
          毛利元就微笑着,伸出手摸了摸立花宗茂的头。可是宗茂却完全感觉不到手的触感。
          “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立花宗茂去抓毛利元就的手腕,却怎么也抓不住,毛利元就的身体就像是空气一般,宗茂的手从他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我已经死了。”
          毛利元就微笑着,告诉立花宗茂最后的答案。
          “死了?”
          “我已经死了很多年了。虽然努力想要留在这个世界,可是已经到了极限了。”
          “骗人的吧?”
          “没有什么东西是恒久不变的,所有的一切最终都会消逝在历史的洪流之中。”
          “别开玩笑了!!让历史见鬼去吧!!”
          “就像河水最终汇入大海一样,历史的洪流也会汇入历史的大海。我会一直在那里,所以只要你打开历史书,就可以见到我。”
          “元就!”
          “宗茂,再见了。”
          “元就!!!!!”
          毛利元就的身影消失了,就好像他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只剩下立花宗茂,看着滔滔的河水悲痛欲绝。

          “暗千代。”
          立花宗茂开口叫自己的妻子。
          “恩?”
          “立花家就交给你了。”
          “哎?”
          在立花暗千代明白过来之前,立花宗茂已经翻身上马,冲出了城门。
          “宗茂!!你要去哪里!!!”
          立花暗千代从身后传来,远的好像在另一个世界。
          “我要去旅行,到各个地方去旅行,去看看各种各样不同的地方,认识各种各样不同的人。”
          这句话宗茂像是在跟立花暗千代说,又像是在跟自己说。刚刚下过雨,城外的河水正在汹涌的奔流向前。摸了摸揣在怀中的书,立花宗茂笑了。
          “历史也许是不停变化的,可是人和历史是不一样的。我要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着恒久不变的事情。”
          河边的大树下,一只猫正在打着瞌睡,就好像是有人在抚摸它的后背一样,露出了惬意的表情……

          END


          回复
          7楼2010-04-02 17:09
            喵的,逼得我重贴了一遍……


            回复
            8楼2010-04-02 17:09
              第一眼看见战无3元就的人设和介绍,就觉得此人杨威利附体


              回复
              9楼2010-04-02 17:26
                在决定下一步行动之前,立花宗茂和立花暗千代就暂时留在了毛利家。把训练士兵的工作交给了自己的妻子,立花宗茂在毛利家的庭院里随意的走动着。简单的和式房屋,没有什么太奢华的装饰,宗茂觉得很舒服,不知不觉间,走到了那天的那间书房。
                书房的门开着,可以看得见正坐在矮桌前看书的毛利元就。在他的周围,有着好几摞堆成了小山似的书。有的因为摞得太高,几乎就要倒塌了,可是毛利元就却毫不在意,只是专心的看着书。虽然他偶尔会轻轻抚摸一下趴在自己腿上睡觉的猫,但是宗茂看得出,这只是个习惯动作,不需要花费任何精力。此时此刻这个男人得全部心思都集中在眼前的那本书上。
                “历史书就这么好看吗?”
                宗茂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本来打算就这样悄悄离开,不去打扰毛利元就,可是在转身离开之前,却又忍不住打量起毛利元就来。
                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上次在书房,立花宗茂都没能仔细观察一下毛利元就。他唯一记住的就只有那个男人的微笑。而此时,毛利元就的脸上并没有微笑,有的只有专注。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专注的表情,有一种很奇异的感觉涌上了立花宗茂的心头。而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久的让他想不起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感觉了。
                “……”
                立花宗茂觉得自己最好还是赶快离开。毕竟一个男人站在门外偷看另一个男人并不是一件多么光明正大的事情。可就在他准备走得时候,毛利元就突然伸手想要去拿自己身旁那一大摞书里最上面的一本书。可是他的目光却还集中在自己眼前的那本书上,于是那一大摞书很不幸的被他碰倒了。
                “啊!!”
                书倒塌的声音,还有毛利元就惊呼的声音惊醒了那只正在睡觉的猫。它挣扎逃出去的时候又撞倒了另外一摞书。转眼间,毛利元就周围的书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般全部倒了,把他埋了起来。
                “元就公!!”
                这下立花宗茂更没法离开了,他赶紧冲进房间把压在毛利元就身上的书拨开,把他从书堆里挖了出来。
                “元就公!你没事吧!!”
                “还……还好……”
                被拯救出来的毛利元就躺在书堆上,挠了挠头,对着立花宗茂笑了起来。在看到这个笑容的那一瞬间,立花宗茂听见了自己的剧烈的心跳声……

                “说起来立花桑为什么会在门外?”
                毛利元就一边把书摞好,一边回头跟帮忙摞书的立花宗茂说话。
                “我在院子里闲逛,偶然经过这里的时候听到了惨叫,就赶紧冲了进来。”
                立花宗茂说得都是事实,只是他省略了偷看毛利元就的部分。
                “你能及时赶来真是太好了,上次我花了好长时间才自己爬出来。”
                毛利元就笑着挠了挠头。
                “上次?”立花宗茂皱起眉头看着他。“难道说这种事情经常发生?”
                “也不是很经常,只是偶尔发生一次而已。”
                看到毛利元就一脸傻笑,立花宗茂就已经知道这种事情绝对是经常发生。
                “……”立花宗茂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我为什么会输给这种男人呢?”
                “一定是因为立花桑年纪比较小的缘故。”
                “年纪小?”立花宗茂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比自己矮一头的毛利元就。“从外貌来看,一点儿也不会觉得我比你年纪小。”
                “可是事实上我跟你年纪查很多呢。”毛利元就微笑着把最后一摞书摆好。“完成了。”
                “是啊。”
                看着摆的整整齐齐的书,立花宗茂揉了揉有些酸疼的腰。
                “今天多亏了立花桑了,要是只有我自己还不知道要整理到什么时候。”
                “我说,可不可以……”
                “大殿!!!”
                立花宗茂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门外穿来的喊叫声打断了。他刚想去看看是谁在大叫,却看到毛利元就突然一下子躺在了地上。
                “元就公……”
                立花宗茂还没来得及问毛利元就发生了什么,就看到一个年轻人慌慌张张跑了进来,跪倒在毛利元就身前。
                “大殿!不好了!!”
                “我已经死了,不要再来烦我。”
                毛利元就头不抬眼不睁扔出了这么一句话。
                “可是,大殿……”
                “我已经把一生份的工作都做完了,现在我只是一个历史学家。”


                回复
                11楼2010-04-02 17:26
                  “大……大殿!!”
                  “要学着自己解决问题,不要老来找我。”
                  “大殿!!!”
                  看着眼前就像是在唱戏的两个人,立花宗茂忍不住笑了起来。看这个架势,这种对话是经常发生了。觉得两个人一时半会唱不完,自己在这里站着看又很失礼,立花宗茂悄悄走出了书房。
                  与织田信长的第一场战斗来得比立花宗茂预想的要早。而毛利元就就像是提前预料到了一切一样,做好了精密的部署,使的整个战场几乎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虽然毛利元就依旧在微笑着,可是立花宗茂的看得出,这和他平时的微笑完全不同。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毛利元就在战场上的那个微笑,立花宗茂总觉得脊背发凉。
                  “我可不想再和这个男人为敌了……”
                  把目光从毛利元就身上移开,立花宗茂喃喃说出了这句话。
                  “哎?你说什么?”
                  立花宗茂说话大声音很小,连在他身边的立花暗千代都没有听清。
                  “我有说过什么吗?”
                  立花宗茂转过头对着立花暗千代灿烂的笑着,他知道,只要这样笑,立花暗千代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唔……”
                  果然不出他所料,立花暗千代哼了一声不再理他,冲进了敌阵。立花宗茂笑了笑,也跟着她冲进了敌阵。
                  这场战斗毛利军和立花军大胜,当所有的人都在欢呼庆祝胜利的时候,毛利元就却不知道溜到了什么地方去。立花宗茂本来也不喜欢这种场合,毛利元就不在他又觉得兴趣缺缺,于是趁大家不注意也溜了出来。
                  但是真的溜出来又觉得没有地方可去,只好随意的走着,全当是散步。快走到河边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元就公?”
                  在确定那个身影确实属于毛利元就之后,立花宗茂悄悄走了过去。毛利元就没有发觉立花宗茂走过来了,依旧坐在原地没有动。他双眼盯着不断流逝的河水,就像是在发呆。在他的膝盖上,一只花猫正卧在那里打瞌睡。
                  “元就公……”
                  立花宗茂不想再次演变成偷窥,于是他出声叫毛利元就。
                  “立花桑?”
                  看到宗茂,毛利元就先是有些吃惊,但是他很快就笑了起来。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不喜欢人多吵闹的地方。所以想要一个人安静一下。”
                  “可是为什么会有猫?”
                  宗茂指了指在毛利元就膝盖上打瞌睡的花猫。
                  “它啊,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
                  毛利元就温柔的抚摸着花猫的后背,花猫露出一付很惬意的表情。
                  “野猫?”
                  “应该是吧。”
                  “野猫不是一般都会躲着人吗?”
                  立花宗茂不解的问。
                  “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会吸引猫。”
                  “吸引猫?”
                  “就是我坐在这里,就会把附近的猫给吸引过来。”
                  “这是特异功能?”
                  “不算吧。”
                  毛利元就笑了起来。立花宗茂伸手想去戳戳那只猫,可是那只猫却突然伸出爪子抓了他的手指一下。野猫的爪子很锋利,立花宗茂的手指头上出现了一道伤口,血从伤口处涌了出来。
                  “好痛!”立花宗茂捏住了手指。“可恶,你这只野猫!”
                  可是在立花宗茂找它算帐之前,那只野猫就逃得无影无踪。
                  “可恶!!下次让我抓住绝对绕不了你!!”
                  “呵呵哈哈哈哈……”
                  看着立花宗茂气急败坏的样子,毛利元就大声笑了起来。
                  “看到我受伤你还笑!”
                  立花宗茂把对野猫的怒视转向了毛利元就,可是他却丝毫不为所动,还在笑着。
                  “对不起,我只是没想到立花桑会这么孩子气。”
                  “……”立花宗茂放开了已经不再流血的手指,严肃的看着毛利元就。“元就公,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叫立花。”
                  “不叫立花?那叫什么?”
                  “叫宗茂好了。”
                  “宗茂?”毛利元就稍微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那么你也别叫我元就公,叫元就好了。”
                  “可是元就公比我年长,而且还是大名,还有……”
                  “宗茂,”毛利元就打断了立花宗茂的话。“我已经死了,所以不需要这些繁文缛节了。”
                  确实,毛利元就已死,这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
                  “好吧,元就……”不知道为什么,立花宗茂觉得叫元就很别扭。“那么,元就,你应该比我大很多,可是为什么看起来很年轻,就像跟我差不多大似的?难道毛利家有什么保养秘术?”


                  回复
                  12楼2010-04-02 17:26
                    “我只是整天看历史书睡觉而已,如果这也算保养秘术的话。”
                    “原来是这样吗?”
                    立花宗茂托着下巴使劲想着。
                    “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毛利元就突然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立花宗茂只好点了点头,两个人一起离开了河边。

                    在毛利元就的部署下,接下来的战斗都大获全胜,士兵们几乎都要把毛利元就当作是神了。可是每次胜利后的庆功却总是看不到毛利元就,而偷偷溜出去寻找毛利元就似乎也成了立花宗茂的习惯。毛利元就并不难找,因为他一定会在河边,看着滔滔的江水发呆,在他的身边总是会有一只猫。
                    “为什么元就总是这么讨猫喜欢呢?”
                    立花宗茂蹲在一边嫉妒的看着逗猫玩的毛利元就。
                    “为什么宗茂总是不讨猫喜欢呢?”
                    毛利元就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笑着问了他一个相似的问题。
                    “我也想逗猫玩……”
                    可是想起自己刚刚长好的指头,宗茂忍住了去抚摸猫的念头。也许是为了安慰宗茂,毛利元就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
                    “元就,你明明那么擅长打仗,为什么不去争夺天下呢?如果你肯的话,这绝对不是一件难事。”
                    “自己擅长的事情不一定就是自己喜欢的事情。我虽然擅长打仗,可是我喜欢的却是历史。比起打仗,我更喜欢坐在书房研究历史。”毛利元就一边说一边挠了挠后脑勺。“宗茂有什么擅长的事情吗?”
                    “故意忘记自己说过的话。”
                    “哎?”毛利元就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擅长这个?”
                    “恩。”
                    立花宗茂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那么宗茂喜欢自己擅长的这个?”
                    “喜欢!”立花宗茂立刻就回答了。“看到他们呆住的样子我会很开心!”
                    “……”
                    毛利元就呆住了。
                    “就是你现在这样的表情!”
                    立花宗茂指着毛利元就的脸笑了起来。
                    “宗茂……你只是喜欢捉弄人而已吧?”
                    “差不多吧。”
                    “……”毛利元就盯着他看了半天,一言不发的站起身来,走到立花宗茂的身边。“宗茂。”
                    “恩?”
                    立花宗茂应了一声,看着毛利元就。
                    “这个给你。”
                    毛利元就把抱在怀里的猫递给了立花宗茂,立花宗茂不解的看着他,一脸的茫然。
                    “回去了。”
                    毛利元就转身走了,很快,背后传来了立花宗茂的惨叫。
                    “你这只该死的猫!!!我不会放过你的!!!!!”
                    听着立花宗茂的惨叫,毛利元就露出了微笑。
                    “捉弄人的感觉原来真的不错。”
                    战争是一件让人生厌的事情,因为在一方被完全打倒之前,战争是不会结束的。织田信长有的是强大的力量,而毛利元就有的是强大的智慧,这场战争注定是一场持久战。也许正是因为有这连绵不断的战斗,其间那短暂的宁静才显得格外的珍贵。
                    在战争的间隙,坐在河边聊天似乎成了立花宗茂和毛利元就的习惯,而且这两人似乎都有要把这个习惯维持下去的意思。但是他们也知道,战争总有一天会结束。等到战争结束的时候,无论谁胜谁负,他们这个习惯都是无法维持下去的。
                    决战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凝重了许多,毛利元就似乎也受到了影响,那经常挂在脸上的微笑,渐渐看不到了。
                    今天,毛利元就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河水,好像要从里面看出什么来。
                    “……”
                    立花宗茂忍了很久,终究还是没有忍住,他开口叫毛利元就的名字。
                    “元就……”
                    “恩?”
                    毛利元就转过头来看他,表情有些忧伤。
                    “我……我一直想要问你,你……为什么总是这样看着河水呢?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呢?”
                    “……”
                    毛利元就一开始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立花宗茂,过了很久,他笑了,是跟平常一样温和的微笑。
                    “河水总是奔涌向前,不会后退,也不会停止,就跟历史一样。”毛利元就转回头,重新看着河水。“历史也是在不断的前进着。胜利者也好,失败者也好,都会被历史的洪流所淹没。无论你是多么伟大的人,最终都会变成历史书上的几行文字。”
                    “元就……”


                    回复
                    13楼2010-04-02 17:26
                      “我喜欢历史,喜欢看那些过去发生的事情。因为过去的那些事情,现在也在发生着,只是他们换了一件外衣而已。过去,我一直都以为是人创造了历史;可是现在,我觉得也许是历史选择了人。历史的发展有着它的规律,它会选出符合它的规律的人,让他登上历史的舞台。”
                      “织田信长?”
                      立花宗茂忍不住念出了这个名字。
                      “是啊,信长公也许就是被历史选中的人。”
                      “那么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不就是在违背历史吗?”
                      听了立花宗茂的问题,毛利元就挠了挠头。
                      “历史的发展规律也不是恒久不变的,在某个契机之下,它会以全新的规律来替代旧的规律,这就是历史的进步。”
                      “历史的进步?”
                      “是的。”毛利元就点了点头。“许多年以来,都是由一个人来独自支撑整个天下,这样不是很沉重吗?如果让所有的人凝聚在一起,共同来支撑天下,这样就不会沉重,也许就可以建立每个人都能得到幸福的国家。”
                      “像信长公这样的人,独自一人支撑天下难道不行吗?”
                      “信长公虽然能够做到,可是他不可能永远生存,他的后继者就未必能做到,到那个时候天下又会陷入混乱。只有做到了‘百万一心’,所有的人一起支撑天下,才能建立长久太平的治世。”
                      “可是,人都是各自怀着各自的心思,‘百万一心’很难做到。”
                      “是啊。宗茂说得很对呢。”毛利元就笑了,立花宗茂看的出他的笑中掺杂着无奈和自嘲。“说到底,上面的一切也只是我的空想而已,现在想要实现确实难了一些。但是,我认为这些都是正确地,虽然现在不能实现,但是总有一天会实现的。这就是我从历史中学到的。”
                      “不打算自己努力去实现吗?”
                      “哎?”
                      “打倒信长公,去建立你所描绘的‘百万一心’的国家,去实现的自己的梦想。”
                      “梦想不去视线的话就永远只是一个梦想?”
                      看到立花宗茂点了点头,毛利元就站了起来。
                      “我已经死了,所以这些事情还是交给其他人去做吧。我还是乖乖做一个历史学家好了。”
                      “元就……”
                      “宗茂,这是我们第一次谈论这么沉重的话题呢。”
                      “确实呢……”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会很开心,为了能够一直这么开心,我都会故意不和你谈论这么沉重的话题。”
                      “那么今天?”
                      “要是能一直这样和你在一起就好了,只是,决战快要到了呢。”
                      毛利元就迈开步子要走,却被立花宗茂抓住了手腕。
                      “元就,等打倒了信长公,我打算去旅行。”
                      “旅行?”
                      “是的,到各个地方去旅行,去看看各种各样不同的地方,认识各种各样不同的人,可以学到各种各样不同的东西。”
                      “不错的打算呢。”
                      “元就,和我一起去。”
                      “……”
                      立花宗茂的眼神让毛利元就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他是认真的。
                      “宗茂,就像是这滔滔的河水一样,一切都是在不停的变化着。没有什么是恒久不变的,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毛利元就笑了,这是立花宗茂第一次看到他露出如此悲伤的笑容。看着他的背影,立花宗茂叹了一口气。
                      “我被拒绝了吗?”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除了不断奔流向前的河水。

                      最终决战终于还是开始了。双方都堵上了自己的全部,为了最后的胜利。虽然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可是毛利军和立花军最终还是胜利了。所有的人都在欢呼,为了最终的胜利而欢呼。立花宗茂在人群中寻找着毛利元就,可是哪里都看不到他的人影。
                      “一定又是跟以前一样跑到河边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宗茂总是觉得心里慌慌的。他跑了起来,想要早点到毛利元就的身边去。明明河边离地不远,他却觉得自己跑了很久,跑到气喘吁吁。终于到了河边,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立花宗茂这才放下心来。
                      “元就!”
                      他喊着毛利元就的名字,朝着他跑去。
                      “宗茂,”毛利元就转过身,对着他微笑。“一切都结束了呢。”
                      “还早着呢。”
                      “信长公不是已经被打倒了?”
                      “你所描绘的‘百万一心’的国家还没建立,我所描绘的旅行生活还没开始,所以一切都还早着呢。”
                      立花宗茂也对着毛利元就笑了起来。
                      “确实呢,一切都还早着呢。”
                      “元就,你真的不跟我一起去旅行吗?”
                      他不死心,鼓起勇气再一次问毛利元就。
                      “我其实很想去呢。”毛利元就挠了挠头,做出一付伤脑筋的样子。“可是,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什么……意思?”立花宗茂不解的看着毛利元就,却发现他的身体正慢慢变得透明。“元就,这……这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我能一直保持这么年轻的容貌,为什么我不能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为什么我不能和你去旅行,这就是答案。”
                      毛利元就微笑着,伸出手摸了摸立花宗茂的头。可是宗茂却完全感觉不到手的触感。
                      “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立花宗茂去抓毛利元就的手腕,却怎么也抓不住,毛利元就的身体就像是空气一般,宗茂的手从他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我已经死了。”
                      毛利元就微笑着,告诉立花宗茂最后的答案。
                      “死了?”
                      “我已经死了很多年了。虽然努力想要留在这个世界,可是已经到了极限了。”
                      “骗人的吧?”
                      “没有什么东西是恒久不变的,所有的一切最终都会消逝在历史的洪流之中。”
                      “别开玩笑了!!让历史见鬼去吧!!”
                      “就像河水最终汇入大海一样,历史的洪流也会汇入历史的大海。我会一直在那里,所以只要你打开历史书,就可以见到我。”
                      “元就!”
                      “宗茂,再见了。”
                      “元就!!!!!”
                      毛利元就的身影消失了,就好像他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只剩下立花宗茂,看着滔滔的河水悲痛欲绝。

                      “暗千代。”
                      立花宗茂开口叫自己的妻子。
                      “恩?”
                      “立花家就交给你了。”
                      “哎?”
                      在立花暗千代明白过来之前,立花宗茂已经翻身上马,冲出了城门。
                      “宗茂!!你要去哪里!!!”
                      立花暗千代从身后传来,远的好像在另一个世界。
                      “我要去旅行,到各个地方去旅行,去看看各种各样不同的地方,认识各种各样不同的人。”
                      这句话宗茂像是在跟立花暗千代说,又像是在跟自己说。刚刚下过雨,城外的河水正在汹涌的奔流向前。摸了摸揣在怀中的书,立花宗茂笑了。
                      “历史也许是不停变化的,可是人和历史是不一样的。我要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着恒久不变的事情。”
                      河边的大树下,一只猫正在打着瞌睡,就好像是有人在抚摸它的后背一样,露出了惬意的表情……

                      END


                      回复
                      14楼2010-04-02 17:26
                        原来是绪木大人的文~跪倒顶之

                        话说这可真是彻彻底底的Z53了……拆CP史啊TTOTT


                        回复
                        16楼2010-04-02 19:57
                          还是那句话,提督拆了我比较喜欢的立花夫妇,我要拿阳神八尺乌追杀提督!接我“百万一心”!T T


                          回复
                          18楼2010-04-02 2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