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妻吻上瘾吧 关注:34贴子:92
  • 0回复贴,共1

小妻吻上瘾-第25章,一笑倾人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呵,说来真是好笑!”孟小龙轻嗤了一声,看着卓然:“我行什么方便?天星愿意跟谁在一起,是她的自由。她若是不愿意跟你们走,难不成你们还能强行把她带走?”
说起来真是一肚子气,孟小龙也感觉到慕天星对于凌冽的特别了。
又或者,他之前根本没想到凌冽会是如此样貌出色的男人,而面对这样一个哑巴、双腿残疾的残废,孟小龙居然从内心深处衍生出一股自卑!
他一个四肢健全、身体健康的军人,在一个残废面前居然会自卑!
真是、令人抓狂!
卓然盯着孟小龙看了看,嘴角勾起一个若有似无的弧度。
果然只是20岁的年纪,又是富甲一方长大的小少爷,所以心里接受能力毕竟有限。瞧着孟小龙眼里隐匿的火焰,卓然已经知道,对方根本不是四少的对手!
上前一步,逼近,俯首,无形中自成一张网,越收越紧!
卓然对着慕天星道:“慕小姐,可否借一步说话?两三句就好。”
“不去!不听!”孟小龙拉着慕天星,将她护在身后,说什么都不让卓然靠近她分毫。
慕亦泽夫妇担心事情闹大,正要上前劝说。
“咳咳咳咳,咳咳。”
轮椅上的男人又咳了起来。
慕天星叹了口气,抬起小爪子轻轻拍了拍孟小龙的肩:“小龙哥,我就跟他说两句话,一会儿就好了。”
她不懂,凌冽不过是个身子柔弱的残疾人,孟小龙好似如日中天,两个人不具可比性,有什么好争的呢?
孟小龙不放心,拦在前面不放:“天星,我怕他们没安好心。”
“咳咳,咳咳咳。”
听见凌冽的咳嗽声,慕天星叹了口气,瞧着孟小龙的眼神带着淡淡的抱怨:“如果说个三两句话就可以解决麻烦,岂不是比现在僵持在这里更好吗?小龙哥,你就看在、看在他是个、那个的份上,不要那么计较了。”
那眼神,那口吻,明显是在说:你也要欺负残疾人吗?
孟小龙看着她,眼中有着不确定,却还是微微一笑:“好,你去吧。”
他让开身子,就看见慕天星的身影朝着卓然的方向靠了过去。
他再一侧目,不经意间就发现了轮椅上的男人,不知何时单手支起了下巴,明月清晖般的脸庞,竟冲着他倾国倾城地笑了笑。
这笑容太过诡异。
是讽,是嘲,还是挑衅?
孟小龙冷着脸,垂在身侧的拳头渐渐僵硬,心里不断提醒自己:天星是个善良的丫头,她见不得恃强凌弱的事情发生,所以,一定要忍,要忍,不要跟残疾人计较!
偏偏,凌冽的脑袋又偏了偏,原本朝着左边倾斜的,现在换到了右边,那嘴角勾起的弧度又深了深,一汪深潭般的眼,直勾勾溺在孟小龙的脸上,不偏不倚!
孟小龙竟是有些狼狈地移开了眼。
他一言不发地凝视着慕天星的背影,看着她一点点远离自己,他竟有种再也抓不到她的预感!
卓然在客厅的一角等着她,见她过去,他一本正经又神秘兮兮地凑在她的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
谁也听不见他们都说了什么。
但是,慕天星那张漂亮到不像话的小脸,却是越来越皱了。
待到卓然回身站好的时候,慕天星的眼,灼灼如火般瞪着凌冽,一副她很生气、很生气的模样!
而此时的凌冽,一本正经地端坐在轮椅上,帅气到人神共愤的脸再次变回面瘫,沉默无言地接受着她小刀子般丢过来的眼神。
“天星。”孟小龙刚要走过去,就见慕天星略显抱歉地朝他看了眼,又对着慕亦泽夫妇道:“爸爸妈妈,我去四少家里有点事情,很快就回来了。”
从小到大,慕天星做事情总有她自己的一套,所以慕亦泽夫妇基本没怎么操过心。
但是现在,却是有些不同了。
慕亦泽看着女儿:“要不要司机陪着你去?省得一会儿四少还要派车送你回来。”
他的意思和明显,就怕女儿去了,就难回来了。
而卓然则是微微一笑,那表情,是有史以来第一次透着真诚:“慕先生放心,我一定会安全将慕小姐送回来的。”
至于哪一天送回来,就不得而知了。
孟小龙摇头,刚要开口,却被慕亦泽拦下。
他错愕地看了眼慕亦泽:“慕叔!”
“让天星去吧。”慕亦泽笑了笑,对着凌冽也温声开口:“天星从小被我惯坏了,脾气不好,态度不好,有时候还喜欢耍耍小性子,还请四少看在两家即将联姻的份上,就不要跟她多计较了。”
言外之意,如果凌冽是为了慕天星半夜跟一个男人进了酒店的事情生气,要找慕天星麻烦的话,那么,也得先想想凌老爷子。
凌老爷子可是眼巴巴盼着,想要星灿纺织手里的十几项专利呢!
只是赤果果的威胁,威胁凌冽不要欺负他女儿。
凌冽听出来了,微微点头,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表示。
卓然也听出来了,却是再三保证:“慕先生多虑了,慕小姐天生丽质、聪明伶俐,四少疼她还来不及,怎么会跟她计较什么呢。”
慕亦泽笑了笑,没再说话。
卓然却是已经转身朝外去,竟就这样潇洒独行,不再管凌冽了!
“喂!喂!”
慕天星急的哇哇大叫,卓然也不予理会!
无奈之下,她看着凌冽那张千年冰山般的俊脸,只好耷拉着小脑袋,上前握住他的轮椅,将他从慕家推了出去!
凌冽似乎很安逸,被她推走的时候,他闭着眼,似在享受这份得之不易的大好时光。
她走到车边,回首,见慕亦泽夫妇跟孟小龙都出来送她。
孟小龙冲她大喊了一句:“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慕天星点点头,冲他们挥挥手:“知道了,你们进去吧!我就是去看一下而已,很快就会回来的!不要担心!”
瞧着那丫头坐的车渐行渐远,站在门口守望的三人,心中不约而同想起一句话:“傻丫头,我们怎能不担心你呢?”


回复
1楼2021-05-07 0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