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臣吧 关注:1,424贴子:3,458

【搬文】只想为你倾其所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1-03-30 21:09
    一楼敬度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1-03-30 21:11
      第一章
      宋莲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党,唯一与众不同的就是宋莲是孤儿,但是他也是幸运的他有着他父母留给他的一套房子以及几十万的存款。使他可以平平安安,安安静静的上学。这个夏天他才以平平淡淡的成绩考入了这个市区最好的高中,平平淡淡的读过了半学期。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一天,半期考试试成绩在这个星期五下来了,依旧是平平淡淡的成绩,和往常一样在学校食堂简简单单的吃了晚饭,然后买了一大堆零食往家里走。
      在他开来依旧是平平淡淡的一天。
      宋莲在门口提着一大堆零食,艰难的打开了门,平静的走进去,望见完全不一样的房间装饰,看见完全不认识的人。第一反应是:“对不起,我走错了!”
      但在望见坐在从里间走出来的中年男子,和跪在门边的衣装革履男子,宋莲的脑中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好帅啊!大叔攻+忠犬受啊~
      是的我们的猪脚宋莲小童鞋,是弯的,而且是无师自通哦!
      但是,人家再帅也是人家的,宋莲也是在一瞬间就反应过来了,连忙准备要退了出去,但是见到门便想到自己是用钥匙打开的啊!那他们是谁呢?
      就在这时,那明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而在他走过来的同时,跪在门口的男子伸出手来接我手中的零食口袋,但我却在他伸手过来的时候避开了。
      就在这时,中年男子也走了过来,一脚踹在了那跪着的男子身上,他开口说的话将我震的外焦里嫩:“儿子,对不起,十五年了,是爸爸不好,跟爸爸回家好吗?”
      短短的一句话宋莲懵了,完全不迷糊了!呆呆的望着他。
      那人接这说:“哦!对了,爸爸叫皇甫御,家里的事呢?等你回去之后再慢慢的学啊!”一边说着,一边摸摸他的头,还将他手中的东西接了过来给了和他一起出来的那个人,应该是保镖或是和跪着的人一样的身份,还将宋莲引了进去。
      客厅里还有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瞧见人进来,眼睛马上就红了,赶忙迎了上去,嘴唇动了动,声音还未出眼泪已经流了下来,上前想摸摸他的儿子,可是宋莲这个时候也恢复了过来,轻轻的避开了,更冷漠的远离那两个人。
      冷漠的声音从宋莲口中响起,“皇甫先生、夫人,这是我家请两位带着你们的人离开。”冷冷的望着他们,眼中甚至还有愤怒。
      “莲儿,妈知道来这一次肯定弥补不了什么,妈妈只求你和妈妈回家好吗?你喜欢爸爸或是妈妈,甚至还有外公外婆,爷爷奶奶的地方你都可以选的,回去我们好好的补偿你好吗?”
      宋莲轻轻的哼了一声,说:“两位大人物,我一个小人在这过的挺好的,不劳几位费心了!”
      话音刚落,皇甫御就接着说道:“莲儿,我和你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1-03-30 21:12
        我和你妈各自都管着很多事,你就算回去爸爸也不能保证每天都能陪你。你的这个选择爸爸也想到了。所以另外的这个要求,好吗?这是你自己在外面生活的条件,否则你就必须回去。对不起,莲儿,是我们不好,但是我们真的是想补偿你。爸爸保证这是爸爸唯一一次逼你。答应爸爸,好吗?”
        话音一落,皇甫御的眼也红了,一旁的徐馨盈更是哭的昏天黑地的。而且宋莲也觉的自己的裤脚被轻轻的拉着,轻轻的声音从脚下传来:“主人,留下奴好吗?奴会乖的,奴一定不会惹主人生气的。如……如果主人实在不喜欢奴的话,奴给主人做出气筒好不好?主人,留下奴好吗?奴有用的……”
        “砰!”宋莲转身进了卧室,大力的关上了门。客厅的几人一下在就安静了下来。
        两个主事者对视一眼,深深的叹了一口,走到门口,静静的听着房中的哭声。
        半晌之后,皇甫御轻轻的敲了一声门,听见里面的哭声小点了,带着无乃好有深深地宠溺说到:“莲儿,爸妈都有事要忙就先走了,要是想知道爸妈的事就问给你奴啊!家里几个人的号码都会发你手机里的,有事记得给我们打电话啊!还有如果这个奴不喜欢,就说,爸爸给你换啊!莲儿,别哭了好吗?”说道后面,他自己的声音也哽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1-03-30 21:12
          第三章
          夕阳西下,华灯初上。
          宋莲的房间也开启了一盏小小的灯光,但是紧闭的房门外,一个跪着的身影都好似完全淹没在了黑暗里,可是在门缝中透过的灯光里不难看出,这个小奴双手捧着东西。
          可是是什么呢?依稀的看见是一打厚厚的纸,纸上还有一个大的塑料袋子。
          门口的小奴安安静静的跪着,但是也用力听着房间里的动静,听见的只是一片吵杂。小奴不安的望望天色,微微的皱了皱眉,在望望怀中的东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伸出一只手,轻敲门,带着几分哭腔的声音响起:“主人,奴不是有意要打扰您兴致的,现在很晚了,您在不用晚膳,肚子会痛的。主人,奴进来伺候您用晚膳好吗?”
          门内,没有半点回复,门外的人止不住的抖这身子,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主人,别这样好吗?您吃了饭来罚奴好不好?别饿了您自己的肚子,会不舒服的,主人……
          依旧规规矩矩的跪着,主人没有回答,奴自然是不敢动的,那怕在心疼主人的身子。
          有过了,一会儿,天已经黑尽了,可是门里的人还是没有半点要出来的意思,没有了敲门声,小奴以为是他用手敲门惹了主人不开心的,所以,这次他对着门狠狠的磕头,没有半点要怜惜自己的意思,只希望能够引起门内的人的半分可怜,不只要一点点的注意就好。
          “咚咚”的声音,一声胜过一声,门里的人其实也并没有干什么,哭累了就睡了一觉,醒来时,天就有些暗了,抱着手机放着歌,又用电脑打着小游戏,来安静一下下午的震惊,也没发现肚子的问题,而这时门外响起了小奴的声音,但是宋莲没想好怎么面对他,也就没理他,而一会儿之后,听到了“咚咚”的声音。
          宋莲皱了皱眉头,这毕竟是他们留给我的东西,再怎么样也轮不到其他人胡乱弄吧!
          于是,宋莲下了床,拉开门就看见了,他家的小奴,在狠狠的磕头。这个小奴显然陷入了,自责的自我想象中,一个劲的磕头,更本没发现,他的主人以经到他面前了。同样也没有看到,有一支脚伸到了他的额头下。宋莲恶作剧一样的玩闹心,还阴险的笑了笑,想着演的真假。
          “嘶!”一声倒气声,诡异的响起。起码小奴是这样想的。
          小奴茫然的抬头看向那个只跳脚的人,回想一下刚才的事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1-03-30 21:13
            lz不是原创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1-03-30 21:40
              以前忠犬伴一生吧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1-03-30 21: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1-04-03 23:2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1-04-03 23:24
                    第五章
                    随着宋莲的声音一落下,跪着的小奴再也不敢有动作了,两手乖乖的撑着地,将自己的头死死的压在了地上。
                    宋莲紧紧的盯着他,标准的跪姿无可挑剔,小奴被主人瞧着自然也不敢有半点动作。
                    一分钟,
                    两分钟,
                    .
                    .
                    .
                    一刻钟过去了,宋莲实在是站不起了,才打破这一平静,向客厅走去,小奴连忙跟了上去,还不望了带上被他主人留下的拖鞋,就在宋莲身后落后一步的地方,亦步亦趋的跟着,望着宋莲的脚。
                    宋莲坐在了沙发上,望着那跪在地上的人说:“我说,你不累啊?一直跪着。”语气中带着零星的火气。
                    但是,听在跪着那人的耳中就是晴天霹雳,怎么办?主人又生气了。所以小奴害怕,但是还是在第一时间回到:“回主人的话,谢主人关心!奴不累。”顿了顿,小奴见主人没什么吩咐,变接着说:“主人,求您允许奴伺候您穿鞋可好?”
                    宋莲听到这话狠狠的靠在了沙发上:“你今儿非和我这鞋过不去了啊!”宋莲撇了他一眼接着说:“唉!随你便。”说着便将脚伸了出来。
                    小奴见状飞快的为宋莲穿上了鞋,好似害怕宋莲反悔一样。
                    穿好以后,两只手捧着一只脚放回之前宋莲原先在的位置,另一只也是如此。
                    然而,却把宋莲看呆了,因为他是将脚的位置完全还原了。宋莲看着脚,完全被震惊了。
                    呆呆的望着地上的人,而小奴却被主人看的有些发毛了:主人,怎么了是奴又做错了吗?第一次完成主人的吩咐就出了叉子,会被赶走吗?
                    “主人……”小奴轻轻的唤了一声,他是想请罚的但是,他的主人就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强他主人说话啊!
                    “那个~嗯~你。”宋莲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正纠结着话语,而一旁的小奴正用心的听着他的每一个字,虽然他的主人很久都没有接下去但是他也不敢也不会去打断它。
                    “唉!算了,我们直接点吧!首先你叫什么名字?”
                    “回主人的话,奴就是您脚下的一只狗,您随便叫一个就好。”小奴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哼!你直接告诉我你的名字就好了,那呢么多话啊?”
                    “回主人的话,奴在外面的名字叫阡灿姚。”
                    话音未落,宋莲这次是真呆了:“你叫阡~灿~姚~”
                    小奴不知道主人为什么会这么问,但是他还是不敢让宋莲等,连忙回到:“主人,是。”他看着主人不善的脸色,不安的回答道。
                    宋莲听到了他的回答,抱着最后的希望说道:“鼎盛集团总裁阡灿姚是你吗?”
                    小奴听着宋莲带着不一样的语气,他好想说‘不是’,但是他也不敢骗宋莲犹犹豫豫的回道:“回主人,是~”
                    宋莲深深的呼吸了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1-04-03 23:26
                      宋莲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吃惊的望着他,就往卧室跑去。
                      阡灿姚爬着跟了上去,死死的抱着宋莲的小腿,眼中的泪瞬间流了下来:“主人~主人~您别~别生气,奴改~改好吗?如果主人不喜欢,奴可以不要了,那只是奴想用来讨您欢心的东西而以,既然您都不喜欢那它就不会存在,所以主人别为了这个生气好不好。求求您了!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1-04-03 23:27
                        被屏蔽了,有要看的私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1-04-07 21:5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1-04-15 22:51
                            要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1-04-15 22:51
                               随着宋莲的声音一落下,跪着的小奴再也不敢有动作了,两手乖乖的撑着地,将自己的头死死的压在了地上。
                                宋莲紧紧的盯着他,标准的跪姿无可挑剔,小奴被主人瞧着自然也不敢有半点动作。
                                一分钟,
                                两分钟,
                                .
                                .
                                .
                                一刻钟过去了,宋莲实在是站不起了,才打破这一平静,向客厅走去,小奴连忙跟了上去,还不望了带上被他主人留下的拖鞋,就在宋莲身后落后一步的地方,亦步亦趋的跟着,望着宋莲的脚。
                                宋莲坐在了沙发上,望着那跪在地上的人说:“我说,你不累啊?一直跪着。”语气中带着零星的火气。
                                但是,听在跪着那人的耳中就是晴天霹雳,怎么办?主人又生气了。所以小奴害怕,但是还是在第一时间回到:“回主人的话,谢主人关心!奴不累。”顿了顿,小奴见主人没什么吩咐,变接着说:“主人,求您允许奴伺候您穿鞋可好?”
                                宋莲听到这话狠狠的靠在了沙发上:“你今儿非和我这鞋过不去了啊!”宋莲撇了他一眼接着说:“唉!随你便。”说着便将脚伸了出来。
                                小奴见状飞快的为宋莲穿上了鞋,好似害怕宋莲反悔一样。
                                穿好以后,两只手捧着一只脚放回之前宋莲原先在的位置,另一只也是如此。
                                然而,却把宋莲看呆了,因为他是将脚的位置完全还原了。宋莲看着脚,完全被震惊了。
                                呆呆的望着地上的人,而小奴却被主人看的有些发毛了:主人,怎么了是奴又做错了吗?第一次完成主人的吩咐就出了叉子,会被赶走吗?
                                “主人……”小奴轻轻的唤了一声,他是想请罚的,但是他的主人就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强他主人说话啊!
                                “那个~嗯~你。”宋莲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正纠结着话语,而一旁的小奴正用心的听着他的每一个字,虽然他的主人很久都没有接下去但是他也不敢,也不会去打断它。
                                “唉!算了,我们直接点吧!首先你叫什么名字?”
                                “回主人的话,奴就是您脚下的一只狗,您随便叫一个就好。”小奴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哼!你直接告诉我你的名字就好了,那呢么多话啊?”宋莲万分不耐烦的说。
                                “回主人的话,奴在外面的名字叫阡灿姚。”
                                话音未落,宋莲这次是真呆了:“你叫阡~灿~姚~”
                                小奴不知道主人为什么会这么问,但是他还是不敢让宋莲等,连忙回到:“主人,是。”他看着主人不善的脸色,不安的回答道。
                                宋莲听到了他的回答,抱着最后的希望说道:“鼎盛集团总裁阡灿姚是你吗?”
                                小奴听着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1-04-16 0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