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从北帝开始吧 关注:1贴子:105
  • 0回复贴,共1

诸天从北帝开始-第375章 离开龙岛,君王船涅槃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半日后,王通伫立在王腾身后,静静注视着那远去的祖龙船

延展至海岛边的七彩虹桥缓缓淡去,消散成漫天光点

“前辈,我们就这么等着吗?”

直到那些人影都望不见了,王通才有些迟疑的开口

他知晓王腾实力强大,深不可测,但离开龙岛的途径似乎只有祖龙船

难道前辈准备打出去不成?

“路,从来不是只有一条。”

王腾神色淡漠,并无一丝焦急感

蕴含浓郁阴死之气的君王船才是他所需要的

而此时,萧晨的身影也出现了,有些惆怅的望了一眼那远去的祖龙船

“前辈,王通?你们也未曾离去吗?”

他回首,望见王腾与王通二人,微微一惊

难道这神船还有人数限制不成?连前辈都上不去?

在他的头顶上,雪白小兽珂珂闷闷不乐的捏着他的发丝,龙族圣树显然已经到了魔鬼蚩尤的手里

“我在等一个人,一个将踏上历史道路的人。”

王腾见他到来,微微一笑

意味莫名

落在萧晨的眼中,却像是有着一条波澜壮阔的历史长河滚滚而来

出现了太多熟悉的身影,直到最后,一位面容沧桑,背负战剑的男子缓缓转过身来

令他的脑海中一阵轰鸣。

十日后

茫茫无尽的大雪山之中,阴气弥漫,珂珂气呼呼地直接出手将雪山之中的一处门户直接移开。

哗啦啦!

顿时阴风咆哮,一阵幽冥雾气从那门户之后冲击而出,在这冰冷的雪山之中格外吓人。

“咦,不曾想,如今的龙岛上还能有这般人物。”

等到幽冥雾气散开之后,一个脸色苍白的身影从中走了出来,他的目光径直落到了王腾的身上

这个身披紫金长袍的男子给他一种难以言喻的高渺强势感,犹如茫茫天主在俯瞰,浩瀚无垠

“这股气机,又是一位隐藏在历史中的祖神吗?”

魔鬼心神微颤,竭力在自己模糊的记忆中寻找能与王腾匹配的身影

但,太困难了,难有与之比肩者。

而后他强压下内心的波澜,与萧晨谈论了起来,提及到了传说中的君王船

所谓君王,就是修炼尸骨进化,由死而生这一体系,到半祖境界的强者。

君王船乃是以君王的尸骨炼制而成的船,船上有君王的一丝残魂,所以阴气极重,非寻常修者所能抵挡。

“如果有可能的话,你最好还是找来一件至阴之物,方可抵挡住圣船上的阴魂侵袭;或者,由这位出手替你们抵挡。

别说君王船了,就是君王复生都在他面前翻不起浪花来。”

魔鬼笑眯眯的开口,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至阴之物,看来很严重啊。”

萧晨微微皱了皱眉头,听起来君王船似乎比祖龙船要危险的多

“是的,因为那本就不是为人而准备的。君王船又叫恶鬼船,上面封印有君王的部分残魂,一般的活人乘坐它,如果没有相应的圣器,恐怕会将命搭上的。”

魔鬼平静的回应,眸光有些不自然的自王腾周边飘过

这样一位来历不明,目的不明的强者,多少让他生出了忌惮之意

竟然连岛上的老祖龙都没有反应,是默许了他的存在,还是没有出手的把握?

“至阴之物,死城中正好有着一件,与你也有些干系。”

王腾悠然开口,先前所得到的燧人氏裹尸布便显化了出来

暗红发黑的血迹遍布其上,带着一股莫名的苍凉与悲壮之感,像是沐浴过万千英杰的血,蕴含了他们的意

“是那件裹尸布?”

萧晨心中一颤,他与柳暮同行时曾见到被这块裹尸布缠住的邪灵,强大无比

但旋即,他也有些错愣,前辈所言的与他有些干系是什么意思?

莫非,这裹尸布还与他萧晨有什么牵扯不成?

他犹自疑惑着,雪白小兽珂珂倒是活跃的紧,小爪子在裹尸布上摸了摸

咿呀咿呀的嘟囔了两声

“前辈,似乎很看重萧晨啊···”

王通默默低语,先前他在岛上也曾与萧晨有过交手

对方的天资与实力的确强大,但也不至于让前辈如此看重

想来应当还有着其他过人之处,只是自己实力低微,不曾想前辈那般发觉罢了。

一晃两个月匆匆而过,萧晨按照王腾的指点专心祭炼祖神裹尸布

这段时日里,一条浑身黑色,身体有些像虎豹的小龙也找过来了,似乎与萧晨、珂珂是熟识

“小倔龙,将来的逆龙王。”

王腾眸光落到了它的身上,这头小龙似乎先天有些不足,祖龙精气欠缺才变成了这般模样

但以他百折不挠的性子而言,能走的比其他龙王更远

···

终于到了魔鬼出关之曰,再次出现的魔鬼阴森的气息确实都不见了,仿佛真的已经成为了一个正常的人,只是脸色依然很苍白。

最高兴的莫过于珂珂,小圣树失而复得,让雪白小兽兴奋的雪山中滚来滚去。

“以后我会重重报答你的。”

魔鬼对着珂珂微笑道

“召唤君王船比较麻烦,大概需要七日的时间,你们要耐心的等待。”

说完这些话语,魔鬼开始在海滩上不断划刻,沙地上刻被下一幅幅神秘难测的图案,而后更是取出几十杆残破的古旗,将之插在了那些图案的关键部位。

就在刹那间,天地间刮起阵阵阴风,紧接着乌云密布,阴雷震耳,更有一重重血色大浪在天上的乌云间涌动,场面说不出的邪异与可怕

暗无天日的虚空,乌云翻滚,血光闪耀,凄厉的鬼音更加惨烈了,似乎就在他们头顶山空不远处。

“不要怕,你们有祖神的裹尸布,加上那位,它们是不会向你们出手的。”

魔鬼回头笑了笑,示意他们不用担心

正如他所说的那般,王腾只是站在这里,便像是一片万古青天横压了下来

那些恐怖的异象根本无法靠近,就连嘶吼的鬼音都低沉暗淡了不少,好似也在恐惧一般

“这是飘荡在天地间的恶鬼战魂,唯有将这些残魂召集而来,才能够召唤君王船,需要七天的时间,不过你们不用守在这里

最后一日在这里完成召唤仪式就就行了,当然也别走远,也许中途会有需要你们时候。这座九幽通天阵威力浩瀚莫测,我不能完全驾驭”

魔鬼见到这些战魂的反应眼角再度跳了跳

似乎遇见了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呢,不会真是古老岁月里某个不死不灭的老家伙逆天归来了吧?!

“九幽通天阵,是当年一位君王创下的,为黑暗一族的圣阵。”

王腾平静的开口,道出了其中隐秘

倒是让魔鬼愈发觉得这是一个曾经的熟人,只不过自岁月长河中复苏,重新归来罢了

接下来的几天,萧晨他们开始为离岛做准备,海边地带的黑暗冥雾越来越浓重,他们如果没有祖神燧人氏的裹尸布根本不可能进入到那里

黑色的雾气近乎液体化了,走在里面感觉无比的粘稠,惊雷之响时时在海边炸起,金色的大海都仿佛在震荡,附近已经成了一片禁地。

也唯有王腾能平静的伫立在那里,万邪不侵,万法不加身

终于到了第七曰,魔鬼的阵法已经完毕,几天来积聚了足够的阴气,且游荡于龙岛上的残魂也被召集来很多,满足了召唤君王船的要求。

“需要你们当中一人的血液为引,开始真正的召唤仪式了。”

魔鬼在冥雾中看着萧晨,他的神色有些惨白,划刻古阵图,积聚阴气与残魂,极其耗费心力,他已经力尽了。

“我来吧。”

萧晨上前划破手指,让血水顺着流淌而下,滴落在魔鬼划刻好的刻图中。

顿时,他的血液爆发出了耀眼的红光,随后这些血液如同长蛇一般在阵图之中游走,令整个阵图都染上了淡淡的血光。

同时,天空中的黑雾更加浓密,鬼啸之音震耳欲聋,那阵法之中有几条巨大的魔影仰天咆哮,声震天地。

鬼啸伴随着浩浩荡荡的阴风向大海深处席卷,一股宏大而又可怕的气息仿佛穿越时空,将某种信息传递了出去。

呜呼!

顿时,那金色的禁忌之海深处传来了一阵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在回应。

一艘如同小山般的黑色大船从海面上行驶而来,它透发出滔天的煞气,让这一片禁忌之海都跟着在动荡。

漆黑色的船体显得如此阴森诡异,仿佛船体上载着一片地狱

君王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仰天的骷髅头,那漆黑的船体上画满了各种鬼怪的图案,且在周围缭绕着一道道雾气,迷蒙幽深

同时,一道乌光自君王船上向着岸边激射而来,形成一道死亡桥梁,让岸上的人能够沿着它走上君王船。

“嗯?似乎有一股气机在深处蛰伏···”

王腾眉头一挑,隐隐自君王船的深处感应到了什么

隐隐有一股祖神中都算强大的气机存在,散发着一股磅礴的武道意志

“是武祖吗?”

他微微感应着,武祖亦是一位九重天巅峰的九州祖神,曾修行过部分天碑法,并进入咒界深渊寻到第七面天碑进一步印证

创出无上武道,达到堪比无上祖神之实力。

在被异界四大超级祖神依靠大阵围攻陨落后,尸体被珂珂父亲与女娲放入了君王船中温养,以待归来

“咿呀!”

小兽珂珂并未在意那么多,直接一跃而上,踏入了君王船

王腾亦是跨过桥梁入其中,萧晨与王腾才缓缓迈步

“一路顺风,我们会再次见面的。”

魔鬼站在岸边摆了摆手,颇有一股放松的意味

似乎王腾离开,他也解开了某种束缚一般,不再那般压抑了

呜呜!

伴随着他们进入,君王船渐渐远离了龙岛,飞速向着长生大陆的方向驶去。

这艘古船非常庞大,船舱之中阴气弥漫,还有一盏巨大的冥灯悬挂在那里,发出惨白色的光芒,给人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如果没有燧人氏的裹尸布在一旁飘荡,萧晨他们还真有些扛不住。

但,他们的目光却是紧紧的盯着那一位盘坐在船首的身影

并未有燧人氏的裹尸布遮掩,仅凭己身之力,便无视了飘荡的阴气与死气

甚至,在萧晨他们看来,这些足以抹杀半神强者的死气与阴气在此刻却是温顺无比,任由那道身影炼化吸收

“好高深的实力,一举一动都带着自然而然的道韵,像是在直面一片浩瀚宇宙一般。”

王通喃喃自语,在他的眼里,那盘坐的不是一道身影

而是一片浩瀚无垠的大宇宙,容纳无穷星海,成就万道源头

“我体悟到了天碑玄法的痕迹,前辈似乎与我一般是主修的此法?”

萧晨有着天碑玄法加身,能够感受到更深层次的东西

这让他心中愈发敬畏,对于这般境界也渴望起来,也许,他将天碑法修练大成之时

也能有前辈这般强大

“涅槃,位于生与死的界限,超脱而出,打破桎梏;是一场劫难,亦是最深层次的造化。”

船首,王腾盘坐,体表死气与穴窍内的生机环绕并起

隐隐化作了一方宏大的两仪道图,他成为了其中的界限,化作一点高悬的不朽灵光

此界中的涅槃之境的确也有着造化,但却有着一个重要的问题

不是谁都能安然渡过涅槃劫,生死之间虽然奥妙无穷,但也得有命去体悟才行

能渡过一次便可成就长生大境,又有谁愿意去继续体悟第二次?万一陨落了呢?

那可就一切皆空,一生苦修皆作废。

王腾也是有着遮天世界的寂灭天功做底蕴,才敢如此尝试

他本质上已经成就了仙道果位,站在高处推演,自然看的更远

“此涅槃之术创出,将来亦是受益无穷,不仅仅是在涅槃境界,亦可当作一门保命的手段;涅槃不死,寂灭归来只会更加强大。”

他自语,周身流淌的生死二气愈发剧烈了,在涅槃秘术的牵引下齐齐没入了他的周身穴窍之中

这是一场蜕变,以涅槃之法再生肉躯,使之在原本的高度上稳步前行

“涅槃三变,一变肉躯,二变神魂,三变本质,齐头并进。”

生死二气盘旋而起,就连金色的海洋中也有成片的金色光点在奔腾

像是一片浪潮般席卷了过来,将王腾的身影包裹在中央,进行涅槃蜕变

同时,一股浩大的道音震响,回荡在整个君王船上,驱散了幽暗,一片通明。

那船首之上,像是悬起了一轮黑白交织的天阳,寂灭与生机并存,孕育一点灵光不灭。


1楼2021-04-23 15:2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