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惜宿吧 关注:17,777贴子:45,714
  • 15回复贴,共1

【潇湘惜宿】【原创】鹤归云深(现代架空,父子,虐中有甜,B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鹤归华表时,云深不知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1-02-22 19:03
    二楼敬度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1-02-22 19:05
      文案:
      他叫景喻。
      不可理喻的喻。
      从一出生不被期待,到被继父虐待。
      万家灯火,却没有一盏灯属于景喻。
      ——————
      “跪下!”
      “凭什么?”
      “凭我是你的父亲!”
      “你认不认错?”
      “我没错!”
      “啪!”“认不认错?”
      “我知道错了……”
      ——————
      “跪下。”
      “请父亲责罚。”
      ——————
      他叫顾云笙。
      他是顾氏集团的继承人。
      亦是众多读者喜爱的作者。
      两人相遇,会有怎样的爱恨情仇?
      “景喻,我喜欢你。”
      “唔……顾云笙,我也喜欢你。”
      “我们在一起吧,永远。”
      “好。”
      ——————
      “景喻,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对不起”
      ——————
      远赴人间惊鸿宴,
      一睹人间盛世颜。
      可惜……
      最是人间留不住,
      朱颜辞镜花辞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1-02-22 19:06
        云瑶的碎碎念:
        1、新人发文,欢迎捧场。感谢贴吧,感谢平台,感谢一直都在的你们。
        2.第一次发文,新人文笔稚嫩,接受各种善意的批评和建议以及表扬,劳烦各位看官多多包涵❤️
        3.因为高中生学业繁忙,所以蜗牛式更文。
        4.这篇文相当于一次练笔,希望大家能多提提意见,只要不是找茬,啥意见我都会认真去改√
        有道是虚己受人,博彩众议。所以如果我的文章中有任何不足之处,还望大家一定要指正出来。当然,夸奖更可😜这样我就会写得更好,你们看的也更满意😆
        至此,每一位在此留下足迹的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1-02-23 11:19
          新人第一次发文,不喜勿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1-02-24 09:28
            第一章 不同的世界

            一中——S市顶尖高中学府。

            一中高三1班是尖子中的尖子——高三的理特班。

            景喻在高三1班最后一排靠窗的座位上光明正大地睡觉。

            秋日的清晨。

            又一年秋过,风吹云舒卷。微风白帆,浮光浅浅。

            飒爽的秋风飘然而至,吹散了厚厚的云层。阳光从朵朵白云中散射而出,光束透过玻璃窗打在正在趴着睡觉的景喻的侧脸上,金黄而又柔和。

            高三教室里的莘莘学子为秋日的来临松了一口气,却又多了一丝紧张。蒸笼般的夏日被微风吹去,高考的日子一天天近了。


            正在讲习题的英语老师抬头就看见景喻的后脑勺,顿时气结,一边动作熟练地往景喻头上砸粉笔头,一边喊到:“景喻,你给我起来!你看看其他同学都在学,你还有脸睡?还光明正大地趴在桌子上睡?”

            英语杨晓琴老师,四十岁中年女教师,通常穿着劣质高跟鞋,发出难听刺耳的声音。明明是鲜艳的服饰,她却穿出一种老气横秋的感觉。

            粉笔头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景喻从睡梦中醒来,睡眼朦胧,顺从地站起。

            这实在是冤枉了景喻,景喻因为紧急任务昨天差点直接熬了一个通宵。今天早上实在熬不住才睡着的。

            教室里发出稀稀拉拉的嘻笑声。

            同学们在“黑云压城城欲摧”的高三生活中急需找到一个宣泄口。而那个宣泄口,就是景喻。

            虽然景喻一直是班里的宣泄对象,不仅是同学的,还更是老师的。

            “景喻!你以为你成绩好就可以不学习,有本事你现在就去高考啊!你给我站着,下课到我办公室来,请家长!”杨老师张了张涂满口红却起干皮的嘴,用及其尖锐的嗓音厉呵道。

            一米八的个子在教室里尤显突兀。景喻低着头,一听见“请家长”三个字身体便微微战栗,心已跌入谷底。即使他已经习惯那个男人强加在他身上的苦痛,即使已经八年了,但他还是止不住已深入骨髓的恐惧。毕竟,谁又能真正不怕痛呢。

            秋风透着习习凉意,钻进敞开的窗子,轻抚脸颊,带来几分凄美的感觉。它不比冬风的寒冷凛冽,也不比夏风的燥热慵懒,更没有春风的温柔细腻,只带着丝丝的凉意与寂寥,轻轻悄悄间,渗透人的心扉。

            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景喻慢慢看向窗外。

            景喻没有棱角分明的脸庞,但白皙的皮肤,一双仿佛宇宙一般幽暗深邃的桃花眼和一对柳叶眉,使他温文尔雅却妖孽,同时又不失英气。

            刚刚睡出的红痕,平添了一份俊俏。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说的便是景喻了吧。


            下课铃声与老师的讲课声交织在一起。在别人看来清脆悦耳的下课铃对于景喻来说,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召唤。召唤着景喻一步一步走向办公室,然后等待命运的审判。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中国的另一端,一个笔名叫“云深”的作者正在回复读者们给他写的评论。他在大学的双人宿舍里抱着笔记本电脑,飞快打着字的同时,嘴角微微上扬,心情显然十分愉悦。“爱云深!”“表白深深!”“深深好高产!大爱深深!”一眼看去全都是这样的评论,而这些评论已经把这位被表白无数次的云深吹上天了。

            “临渊羡,帮我带份早饭,谢谢!”刚被表白完的作者顾云笙对正要出去买早饭的舍友临渊羡喊道。虽然嘴上说着谢谢,但语气可谓丝毫不客气。

            临渊羡不仅是他的舍友,而且是他的从小到大玩到大的死党。听了这句话,临渊羡无奈地摇摇头说:“又来,你这次要给我报销!”说着便走出去,并没有听到后面“我不管”的声音。

            顾云笙的爷爷奶奶年轻时白手起家,创立了顾氏集团。如今顾云笙的父亲是公司的董事长,顾氏集团正如日中天。但顾云笙是顾氏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只有临渊羡知道。

            顾云笙的理想是当一名作者,但还是迫于家族压力遵从了家人的意愿上了经管专业。好在,他的父母并没有那么不近人情,没有剥夺他在业余时间写作的权利。
            ———分割线———
            普通公寓中,景喻低着头走到客厅,面对满含怒火的王璟熠——他的继父,没有缓冲,径直跪下。

            膝盖砸在简易瓷砖上,发出闷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1-02-24 09:3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1-02-24 23:2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1-02-24 23: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1-02-24 23:2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1-02-24 23:30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1-02-25 22:15
                        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21-03-06 1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