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少你家小娇妻又...吧 关注:0贴子:114
  • 0回复贴,共1

宗少你家小娇妻又跑了-第722章 晋北黎家也送来了礼物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秦六月没回答。
秦玉凤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的心思,姑姑很为你骄傲,你是我们秦家的骄傲。可是你身上也毕竟流着晋北黎家的血,你也是晋北黎家的孩子。所以,你如果想认回外祖家,我也不会拦着,更不会跟你生气的!”
“姑姑!”秦六月忍不住叫了起来:“别说了。”
“当年伤害你妈妈的人,已经走了,晋北黎家已经没什么人了。空荡荡的也怪可怜的。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劝你跟晋北黎家撇清关系。可是岁数大了,也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一些事情反而看开了。那边也只剩下一个耄耋老人,孤苦伶仃的,我也看着不落忍。所以,六月,我们活着的人,总要往前看,不要给自己招惹上不必要的因果。”秦玉凤依旧劝说道:“眼看着孩子也要出生了,我这个做姑奶奶的,也想为孩子们积福。这个东西既然原本就是从晋北黎家拿出来的,现在也就物归原主吧。”
秦六月手心一紧,握着手里的这个手钏,原本坚定的神色出现了一丝裂缝。
“你妈妈什么都没有带,唯独带了这个来秦家。后来又拆了原本的首饰给我做了这个手钏。我很感激她,一直把我当亲妹妹对待。现在她不在了,这份情分我也会永世不忘。”秦玉凤温柔的拂开秦六月耳边的碎发,轻声说道:“我这个当事人都可以放下了,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姑姑,我会考虑的。”秦六月缓缓开口说道:“我现在暂时还不想去考虑这个问题。”
“也是,等过了生日之后再说吧。”秦玉凤这才笑着说道:“来,看看你甘叔叔送你的礼物。虽然生日那天,他说要掌厨给你做一桌子的菜,也还是为你准备了一个礼物呢!他没什么本事,也没什么钱,买不起多么昂贵的东西,那天听说你原先用的平板电脑不好用了,他就攒了两个月的钱,给你买了个新的。”
说完,秦玉凤就从地上拿起一个盒子,笑眯眯的递给了秦六月:“还是你以前的那个型号那个品牌,说是换别的,怕你不习惯。”
秦六月抚摸着手里的盒子,眼底一片复杂。
甘默大叔虽然做了不少坑爹的事儿,可是在对待姑姑和对待自己的事情上,一直都做的很好。
这个平板电脑对其他人来说,或许不算什么,动动手指头就能买得到的。
可是对甘默来说,这是整整两个月的薪水。
甘默心甘情愿的掏钱给秦六月买平板电脑,这份情谊让秦六月还是很感动。
礼物不分贵贱,在乎心意。
这份心意,秦六月收下了。
秦六月当即对秦玉凤说道:“姑姑,代我谢谢甘叔叔,这个礼物我很喜欢。”
秦玉凤似乎松口气,顿时笑着说道:“好,你的话我会转告给他的。”
两个人正说着话,就听见外面有人敲门。
秦六月抬头说道:“进来。”
佣人推开门,微笑着说道:“秦小姐,外面来了人,说是给您送生日礼物的。”
秦六月当即对秦玉凤说道:“姑姑,那我过去看看。”
秦玉凤点点头,秦六月这才起身离开。
到了门口,秦六月就看到一个非常陌生的中年男子,似乎很局促不安的样子,站在了自己家的家门口。
“你好,你是……”秦六月确定自己真的不认识对方,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给自己送礼。
“小姐,我是晋北黎家的人。”对方马上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我是奉了家里老先生的命令,来给小姐送礼物。”
秦六月的脸色微微一变。
不等秦六月开口,对方马上又说道:“老先生吩咐了,说如果小姐拒绝的话,不要急着扔掉这些东西,先看看了再决定。”
秦六月的脸色再度一变。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那个人也不敢在门口久待,赶紧说道:“老先生吩咐的话,我都已经带到了!小姐,如果您真的要扔掉这些礼物,也请先拆开看看之后再扔啊!我就不打搅小姐的时间了,我先行告退了!”
说完,不等秦六月开口,呲溜一下就窜的没影了。
秦六月顿时犹豫了起来。
这些礼物到底是什么东西?
秦六月思前想后,虽然真的不想要晋北黎家送来的礼物,但是也确实是有点这些礼物是什么东西。
于是,秦六月让家里的佣人将这些礼物都拎了进来,自己坐在桌子前慢慢的拆开了。
打开了这些礼物之后,秦六月整个人都呆住了。
坐在那边,半天没回过神来。
晋北黎家送来的礼物,既不是什么名贵昂贵的珠宝首饰,也不是奇货可居的古董字画,而是一些旧衣服旧首饰还有一些字帖之类的随手物品。
秦六月非常不解,依次打开看了看,那些衣服都是非常老旧的款式。
秦六月分辨了很久,依稀觉得应该是解放初期甚至以前的物件。
这些东西究竟是……
秦六月正疑惑着,翻到最后的时候,翻出了一封书信。
书信是过去的样式,手写小楷,端端是漂亮的让人惊叹。
秦六月小心翼翼的打开信,一字一句的读了下去,只是读了两三句,秦六月赫然发现,这竟然是自己的亲姥姥写给自己丈夫的家书。
秦六月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亲生外祖母竟然是如此的惊才绝艳,那一手蝇头小楷写的那叫一个漂亮,简直是媲美现在的书画字帖临摹范本。
不仅仅如此,这封家书的遣词造句,堪称大家。
秦六月忽然就明白了,妈妈之所以从小就声名远扬,并不是偶尔事件,那是自己的亲外祖母悉心教导的结果。
有了一个良好的家教,怎么会教出庸才的女儿呢?
秦六月抱着虔诚的心,将这封信一字不落的全部读了下去。
看完这封信之后,秦六月的心绪莫名的惆怅了起来,整个人都呆在了那边,神游太虚。
正发愣,秦六月就听到耳边响起了严锘的声音:“看什么呢?魂儿都跑了!”
紧接着,自己手里的书信都被严锘给抢走了。
严锘只是打眼一看,顿时咦了一声叫了起来:“哇塞!这字写的好漂亮!这是谁写的?简直是绝了!”


回复
1楼2021-05-06 2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