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我在诸天做反派吧 关注:0贴子:111
  • 0回复贴,共1

影视我在诸天做反派-第77章:战陈近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酒宴散后,天色已晚。
  莫非对龙儿使了个眼色,便回到房中换好了夜行衣,出来时龙儿也已换好装束在房外等候。
  两人一路小心穿行,很快便到了白天来过一次的银杏胡同。
  两人都是世间绝顶高手,飞身一跃,便已进入了,白天陈近南等人容身的宅院。
  两人刚进入宅院不久,没想到便遇到了熟人。
  两个一身侍卫打扮,却长的几乎一模一样的双生美人,此时正在一间院落门口闲聊把风。
  见到这两人,莫非心头顿时一凛。
  这两人可是陈近南派给韦小宝的贴身保镖,他们在这里,岂不就表明韦小宝也来了?
  莫非上次行事并不严谨,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所做所为经不起推敲。
  韦小宝康复后,极有可能会凭着蛛丝马迹察觉是他所为。
  不过他到也不怕,毕竟没留下证据,自己身为平西王府小王爷,没确凿证据前,韦小宝也不能把他如何。
  “按说以韦小宝的伤势,此时定没大好,但却拖着病体来到这里秘会陈近南,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好奇心驱使下,莫非施展起圣心决中的纵意登仙步,身形如浮光掠影般,绕过了守卫的双生美人来到了院落房顶之上。
  强大实力让他耳力极佳,房中的聊天内容,均被他清晰耳闻。
  “师傅!您一定要帮我这一次,吴应熊那狗贼对徒儿下这般狠手,更是让徒儿我,年纪轻轻就成了太监,这简直就是在打师傅您脸啊。”
  为了争取到阵近南的帮助,韦小宝一边卖惨,一边更是将自己思虑许久的计划和盘托出。
  “到时只要师傅你调几个会中高手与我,您再帮忙引开下他身边保镖。徒儿我定会找机会将其诛杀,然后嫁祸给小玄子,到时候必能引得吴三桂造反。”
  “此事一举数得,即能让徒儿出口恶气,师傅您的天地会也必然能在其中得利啊。”
  陈近南听了韦小宝的话后,久久未做回应,许久后方才幽幽叹息道:
  “就依你所言吧,小宝!这次的事情让你变得心浮气燥,师傅虽然知道是因为你身体的原因,但我辈以反清复明为己任,切记不可因小失大。”
  阵近南听了韦小宝的计划后,亦是觉得可行,当先便应承了下来,不过做为师傅,他也不好太过势力,最后还是劝戒了韦小宝一番。
  “可我恨啊,我韦小宝一生,何曾栽过这么大跟头,如今我变的不男不女,更是连唯一的子嗣也没了,那吴应熊让我韦家断子绝孙,我韦小宝不报此仇,又如何得以心静。”
  莫非在房顶听着两人说话,当听到陈近南应下韦小宝的计划时,眼眸当场便是一冷。
  但当后面听到韦小宝的抱怨和哭惨时,却不由又有些啼笑皆非起来,自己这次,到着实把韦小宝给坑的惨了些。
  或许是这瞬间心境的波动,导致了他气息微有泄露,顿时让屋内的五感敏锐的阵近南,感应到了有人偷窥。
  “是谁?”
  一声冷喝从房内骤然响起,声音未落,陈近南便已是当场拔剑,倏然飞身而起,一道剑气瞬间便已刺穿房顶砖瓦,剑锋直袭莫非胸腹而来。
  面对这凌厉的攻击,莫非到也是半点不怂,一记降龙掌法将剑锋拍偏的同时,登仙步已是瞬间拉开了两者间距离。
  “本想来找你谈点合作,但如今看来,到是不谈也罢。”
  莫非一身夜行衣将全身包裹,又加上刻意变声,在场众人根本没能认出他的身份来。
  而陈近南眼见第一剑并未见功,怕密谋泄露的他,自然是想杀人灭口以除后患。
  只见其踏步飞身上前,手中长剑猛然便已又是一记破空直刺,直袭莫非胸前要害。
  阵近南的剑法锐利无双,速度更是仿如惊鸿掠影,划过空气时竟是带起阵阵低沉剑啸,剑光快若流星,招招狠辣非常。
  莫非一边抵挡阵近南的进攻,也一直观查着周边局势,两人的这番打斗阵仗颇大,剑气纵横间,屋顶碎裂,横梁倒踏,巨大的动静已是引起了周边巡逻军士的注意。
  而天地会的众人,眼见来人如此厉害,自然不会放任总舵主一人对敌,此时更是纷纷逼上前来,显然是打算围殴莫非。
  “一群鼠辈,本大爷今天有事,改天再陪你们好好玩!”
  话语刚落,莫非便已是倏然发动了圣心决中的群战利器。
  “帝天狂雷!”
  数枚冰球瞬间从莫非手中甩出,纷纷于空中炸裂,一时间无数锐利冰刃,于院中穿梭,将那些本想上前围攻的天地会众人,打的是手忙脚乱自顾不暇,那还有余力上前帮忙。
  “吼!”
  紧接而来的一声龙吼,更是瞬间带起一道龙形掌影,呼啸涌动向前,屋顶瓦片横梁被龙形掌影纷纷炸裂带起,将正欲再度上前的陈近南瞬间逼退。
  此时阵近南的脸上已是满脸忌惮,这无名高手的实力这般高强,与他相比只怕也是只高不低,不知又是哪门哪派的高手出世。
  只见他一边飞速后退,一边全心蓄力,直到退无可退时,方才用手中手剑,猛然全力斩出一道凌厉剑气,与龙形掌影两两抵消。
  眼见远处巡逻清兵已是旦夕将至,莫非微微皱眉后,这才对着对面陈近南一拱手,有些不屑的朗声开口道:
  “久闻江湖传言,平生不见陈近南,便称英雄也枉然,今日一见,却是让在下感觉有些言过其实了啊。”
  “看你们这阵势,是打算围殴我吗?那你们可得跑快点才行,不然我怕你们连灰都吃不到。”
  话语刚落,莫非便全力纵意登仙步,仿如幽冥鬼影般,于黑夜中几个闪烁,便倏然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脸色铁青的陈近南,见到众多天地会高层在此,虽然心中气愤不已,但也只能收敛脾气安排道:
  “这据点已经不再安全,诸位化整为零各自陷匿,到时凭会中接头暗号联络。”
  待到众人领命退散,阵近南这才找到韦小宝,有些担忧的开口道
  “小宝”
  刚才师傅突然发难,韦小宝起些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待看到师傅与人交战。方才知道竟然是有人在房顶偷听。
  这让他心乱不已的同时,心头更是危机感爆棚。
  后面见到对方竟能轻松战平师傅,又轻而易举的逃脱后,韦小宝心头,开始第一次后悔自己没有用心学武起来。
  “师傅您有什么吩咐?”
  ……
  


1楼2021-05-13 09:2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