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痴恋知始终吧 关注:2贴子:29
  • 0回复贴,共1

十年痴恋知始终-第31章 失去光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郑岳西真的很心疼顾知茜。

顾知茜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现在只能够无神的望着窗外。

手术之后,他们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可是后遗症远远比想象中的大。她的视觉是一点点的退化的,刚开始只是模糊,后来只能看到一个人影,厉霆刚刚来到法国的时候,顾知茜的眼睛已经不大能够看得清楚,现在她已经完全的失去的光明。

郑岳西是看着顾知茜一点点的接受这样的绝望过来的。

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平静的接受失去光明呢?

可是顾知茜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她只是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

那时候他就知道,这个人的心里已经一片狼藉,没有任何的希望。

顾知茜看起来完全不在乎,但是他却会在顾知茜看过的收索引擎上看到,她收索的都是这个男人的名字。

大概是想要再看不见之前,把这个男人的容颜印在脑海里。

厉霆站在顾知茜的面前,道:“知茜,不管是什么样子的情况,请你让我陪在你身边。”

她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样的珍贵,他们已经错过了那么多,他不想要继续再错过下去。

“你别逼我了,算我求你好不好?”顾知茜咬着嘴唇,身体轻轻颤抖:“厉霆,这么多年,我解释过那么多,如果真的对我有一丝一毫的感情,你哪怕去查一下当年的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

厉霆心里沉痛:“是我太唯我独尊,相信的事情就不容更改,但是我已经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

顾知茜说得对,哪怕顾知茜解释事情不是她做的时候,他去调查一下,就会发现王嫂的离开是有问题的,可是当时的他太过于年轻,这件事情是他亲眼所见,再加上母亲的误导,这种观念早就已经在厉霆的脑子里根深蒂固,容不得任何人的动摇。

他错了,错的离谱。

厉霆纠缠着不愿意离开,顾知茜被他逼得不行。

她长长叹息了一口气,抓住头上的帽子脱下来,厉霆倒吸了一口冷气。

顾知茜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全部换做白丝。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厉霆倒吸,她为什么会突然白头。

“厉霆,你喜欢我什么?喜欢我的脸,还是喜欢我的身体?一个女人的所有的美好,我的初恋,初夜,我的韶华时光,全部都给你。可是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给你了,这样的我,这样的身体,你放过我好不好?”

顾知茜跪坐在地上,一头白发散落在肩膀上,双手环抱着细弱的肩膀。

她的容颜已经憔悴,满头白发就像是垂垂老矣的老妇人,这具身体千疮百孔,肚子上是手术留下来长长的丑陋的疤痕,只剩下一把骨头的身躯,就像是骨架一样。

她所有的美好都给了他。

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给得起。

现在的自己,她都不愿意多看一眼,厉霆身边美女如同过江之鲫,曾经的她不曾在厉霆的心里停留过

一秒,现在的她更加算不上什么。

厉霆抓住郑岳西的衣领,愤怒的问道:“你说你会好好的照顾顾知茜,你就是这样的照顾她的吗?她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给我说清楚。”

他不应该踟蹰这三个月,如果知道郑岳西把顾知茜照顾成了这模样,三个月前,他知道顾知茜还活着的时候,就应该第一时间赶来这里。

郑岳西根本没有好好照顾顾知茜。

郑岳西推开厉霆的手,道:“这些都是因为你,你在茜茜怀孕的时候拼命的折磨她,小月儿在母体里面发育的就不好,后来还因为你们陷害知茜,让她早产,小月儿出生没有多久,就开始器官衰竭,在出生后的第十天,小月儿就停止了呼吸,茜茜因为这件事情一夜白头,厉霆,你问问自己,到底是谁对不惜茜茜。”

停止了呼吸!

“小月儿是那个孩子?”

“对!就是茜茜的孩子,那时候小月儿不行了,茜茜求我去找你,她说,别人的孩子都是在父母的期待下降生,可是小月儿没有,小月儿出生没有见过父亲一次,至少在她离开人世的时候,要见见父亲。而你,当时又是怎做的?”

厉霆像是一个上位者一样的出现,连孩子都不肯多看一眼,一心直说是顾知茜做的圈套。

那时候顾知茜就躲在旁边,她为此哭了整整一夜,眼睛才越发的不好。

郑岳西用手戳着厉霆的胸口,道:“我真想要把这里切开,看看这里面到底有没有心,看看这可心脏到底是不是黑的。茜茜为了孩子,连姓名都不要,你却从来没有一点珍惜过她们母女两,厉霆,你说,你要偿还茜茜,可是你欠了茜茜的,能换的清楚吗?”

厉霆感觉他的整个世界,就在郑岳西的指

责下变的凝固。

那小小一团孩子,那一面,竟然就已经是永别。

他只看了那个孩子两眼,他还记得那个孩子是那么的可爱,她粉色的小鼻子会一吸一吸的,跟顾知茜长得一模一样,长大之后一定会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

她应该幸福快乐的长大,遇到一个优秀的男人,拥有美丽的爱情,结婚生子,过上令人羡慕的生活。

这才是这个孩子应该拥有的生活。

而不是只来到这个人世间短短十天的时间!

他曾经想过要把时间一切的美好都带到顾知茜和孩子的面前,可是他只给她们母女两个带来了无尽的痛苦。

顾薇的命,小月儿的命,他到底做了什么,他欠了顾知茜的,又什么可以偿还。

郑岳西说得对,他说想要偿还给顾知茜,就像是一场笑话一样。

厉霆觉得整个世界天旋地转,五脏六腑都是闷闷的疼,突然间,他感觉到喉间一阵腥甜,助理的吼声在他的耳边响起。

“boss,你怎么吐血了。”

视线一点点的暗了下去,最后的画面,是顾知茜惊慌失措的表情。

厉霆心里特别的难受,好像记忆中他带给顾知茜的都是这样的表情,这个女人只有在离开的他的时候,脸上才能带着笑容。


回复
1楼2021-04-20 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