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少你家小娇妻又...吧 关注:0贴子:114
  • 0回复贴,共1

宗少你家小娇妻又跑了-第20章 庄西别院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宗铭皓抿嘴一笑,随即转移了视线,对管家吩咐说道:“去准备点清粥和水果。”
“是,大少爷。”管家马上站直了身体,转身准备去了。
秦六月脸上腾的一下红了起来,囧的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真***丢人啊!
宗铭皓继续说道:“卧室在二楼右手边第一个房间。”
“哦,是。知道了。”秦六月马上红着脸,拖着裙子朝着楼梯走了过去。
宗铭皓很快跟了上去。
秦六月刚要开口,宗铭皓嘲讽一笑,说道:“没有我的指纹,你确定能进了房间?”
秦六月一阵羞赧,咬着嘴唇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现在我们在庄西别院了,房间这么多,是不是可以分开睡……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
宗铭皓忽然压低了身体,在秦六月的耳边说道:“你知道奶奶为什么把庄西别院给我们居住吗?”
秦六月茫然的摇摇头。
“笨。”宗铭皓站直了身体,看着秦六月的眼睛,过了很久才吐出了这么一个字。
宗铭皓快速刷开了门上的指纹锁,推门进入,回头看着还站在原地懵逼的秦六月,嘴角一勾,说道:“那是因为这个庄西别院的人,都是奶奶的人。你说,我们分房睡,奶奶会不会知道呢?你打算怎么跟奶奶解释我们的分居?”
秦六月一听,有道理,于是局促的跟了进去。
整个卧室是一个套房,整体装修风格偏简洁,却在每个细节都透着低调的华贵。
这里的每一样都是价值不菲,甚至是有价无市。
秦六月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从。
宗铭皓也不管她,随手打开了一瓶水,一口喝掉,转身就进了浴室。
等宗铭皓离开,秦六月这才松口气。
一想到未来的岁月要跟这个男人同处一室,秦六月就觉得头皮发麻。
天知道他接下来的日子里会不会继续脑子犯抽?
秦六月尝试着打开了衣橱,不出意外,一半衣橱里都挂着她的衣服。
不得不承认,宗家果然是财大气粗,底蕴深厚。
才短短几天的时间,她的一切物品都是量身定做出来的。
也就只有这样的家族才有这样的财力和能力。
秦六月手指一勾,脱掉了宗铭皓的外套,然后一点点解开了身上已经凌乱的小礼服。
手指一松,身上的小礼服瞬间滑落坠地,露出了她姣好的身躯。
秦六月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正在浴室的宗铭皓的眼睛瞬间睁大了!
浴室的玻璃是单向的。
从浴室往外看,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从卧室往里看,却只能看到一堵墙。
秦六月此时完全不知道,她换衣服的整个过程,都落入到了宗铭皓的眼底了。
宗铭皓的喉结快速滑动了几下,恶狠狠的将水温打到了冷水。
该死的!
这个女人……
到底知道不知道,这么做,对一个男人意味着什么?!
好在秦六月很快就穿上了一套睡衣,不然的话……
宗铭皓很快就洗好了,一出门就怒气冲冲的对秦六月说道:“你用外面的浴室!”
秦六月一脸的莫名其妙。自己又做错什么了?他用得着这么生气?
莫非是洁癖?
用外面的就用外面的好了,反正自己又不打算跟他发生点什么。
“知道了。好凶。”秦六月抱着衣服转身离开了。
看着秦六月的背影,宗铭皓仿佛松了口气。
下意识的,不想让她发现浴室的秘密。
没想到小丫头干巴巴的身材,似乎还挺有料。
洗完澡,宵夜也准备好了。
秦六月一个人坐在餐厅,开开心心的吃着粥。
没想到简简单单的一份清粥,都能做出这么好的滋味来。简直想给厨师点三十二个赞。
秦六月正吃着,就感觉头顶上瞬间压力袭来。
下意识的抬头,就看到宗铭皓换了一身浅青色的家居服,拉开椅子坐在了自己的对面。
秦六月东看看西看看,整个餐厅就只有自己跟宗铭皓。
秦六月马上低头,加速喝掉了碗里的粥,低声说一句:“我吃饱了。”站起来就要走。
“等一下。”宗铭皓忽然开口叫住了她:“我知道你留下的目的,所以,要不要谈一谈?”
秦六月的身体猛然僵住。
他知道自己的目的?
他……不反对?
秦六月难以置信的转身看着宗铭皓。
宗铭皓鹰隼的眼眸一抬,眉宇之间一片胸有成竹。
自己倒要看看,这个小丫头,能翻腾出什么浪花来。
游戏刚刚开始。
秦六月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想谈什么?”
宗铭皓手指一指座位,秦六月马上没有脾气的乖乖坐了回来,就那么急切的看着宗铭皓。
看着秦六月焦急的小表情,宗铭皓心底忽然闪过一团愉悦。
小丫头,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天吧?
当年你扒光本少的时候——咳咳,咳咳,这事儿没完!
宗铭皓帅气一笑,手指轻轻点着桌面说道:“你想听什么?”
秦六月被这句话给堵的差点没喘上气来。
这个家伙,怎么可以恶劣到这个程度?
不是他要谈的吗?
竟然还问自己想听什么!
自己当然是要——忍住忍住,不生气,绝对不能生气!自己一定要忍!
“好。既然你说要谈,那我就开诚布公的说出来好了。”秦六月一咬牙,决定直接把话题摊开到桌面上去。反正,以宗铭皓的本事,早晚也会知道的!自己如果想利用宗家的势力,就绝对逃不过他的眼睛!
宗铭皓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秦六月硬着头皮说道:“是,我的确想求你帮忙调查二十多年前秦家嫡系一脉全部死亡的秘密。在我出生前两年,爷爷暴病而亡,三天后奶奶也追随而去。我出生不久,爸爸妈妈就死于车祸。整个秦家嫡系一脉,只剩下了刚刚出生的我以及刚刚成年的姑姑。我跟姑姑都在怀疑他们都是死于非命,是有人故意谋杀!可是以我跟姑姑的能力,根本无从调查。”
“哦?”宗铭皓不动声色的反问:“想让我帮你?那你能给我什么?”
秦六月咬牙说道:“我知道,宗家娶我进门,只是为了给宗家二少冲喜。我保证,绝对不会贪恋宗家一分钱!只要调查清楚这件事情,随时随地都可以离婚!我现在就可以跟你写公证书,离婚的时候,我净身出户!”
宗铭皓轻轻笑了起来。
男神就是男神,笑起来,声音都是那么的动听。
宗铭皓慢条斯理的回答说道:“如果我说,我想要的,不是这个。而是你的全部呢?”


回复
1楼2021-05-06 05:22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