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魔法事件簿吧 关注:0贴子:78
  • 0回复贴,共1

漫威魔法事件簿-第369章 忙碌的秘法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

“所以,怎么样了?”

“奥罗拉·诺克提斯教授已经答应了会派出预言系教授协助调查。”现在拜访过奥罗拉的萨福诺·马蒂亚探长将帽子和外套挂在衣帽架上,他对着坐在沙发上的同事说道,“但是我觉得这并不能起到什么帮助,崇拜神明的家伙太多了,案件也总是无疾而终。”

“这也不一定。”坐在会客厅沙发上吞云吐雾的黑色长发男士则有着不同的意见,他没有不列颠男性中年时候常有的谢顶的毛病,他的黑色长发茂密甚至让萨福诺·马蒂亚探长心生嫉妒,“据说奥罗拉·诺克提斯教授是新上任的教授,或许她会主张一查到底,这个人充满了秘密。”

“为什么这么说?”萨福诺·马蒂亚探长坐在长发男士的身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还算温热的红茶,顺便拿起一块小甜饼。

“我在她刚刚担任新的幻术系教授的时候就在公司里查找过她的资料,然而一无所获。这个人干净得像是从未接触过街道旁的烂泥一样。”黑色长发男士往烟灰缸里敲了敲自己烟斗中的灰烬,“我曾经因为好奇心而向上级申请过调阅深层次的资料,然而还是一无所获,没有任何一张纸写过她的名字。”

“我想奥利古罗斯即使拥有那些资料也不会同意交给你的,维尔隆。”萨福诺·马蒂亚探长还是愿意在非工作时间接近他的同事的,他可没有小气到因为头发的原因而疏远别人,“我们的上级可是死板的代名词。”

“哈,我们可是政府人员,死板顽固怎么能够做成事呢?”

“但是在外人看来我们只是私营的水力资源公司而已,相比起法国的水力资源公司,我们可不是一星半点地丢脸。”

维尔隆不是很能理解同事对于水力资源的追求,“但是我们是政府人员,不是真的水力资源公司!”

“但是真的会有居民找我们修水管,而你不也是去了吗?”

“我——”维尔隆哑口无言,虽然他刚刚在公司就职的时候还有远大的理想,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被许许多多的无头案件和水管维修申请折磨得神经衰弱。最后面对同事的调侃,他只能叹了口气,“那还不是因为你们都不在——”

“我们要接案子,伦敦大学学院的高材生。”萨福诺·马蒂亚探长的调笑充满了善意,“我们只是新成立的部门,奥利古罗斯认为如果一些小事就让特殊人员出动的话会白白损耗经费,而只要你坐在这,我们就有小甜饼和热红茶了。”探长见玩笑并没有让同事开心起来,只得转向另外一个话题,“你能说说你为什么对奥罗拉·诺克提斯教授这么感兴趣吗?”

“你知道,巴雷斯先生曾经是我的导师,虽然我不是幻术系的毕业生,但是巴雷斯先生还是教过我一些东西的。”

“我知道,因为巴雷斯先生引起的骚乱之后我们都有去现场调查,我记得你看着那些使用魔法的痕迹哈哈大笑。”

“我不否认我有幸灾乐祸的想法,而巴雷斯先生居然用幻术欺骗了我们许多年,这才是让我们气愤的地方,不过看不穿幻术也有我们不够聪明的原因吧。总而言之,对于新的幻术系教授,我十分好奇她是否用幻术掩盖了自己的真实面貌,萨福诺,这只是源于好奇心。”维尔隆叹了口气,他接过萨福诺·马蒂亚探长递过来的白瓷杯,将里面温热的茶水一饮而尽。随后他叹了口气,“反正也不关我的事,那个从来没有露面的院长肯定有自己的考量。”

“你能否多说一些关于学院的事,当然,涉及机密的就不用说了,我不会自找麻烦的。”萨福诺·马蒂亚探长拉了拉衬衣领子,眨了眨眼睛,“但是我的爵位还能让我知道点什么,不是吗?”

“好吧,马蒂亚爵士,正如你所知道的一样,邪神崇拜案件与你的头顶上的头发一样,在无数普通案件中十分惹眼。而学院在中世纪的时候就为了抗击邪教徒而教授魔法,你以为十字军当中就没有巫师的身影了吗?”

“那圣公会——”

“我们都是一伙的,马蒂亚爵士,只不过不太对付而已。在我所学到的历史当中,一切魔法归于所罗门王,而将权柄归于上帝则是隐喻,表示着人类可以探索在内灵性以求得升华,通过学习十大源质和三条支柱以达到与内在神性同行的目的。而我所了解的咒语和仪式当中,那些天使的名称也只不过是代称而已,一个天使的名字代表了许多的含义。”维尔隆将白瓷茶杯轻轻放到了桌上,“而犹太教与基督教的关系我就不用与你赘述了,如果您的历史课程及格的话。在巫师看来他们只是将人类的灵性重新束缚住了而已,我在学院的第一堂课中所学习到的,就是只有软弱的家伙才会去信仰神明。”

“为什么巫师这么早就存在,还不去消灭邪教徒?”萨福诺·马蒂亚探长靠在沙发上,会客厅拥有这种厚重的实木家具也是要感谢维尔隆,每个人都很乐意当薪水小偷,不过探长还是想深入了解一下巫师的历史。

“想想梅林,爵士。”维尔隆笑了笑,“巫师一般都只为贵族和军队服务,而因为一百多年邪教徒活动过于频繁,王室才会同意让学院向平民学生教授魔法。虽然我不觉得现在学习魔法有什么意义,许多魔法能做到的事情蒸汽动力盔甲和高压水银蒸汽步枪都能做到,这些东西对邪教徒十分好用,。我不否认这些东西都有炼金术士的帮助才得以实现,但我认为人类迟早能发展到这一步,而魔法只是帮助人类抄了近路。那些毕业之后留在学院里深造的巫师,都是追求至高智慧的人,而我,是个实用主义者。”

“这就是你被推荐来着就职的原因吗?”萨福诺·马蒂亚探长。

“除了填补前线的人员空缺,我想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我的炼金术成绩是优秀。”维尔隆也顺势靠在沙发椅上,他感受着身后的柔软,冲着探长笑了笑,“我还是能够解决一些中年男性常有的困扰。”

“我已经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了,谢谢你的好意,我想我太不需要。”萨福诺·马蒂亚探长赶紧摇了摇头,在维护男性尊严上他做得很好。

“我说的是头发。”

萨福诺·马蒂亚探长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般从软椅上跳了起来,“这不是秃顶!”他挥舞着手臂说道,“这只是遗传。”

“当然,当然,您怎么说都行,反正也无法改变您头顶那些稀疏头发的事实。”维尔隆笑着说道。

随后萨福诺·马蒂亚探长又带着谄媚的笑容靠了过来,“但是我有一个朋友,是我的朋友,不是我,有这方面的困扰,能不能...”

“只需要10镑,我的朋友。”维尔隆在烟灰缸的软木垫子上敲了敲烟斗,“我的炼金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我会为您的朋友解决问题的。”

“那再好不过了。”萨福诺·马蒂亚探长带着笑容坐了下来,“不如我们喝一点云顶威士忌,再来一支上好的雪茄,您再跟我说说魔法的事,我们可以度过一个愉快的下午。”


1楼2021-05-16 12:0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