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吧 关注:434,244贴子:9,805,366

晴雯———— 一个“尤物”般的“精神统治阶级”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尤物”,是脂砚斋对晴雯的评语。或许很多人会不同意,其实大可不必。因为在《红楼梦》里,“尤物”这个词虽含贬义,但也有赞赏之意。


《红楼梦》作者是怎么评价晴雯的?
第一部分:判词。
“心比天高,身为**”;“风流灵巧”。
第二部分:回目定评。
“勇晴雯”;“俏丫鬟”。
第三部分:旁白。
“使力不使心”;“聪敏过顶”。


一个心比天高、风流灵巧、聪敏过顶、又勇又俏的丫鬟,不是“尤物”是什么?


回复
1楼2021-04-23 16:37
    很多人总喜欢说晴雯“反封建”,说她:“反阶级”;“不把自己当奴才”;


    纯属扯淡。


    《红楼梦》作者压根不反封建,《红楼梦》里面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反封建”。


    晴雯不仅不“反封建”,而且极力维护封建。因为,晴雯对她自己的定位:前期是贾母派驻贾宝玉房的“高级丫鬟”,后期是贾宝玉的“内定姨娘”。这是晴雯在整本《红楼梦》里,所有言行举止的内在逻辑起点。


    回复
    2楼2021-04-23 16:37
      原文一:麝月道:“那瓶得空儿也该收来了。老太太屋里还罢了,太太屋里人多手杂。别人还可以,赵姨奶奶一夥的人见是这屋里的东西,又该使黑心弄坏了才罢。太太也不大管这些,不如早些收来正经。”晴雯听说,便掷下针黹道:“这话倒是,等我取去。”秋纹道:“还是我取去罢,你取你的碟子去。”晴雯笑道:“我偏取一遭儿去。是巧宗儿你们都得了,难道不许我得一遭儿?”麝月笑道:“通共秋丫头得了一遭儿衣裳,那里今儿又巧,你也遇见找衣裳不成。”晴雯冷笑道:“虽然碰不见衣裳,或者太太看见我勤谨,一个月也把太太的公费里分出二两银子来给我,也定不得。”说着,又笑道:“你们别和我装神弄鬼的,什么事我不知道。”一面说,一面往外跑了。


      原文二:晴雯呜咽道:“有什么可说的!不过挨一刻是一刻,挨一日是一日。我已知横竖不过三五日的光景,就好回去了。只是一件,我死也不甘心的:我虽生的比别人略好些,并没有私情密意勾引你怎样,如何一口死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我太不服。今日既已担了虚名,而且临死,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不料痴心傻意,只说大家横竖是在一处。不想平空里生出这一节话来,有冤无处诉。”说毕又哭。宝玉拉着他的手,只觉瘦如枯柴,腕上犹戴着四个银镯,因泣道:“且卸下这个来,等好了再戴上罢。”因与他卸下来,塞在枕下。又说:“可惜这两个指甲,好容易长了二寸长,这一病好了,又损好些。” 雯拭泪,就伸手取了剪刀,将左手上两根葱管一般的指甲齐根铰下;又伸手向被内将贴身穿着的一件旧红绫袄脱下,并指甲都与宝玉道:“这个你收了,以后就如见我一般。快把你的袄儿脱下来我穿。我将来在棺材内独自躺着,也就象还在怡红院的一样了。论理不该如此,只是担了虚名,我可也是无可如何了。”宝玉听说,忙宽衣换上,藏了指甲。晴雯又哭道:“回去他们看见了要问,不必撒谎,就说是我的。既担了虚名,越性如此,也不过这样了。”


      原文一,说明了晴雯想当贾宝玉的“姨娘”;


      原文二,说明了晴雯一直当自己是贾宝玉的“姨娘”,起码是“内定”的。


      “姨娘”是什么?是妾,是“半个主子”,可说到底,还是个“奴才”(参照芳官怼赵姨娘)。


      晴雯既然想当“姨娘”,又怎么会“反阶级”呢?又怎么会“不把自己当奴才”呢?她只是不把自己当低级奴才而已,因为她觉得她是“高级奴才”。


      回复
      3楼2021-04-23 16:39
        有人会说,晴雯“直率”,面对贾宝玉,从来没有奴才相。扯淡。这说明不了任何问题。整个怡红院的丫鬟,哪个怕贾宝玉?哪个在贾宝玉面前有奴才相?这只能说明,贾宝玉从不把她们当奴才看,不代表她们不认为她们是奴才。


        原文:林之孝家的又笑道:“这些时我听见二爷嘴里都换了字眼,赶着这几位大姑娘们竟叫起名字来。虽然在这屋里,到底是老太太、太太的人,还该嘴里尊重些才是。若一时半刻偶然叫一声使得,若只管叫起来,怕以后兄弟侄儿照样,便惹人笑话,说这家子的人眼里没有长辈。”宝玉笑道:“妈妈说的是。我原不过是一时半刻的。”
        袭人晴雯都笑说:“这可别委屈了他。直到如今,他可姐姐没离了口。不过顽的时候叫一声半声名字,若当着人却是和先一样。”林之孝家的笑道:“这才好呢,这才是读书知礼的。越自己谦越尊重,别说是三五代的陈人,现从老太太、太太屋里拨过来的,便是老太太、太太屋里拨过来的,便是老太太、太太屋里的猫儿狗儿,轻易也伤他不的。这才是受过调教的公子行事。”


        这段原文里:林之孝家的训贾宝玉,就像训自己的孩子一样,贾宝玉从头至尾笑脸相迎。晴雯满肚子不痛快,一样全程陪笑。


        林之孝家的说了:“老太太、太太的人,还该嘴里尊重些”,“便是老太太、太太屋里的猫儿狗儿,轻易也伤他不的”。这才是晴雯在贾宝玉面前这么硬气的主要原因。


        回复
        4楼2021-04-23 16:40
          除了贾宝玉,晴雯从来不敢在任何一个正经“主子”面前,说出任何一句闲话,发出任何一句怨言(背后嚼舌根肯定不算)。就连在林之孝家的这种“高等奴才”面前,她也是笑脸相迎。


          晴雯平时在怡红院,骂小丫鬟从不嘴软(普遍),打小丫鬟从不手软(普遍),撵小丫鬟从不心软(坠儿),损坏财物从不腿软(玻璃缸、玛瑙碗、扇子等),偷懒耍滑从不面软(麝月语),可谓嚣张跋扈。


          看看她面对正经主子时,究竟是一副什么模样:
          原文:小丫头子答应了,走入怡红院,正值晴雯身上不自在,睡中觉才起来,正发闷,听如此说,只得随了他来。素日这些丫鬟皆知王夫人最嫌趫妆艳饰语薄言轻者,故晴雯不敢出头。今因连日不自在,并没十分妆饰,自为无碍。及到了凤姐房中,王夫人一见他钗軃鬓松,衫垂带褪,有春睡捧心之遗风,而且形容面貌恰是上月的那人,不觉勾起方才的火来。王夫人原是天真烂漫之人,喜怒出于心臆,不比那些饰词掩意之人,今既真怒攻心,又勾起往事,便冷笑道:“好个美人!真象个病西施了。你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你干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我且放着你,自然明儿揭你的皮!宝玉今日可好些?”晴雯一听如此说,心内大异,便知有人暗算了他。虽然着恼,只不敢作声。他本是个聪敏过顶的人,见问宝玉可好些,他便不肯以实话对,只说:“我不大到宝玉房里去,又不常和宝玉在一处,好歹我不能知道,只问袭人麝月两个。”王夫人道:“这就该打嘴!你难道是死人,要你们作什么!”晴雯道:“我原是跟老太太的人。因老太太说园里空大人少,宝玉害怕,所以拨了我去外间屋里上夜,不过看屋子。我原回过我笨,不能伏侍。老太太骂了我,说:‘又不叫你管他的事,要伶俐的作什么。’我听了这话才去的。不过十天半个月之内,宝玉闷了大家顽一会子就散了。至于宝玉饮食起坐,上一层有老奶奶老妈妈们,下一层又有袭人麝月秋纹几个人。我闲着还要作老太太屋里的针线,所以宝玉的事竟不曾留心。太太既怪,从此后我留心就是了。”王夫人信以为实了,忙说:“阿弥陀佛!你不近宝玉是我的造化,竟不劳你费心。既是老太太给宝玉的,我明儿回了老太太,再撵你。”因向王善保家的道:“你们进去,好生防他几日,不许他在宝玉房里睡觉。等我回过老太太,再处治他。”喝声“去!站在这里,我看不上这浪样儿!谁许你这样花红柳绿的妆扮!”晴雯只得出来,这气非同小可,一出门便拿手帕子握着脸,一头走,一头哭,直哭到园门内去。

          晴雯不仅是个奴才,而且是个“刁奴”。这一段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晴雯知道王夫人不喜欢她这样的(原文:趫妆艳饰语薄言轻),所以避着不见,不敢出头。这就说明,晴雯不是不想靠上王夫人(前面例证一),但是她不敢见王夫人。


          王夫人听了婆子挑唆,张嘴就把晴雯骂了一顿。晴雯可是块“爆炭”(平儿评语),贾宝玉说两句都受不了的人,面对这种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指责,看她是怎么做的:
          一开始,她“一听如此说,心内大异,便知有人暗算了他。虽然着恼,只不敢作声”;接着开始“哄骗”王夫人,她明明和贾宝玉住一个屋,却说对贾宝玉的事毫不了解;还把贾母抬出来“提醒”王夫人。


          欺软怕硬,狐假虎威,这分明就是一副“刁钻”的“奴才”相(简称刁奴)。


          晴雯只对地位和她平等以及地位不如她的人直率,面对那些正经主子,晴雯可是乖滑得很。


          收起回复
          5楼2021-04-23 16:43
            贾宝玉虽然是个正经主子,但他从来不“正经”,但凡他“正经”点儿,也不会惯得这些丫鬟无法无天,最终自食恶果。

            有人会说,贾宝玉“不正经”是反封建,“正经”了就是封建。


            扯淡。


            看看怡红院的丫鬟们有多嚣张:


            贾宝玉的丫鬟林红玉(小红)想上进,晴雯骂她攀高枝儿,秋纹、碧痕骂她捡巧宗儿;


            贾宝玉、袭人一不在,丫鬟们就弄得贾宝玉房里乌烟瘴气,卫生一塌糊涂;


            在怡红院,贾宝玉家的玻璃缸、玛瑙碗、扇子等不知被弄坏了多少,贾宝玉的丫鬟还不许贾宝玉说;


            晴雯因为和碧痕置气,竟然背后抱怨贾宝玉的亲表姐薛宝钗不该来看亲表弟,还敢假传贾宝玉意思不给贾宝玉的亲表妹兼心上人林黛玉开门(晴雯是贾宝玉什么人?有什么权力这么做?有人拿她不知道是林黛玉开脱,扯淡,是正经小姐就开,是别的丫鬟就不开,那不是看人下菜碟?开门是她的责任,贾宝玉说不开才不能开,她一个丫鬟没有任何理由推卸责任。);


            贾宝玉的小丫鬟芳官在贾宝玉家的厨房浪费粮食,公开吃免费小灶(连贾宝玉的亲表妹林黛玉、亲嫂子李纨、族妹惜春都没做过,贾宝玉的亲妹妹探春那次另给了钱,算帮忙,不算以权谋私。)(芳官只是怡红院的小丫鬟,贾家大观园厨房总管柳家的竟然假公济私贿赂到她头上,可见怡红院的丫鬟平时有多嚣张。);


            贾母查赌查到了柳家的妹妹,柳家的通过晴雯、芳官,撺掇贾宝玉去求情(柳家的和贾宝玉什么关系?柳家的妹妹和贾宝玉什么关系?贾宝玉有什么理由去给柳家的妹妹求情?晴雯、芳官竟然能让贾宝玉为了一个和他没有任何直接关系的人去求情,正面和亲祖母唱对台戏,可见对贾宝玉的影响力有多大。);


            为了应付贾宝玉的亲爹贾政查课,晴雯竟然教唆贾宝玉装病,顺带搅得怡红院一夜不得安宁(教唆别人装病瞒骗长辈检查功课,这是典型的教人学坏。);


            诸如此类,哪一样和所谓的“反封建”有半点儿关系?不过是任性胡为、无法无天而已。


            林黛玉的潇湘馆可曾出过这种事?林黛玉不“正经”么?林黛玉可是正面人物。


            贾探春的秋爽斋可曾出过这种事?贾探春不“正经”么?贾探春也是正面人物。


            贾惜春、李纨那里可曾出过这种事?她们不“正经”么?不管她们是不是正面人物,反正她们那里没出过这种事。


            只有贾宝玉和贾迎春那里出过这种事。这两个地方,是出了名的“刁奴扎堆”。如果说贾宝玉反封建,那是不是贾迎春也反封建?这就只是单纯的管理不完善、教养不到位而已,和反封建有什么关系?


            回复
            6楼2021-04-23 16:44
              有人会说,晴雯撕扇,就是反封建。


              扯淡。


              撕了贾宝玉,勉强算得上反封建;晴雯敢么?晴雯会么?晴雯有这个念头么?晴雯不止不敢、不会、没有这个念头,她还对贾宝玉“喜欢”得很呢。一个会因为封建纨绔“偏爱”别人而“酸”的人,会反封建?


              撕了两把扇子,破坏了两件公物,算得上什么反封建?扇子是贾宝玉这种“主子”亲手做的?还不是劳动人民的劳动结晶?笑着撕了两把劳动人民的劳动产物,只是为了出气,这到底是反封建,还是反劳动人民?


              如果说,撕了贾宝玉的扇子是反封建,那撕了麝月的扇子算什么?反劳苦大众?劳苦大众何苦为难劳苦大众,还是笑着?对于撕扇这件事,麝月说的对,这就是作孽。


              晴雯在撕扇前,勉强算是个劳苦大众;自从撕扇后,以前的晴雯消失了,作为贾宝玉宠婢的晴雯正式出现,她开始变得越来越懒,手越伸越长,越来越不把底层劳苦大众放在眼里,越来越自视甚高,她冲着贾宝玉“姨娘”的位子一路而去。这哪里是反封建?这是越来越封建了。


              所以说,晴雯撕扇“反封建”,纯属扯淡。


              回复
              7楼2021-04-23 16:46
                晴雯何曾反过阶级?又何曾“不把自己当奴才”?


                晴雯若是真“反阶级”,真“不把自己当奴才”,她就应该从贾家逃走(她有这个机会,但她不止没这个想法,还把表哥也发展成了奴才),或者安安稳稳地等着离开贾家(柳家的就认定贾宝玉的丫鬟都会放出去),或者要求贾宝玉放她离开贾家,从此做个自由人。


                有人或许会说,贾宝玉没这个权力。贾宝玉暂时是没这个权力,可只要贾宝玉成了亲,单独立了事,就算是把身边的丫鬟全都放出去,也不过一句话的事。那时候,晴雯若真想离开,以贾宝玉的性格,会强行留下她么?


                有人说“会”,因为贾宝玉喜欢晴雯。没错,贾宝玉是喜欢晴雯,可是最多只会纳她做妾,绝不会聘她为妻。


                只要不是妻,再受宠也是妾。而“妾”正是阶级产物,说到底还是奴才。


                晴雯若是真“反阶级”,真“不把自己当奴才”,她就应该要求贾宝玉聘她为妻,或者与她私奔。


                晴雯会么?绝对不会,她根本就没有这个想法。贾宝玉会么?绝对不会。贾宝玉只会想娶林黛玉,除了林黛玉,还有很多人,怎么都轮不到晴雯。


                只要贾宝玉单独立了事,只要晴雯表示不想做妾,一定要离开贾府,以贾宝玉的性格,就算再不舍得,大概率也会放她离开,不然就不是贾宝玉了。


                回复
                8楼2021-04-23 16:47
                  晴雯想过让贾宝玉聘她为妻么?绝对没有。


                  晴雯想过给贾宝玉做妾(姨娘)么?绝对有。


                  晴雯想过离开贾府么?绝对没有。


                  晴雯只要想做贾宝玉的妾(姨娘),就绝不会“反阶级”;晴雯只要不想离开贾府,就说明她想做奴才,而且永远是个奴才。


                  所以,晴雯绝不会“反阶级”,也绝不会“不把自己当奴才”,她只是不把自己当低级奴才,而是把自己当成了“高级奴才”——“姨娘”而已。


                  晴雯就是一个标准的“精神统治阶级”,是官僚阶级和地主阶级的“乏走狗”,是封建阶级制度的拥护者,说她“反封建”,纯粹是个笑话。


                  回复
                  9楼2021-04-23 16:48
                    《红楼梦》绝不反礼教,而是反“反礼教”。


                    《红楼梦》里,所有反礼教的都没有好下场。


                    贾家最后垮台,除了经济崩溃,根源是“礼崩乐坏”,人人不守“礼”。查抄大观园就是“礼崩乐坏”的直接结果。


                    回复
                    11楼2021-04-23 20:25
                      贾雨村不守为官之礼,两次被贬;


                      贾赦、贾珍不守礼,最后全栽在这上面;


                      贾宝玉不守礼,被贾政打个半死;


                      金钏不守礼,教唆贾宝玉捉奸,被王夫人赶了出去;


                      等等等等,诸如此类,凡是不守礼的,都没有好下场。


                      回复
                      12楼2021-04-23 20:32
                        《红楼梦》很明显是在抨击那些不守礼教的人。


                        贾迎春之死,不是被礼教所害,是被不守礼教的孙绍祖逼死。这不是礼教之错,这是孙绍祖之错。


                        贾宝玉绝大多数情况下都符合礼教要求,贾宝玉就是个爱惜女人的人。


                        回复
                        13楼2021-04-23 20:37
                          《红楼梦》绝不反封建,也绝不反礼教,而是反“反封建”,反“反礼教”。


                          贾宝玉如此不喜读书,动不动骂别人“禄蠹”,厌恶仕途经济,被后世冠以“反封建”之名的人,他最喜欢的先贤,一个是庄子,一个是孔子,他还推崇《四书》。


                          孔子可是推崇周礼的,《四书》是最正宗的儒家经典。可见,贾宝玉绝不会反封建,反礼教。


                          回复
                          14楼2021-04-23 20:44
                            你说的与我不谋而合,红楼梦其实暗自贬低和抨击科举,可能是源于科举制度对原始封建制度的竞争和挤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1-04-24 1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