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吧 关注:2,886贴子:399,003

批驳拥林派造谣诋毁宝钗读书观的谬论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批驳拥林派造谣诋毁宝钗读书观的谬论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楼2021-05-06 10:52
    批驳拥林派造谣诋毁宝钗读书观的谬论

    这拥林派哪里是在“评论宝钗的话”?分明是刻意歪曲宝钗的读书观,将宝钗所反对的“功利”二字强行栽赃给宝钗,然后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面孔胡乱咒骂一通。这种颠倒黑白的诬钗谎言,笔者见得多了。实际上,宝钗的原话是:

    “男人们读书明理,辅国治民,这便好了。只是如今并不听见有这样的人,读了书倒更坏了。这是书误了他,可惜他也把书遭塌了,所以竟不如耕种买卖,倒没有什么大害处。”(第42回)

    ——宝钗主张的是为正义而读书,是为了真正践行书中的美好理想而读书。但因为当时那些读书做官的男人只是为了名位、私利而读书,仅把读书当作敲门砖,真实言行完全背叛书中的理想,所以宝钗才抨击他们是“读了书倒更坏了”、“可惜他也把书遭塌了”。这拥林派完全不看宝钗抨击的是什么,居然倒打一耙,反说宝钗的读书观是所谓的“功利”。按这拥林派的胡扯逻辑,原来为捞名利而读书才叫“随性”,为行善济世而读书反倒叫“功利”?笔者倒要问一问这这拥林派又是哪来的优越感,居然敢如此颠倒黑白地乱扯一通?事实上,不管是读书也好,学本事也好,就不同的目的来说,本来就是有着是非对错之分的。读书学了本事去行善济世,这与读书学了本事去欺名盗世,孰是孰非,谁贵谁贱,难道不是一目了然?但这拥林派因为自己读了书要做文贼,就说抨击文贼的人“功利”、“哪来的优越感”,岂不是典型的贼喊捉贼?

    至于这拥林派所说的“读书这件事本该随性”、“因为喜欢读”,这个是指读闲书、读课外书、读兴趣书,跟宝钗这段话中所说的“读书”,完全是不同的概念。宝钗这里所说的“读书”是指读儒家经典,是特指读书仕进意义上的“读书”,而不是指随便翻看的闲书、课外书、兴趣书。如果是这类闲书,哪里有什么“遭塌”不“遭塌”的?跟“竟不如耕种买卖,倒没有什么大害处”又扯得上什么关系?只有读了儒家经典、仕进做官以后,有了祸国殃民的能力和机会,宝钗才会说这类人与其这样,倒不如耕种买卖危害更小。这拥林派显然是用读闲书的概念,去偷换宝钗这里所抨击的读书做官而不学好的现象。

    更进一步,即便是就读闲书、读课外书、读兴趣书而论,这拥林派的“读书观”也很奇葩。如果真爱书,当然可以去读,但最起码也应该读懂、读通原文再来发言吧,这才是对作书人的起码尊重。但如上所述,就读《红楼梦》而言,这拥林派是根本不看书中原文就在那里瞎白话,居然还把这种歪解自赞为“随性”。这算哪门子的“读书观”?分明是不读书而装出一副读过书的样子,并以此自欺欺人。这种大约也可以归在宝钗所抨击的“把书遭塌了”的范畴里。怪不得这拥林派如此仇恨宝钗的读书观呢!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楼2021-05-06 10:52
      批驳拥林派造谣诋毁宝钗读书观的谬论2

      笑死了!这拥林派到现在还在玩弄偷换概念的把戏。宝钗说的“读书”指读儒家经典,是特指读书仕进意义上的“读书”,而不是指随便翻看的闲书、课外书、兴趣书。只有读了儒家经典、仕进做官以后,有了祸国殃民的能力和机会,宝钗才会说这类人与其这样,倒不如耕种买卖危害更小。这拥林派显然是用读闲书的概念,去偷换宝钗这里所抨击的读书做官而不学好的现象。读了书占了个官位,却不辅国治民,只想着名位、私利,这不是糟蹋圣贤书,又是什么?如果这里地方说的是“喜欢怎么读就怎么读”的闲书,跟“竟不如耕种买卖,倒没有什么大害处”又扯得上什么关系?商人、农民难道不可以读闲书吗?

      而且已经说了,即便是就读闲书、读课外书、读兴趣书而论,这拥林派所谓“喜欢怎么读就怎么读”也大有问题。不管什么书,总要读懂、读通原文再来发言吧,这才是对作书人的起码尊重。根本不看原文说的是啥,就出来瞎白话一通,这是读书,还是不读书而装出一副读过书的样子?为了“体会美好”可以啊,为“爽”可以啊。你既然不喜欢《红楼梦》所倡导的美好,那就请放过《红楼梦》,另寻你自己定义的“美好”和“爽”去。《红楼梦》借宝钗之口,主张的是为正义而读书。你不喜欢就罢了,偏要给宝钗栽赃一个“功利”的罪名,根本不看原文所指,胡言乱语一大堆。这不就是“可惜他也把书遭塌了”?


      这拥林派当然跟宝钗、跟曹雪芹三观皆不合。宝钗及曹雪芹追求的是社会正义,而不是自私自利。这拥林派要的却是自私自利,最反感有人出来主持公道。啥叫“贾雨村往上爬也是本事,才能是实打实的,他贪赃枉法也没贪宝钗身上,宝钗讨厌他干什么”?今天贼行凶没人管,明日行凶到你身上,谁理你?当然了,拥林派自身就是贼,或者是准备做贼,所以拥林派完全没有一般正常人的思维,只是一味从贼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另外,已经说了,宝钗这个地方说的就是读圣贤书,读书仕进占了个官位而不造福于民,当然是糟蹋了圣贤书。至于解压闲书,跟“竟不如耕种买卖,倒没有什么大害处”又扯得上什么关系?商人、农民难道不可以读闲书吗?这拥林派始终在拿解压闲书去偷换宝钗这里说的读圣贤书。


      这拥林派拿所谓“读书喜欢读就读了,喜欢怎么读就怎么读”去反对第42回中宝钗所说的读书正义论,完全牛头不对马嘴。如果你遇到考试、求职,这里涉及的“读书”岂是喜欢读就读、不喜欢读就不读的概念?区别只有能不能通过,以及通过以后能不能忠于职守、能不能行善济世恶的问题。宝钗所说的“可惜他也把书遭塌了,所以竟不如耕种买卖,倒没有什么大害处”就是从这个角度立论的。这拥林派硬要扯到读闲书上面去。难不成这拥林派也可以用这种态度对待考试、求职?而且即便是读闲书,也并不应该一味地“喜欢怎么读就怎么读”。就比如读《红楼梦》,你要上来评论人物,最起码也要看懂原文说的是什么。根本不看原文说的是啥,就出来瞎白话一通,这是读书,还是不读书而装出一副读过书的样子?你既然不喜欢《红楼梦》所倡导的美好,那就请放过《红楼梦》,另寻你自己定义的“美好”和“爽”去。《红楼梦》借宝钗之口,主张的是为正义而读书。你不喜欢就罢了,偏要给宝钗栽赃一个“功利”的罪名,根本不看原文所指,胡言乱语一大堆。这不就是“可惜他也把书遭塌了”?


      笑死了!这拥林派到现在还在随心所欲地糟蹋《红楼梦》。什么叫“黛玉们会说我不喜欢或我厌恶你,宝钗们会说你是错的”?这拥林派生活在幻想世界中吗?你自己睁眼看看第79回林黛玉是如何逼迫贾宝玉结交官场的:“又来了,我劝你把脾气改改罢,一年大二年小……”林黛玉的原话如此。难道林黛玉没说宝玉是错的?难道林黛玉没把宝玉逃避官场的心态斥责为“一年大二年小”?反倒是宝钗对宝玉憎恶官场黑暗的态度一直是赞赏的、认同的,没像林黛玉这样急着逼迫宝玉去“双瞻御座引朝仪”。这拥林派幻想中的“黛玉们如何”、“宝钗们如何”,完全是一厢情愿的主观幻想。一对照《红楼梦》原文,哪里是如此?所以,笔者早就说了,你要上来评论人物,最起码也要看懂原文说的是什么。根本不看原文说的是啥,就出来瞎白话一通,这不是读书,而是不读书还装出一副读过书的样子


      这拥林派的“读书”观概括一下,就是两点:一是习惯于随意所欲地胡乱歪解书。二是不读书还装出一副读过书的样子。最起码这拥林派对《红楼梦》就是这种态度。它不是真的喜欢《红楼梦》,看懂了《红楼梦》原文说的是啥,然后再来具体讨论书中人物读书观的对错。而是根本不看原文,只根据它的主观臆想,胡乱搞些捧林诬钗谎言出来充门面,让别人误以为他多知多懂。


      笑死了!宝钗根本不讨好宝玉,直截了当地劝说宝玉辅国治民,这不就是耿直的真性情?黛玉起先装作不会死劝宝玉,等贾母明确表态选中自己做孙媳妇了,就开始逼着宝玉结交官场的:“又来了,我劝你把脾气改改罢,一年大二年小……”这不就是滚香芋,为功利目的而掩饰自己真实心态?这拥林派一边造谣诋毁宝钗“虚伪”,一边又自夸“用我说的那种方法来劝,效果就要好得多”。这不是贼喊捉贼,虚伪者反骂正直者为“虚伪”?实际上,脂砚斋说的很清楚:“钗、玉二人形景较诸人皆近”、“钗与玉远中近,颦与玉近中远”。宝钗不讨好宝玉,但她的愤世出世思想是天然跟宝玉“较诸人皆近”的。黛玉起先讨好宝玉,其后才露出真实想法,最后只能跟宝玉分道扬镳。这也是最终宝钗、宝玉走到一起的原因。这拥林派嫉妒没用的。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3楼2021-05-06 10:52
        批驳拥林派造谣诋毁宝钗读书观的谬论3

        第一,这拥林派始终在混淆概念,将宝钗所主张的为正义而读书强行栽赃诋毁成“功利”。但实际上,笔者前面已经很多次指出过一个书中的基本事实:宝钗所反对的恰恰是为功利而读书。正因为当时那些男人并非为正义,而是为功利才读书仕进,所以宝钗认为这种人倒不如不要读书做官的好,“竟不如耕种买卖,倒没有什么大害处”。这拥林派却反过来倒打一耙,栽赃诋毁说宝钗的读书观如何如何“功利”。足见,这拥林派绝对不是在“评论宝钗的话”,而是在随心所欲地歪曲事实,往宝钗身上乱泼污水。

        第二,“读书学了本事去行善济世”与“为了行善济世而读书”,这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绝对不是这拥林派刻意歪曲的“两码事”。如果一个人立志行善济世,然后去读书,然后终于实践了行善济世。这就说明他最终完成了从设想到实行的一个思维行为闭环。如果一个人最初立志行善济世,然后去读书,但最后却堕落成了祸国殃民者。这只能说他背叛了当初的志向。不能因此反过来说“为行善济世而读书”跟“为名位私利而读书”两者之间没有高低是非之分。但这拥林派的潜台词却是,反正再怎么倡导正义都会有一部分人去作恶,所以倡导正义与倡导邪恶没区别,没有是非对错之分。除了心存邪念的人,我还真想不出来还会有什么人居然赞同这套强盗逻辑!再看这拥林派所具体举出的一个例子:“希特勒为了德意志复兴而读书,读书学了本事却屠杀犹太人”。简直太好笑了!希特勒所定义的“德意志复兴”本来就是建立在种族仇恨、种族灭绝的一套歪理邪说之上。希特勒为这个目标不管是读书也好,夺权也好,动机本来就是邪恶的,从来就跟文明、正义不搭边。这拥林派居然把希特勒定义的那种“德意志复兴”强行扯进来跟行善济世相提并论。照这拥林派的逻辑,岂不成了恶人只要打出漂亮的旗号就可以洗白成善良?怪不得这拥林派如此热衷于诡辞狡辩,再三再四地要拿些不伦不类、似是而非的谬论来抹黑诋毁宝钗!

        另外,这拥林派胡扯的“行为当然有三六九等,但是绝大多数的读书动机没有”,也属于偷换概念的谎话。行为有善有恶,动机自然也会有善有恶。正因为动机有善恶之别,所以才会有人主动行善,也有有人主动作恶。具体到读书的动机之上,当然既有为正义而读书,也有为私利而读书,亦有这拥林派所说的纯粹为兴趣爱好而读书。再具体到宝钗的语境中,她褒扬的是为正义而读书,抨击的是私利而读书。至于纯粹为兴趣爱好而读书,并不属于宝钗这番话所讨论的范畴之内。宝钗并没有说单纯为兴趣爱好而看闲书是罪恶的、可耻的,单纯看兴趣书就不如耕种买卖。但这拥林派为了抹黑诋毁宝钗,却将宝钗这番话中并不涉及的内容扯进来,自己画了个虚假的靶子,胡喷乱打一气。事实上,在这里讨论“绝大多数的读书动机没有”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就算纯粹为兴趣爱好而读书真的如这拥林派所说属于“绝大多数”的情形,宝钗所讨论的也不是这个所谓的“绝大多数”,而是特指男人们读书仕进意义上的读书。如果这拥林派当真只是阐述它自己的读书观,只要不涉及《红楼梦》,随便它怎样自说自话都是它自己的事。但这拥林派的目的显然并不在于此,它真实的目的只是为了捏造一个莫名其妙的借口,向宝钗身上泼污水而已。所以笔者一再指出,这拥林派的诬钗言论纯属糟蹋《红楼梦》。

        第三,是看闲书,还是应试、求职意义的读书,这个根本不取决于书的内容,而是取决于读书的动机。如果读书的动机并不是为了取得名利、地位方面的实惠,那就是看闲书。看理论力学、看毛选,跟看旅游杂志、看电子游戏指南书一样,都属于看闲书。反之,如果读书的动机是冲着名利、地位方面的实惠而去的,那就不是看闲书。比如,如果招考的是旅游、电子游戏方面的职位,这时候看旅游杂志、看电子游戏指南书就不属于看闲书。相应地,在这时候看理论力学、看毛选,反倒属于看闲书。这拥林派只为了给宝钗泼污水,就刻意跑出来巧舌如簧胡搅一通,结果连起码的逻辑常识也不顾,确实很让人无语。

        第四,这拥林派根本就不是针对宝钗的某句话,就是单纯地仇恨宝钗,不惜刻意歪曲事实向宝钗身上泼污水。事实上,宝钗自始至终就没有说单纯为兴趣爱好而看闲书是罪恶的、可耻的。宝钗比较的是为正义而读书与为私利而读书两种情形,认为前者高于后者。但这拥林派为了栽赃抹黑宝钗,故意将不属于宝钗讨论范畴的事物扯进来搅浑水。

        第五,这拥林派所谓“我不喜欢这句话”也属于彻头彻尾的谎言。事实上,这拥林派是不喜欢宝钗,也不喜欢《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尊钗抑黛的基本立场,才凭空捏造一堆宝钗原话中根本没有的意思强行栽赃给宝钗。真要对照原文来看,宝钗说过要为功利目的而读书吗?根本没有!不仅没有,宝钗还明说,为功利而读书远不如为正义而读书。但这拥林派却凭空将“功利”二字栽赃给宝钗。宝钗有说过单纯为兴趣爱好而看书是罪恶的、可耻的吗?根本没有!宝钗用来比较高下的是为功利而读书与为正义而读书两种情形,宝钗那番话根本就不涉及单纯为兴趣爱好而看书的问题。但这拥林派却凭空曲解成宝钗反对为兴趣而看书,然后叫嚷它如何如何“厌恶”这种读书观。所以这根本不是某一句话能不能代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做到起码的忠实于原文的问题。不忠实于原文,肆意捏造谎言去代替书中的事实,却奢谈什么文笔、结构、诗词岂非空中楼阁?书中文笔、结构、诗词再好,你都根本不看,只是自说自话地另拿一套主观臆想去代替。这不是糟蹋《红楼梦》又是什么?

        第六,关于“钗、玉二人形景较诸人皆近”,这拥林派既然不愿意再提,可以暂且不谈。

        第七,还是老问题,宝钗所说的是非、高下,是比较为私利而读书与为正义而读书两种情形,并不涉及单纯为兴趣爱好而看书的问题。为正义而读书是理所当然比为私利而读书更高、更优越的境界。至于单纯为兴趣爱好而看书,这里指的是另一个范畴的东西,指的是看闲书,而非读书仕进意义上的读书。与宝钗所讨论的两种情形,原本就没有什么可比性。宝钗也没把这种情况拉进来比高下。足见,这拥林派所谓“我坚决反对你说的优越”,属于虚画靶子,乱打一起。之所以要虚画靶子,乱打一起,是因为这拥林派极端仇恨宝钗。而宝钗的话本身是有理有据、义正辞严,根本无法反对的。所以这拥林派刻意扭曲宝钗原话的具体所指,将不属于宝钗本意的东西栽赃给宝钗。然后就好上下其手,偷换概念了。所以,套用这拥林派的话说,你有什么样的读书观,那是你的事。但我坚决反对你用偷换概念的手段栽赃宝钗、糟蹋《红楼梦》!

        第八,简而言之,宝钗的原意是说,为正义、为辅国治民而读书仕进,这是好的。为名位、私利而读书仕进,则属于白白浪费了教育资源和权力资源,“竟不如耕种买卖,倒没有什么大害处”。宝钗从来没有说过只能为正义而看书,舍此之外一切看书行为都不对。所以,如果这拥林派当真是像它标榜的那样,真心认为“你为了高考而拼命读书,和你为了毕业而读书,或者是你为了晋升而读书,你为了明理而读书,你为了欣赏而读书,都是值得尊重的读书”,实际上与宝钗的读书观并不构成一丝一毫的矛盾冲突。最起码对宝钗提倡的为正义而读书,也该持尊重的态度才对。不知道为何要对宝钗的读书观仇恨到“坚决反对”的程度?所以,这拥林派根本不是在反对宝钗的读书观,而是在仇恨宝钗这个人物形象,仇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尊钗抑黛的基本立场。正因为仇恨宝钗这个人物形象,所以这拥林派根本不管宝钗究竟说的是什么,只一味虚画靶子,栽给宝钗,然后乱打一起。也正因为仇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尊钗抑黛的基本立场,所以这拥林派根本不如实陈述书中的原文,只一味用虚幻的主观臆想来代替。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4楼2021-05-06 10:53
          批驳拥林派造谣诋毁宝钗读书观的谬论4

          这拥林派真的很蠢,以为靠一些巧言令色的狡辩,就能掩盖其根本不看《红楼梦》原文,只一味无知妄言的本质!还是逐条批驳下去:

          第一,“功利”一词当然有不同的解释。有的哲学体系将旨在获得外部事功的行为都归于“功利主义”。如果按这种定义,行善济世即帮助多数人获得幸福,自然也可以算“功利主义”。但《红楼梦》的语境中显然不是这样定义“功利”的。《红楼梦》中所说的“功利”,乃是特指功名利禄、金钱地位等个人或家族层面的现实利益。与之相反的行善济世或度化世人,都算在“功德”当中。“功德”与“功利”虽然都有外在事功的一面,但最起码曹雪芹并没有将其混为一谈。如果这拥林派谈的不是《红楼梦》,而是与《红楼梦》无关的其它话题,它将一切外部事功都统称为“功利”,或许未为不可。但现在这拥林派谈的是《红楼梦》,谈的是宝钗的读书观,却拒绝遵循《红楼梦》中定义的“功利”,强行将宝钗强调正义目的的读书观说成是“功利”,这就属于典型的混淆概念,故意误导他人去仇恨宝钗。居然好意思反问“你是不是对功利有什么误解”。这拥林派怎么不老老实实看一下《红楼梦》中是如何界定“功利”的?

          第二,正义就是正义,邪恶就是邪恶。按这拥林派的逻辑,难道因为恶人找了漂亮的借口,或者欺骗的人多,邪恶就能自动变成正义?已经说过了,希特勒之所以是邪恶,是因为其理论中所包含着种族仇杀、种族灭绝的险恶目的。不管他是不是打出“德意志复兴”、“为日耳曼人争夺生存空间”的旗号,其种族仇杀、种族灭绝的主张都是一种罪恶。这拥林派硬要把希特勒拖来胡搅蛮缠,其潜台词无非就是要借此混淆善恶、颠倒是非而已,硬要把行善济世说成是作恶,硬要把为非作歹说成是“随性”。这种拥林派所惯用的诡辩术,笔者实在是见得多了去了。

          一个人的动机,别人能不能知道,如果放在现实生活中,这确实有可能存在“无知之幕”。因为凡人不是神明,不可能开上帝视角去观察他人的内心。但这话用到《红楼梦》这类小说中就完全不合适。因为小说中的人物形象都是作者塑造的,这些人物的行为动机,作者全部都是知道的,作者的眼光对于书中人物来说即是上帝视角。具体来说,宝钗所说的为正义而读书,为行善济世而读书,这究竟是这拥林派所臆想的“兢兢业业辅国治民结果祸国殃民”,还是真心实意地主张造福国民?只要看一看曹雪芹、脂砚斋对宝钗的评价即可知晓。事实上,任何一个认真读过脂评本原著原文的人都知道,曹雪芹盛赞宝钗是他心目中“艳冠群芳”的“群芳之冠”,脂砚斋亦盛赞宝钗勇于“讽刺时事”、“只以品行为先”、“高诸人百倍”。假设宝钗当真存在这拥林派所主观臆想的打出正义旗号而心存非正义动机的情形,曹、脂对宝钗岂能是这种盛赞有加的敬爱态度?所以,这拥林派现在拼命干嚎什么“你宣称你的动机,在别人看来和打旗号无异”、“你之正义可能是别人之邪恶”云云,根本就不是在认认真真地阅读、讨论《红楼梦》,而完全是在回避书中事实,另外制造借口,往宝钗身上扣帽子、泼污水!

          已经说过了,宝钗从来没有反对为兴趣而读书,因为宝钗那番话讨论的是读书仕进意义上的读书,主张为正义而读书做官,反对为私利而读书做官,这里根本就不涉及看闲书、看兴趣书的问题。如果这拥林派果然是真心主张为兴趣而看书,这与宝钗的主张不过是两不相犯而已,何来所谓的“感到厌恶”云云?即使真有人出来反对这拥林派看闲书、看兴趣书,这拥林派该厌恶的也是劝他的这个人,而不是从来没有这般劝他的宝钗。足见,这拥林派根本就不是在反对宝钗的读书观,而是因仇恨宝钗,不惜造谣诋毁宝钗,刻意虚画了一个靶子,乱打一起而已。就这么简单!

          第三,笑死了!“如果读书的动机并不是为了取得名利、地位方面的实惠,那就是看闲书”,这不是针对你这拥林派的情况而下的定义吗?不是你自己说的吗?你坚决反对为正义而读书,坚决反对为行善济世而读书。那么,跟你讨论何种为闲书,自然首先是把这种情况排除了。对于你这拥林派来说,读书的动机只有为取得名利、地位方面的实惠或者不是这两种情况。现在你又将你所“坚决反对”的宝钗的主张拖进来一并讨论。莫非你精神错乱了,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开始赞同你曾经“坚决反对”的事情来了?我发现跟你这号拥林派说话真的很费劲,因为你不仅品格卑污,理解能力都十分低下。

          第四,这拥林派现在改口掩饰说:“我们自始至终就没说过宝钗说过单纯为了兴趣爱好而看闲书是罪恶的、可耻的。”若果然如此,宝钗所主张的为正义而读书仕进,跟你所主张的为了兴趣爱好而看闲书,不过是两不相犯而已。你究竟在“坚决反对”、“感到厌恶”什么?虚设一个子虚乌有的矛盾冲突出来“坚决反对”、“感到厌恶”么?所以,笔者指出你根本不是在讨论宝钗的读书观,而是在刻意偷换概念,往宝钗身上泼污水。

          第五,已经说过了,这拥林派最拿手的本事就是虚画靶子、乱打一气。既然你现在改口说“我可没说过宝钗反对为兴趣而看书”,宝钗所主张的为辅国治民而读书,跟你所主张的为了兴趣爱好而看闲书,不过是两不相犯而已。你究竟在“坚决反对”、“感到厌恶”什么?事实上,你现在又一次虚画靶子了,变成“我厌恶的读书观是非要为了辅国治民而读书”。这里的要害就是“非要”二字。宝钗有说过看书非要为了辅国治民不可吗?原文中根本没有这“非要”二字。这两个字就是你自己所强加给宝钗的。所以,笔者指出你根本不是在讨论宝钗的读书观,而是在刻意偷换概念,往宝钗身上泼污水。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5楼2021-05-06 10:53
            第六,估计你写掉了,漏了这条,直接跳到第七。

            第七,这拥林派居然好意思问:“我栽赃什么给宝钗了?”前面你说的“我厌恶的读书观是非要为了辅国治民而读书”。这个“非要”二字,不就是你强行栽赃给宝钗的东西?所以,笔者指出你根本不是在讨论宝钗的读书观,而是在刻意偷换概念,往宝钗身上泼污水。以下具体讨论两个命题:

            命题之一:“为正义而读书是理所当然比为私利而读书更高、更优越的境界。”

            这拥林派说它是坚决反对这个命题的。原话是:“请知悉,我坚决反对你说的优越。”反对这一命题没问题,只要你承认你是道德取消主义者,你主张正义与私利之间、清正与贪渎之间、守法与犯罪之间无是无非、无高无下就行了。但这拥林派却不敢公开承认这一点,而是玩弄“不可知”论的把戏来回避问题的实质。具体的理由是正义与否是不可判知的:“这就搞笑了,有几个人会觉得自己不正义的?”接下来又诉诸于人身攻击:“历史长河里,又有多少次大家各自高举正义大旗去指责对方邪恶的?正义真是万能胶,哪儿都能粘上。轻易地说出正义二字的,在我看来都是可怕的。”——这倒是真的搞笑了。因为讨论任何命题,前提都是确认命题中所涉及的概念是确凿的,是确有所指的,其定义范畴不是可以随心所欲变化的。如果要玩弄“不可知”论的把戏,那任何“高度赞同”、“坚决反对”都是毫无意义的。比如说,有人提“聪明比愚昧优越”,你却鬼扯“聪明与愚昧无法鉴别”。有人提“开放比封闭优越”,你却鬼扯“开放与封闭没法区分”。这是诚心赞成或反对命题,还是根本回避命题本身?既然要用“不可知”论来搪塞,就不是“坚决反对”命题的问题,而是偷换概念,转移视线的问题。

            命题之二:“正义与否根本无法判别。”

            这个命题就是由这拥林派玩弄“不可知”论的把戏所衍生出来的一个次生命题。这个拥林派所叫嚷的“历史长河里,又有多少次大家各自高举正义大旗去指责对方邪恶的”、“正义真是万能胶,哪儿都能粘上”、“轻易地说出正义二字的,在我看来都是可怕的”云云,其实都是建立在“正义与否根本无法判别”这一假设前提之上的。那么,正义是否无法判别?因为现在讨论的是《红楼梦》,而不是大而化之地讨论所有领域的正义能否判别的问题。所以,这个命题的实质就是:“《红楼梦》中宝钗所说的正义是否无法判别。”

            如前所述,这个命题在《红楼梦》的范围内是完全可以证明或证伪的。只要看看曹雪芹、脂砚斋对宝钗的态度即可知晓。因为作者的眼光对于书中人物的思想言行来说正是上帝视角,不存在现实生活中张三观察李四的那种“无知之幕”。事实上,任何一个认真读过脂评本原著原文的人都知道,曹雪芹盛赞宝钗是他心目中“艳冠群芳”的“群芳之冠”,脂砚斋亦盛赞宝钗勇于“讽刺时事”、“只以品行为先”、“高诸人百倍”。假设宝钗当真存在这拥林派所主观臆想的打出正义旗号而心存非正义动机的情形,曹、脂对宝钗岂能是这种盛赞有加的敬爱态度?

            所以,这拥林派现在所叫嚷的“历史长河里,又有多少次大家各自高举正义大旗去指责对方邪恶的”、“正义真是万能胶,哪儿都能粘上”、“轻易地说出正义二字的,在我看来都是可怕的”云云,最起码是不适用于《红楼梦》领域的。如果这拥林派是在《红楼梦》的话题之外,讨论这些正义“不可知”论,那是它的个人自由。但《红楼梦》中宝钗的正义目的是可判断、可验证的,不是不可验证的。这拥林派硬要将正义“不可知”论拖进来“坚决反对”宝钗的主张,只能是说是刻意偷换讨论的前提,以达到栽赃诬陷的目的。

            第八,前面已经详细论证了,这拥林派叫嚣的“我坚决反对你说的优越”,属于偷换概念的泼污水把戏。这拥林派不敢公开承认它是道德取消主义者,却拿“不可知”论的伎俩来掩饰。但《红楼梦》中宝钗的正义目的是可判断、可验证的,不是不可验证的。这拥林派硬要将正义“不可知”论拖进来“坚决反对”宝钗的主张,只能是说是刻意偷换讨论的前提,以达到栽赃诬陷的目的。

            简而言之,宝钗读书观与为兴趣而看闲书讨论的是不同范畴的两码事,属于互不相犯的关系。这拥林派所说的“不喜欢”或“坚决反对”的理由都是荒谬的,都是虚画靶子,乱打一起。其本质并不是不喜欢宝钗的读书观,而是仇恨宝钗这个人物形象,肆意偷换概念栽赃诋毁。实际上,这拥林派如果承认它就是不喜欢宝钗,因为是宝钗讲了这番话所以它不喜欢,这倒不失为一种诚实的态度。但这种诚实恰恰是这拥林派最缺乏的基本品质。它翻来覆去,都是把“非要”如何如何、“如果有人来劝我”这种主观虚设的东西栽给宝钗,再来“坚决反对”。这就已经真实地验证了这拥林派对待《红楼梦》是何种态度了。


            回复
            6楼2021-05-06 10:54
              批驳拥林派造谣诋毁宝钗读书观的谬论5

              这拥林派的基本特点就是不停地栽赃他人,将不属于他人的意思栽赃给他人,虚画靶子,乱打一气。笔者揭露了这拥林派的惯用骗术,难怪它一副如丧考妣的绝望模样。第一,这拥林派一直在不停改口。在你收回你那些层出不穷的谎言之前,没资格要求别人停止揭露你的骗术。第二,这拥林派最初以“厌恶”、“坚决反对”宝钗的读书观为起点,然后才引出了香菱慕雅是不是有优越感的问题。现在却是放着前一个问题不解决,只撒泼打滚纠缠后一个问题。这属于典型的舍本逐末、节外生枝。这一次该拥林派改口叫嚷:“请不要栽赃说我坚决反对宝钗的读书观”。好吧,如果你是真心的,不再反对宝钗的读书观。请收回你最初造谣诋毁宝钗读书观如何“功利”的发言。你收回了你的首条谎言,对方再跟你谈香菱慕雅是不是有优越感自然也就多余了,当然可以同时收回。但这拥林派显然不愿意承认它的首个谎言纯属谬论。第三,这拥林派现在改口“我从来没说过反对为了正义读书,也没说过反对为了行善济世而读书”。但今天(2021年5月2日)上午还不是这样说的。那时候,这拥林派跳着脚地干嚎:“轻易地说出正义二字的,在我看来都是可怕的。”不停地玩弄“不可知”论的伎俩。直到被笔者批驳之后,才又一次改口。那好,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是真心不再反对为了正义读书,真心不再反对为了行善济世而读书,先请你收回你的第一条谎言。至于诡辩什么“我不喜欢(或厌恶)但是我尊重”,那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在你第一条谎言中,你所陈述的“不喜欢”或者“厌恶”宝钗读书观的理由,就是在虚画靶子,栽赃他人。你把“非要”二字强加给宝钗,以此作为阐述你的“不喜欢”或者“厌恶”的基础。而这个基础本身就是谎言,是空中楼阁。你不先正本清源,承认你所撒下的第一个谎,却试图用更多谎言掩盖第一个谎言,那只能让更多人看穿你的卑劣。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7楼2021-05-06 10:54
                批驳拥林派造谣诋毁宝钗读书观的谬论8

                这拥林派自始至终都在栽赃诋毁他人。这拥林派分明反对为正义而读书,但说不出像样的理由,所以强行将“非要”二字栽赃给宝钗,虚画靶子,乱打一气。因为这拥林派栽赃宝钗的把戏被笔者戳穿了,所以它反过来胡喷别人“栽赃”了它。这种贼喊捉贼的套路,还真是得了林黛玉冷笑进谗的真传!这拥林派干嚎“你要是不觉得宝钗矫情”,但曹、脂明明写的是宝钗以真心真情劝导黛玉,“蘅芜君兰言解疑癖”、“金兰契互剖金兰语”,然后黛玉也以真心真情帮助宝钗替宝琴打圆场:“余谓颦儿必有尖语来讽,不望竟有此饰词代为解释,此则真心以待宝钗也。”这拥林派自己看不懂作者对宝钗的盛赞,硬要将子虚乌有的“矫情”,这种完全不顾原文实际描写,强行栽赃诋毁书中人物的态度,这个脑回路确实让人无法理解。另外,闲书的概念正是这拥林派自己找出来。宝钗原话说的是读书仕进意义上的读书,因此在宝钗的语境中读书做官与耕种买卖才构成了职业上的区隔。这拥林派强行把《吹牛大王历险记》《爱丽丝梦游仙境》之类的闲书都弄进来混淆概念,却赖死赖活不承认“有闲书和不闲书的区别”,一口咬定“这个世界上没有闲书这种东西”。打个比方,亦如撒谎者宣称“世界上从来没有撒谎这种行为”、“我不认为有撒谎和诚实的区别”。这种掩耳盗铃式的诡辩术,就能掩盖这拥林派肆意栽赃他人的恶劣行径?简直滑稽透顶!

                所谓 “宝钗是极其正统的儒家传人”,这句话前提就错得离谱。宝钗骨子里是佛、道的愤世出世之人,哪里来的“极其正统的儒家传人”?正统儒家怎么会“讽刺时事”、“借蟹讥权贵”?怎么会认为读书做官竟如不如耕种买卖?怎么会喜欢崇敬鲁智深、偏爱慧能语录?怎么会念念不忘“梵铃声”?癞头和尚又怎么会选择“极其正统的儒家传人”来度化顽石?这种说法根本就不通!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0楼2021-05-06 10:56
                  再一点,宝琴怀古诗的那一段。宝钗为何要说“前八首都是史鉴上有据的,后二首却无考。我们也不大懂得,不如另做两首为是”?黛玉为何要说“这宝姐姐也忒胶柱鼓瑟、矫揉造作了。两首虽于史鉴上无考,咱们虽不曾看这些外传,不知底里,难道咱们连两本戏也没见过不成?那三岁的孩子也知道,何况咱们?”脂批早就把整个事件的原原本本说的很清楚了:

                  余谓颦儿必有尖语来讽,不望竟有此饰词代为解释,此则真心以待宝钗也。(庚辰本第51回双行夹批)

                  宝钗因为宝琴说了《牡丹亭》、《西厢记》中的典故,害怕有人揪宝琴的小辫子,所以提醒宝琴“不如另做两首为是”。黛玉看似在“反驳”宝钗,实际上是深懂宝钗帮宝琴解困的心态,提出《牡丹亭》、《西厢记》中的典故是从戏上看来的,咱们闺秀都是“不曾看这些外传”的。故此,脂砚斋才明言,黛玉“有此饰词代为解释”,这才是“真心以待宝钗也”。

                  这拥林派有没有看懂曹、脂原文的意思呢?其原话是:“就这,你要是不觉得宝钗矫情,真的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随口两句酒令都能听出来,这里倒成了‘不大懂得’了。连带着四十二回这一大段话我也只觉可笑。”笔者倒真的觉得这拥林派可笑透顶了。就算你看不懂曹雪芹原文写的是宝钗替宝琴打圆场,然后黛玉出手帮忙。脂批中的“不望竟有此饰词代为解释,此则真心以待宝钗”,你总该能看懂吧?但只要是为了给宝钗栽赃一个子虚乌有的“矫情”罪名,这拥林派索性选择性失明了,假装看不懂了。


                  笑死了!“如果读书的动机并不是为了取得名利、地位方面的实惠,那就是看闲书”,不正是针对你这拥林派坚决反对为正义而读书的情况来说的吗?你既然坚决反对为正义而读书,当然就只剩下了为实惠或不为实惠两种情况。甩锅甩得如此娴熟的,不正是你这拥林派自己?“闲书”二字也是针对你硬要把“非要”二字强加给宝钗而提出了。你自说自话肆意扩大宝钗原话讨论的范畴,我当然要指出你所扩大出来的这部分概念是指闲书,而不属于宝钗原话讨论的领域。什么叫“你就说清楚,什么是闲书?别东拉西扯。”你是不是该首先说清楚,“非要”二字是你栽赃给宝钗的?你喜欢肆意歪曲他人的原话,东拉西扯,还不许别人针对你的扯谎情况进行界定澄清?


                  归纳一下,林黛玉看了《牡丹亭》、《西厢记》等书,不仅满脑子男女风流佳事,还疑神疑鬼、猜忌湘云和宝钗也会跟她一样抢男人,不仅严重影响了黛玉与其他闺秀的关系,也损害了黛玉自己的身心健康。所以,宝钗干脆劝黛玉不要看《牡丹亭》、《西厢记》等书。黛玉悔悟了,赞同并很快接受了宝钗的的劝告。于是,黛玉与宝钗、湘云的关系也因此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这就是《红楼梦》中的一个基本事实。作者本人也就这一事实在回目中盛赞宝钗:“蘅芜君兰言解疑癖”、“金兰契互剖金兰语”。

                  然而,这拥林派是如何看待此一基本事实的呢?这拥林派的原话乃是:“这一段恰恰是我觉得整个红楼梦中宝钗的低光点,一下子几乎败光了所有好感”、“如果是我读了牡丹亭西厢记,就有人跳出来这一通说教,我不可能不厌恶”。这拥林派不仅不感佩宝钗对黛玉的关心、教导,反而讳疾忌医般地对宝钗产生了极端变态的一种仇恨心理。尽管宝钗劝的根本不是它,只因为它与此前的林黛玉有类似的读了书反倒邪念百出的心态,所以马上露出獠牙,扑上去撕咬起来。

                  但笔者很好奇地是这拥林派又是如何看待黛玉的悔改的呢?如果它能够尊重而不厌恶黛玉的悔改,为何就不能尊重宝钗对黛玉的劝告?反过来,如果它当真认为这一段是宝钗的低光点,那这一段也同样是黛玉低光点。这拥林派为啥不一下子几乎败光对黛玉的所有好感?事实上,这拥林派是假装看不见黛玉的悔改,而只将仇恨的矛头对准宝钗的。为何如此?说白了还是因为宝钗说的“读了书倒更坏了”,无意中也切中了此黛鼠的要害。虽然说正义者经常会嫉恶如仇,邪恶者有时候也会“嫉善如仇”的,哪怕对方行善的对象根本与它无关。善的存在本身,就可以反照出恶来。这拥林派的情况不外乎如此。


                  回复
                  12楼2021-05-06 11:03
                    11楼被删了?


                    回复
                    13楼2021-05-06 11:04
                      拥林派因为仇恨宝钗,却又找不到像样的反对借口,所以再三将不属于宝钗的意思栽赃给宝钗,然后虚画靶子、乱打一气


                      回复
                      15楼2021-05-06 21:42
                        这拥林派暴怒了几天


                        回复
                        17楼2021-05-10 15:14
                          这拥林派翻来覆去就是将宝钗根本没有的意思栽赃给宝钗,虚画靶子,乱打一气。它并不是当真在乎宝钗有什么样的读书观,而是想鸡蛋里挑骨头式寻找一个借口,向宝钗身上泼污水,肆意诬蔑诋毁


                          回复
                          22楼2021-05-10 21:20
                            你是把宝钗当圣人来看还是把宝黛当俗人来看,跟宝钗不是一层次的,所以对宝钗的要求格外高些严些?那不正好证明,宝黛是你们眼中心中真正的世俗之人,而宝钗才是更高层次的圣人伟人,所以你们要求也不一样吗?
                            ===============
                            不错,拥林派对宝钗的各种污蔑诋毁,无不建立在这种玩弄双重标准的把戏之上


                            回复
                            23楼2021-05-10 21:22
                              宝钗思想开明,认为可以当个好官(公务员),解民于倒悬,如果实在干不来,就做点小买卖,或老实种田,学门手艺,这跟你家大人对你设计的前程有什么不一样?为什么你家大人说的就是对的好的,开明的民主的,宝钗说就成了反面的了?
                              噢,她劝黛玉宝玉不要走了歪路就是有心机,她不劝二人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漠无情,那你让人家做还是不做?两头路都让你堵死了,你还在骂别人,你哪儿来的脸?
                              ================
                              所以说拥林派为造谣诋毁宝钗,各种逻辑混乱+自相矛盾的招数都出来了,无所不用其极


                              回复
                              24楼2021-05-10 2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