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歌初妤吧 关注:2,428贴子:2,653
  • 13回复贴,共1

【笙歌初妤】【原创】鹤归云深(现代架空,父子,纯爱,B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鹤归华表时,云深不知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1-02-23 11:12
    二楼敬度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1-02-23 11:13
      云瑶的碎碎念:
      1、新人发文,欢迎捧场。感谢贴吧,感谢平台,感谢一直都在的你们。
      2.第一次发文,新人文笔稚嫩,接受各种善意的批评和建议以及表扬,劳烦各位看官多多包涵❤️
      3.因为高中生学业繁忙,所以蜗牛式更文。
      4.这篇文相当于一次练笔,希望大家能多提提意见,只要不是找茬,啥意见我都会认真去改√
      有道是虚己受人,博彩众议。所以如果我的文章中有任何不足之处,还望大家一定要指正出来。当然,夸奖更可😜这样我就会写得更好,你们看的也更满意😆
      至此,每一位在此留下足迹的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1-02-23 11:17
        文案:
        他叫景喻。
        不可理喻的喻。
        从一出生不被期待,到被继父虐待。
        万家灯火,却没有一盏灯属于景喻。
        ——————
        “跪下!”
        “凭什么?”
        “凭我是你的父亲!”
        “你认不认错?”
        “我没错!”
        “啪!”“认不认错?”
        “我知道错了……”
        ——————
        “跪下。”
        “请父亲责罚。”
        ——————
        他叫顾云笙。
        他是顾氏集团的继承人。
        亦是众多读者喜爱的作者。
        两人相遇,会有怎样的爱恨情仇?
        “景喻,我喜欢你。”
        “唔……顾云笙,我也喜欢你。”
        “我们在一起吧,永远。”
        “好。”
        ——————
        “景喻,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对不起”
        ——————
        远赴人间惊鸿宴,
        一睹人间盛世颜。
        可惜……
        最是人间留不住,
        朱颜辞镜花辞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1-02-23 11:18
          新人第一次发文,不喜勿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1-02-24 09:28
            第一章 不同的世界

            一中——S市顶尖高中学府。

            一中高三1班是尖子中的尖子——高三的理特班。

            景喻在高三1班最后一排靠窗的座位上光明正大地睡觉。

            秋日的清晨。

            又一年秋过,风吹云舒卷。微风白帆,浮光浅浅。

            飒爽的秋风飘然而至,吹散了厚厚的云层。阳光从朵朵白云中散射而出,光束透过玻璃窗打在正在趴着睡觉的景喻的侧脸上,金黄而又柔和。

            高三教室里的莘莘学子为秋日的来临松了一口气,却又多了一丝紧张。蒸笼般的夏日被微风吹去,高考的日子一天天近了。


            正在讲习题的英语老师抬头就看见景喻的后脑勺,顿时气结,一边动作熟练地往景喻头上砸粉笔头,一边喊到:“景喻,你给我起来!你看看其他同学都在学,你还有脸睡?还光明正大地趴在桌子上睡?”

            英语杨晓琴老师,四十岁中年女教师,通常穿着劣质高跟鞋,发出难听刺耳的声音。明明是鲜艳的服饰,她却穿出一种老气横秋的感觉。

            粉笔头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景喻从睡梦中醒来,睡眼朦胧,顺从地站起。

            这实在是冤枉了景喻,景喻因为紧急任务昨天差点直接熬了一个通宵。今天早上实在熬不住才睡着的。

            教室里发出稀稀拉拉的嘻笑声。

            同学们在“黑云压城城欲摧”的高三生活中急需找到一个宣泄口。而那个宣泄口,就是景喻。

            虽然景喻一直是班里的宣泄对象,不仅是同学的,还更是老师的。

            “景喻!你以为你成绩好就可以不学习,有本事你现在就去高考啊!你给我站着,下课到我办公室来,请家长!”杨老师张了张涂满口红却起干皮的嘴,用及其尖锐的嗓音厉呵道。

            一米八的个子在教室里尤显突兀。景喻低着头,一听见“请家长”三个字身体便微微战栗,心已跌入谷底。即使他已经习惯那个男人强加在他身上的苦痛,即使已经八年了,但他还是止不住已深入骨髓的恐惧。毕竟,谁又能真正不怕痛呢。

            秋风透着习习凉意,钻进敞开的窗子,轻抚脸颊,带来几分凄美的感觉。它不比冬风的寒冷凛冽,也不比夏风的燥热慵懒,更没有春风的温柔细腻,只带着丝丝的凉意与寂寥,轻轻悄悄间,渗透人的心扉。

            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景喻慢慢看向窗外。

            景喻没有棱角分明的脸庞,但白皙的皮肤,一双仿佛宇宙一般幽暗深邃的桃花眼和一对柳叶眉,使他温文尔雅却妖孽,同时又不失英气。

            刚刚睡出的红痕,平添了一份俊俏。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说的便是景喻了吧。


            下课铃声与老师的讲课声交织在一起。在别人看来清脆悦耳的下课铃对于景喻来说,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召唤。召唤着景喻一步一步走向办公室,然后等待命运的审判。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中国的另一端,一个笔名叫“云深”的作者正在回复读者们给他写的评论。他在大学的双人宿舍里抱着笔记本电脑,飞快打着字的同时,嘴角微微上扬,心情显然十分愉悦。“爱云深!”“表白深深!”“深深好高产!大爱深深!”一眼看去全都是这样的评论,而这些评论已经把这位被表白无数次的云深吹上天了。

            “临渊羡,帮我带份早饭,谢谢!”刚被表白完的作者顾云笙对正要出去买早饭的舍友临渊羡喊道。虽然嘴上说着谢谢,但语气可谓丝毫不客气。

            临渊羡不仅是他的舍友,而且是他的从小到大玩到大的死党。听了这句话,临渊羡无奈地摇摇头说:“又来,你这次要给我报销!”说着便走出去,并没有听到后面“我不管”的声音。

            顾云笙的爷爷奶奶年轻时白手起家,创立了顾氏集团。如今顾云笙的父亲是公司的董事长,顾氏集团正如日中天。但顾云笙是顾氏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只有临渊羡知道。

            顾云笙的理想是当一名作者,但还是迫于家族压力遵从了家人的意愿上了经管专业。好在,他的父母并没有那么不近人情,没有剥夺他在业余时间写作的权利。
            ———分割线———
            普通公寓中,景喻低着头走到客厅,面对满含怒火的王璟熠——他的继父,没有缓冲,径直跪下。

            膝盖砸在简易瓷砖上,发出闷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1-02-24 09:39
              第二章 藤杖

              正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产生淡淡的光晕,最终散射在景喻正低头盯着的瓷砖上。

              如一条鸿沟一般,把景喻和王璟熠隔开。

              墙,沙发,窗台上的植物,一切可见的光和影,全都安静。

              寂静。良久的寂静。仿佛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

              景喻跪得笔直的影子慢慢拉长,他却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如果忽略他额头上的冷汗。

              不知过了多久,王璟熠终于开口道:“在这跪着干什么,还不去书房请家法!”说罢,就先一步去了书房。

              “是。”景喻顺从地膝行到书房门口,顿了一下,暗暗深吸一口气,这才膝行进去。

              对景喻来说,书房是个既庄严肃穆又使他留下无数伤痛的地方。王璟熠从八年前起就不让景喻在书房站着了。他说,你没有在书房站着的资格,所以你从此跪着吧。

              是。当时他这样回答道。波澜不惊。可是谁又能知道他内心的惊涛骇浪。和心如死灰。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书桌上赫然是黑褐色的藤杖。那便是景喻的家法。

              这是一个极熟悉的过程。景喻庄重而肃穆地把约三个拇指粗细的黑褐色藤杖对着父亲高高捧起:“请父亲责罚。”

              王璟熠从他手中接下藤杖,眉头深深皱起,气骂道:“你还知道自己错了?你听听老师说什么,竟给我丢脸!你哥都比你上进!”

              不仅景喻犯错的时候,就是他没错的时候,王璟熠还不是想打就打。

              总是以教育之名,鞭打责罚。

              其实那只是自己烦心时的发泄罢了。

              竟越说越气,王璟熠一脚踹上景喻的腰窝。

              景喻毫无防备,双手撑地又迅速直起腰,同时发出一声闷哼。

              “你还有脸叫?脱!”

              “老规矩。”

              “是。”

              老规矩,自然便是不许动,不许躲,不许叫出声,报数。

              可是这次没有定数目,所以也就自然不用报数。

              刚脱下校裤和底裤,藤杖便兜着风抽下来。

              藤杖不同于藤条和戒尺,抽在人身上既有尖锐的痛觉又有仿佛能抽断骨头的钝痛。

              “嗖——啪”短促的风声,和砸在肉上的闷闷响声,一前一后响起。

              藤杖毫无章法地砸下来,白皙的皮肤布满了红痕。不可避免地重叠,重叠的地方迅速变青。

              如此不留余力的二十几下后,景喻仍笔直的跪着,双手握紧,指节泛白。

              “嗖——啪”风声疾厉,藤杖砸入肉内,几乎入骨的烈痛。景喻猛地咬住嘴唇。

              臀肉很快由青变紫,又变成酱紫色。

              五十下后,景喻终是双手握成拳扶地。冷汗淋漓。

              破规矩了。这是景喻在脑中的唯一一个想法。

              果然,王璟熠更生气了。

              “你还敢动?我是不是最近没有给你紧紧皮!”

              景喻只好说道:“请父亲重责。”

              之后的每一下藤杖更重地砸下,更没有章法。

              每一下藤杖,像是要把景喻的筋骨碾碎一般。

              每每藤杖入肉,景喻便是一阵轻颤。

              无论怎样忍耐,生理盐水总是控制不住。泪和冷汗一齐往下淌去。

              痛彻心扉。

              忍无可忍。却不得不忍。

              不知何时,臀部终是不堪重负,渐渐露出斑斑血点。王璟熠也终于把藤杖往书桌上一扔,说道,自己清理,便头也不回的往出走去。

              藤杖被扔在书桌上,“砰”的一声。

              而他说的,自己清理,并不是让景喻清理自己的臀部,而是让他清理藤杖。

              景喻不知道这一天是怎么过去的,只知道这一天好像很冷很冷。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没有“云深深”的戏份,下一章会有,嘻嘻😜
              还有一些人物没有出场。
              然后就是,云瑶给大家拜年啦!祝大家新春快乐,牛年大吉!❤️❤️❤️
              景喻:大家新年快乐鸭!我是最可怜的景喻。(呜呜呜地里的小白菜没人爱~)
              顾云笙:hello,大家好!我是顾云笙。大家新年快乐!
              王璟熠:嗯。新年快乐。(冷漠脸)
              临渊羡:hi,读者们你们好呀!我是临渊羡。祝大家新年快乐,牛气冲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1-02-24 20:32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1-02-25 22:18
                  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1-02-27 15:37
                    好看(。・ω・。)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1-03-14 23:09
                      想看的去老福特吧,搬家了。ld:云瑶。
                      这是链接https://xiaoyudian884.lofter.com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1-05-16 1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