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世祖吧 关注:14贴子:103
  • 0回复贴,共1

汉世祖-第205章 南院大王的谋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此番动兵,未知南朝国内又是何等反应?”耶律璟落座,示意耶律挞烈也坐下,问道。

耶律挞烈安然入座,有宫人奉上酒肉,心知辽帝心忧南朝,略作思考,应道:“辽汉皆乃大国,区区万军,不足以使之大动干戈,剧烈应对。臣想,南朝君臣,只怕还是猜测大辽此番举动的用心,毕竟此番我军动得突然而莫名

按照他们的习惯,敌情未明之时,不会轻动。但必要的防备,还是会布置的,尤以太行以西!”

“河东没有其他消息北传吗?”耶律璟颔首发问。

耶律挞烈说:“我军叩关后,河东一带,汉军严戍,关隘闭锁,道路不通,消息往来困难,是以......”

因为临近汉塞,在辽国南院大王麾下,也有一支刺探汉朝军政民情的队伍,虽然不够严密,但多年下来,也在通过与大汉的各方面交流中,刺探到了一些情报。

而听其言,耶律璟却有些不满意了,对他说道:“两国交流通畅之时,所得消息,一般都不重要。而今南朝闭关锁隘,其内部情况,对于我们而言,方才更具价值。道路既通,才更应该想办法,了解敌情!”

见耶律璟微怒,耶律挞烈心里琢磨了下他的话,觉得有道理,当即请道:“陛下所言甚是,是臣此前疏忽此事了,当设法筹谋!”

对于耶律挞烈的这种稳重实干的态度,耶律璟还是很满意的。

“不过,如欲探听南朝情况,还当从河北想办法,那边交通虽难称通畅,但相较于西面的山岭阻隔,也算便利了!”耶律挞烈说。

对此,耶律璟点头表示认可。这些年,若说对大汉的渗透了解,还得属于河北,那几乎就是个大漏勺,那里情况终究复杂,并不是一座坚城,几道防线,就能彻底遮蔽辽人耳目的。

提到河北,耶律璟的目光也不由投向东南方向:“雁门这边已经有了结果,未知幽州是什么情况,萧护思他们能否功成?”

能了解几分耶律璟的心理,耶律挞烈劝慰道:“幽州之事,陛下已尽力筹谋,事起突然,只要燕军不备,成功的可能并不小!”

“巴速堇败得太快了啊!”耶律璟叹道。

很快收拢心神,耶律璟对耶律挞烈说道:“针对雁门之败,朕有所思量。

我们当深刻总结教训,所发之军,三倍于敌,将士也非孱旅弱兵,却被其正面击破,想来都是大辽的耻辱。

对于汉军的战法,要深入研究,思考怎么破其军阵,同时,大辽也当继续革新战法,以适应对汉战争!

汉军的城池、军阵,素来难打,大辽还需加强训练武装足以攻城克关,野战对垒的步军,当以渤海、汉卒为主。装备武器,也当大力打造发展,从雁门战况来看,汉人的军器,论及精良,仍旧胜过我们啊......”

耶律璟这算是对辽国下一步的军事建设,提出指导性意见了。

“陛下远见!”闻之,耶律挞烈先是认可,而后提出自己的意见:“不过,臣以为,在此基础上,大辽仍需发挥我铁骑的优势,不与汉军正面交锋,迂回绕袭,破坏其粮道,疲弱其士气,打其要害!”

“这是契丹勇士擅长的本事,自当继续发扬光大!”耶律璟说。

稍作迟疑,耶律挞烈严肃地对辽帝道:“陛下,此番交锋之后,辽汉之间必不复和平,将再度走向战争对抗!

论及两国实力,军力上大辽不弱南朝,然人口、财物力,却难以与之抗衡。倘若两国陷入僵持,战事旷日持久,恕臣直言,最终取得优势乃至胜势的,会是南朝。

是故,臣建议,辽汉战争,陛下不必急于南下,而分遣劲旅轻骑南下,越过其坚城、河川,直接剽掠其地,杀其百姓,毁其园舍,堕其篱墙,焚其田野,以此乱其人心,削其民力,耗其国力......”

听其言,耶律璟两眼一亮,说:“你的意思,是将突破目标,放到河北地区?”

“正是!”耶律挞烈点头。

耶律璟想了想,则说道:“先帝在位时,也有过此法,大掠燕地,但激起了燕汉之众激烈反抗,燕骑也全力奋战抗击。如今,汉人在河北、幽州地区,广筑堡垒,就是为了防备此法,确定能有成效?”

闻言,耶律挞烈,坚决地说道:“臣以为,世宗当年的剽掠,做得不够坚决,南派的军队也心存保留,又贪图财货。

臣的建议,则以杀人为主,若屠得汉人数十万,其岂能不胆寒。其如欲制之,必以骑兵相抗,方才跟得上我军的步伐,论骑兵之众,战法之犀利,汉骑又岂是我们的对手。

且其堡垒虽众,但汉民岂能尽数龟缩于其间,短时间尚可,可能持续数载?其若调重兵围剿,则游而不击,或打其薄弱。

如此,只需三两年,便可使南朝疲于奔命,而大辽则于内,加紧备战训练,囤积军械粮秣。一旦其露出疲弱之态,陛下再以重兵南下,与其决战。

而即便不能功成,南朝最终也难以北上威胁大辽!”

听耶律挞烈一番话,耶律璟花了一点时间,方才消化完,愣愣地看着这个老臣。耶律璟是感慨不已,这个素以宽仁为名的“治粟大王”,谋国谋军,竟然也有如此狠辣的时候,以杀数十万人为目标而打击汉朝.......

不可否认,耶律璟有些心动了。当然,耶律璟并不认为,事情最终会完全有利于大辽,而按照耶律挞烈的计划发展,如欲取得那样的战果,契丹这边的投入与死伤也不会少,汉人也不会被动地挨打,会积极防御。

但就如耶律挞烈所言,只要辽军能坚决无畏地贯彻落实作战目标,汉军汉民付出的代价,绝对会高于辽军,对于汉人国力的消耗的目标,也能实现。再不济,也比直接贸贸然地南下与其决战,要稳妥得多。并且,会降低辽军整体失败的风险。

但同样,有利就有其弊,如此会加剧汉人的反抗与仇恨之心,想要攻灭南朝,统治汉民,会难上加难。同时,按照此谋划,用两三年的时间来疲汉,那样倘若汉廷在北方僵持守抗,利用这段时间去统一江南,夯实基础呢。

耶律挞烈的计策,够狠够毒,并且其立意,似乎已不在于迅速攻灭汉朝,入主中原,而是在汉辽争霸中,保持辽军的优势,并护其国祚,使辽国处于不败境......

具体如何抉择,还得看耶律璟如何选了,或许,明日又人给他提出另外一套战略呢?

“卿之谋划,气魄十足,但却立足于辽攻汉守,倘若此次,汉军趁机北伐,大军来攻呢?那样,朕也不得不举国相抗了!”果然,抬起头,耶律璟保守地叹了口气,说道:“朕仍需想想!还是先等幽州的结果出来吧!”

辽帝没有直接采取自己的建议,耶律挞烈也并不失望,事关军国,生死相争,也不当草率,耶律璟能如此慎重对待,不轻易盲从,兼有自己的思考,对于大辽而言,也算是好事。

“是!”

并没有让耶律璟等太久,就传来的东面的消息,谋划失败了。

云中城内,辽国的军政重臣们齐聚,由北府宰相萧海漓通报其情:“北枢密至檀州,即可暗备兵马,同时与那赵思绾秘密联络,约以起事。然联络既定,兵马已备,却不料赵思绾为人检举事发,被燕王赵匡赞拿下。

北枢密以谋事不利,像陛下请罪。南枢密萧思温请命,率师南下,攻打幽州,如何决断,请陛下示下!”

萧海漓语气沉重,耶律璟虽感失望,却也没有失态,而是说:“燕军如今是什么情况?”

萧海漓应道:“据报,燕境之内,兵马紧急调动,已全军戒严!”

“燕军既然有备,以檀州及东南的实力,又岂能破之?罢了,传令萧护思、萧思温,幽州谋划,到此为止,让萧护思回来吧!”耶律璟怅然说道。

顿了一下,耶律璟又感慨道:“以阴谋谋城制敌,计划成空,亦何足惜?”

辽帝说出这番话,在场的大臣,都能感受到他心情的复杂。

北院大王耶律屋质心思机敏,适时地请示道:“陛下,今雁门败绩,幽州事空,接下来,欲如何应对?”

闻之,耶律璟苦笑:“那就得看南朝,又有何举措了!”

说着,耶律璟整个人的严肃起来,扫视在座辽臣,道:“此次南略,终究事起仓促,谋划难以周密,以致功败垂成。但此后,大辽上下,都该准备起来了,辽汉战争,终不可免,还望诸位协力,助我对抗南朝!”

“是!”

说完,耶律璟又看向耶律挞烈:“如果可以,南院大王的建议,朕准备采纳了!但具体如何落实,还当细细筹谋,此事,当与诸公共议,拿出一套切实有效的对汉军略来!”

显然,经过这两场挫败,对于南下,耶律璟更加谨慎了,也想要做更多的战争筹划准备。但要明确的,便是军事战略与目标。

当然,两国之争,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还得看大汉这边,面对北方突变,是怎样的决策与应对。



回复
1楼2021-04-18 1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