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3吧 关注:6,967,183贴子:392,856,048

【树洞】喜欢你这件事就像掉落在地的针,无声却又掷地有声。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二少找到我的时候我告诉他我按千字收费,他大袖一挥说“十万字”。
我虽然千字收的很低但也没见过这种庞大字数要求的树洞,我告诉他把我榨干了都写不出来,而且只能写完才知道多少字。他却对我说“写吧,有的”。
我不明白,但我大受震撼。故事主角体型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1-03-14 23:25
    思来想去就用二少的表白做标题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1-03-14 23:33
      2015年,他踏入这个江湖,和其他pvp藏剑不一样的是,他不爱在洛阳转风车,喜欢在映雪湖挂机。挂机的时间久了,映雪湖也有些逐渐熟悉的面孔,二小姐君可惊澜就是其中之一。不过和那时的他并没有关系,他只掏出自己的船,在水上每天挂自己的机。

        “每天都能看见这两只叽在这里挂机,你们俩是不用下线的吗?”刚落地的秀姐好奇问道。旁边或陌生或熟悉的id头上开始出现白色聊天字体,叽叽喳喳的打起招呼,在近聊自来熟了起来。
      叶镶盯着四字id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趣就索性下线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1-03-14 23:33
        第二天从马嵬驿跑完商依旧神行到映雪湖,今天君可惊澜来的比他早,罕见的在和周围挂机的人一起聊天,他穿过一群id来到湖边,觉得人太多了,便飞去了湖对面的山尖尖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1-03-14 23:35
          “你咋在这儿啊,今天换地方了?”密聊的声音响起,他抬头看见君可惊澜在他身边,还没来得及打字回复,又叮叮叮地被她的消息吵到头疼。
          “我的个老天”
          “我在天上自由飞翔”
          “突然看见你在这里”
          “我以为我被苍云弹出幻觉了看见了你的影分身。”
          他不明白这个人一句话分成4句说是什么毛病。
          “那边人很多,这边人少。”他终于能插空回上一句。
          “嗷这样!”没了下文,他看着旁边的二小姐,后退了几步,而屏幕中的二小姐一转身,迎面向他奔来。被跟随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1-03-14 23:37
            他在山尖尖的两寸地缓缓走动,身后跟着一个时而奔跑两步又停下的身影,场景浪漫。
            但下一秒他被延迟诅咒,带着二小姐从山尖尖上直窜平地,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1-03-14 23:44
              二小姐似乎不在屏幕前,摔死了也没有反应,叶镶叹了口气从地上起来,在她身旁打坐。良久,一声密聊“我是不是在野外转死过你对不起!!!”“你不要仇杀我啊我刚玩游戏没多久!”“我被守尸没人来救的放过我吧!!!”“对不起!!!!”。
              “……”他傻了半天才回上一句“上面掉下来摔死的。”
              “我#=#*﹉^&%……”她的愤怒穿破屏幕,转身飞回湖边,叶镶也跟了回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1-03-14 23:45
                “你两怎么一起走又一起来的,有瓜!”
                “对啊,你两绝对有一腿!”
                “天天看你们一起你们啥关系!”
                他没打算回答,却看见二小姐头上飘出一行白字“那必须得是生死之交啊!还是刚刚成立的!”
                “。。。”他一时之间不知道反驳什么,敲出了三个莫名其妙的句号。
                半夜,挂机的人们纷纷下线,他也有点累了,看见一旁的id依然还在时,想了想对她说了句“下了,晚安。”
                “祝我好梦,叶镶失眠#猪头”回的很快
                “反弹”发出去的瞬间叶镶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小学生事情,可能是熬夜昏了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1-03-14 23:47
                  时间平缓的过着,之后的日子从以前的千篇一律,变成了两个人的千篇一律。每天半夜映雪湖畔只剩他们两人时,他其实会有点高兴。可能是和江湖里的热闹阔别太久,叶镶隐约觉得二小姐和他的羁绊与周围闲聊的挂机人群是不同的,但又觉得是自己在悬心钓梦,事实上二小姐并没有多和他经历什么。同与不同又怎样,和那些挂机的人攀比些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1-03-14 23:49
                    未等心绪稍微平静,游戏迎来了新的热度高潮,长歌门出世了。他用二少疲惫的升着级,不知道二小姐这段时间是不是遇见了什么事,已经很久没在湖边看见她了,满级的那天晚上,他又回到了映雪湖边,这次没有把船召出来,而是站在了岸边。
                    不只是挂机,或许他还有些其他的期待,但是这股朦胧的期待一整晚都没有等到答案,就在他准备下线时,旁边突然出现熟悉的四字id,他恍然愣住,竟有些紧张到手凉,想要询问些什么,却又找不到开口的理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1-03-14 23:51
                      “哇哦你怎么还在这里嗷,大半夜你不睡觉的”“年轻就是好啊呜呜呜”“我的妈呀我太悲伤了,还是打游戏快乐,”
                      几条密聊声的响起恍若隔世, 叶镶突然明白她的身上有着他从来没有的勇气和光芒。
                      “那就回来好好玩游戏吧。”他回完右键点着那个id良久,才按下了好友,有一口气莫名顺了下来,好像自己抓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我流泪,这也太冷漠了我哭到眼球飞出去呜呜呜”语不惊人死不休。
                      “你的修辞手法是谁教给你的……”叶镶无奈回道“要去升级吗?”
                      “今天太晚了!先睡觉!我就是上来先看一眼!”她对他又道了晚安,双双下线。
                      叶镶有些许开心,她回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会让她记住的时间更久吗?会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1-03-14 23:56
                        让他没想到的是,她刚回来的第二天,他又被学习绊住了脚,几天过后等他重新上游戏时,君可惊澜已经是95级了。他盯着列表里的她发呆,不到10分钟,她的签名就从“我的妈耶”变成了“困困”,过两秒又变成了“苍云怎么打”,再过几分钟又是“现在就是后悔”。他觉得她不是在改签名,简直是在签名上写生,画面感承重扑来。
                        到了晚上,他们不出意外的又在映雪湖遇见,她与他闲聊,但大多时候都是她发消息的速度很快,叶镶还未来得及斟酌回答便又到了下一个话题,随之而来的就是她的“你好冷漠呜呜呜”“你不说话是想让我尴尬吗你的目的达到了呜呜哇哇”,他又慌忙解释自己没有,只是在想该说些什么。
                        密聊安静了一段时间后,又出现了她的询问“你为什么每天都在这里啊?”
                        “不知道干什么,你呢”
                        过了很久那边才有回复:“嘿嘿,我跟你说,我喜欢苍爹好久了,我来抓苍爹!”
                        “……你是藏剑,有什么想不开的多转两次风车就不会想找苍云了”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有点怪自己多嘴回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1-03-15 00:02
                          又是几天的学业重担没有上游戏,在终于完成论稿的那个晚上,他忍不住打开了游戏,好友列表没有人在线,但他有一些莫名的想念,只是一眼扫过就起了一身冷汗。
                          叶镶看见她的签名“我以为每个孤独的人都需要被陪伴的,对不起”,他不知为何就感觉这句话像是在对他说,看着列表里这个灰色的头像,心跳狂乱,他想解释些什么,哪怕是自己自作多情猜错了被她嘲笑,也像让她知道自己是永远不会觉得她多余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1-03-15 00:04
                            可是之后他们的上线时间总是频频错过,叶镶只能看着她不断改变的签名,安慰自己她还在的。直到一天她上线被他撞见,签名变成了“竞技场好难呀,我怎么老是拖累别人”。叶镶用足了十斤勇气,对她询问了一句不过一两重的“你这周竞技场cd还在吗?”
                            “在的呀,一段都没上嘞!”
                            “剑网三可以撤回密聊吗?”
                            等进组后叶镶才发现原来她有了一个长歌小号,她找不到师父教她,技能也琢磨不清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1-03-15 00:05
                              叶镶把她喊来yy,交流着打会比较方便,打了一下午普通乱七八糟,但是他觉得自己心情并不沉重,甚至雀跃。他对我说,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她说话一着急就好像卡带了一样,但是生气的时候又语速很快,像个连环小炸弹。
                              之后的时间里二小姐会找他插旗,他也会时不时询问她用奶歌打竞技场吗。但千篇一律的日子总会被打破,她开始渐渐上的少了,琴娘签名留下一句“不常上了,qq……”就真的再也没见到她。
                              他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再用力一些争取一些什么,下了很大决心去查找了二小姐的qq号,添加好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1-03-15 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