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马上遥相顾一...吧 关注:15贴子:150
  • 8回复贴,共1

【存戏】徐飞锦 × 闻皎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句梗:你想要的生活是何种模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1-01-11 17:08
           淑女 徐飞锦
           与闻皎皎 1
           
       风扯着梅梢,红梅不堪重负,现已过了最好的花期,厌厌地挂在枝头。此景倒也悲凉,她不由想,若是春时,风过柳枝头,又将是何种模样。她在后宫中看过了冬景,又将迎来春夏与秋。或是有美好的期盼,她却觉着,这宫里四季的变迭,与彼时她闺阁之中的景致很是不一样。
       扫雪的宫娥忽地打了个喷嚏,她脚下一顿,故作高深地瞟去一眼,瞧那一副惊惶模样兀地勾了勾唇角。纵是淑女,却也是众星捧月,甚是惹人眼,她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享受这种特别待遇。
       她步至小亭落座,赏着红梅灼灼,又瞧着一隅扫雪的宫娥以此消遣。因天冷,细辛准备的书册她也不愿再瞧上一眼,只揣着手炉缩着小脸,由着细辛将果脯送入她口中。
       “这天冷,雪景虽美,日子却有些腻味。”
       她忍不住道了一句,因这分腻味,她近来已跑过宫里不少地方,现心里又思着,明儿该去何处赏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1-01-11 17:44
        淑女 闻皎皎
        
        
        又是雪天。
        
        看向纷落的雪花洋洋洒洒,掩住宫墙与青石地,滕侍们从内屋捧来好几件斗篷,来来往往,我倚在榻上吃着茶点,择了件领口带金纹细丝的斗篷,同拥月一道往外走。
        
        我走得极慢,恍若在雪中踏步般。拥月多带了两三袖炉,又常为我拢拢衣裳,怕一丝风与我相亲。
        
        
        拥月说我,看到雪时眼里便亮晶晶的。
        
        于是我在一小亭旁停下,蹲下身子,裙摆沾到了雪,被拥月小心撩起。而我手中则捧着一捧雪,原就并不暖和的手掌更加凉,不过我心里头却暖和,仔细地盯着掌心那团白莹莹,耳边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日子却有些腻味。
        
        
        我起身,风雪飘摇里,瞧向她。入宫并非很久,人也不大认得全,这是小主,或是同我一般的淑女,我一概不知,只向她眨了眨眼睛。
        
        “你想要的生活是何种模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1-01-11 18:50
               淑女 徐飞锦
               与闻皎皎 2
               
           寒风入她袖,飞锦捂好了手炉,汲取片刻的温暖,细辛捏着果脯的手顿了顿,飞锦眼瞧着,作势一捞她手揣入怀中,嘶了一声:“好凉……”
           飞锦将手炉移了移,她现下只有细辛一个丫头,这天寒地冻的,冻坏了她,吃亏的却是自己。
           她将果脯收入囊中,天这般冷,除了赏景,还是不要再做些不想干的事,免得得不偿失。
           她将目光一转,见一佳人款款来,心下一喜:“我以为这寒天,很难遇到人。”
           飞锦上前,便行了个平礼,才浅笑答她话:“何种模样?”她故作深沉地思衬,却又不动声色地将这玉人儿打量一番,首次相见便抛给她这般的话题,应是听着了自己方才嘟囔的一句日子腻味。
           “我格局小,只盼着尝遍百味,伴在父母身侧,求个好姻缘,有个知心人。如今的生活也算是达成了一半。”
           她顿了顿,抬眸瞧向玉人:“若是再得个知心友人,应也是圆满。”
           @慘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1-01-11 20:13
            
            淑女 闻皎皎
            
            
            凛冬如约而至,我低眉,目光落在掌心那团白莹上。有风穿过漫城瑟瑟灌进我的斗篷,拥月为我拢了拢斗篷。我鼻尖泛了红,醒了醒鼻子,抬起头听她说话,弯了眼睛,真真切切,不大瞧得清。
            
            “我也没想到会有人同我一道赏雪。”
            
            大抵是有缘。后话未说。
            
            “闻皎皎。”
            
            自报名讳,同她行了平礼,轻轻抖落手心的雪,捂上袖炉,听她所言,低眉了笑了笑:“你所言极好,不过伴父母身侧,已是很难了。”
            
            话音刚落,有惊鸟飞过,拂落枯枝,簇簇地落在雪地上。
            
            我看向远山巍峨,绵延所至,像幅丰腴的画,攒了一地的雪。试想她那话,若是问我自己,竟是毫无思绪,只一团麻乱。我索性不去想,摇了摇头抛之脑后。那些让我多一分愁思的,我都不大愿去领略。
            
            歪了歪头,看向她收回的果脯:“若是你得空,可我来我屋子里同我一道吃茶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21-01-11 23:21
                   淑女 徐飞锦
                   与闻皎皎 3
                   
               她细细将这三字品味一番,似是酌上桂酒入喉,满齿醇香,倏然令她想起苍穹之上的一轮皎皎天上月。她再将美人打量一番,闻皎皎,果是如月般的女子。
               红梅幽幽,清甜之气缕缕入鼻,却遭寒风揉碎,万千花蕊应风簌簌而落。她捡去衣裘上落的红梅,复对上美人静若秋澜的美目,闻起难伴父母身侧,手指不知觉地碾碎落梅,徒沾了一腕冷香,眉眼寂寂。只叹了一声:“是啊。”
               她瞧着严严重重的宫门,飞檐连甍的宫阙,不由胸口一闷。再瞧那肆意张扬的枯竭枝丫,那些疏影横斜间稀漏洒地的凌乱清光,徒留一句叹息。
               “有得有失,便是如此吧。”
               她裣衽,只又一笑,仿佛方才的种种与她无关痛痒。有人谈心,有时更能看开些。
               “甚好,再配上我的果脯,想来应是会愉悦的。”
               她低低一笑,又做揶揄:“到时候,你可别拒我。”她从怀中取了纳着果脯的小囊“想来应是比较寒酸,若是不嫌弃的话……”
               @慘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1-01-12 00:01
                淑女 闻皎皎
                
                
                我父母待我极好。闻家的女儿,幼来身子羸弱,三两天咳嗽,颦眉之态,尽用些玉露琼浆,娇娇地养着,养出顶好的皮囊,一肌妙肤,弱骨纤形。我畏寒,父亲便下江南,找来和田玉做成玉钏,我现摸了摸,没由来的三分暖意。
                
                我伸手,替她抚去肩上的花瓣,同她碾碎的一同落在雪地上。看她神色,我欲开口,却不知说什么宽慰。看起来很是生涩。
                
                只低头,看着一地艳,露出个琼鼻尖。
                
                听她后话,目光顺着她从袖里掏出那个小囊,眼神微摇,心莫名软了截。
                
                “我嫌弃你做什么?”
                
                我便是这样。旁人同我一软,露出两三分真心,我便也软了。阿娘说这是我的软肋。软肋就软肋吧,也罢了。王庭央央,我这脾气还能被护几时。
                
                我又同她说:“不过你可得备多些四喜桂圆,不然可进不了我的屋。”
                
                我此话倒是真的。
                
                “还不知道你名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21-01-12 00:52
                       淑女 徐飞锦
                       与闻皎皎 4
                       
                   飞锦对上她容,纤眉秀目,琼鼻香脂,美人如玉,她替自己收拾了衣裙,微微愕然,复弯了眸。相逢是缘,她们缘分可是不浅。飞锦感激一笑,眉目尽舒。
                   飞雪沾湿了墨发,直往她怀里钻,她将玉人往亭里拉了拉,顺势又将纳着果脯蜜饯的小囊塞入美人怀中,闻之后话,自个儿只拈帕一笑。
                   “这是自然。”
                   难得得一知心人儿,自己也不愿亏待了她,自然是满足她愿,何况也不算是什么难为事儿,而下竟也期盼起了来日再叙。
                   闻起后言,反怔了怔,倏地笑开“我唤徐飞锦。”
                   亭中相聚未几,天色微变,忽忆起尚有要事未完,各自道别离去。
                   
                   ▁▁▁▁▁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1-01-12 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