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台风吧 关注:6,448贴子:1,272,151

【周更】水强台的短诗、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之前我在QQ空间里每周末常更新的文章,现整理到本帖里
如果周末不忙的话,每周末一般是更三篇文章,这里包含了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12-06 16:03
    2楼自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12-06 16:04
      3楼预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12-06 16:04
        4楼预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12-06 16:04
          一切的一切,都始于2020年10月12日。
          那时,我正身处在这个城市最特殊的时期之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12-06 16:23
            人生中第一次做核酸。
            在做核酸的屋前排队,被叫到名字要进去的时候居然还有点紧张。来到屋内,看到了层层防护服裹得严严实实的医护人员,他让我坐下,我摘下了口罩,张大嘴,发出了"啊"的声音,但不知道怎的,我"啊"的声音戛然而止,刚要伸进去的棉签又缩了回去。
            "接着 啊,张大嘴,不然你做不好还要做第二次"
            我又长大了嘴,棉签进入了我的口腔,刚接触嗓子眼,估计是这次我没有"啊"的原因吧,我的干呕的劲头却上来了。我虽看不到我面部表情,但应该是很狰狞吧。随后我开始了"啊",坚持了几秒后,终于那棉签又缩回去了,结束了。
            我很尴尬的溜了,走到后门,出去就是操场,我没有戴口罩,我想呼吸一下新鲜口气。操场的孩子们跑来跑去,相互追逐打闹着,十分欢乐。那口罩似乎遮挡不了他们在脸上快乐的表情。
            青岛就像是在一个台风眼里一样,十分的平静,人们该上班上班,该上学上学,照常生活。唯一可能会有变化的,就是人们在路上又多了几个可聊的话题。
            救护车在路上飞驰着,第一次感受到疫情原来距离我们是这么近啊。一进班,刚坐下,老师就来了,看到有几个同学没戴口罩便嘱咐他们戴上,还让没戴口罩的同学过来拿班级在上学期的存货。
            同心协力,我们一起抗击疫情。
            到底什么时候,那个"本土新增确诊0例"会再度出现啊?
            到底什么时候,疫情才会结束啊?
            十月十二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12-06 16:24
              城区全员核酸的最后一天。
              口罩率一天比一天低了,但我并不担心,因为我知道我们都是安全的。今天我走在楼道上,见到了许久没见的小学同学,以前和他是好朋友。我见了他,本能的伸出手想要握手,但我马上又缩回去了。他问我为啥,我说现在特殊时期,就不握了。估计他以为我都忘了他这个好朋友了吧!说实话,我的确是忘了。
              今天看到一个新闻,大连理工的一个研究生跳楼,感觉怪可怜的,也挺悲惨的,也挺悲哀的。
              哎,How bad week!
              今天天怪冷的,还下着小雨。
              十月十四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12-06 16:24
                今天看到了两个视频,一个是在2019年9月发布的短视频,内容上讲的是"军运会武汉欢迎你灯光秀",另一个则是在今年10月末发布的长视频,内容上讲的是"雷神山医院现状"
                我反复品味着前者,那个视频的背景音乐是一个演唱会的大合唱。我听着这原本就很悲伤的音乐,看着这漂亮的灯光秀,我心里在指责这个作者,"配的这个音乐真不合时宜。"我正想点开评论区开喷,这时我又注意到了发布的时间,是去年9月份,那该死的"五味"又涌上了心头了。我还是忘不了啊,那个令人十分恐慌、害怕、担忧的岁月。
                此后我又进入了另一个视频平台,推荐给我的第一个视频就是我所说的后者。点开后,我看到那十天建成的雷神山医院,不禁又想到了那段岁月,,这个时候,"五味"又来了,在我的心头上翻来覆去,辗转反侧。恍如这件事情好像就在刚刚才发生一样。这时,我才意识到已经半年了啊...不少人是因此在医院里过的人生中的最后一个春节啊....
                我时常在想,为什么我也总是忘不了那段艰难的岁月呢?
                十一月八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12-06 16:25
                  今天体质检测。我意外的碰见了我的"老朋友"
                  不过,说是我和他是"老朋友",其实也不算太"老",认识他到现在也就8年刚出头吧,而且我和他还不在一个班里,满打满算每天见的日子也就6年。一场考试使我和他分道扬镳了,好在我还和他在同一个学校。
                  我碰见他是意外的。他在另一班体质检测,我在这里,我正要去上厕所的时候,他也在厕所门口等他同学。看到他,一想好像有2年都没有怎么好好的说句话了,这次是难道是个不错的机会?他看到我向他缓缓走来,我也往前走了几步。我俩汇合了,他碰了碰我的头发,然后握着我的手说"好久不见啊,哥。"我向上打量着他,只见他穿着和小学一样的衣服,但是尺码大了不少,鞋子和我的也无法相比;面部耷拉下来,仿佛没有睡醒一样;他黑眼圈十分重,他就像是一个大熊猫一样,伫立在我的面前,寒风刺骨,他穿的又少,更显得他形销骨立。然后我回应他"你咋长这么高了....人都变了...."他识趣的鼓励我说"你也变高了,声音也变了,像是一个壮实的青年一样。"我谦虚道"这话不应该是我和你说吗?"话音刚落,我俩哈哈大笑起来。快3年了,此前碰到他,我和他都没有这么高兴过。几秒后他同学出来了,人走了。我看到他的驼背已经十分明显,尽管是没有背书包,但就像是他在背一个书包一样,走路哼哧哼哧的,有种十分吃力的感觉。
                  他走后很快老师来叫我去检录了,我赶快跑去场地那里了。我又看到了他和他的那个同学,在操场中央望着操场的前方,东方的太阳想要照射在他的脸上,却被他的同学给死死的挡住了,尽管他很高,阳光却只照在了他那高瘦的后背上,不给他一点面子,他也没有感受到一点温暖。之后他的同学离去,阳光光线全然的照在了他的脸上。这时,冷风起了,吹拂着我们在场的每个人。我穿的也是很少,不禁瑟瑟发抖起来。
                  跑一千了,我望向操场中央,没有看到人影。在跑道转弯处,我看到老朋友站在我检录的那个地方,却望向我跑去的那个地方。当我跑完了之后,我坐在操场中央,望向他奔跑的那个身姿,还是那么矫健,还是那么潇洒。这时冷风又不尽人意的吹起来了,可是再怎样吹,也吹不掉我们内心深处的一片光明啊,即使是使出浑身解数......
                  之后,我妈说也看见我的老朋友了,看到他那疲惫不堪的样子,深深地叹了口气。我说我不也一样吗,每天这样那样的折腾。我妈望向了我,又想着老朋友的样子,又深深地叹了口气,只不过,这次的气,叹的好像更沉重了一些...
                  十一月十四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12-06 16:25
                    我看完语文成绩,一进班里,就看到"浪才"夸张的扭动着腰,他边走边扭,还带动起来了自己的屁股一起来扭动。我知道,他必然是成绩不错,考好了,才显出这令人十分厌恶的洋相的姿态,还显得自己有那么多威望一样,殊不知大家都很反感他。
                    我为什么叫他"浪才"呢?因为他在平时很"浪",就是很狂妄的意思。当然,表面上他其实很彬彬有礼——见到老师,尊敬的不得了了,哪怕是不认识的老师也得鞠个躬,搞得就像见了老祖宗一样亲的不行;上课回答问题回答错了,还非得说一个老师对不起才行;与同学为人处事方面就更不必说了,也是十分的自大。看到比自己考不好的同学,当老师念他的分数的时候浪才非要笑出声来不可,甚至还当众调戏女生。这样的一切,被我还有几个同学发现了,然后秘密揭发了他。之后,他好像也察觉到了,开始私下搞我们。比如说枫前几天就和我说:"那个浪才刚才在课上跟我说,说如果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就不要来找他玩了,他感觉到你有点不喜欢他。"我接着就大声的回应他:"*,谁还喜欢他?搞得自己像是地主爷一样,剥削我们这些老百姓?"枫看我那么激动,就让我平复一下心情,不要生气。
                    他这么浪也是有原因的,主要的还是出在家校这方面。先说说"校"吧,他跟老师的关系很"亲密",这个亲密必然不是恋人之间的亲密,而是有血缘的亲密。说了这事到班里,一旦被老师听到那我真就要成那个"被剥削的老百姓"了。他也很忌讳这些事情,于是当他一旦听到有人在议论这些,他就会向老师打小报告。"家"的原因也有,主要的一方面刚才已说了,这就导致了他的母亲也十分的"浪",故意发他和浪才的聊记在班级重要通知群里,家长会插老师话,大声接电话,甚至都已经逐渐变成了没素质的表现,老师也都能容忍下去。这时我就会想:"也没办法啊,谁让人家有权威呢?"
                    "来,不要说话了,让我们换个桌面壁纸。"我的"神"已不知走到哪里了,他的一句话就把我给打醒了。他还霸占了微机委员这个班委,说白了就是个修兼管开关电脑的,其他一文不值,还那么多事情。
                    这样一看,他的权威确实也挺多的,多的我们无法知道他还有多少权威我们没有发现。这样一想,我更害怕了。我怕我的初中生涯突然中断,我的前途突然一片黑暗......不错,如果继续这样的话,那段桥梁也会迅速的崩塌,使我们迅速处在水深火热的顶端之中,从而陷入了无限的斗争,无限的反抗。我们迅速的失去了能保护我们的人,也迅速的踏在了另一端——
                    那随时会沉没的岛屿......我也希望这只是这样的人的回光返照,而不是像一个梦魇一样,无缘无故的制裁着无辜的我们......
                    十一月二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12-06 16:28
                      期中成绩出来了,并不意外的是,我的数学又砸了。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下个许久,不见要停息的样子。
                      伦下课跑过来,低着头眼泪汪汪的和我说:"我想好好学习,我努力过,但没有实现梦想,就比如说这次,我是真的心态崩了....."我听他这三番五次、颠来倒去、喋喋不休的说辞,也逐渐感到厌烦了,而且他这次成绩也不错,我就打断了他:"就你还没实现梦想啊,也不看看你这次考了多少?除了语文,英语和我一样,数学我比你差30分啊!你心态崩了,那我是不是要去死了?",说罢,伦抬起了头,满眼愤怒的望着我,然后用一股瞧不起的语气说:"也不看看你数学考了那几分,还有资格来说我?"
                      他说完这句话的那一刹那,我低下了头,立即就泪眼婆娑了,虽然我看不见我自己,但我能猜测出我这时是露出了很狼狈不堪且又狰狞的面目,伦看到我又这番样子,感觉到了不对劲,于是溜走了。
                      我和伦是8年的挚友,在此刻却显出的是我和他有了深深的隔膜一样。
                      他比我高,他在偷偷的长个,我却像是在缩个一样;他是个二胎家庭,却学习比我好;我上的辅导班比他多,却学习没他好......
                      我整个人瘫坐在凳子上,望着那红黑白相间的答题卡,像是快要泣不成声了一样;听着众多人嬉笑打闹的声音,他们那里就像是快要把教室掀翻了一样。
                      我是个多话的人,却在这时,我的声音戛然而止了。而其他人也没有注意到我,我便默默的趴在课桌上,陪伴我的只有那几份成绩和我自己。
                      雨还在下,风仍在吹,懊悔的心情持续在心头扩散,久久不能停息。
                      何时,光明才能照在我的前方,照在我的脸上......?何时,才能永远不会再看到这样的景象.....?或许是明天,或许是永远.....
                      ......
                      无眠夜,一夜鬓白发;苦读书,寒窗无人津。次次机会三番倒,何苦挽回不了?
                      无处安,心裂而吊胆;乐其中,大笑无人问。
                      数数尝试几回胜,何必狂澜不能?
                      俱往矣,数次云烟消逝,既不忘过去,又高踏今朝!
                      .......
                      十一月二十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12-06 16:29
                        几乎所有的初三老师都出去阅卷了。老师不在家,又是期中刚考完,同学们全都开始发泄放松,又每节课都是自习,没老师看管,大家更是高兴的不得了——说闲话的、吃东西的、打游戏的,最过分的是直接用电脑看视频网站的。班干部们也不管了,班长也不学了,书呆子也不成天低着头了,大家都说起来了,说完了就玩,玩完了就笑.....就这样,两天过去了。虽然这两天中间也有小插曲,不过让我现在想起来还能笑出来的,唯独就是我们一起打扑克了。
                        我约了枫、伦来一起打牌,第一局我运气很好,大小王带4个2,第二局呢?那大小王分别跑到了枫、伦那里。我最大的牌只有Q,一个对儿都没有。结局很简单,就是我输了。
                        我向那俩货展示了我的牌,并说道:"我这打个屁啊!45678910....."我还没说完,笑声便盖过了我的声音。枫的笑声很有感染力,于是我也笑了起来。而伦却叫我,说:"诶那个,你期中怎么样?"
                        但我并未因此就停止了笑。我笑呀,笑啊。我多么想成为大笑到最后的赢家啊!可能我因能力有限,无法做到。也可能是时间未到,我的能力还未全部施展出来。同学们也跟着笑呀,笑啊。试问这其中有几个人不看重、担心自己的成绩,谁不想成为一匹黑马,凌驾于天下?但在此时此刻,同学们的心仿佛都在一起笑,笑的不是其他同学的成绩不好,而是在发自内心的笑,发自本性的笑,发自纯真的笑,发自快乐的笑!那四面八方的释怀的笑声仿佛可以在汇聚到一起后传到千里让世界都能听见一样。
                        不难看出我最喜欢这时的景色,因为这不但是大家最喜欢的美景,也是我们每个人梦想中的最辉煌的盛世。尽管我们在试图赶上这盛世的路上还会伴有小雷阵雨,但当我们笑起来的时候,那乌云便灰飞烟灭了。
                        "不要想那个狗屁的期中考试了,让它去死吧!"我突然了停止了大笑,然后大声的向伦喊道。伦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我也在看着他。我俩面目相觑。
                        十一月二十二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12-06 16:29
                          (早上)
                          "水强台!嘛呢,嘛呢?还搁这愣着呢?不赶快去收作业还在这杵着。"
                          "这活不是你来干吗?,况且你是课代表我又不是。"
                          "来劲了?我让你干就干,我是课代表我有这个权利命令你吧?而且我是班委,权利也比你大吧?"
                          "我是组员,你们应该为我们服务而不是我们为你服务。"
                          "不要和我犟嘴,大清早大家都很忙,时间又紧张,理解理解不行吗?"
                          "你有我忙吗?"
                          此时伦止住了嘴,不再讲话了。
                          (下午道法课时)
                          "下面读一下期中成绩:........,水强台,66分,和全班第一就差了一分啊,很不错,掌声响起来......"
                          "切,该不会是抄的吧....."伦嘀咕道。
                          "大家来看一下水强台的答题卡,满满当当的,倒不像有些人还大片大片的空着,交白卷。是吧,伦?在说什么呢?"
                          "对不起老师。"
                          (道法课下课后)
                          "台哥!你好厉害哟!道法怎么考的?以后考试就靠你了哈,还有......"
                          "有脑就行。"我打断了伦的喋喋不休的话语。
                          "好好说,到底怎么考的?"
                          "我说了啊,有脑就行。"
                          伦不吭声了,蹴然易容。我鼻子一酸,走远了。
                          后来我就想,这是一幅多么讽刺却又是多么真实的人间画卷啊,我和伦只是画中的一抹颜色罢了。
                          十一月二十八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12-06 16:30
                            寻光记
                            远看朵朵白云间,近看袅袅升炊烟。
                            向前去,冷风突袭来。云走黄昏照千里,万家灯火把家依。
                            回头望,融水流心底。暖阳光芒万丈熠,冰山业已不复存。
                            归无计,绊石全铺尽。踏旁小路路牙摔,犹望路尽有生机—————
                            黑林丛中烟火气,光辉点亮神州地!
                            十一月二十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12-06 16:32
                              初冬里的第一场雪
                              (上)
                              这是十二月的第一天。
                              如果我在"十二月"的前面加上一个"2020年",可能这篇文章就会变得很显眼了
                              "爸,今天下午5点半会下雪啊,别忘早点来接我。"说罢,我便走进了学校,忙碌的时钟开始转动了。
                              .......
                              中午,我和枫去操场散步,枫向我打趣:"气象专家呀,雪什么时候下啊?"
                              "下午5点半。"
                              他一听,便乐起来了。我却并不快乐,因为我喜欢的是在中午下雪,这样的话我便可以和枫在雪地中散步、对人生进行高谈阔论了。
                              "你确定吗?"枫笑着向我说。
                              "当然啦,不行的话咱就赌个10块钱,你赌不下,我赌下。"
                              "成啊。"枫爽快的答应了
                              盼月亮盼星星。
                              然而,下午5点半,雪并没有降下。
                              雪,失约了?
                              (中)
                              说起来枫,我好像还没有专门介绍过这个人。
                              他和我长得一样瘦,一样矮。我和他见面的第一天就结识了。那天我们在排队准备军训体检,他站我前面,是排头,我站他后面。不知怎了,他转回头来问我了一句话。当时环境极其嘈杂,我没有听清他问了什么。仔细琢磨,我到现在都想不起来他问了什么。但我向他点了点头,他也向我点了点头,然后说:"唉!同道中人啊!"然后我俩就握起了手。从此,我俩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但我到最后都是很懵的。
                              这一天我与枫漫步在操场上,他问我什么时候下雪后,然后就没再说话。冷风萧瑟,我没穿外套,瑟瑟发抖。我拉住了枫,跟他说:"回去吧,冷。",他看着我说:"不行。"我有点不耐烦了:"为什么?"
                              "因为,明年的初雪咱俩就不能一起看了啊。"
                              "可是,雪晚上才下。"
                              "哎呀,怎么那么多事,走,再转一圈。"
                              气温还未完全降下,我的温度就已经反升上去了。
                              "那个什么,2019年的今天,武汉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被发现。"我转移了话题。
                              "真假的?都一年了.....?"
                              "时间过得快吧?咱戴了一年口罩!"
                              "唉,今年还剩一个月,咱都平平安安的就行了,管它什么的。"
                              "好好活着,活着。"
                              .........
                              静默了一阵儿,他开口了。
                              "台哥啊,你想去哪啊?"
                              "你问高中吗?"
                              "是的。"
                              "你想去哪里啊?"
                              "我不想去二中,可我爸**着我考。"
                              话音刚落,我便闭上了眼睛,喘了一口凉气,然后又呼出一团热气,再张开了眼睛。
                              "我.....二中基本没戏。"
                              他停住了,不走了。
                              "台啊,无论考哪里,你都不要忘了我呀。"
                              "我也不会忘了你的。"
                              信心好像更加足了。
                              "唉,我这几天就在想,你说我们过了个20年后,再见面又会是什么样子了?是你开着劳斯莱斯来见我还是我开?是你穿着名牌西服还是我穿?到那个时候,大家都不一样了,整个世界格局也不一样了,比如说新冠估计就没了。可是会不会多出一点东西呢?你比如说战争?或是更尖锐的矛盾?这都是我们未知的。所以说走好当下吧,即使当下是荆棘遍布,脚下就是悬崖。"
                              "当初我们并不珍惜现在,还以为到了未来现在会化作一缕青烟。而到了未来,现在却变成了只能由我们来怀念的过去事物。"我语重心长的说。
                              我俩的阔论发表完了,上课铃也响了,忙碌的时钟又开始转起来了。
                              我挑选了一些事例写了出来,这便是我对枫的概括印象了。
                              五点半了,雪没有下。
                              雪,要失约了?
                              (下)
                              回到家,雪才开始下起来,而且这雪很不给面子,还夹杂着小雨。
                              我知道今晚会下,于是我下意识的跑去窗边看。突然,我脑袋里浮现出了我完成不了我的学习任务的狼狈不堪的模样,于是我赶紧拉好窗帘,不看这雪了。
                              我好像对雪不感冒了。
                              曾经的我,一下雪这一晚上就会沉浸在雪地世界里,在家也是一样,通过各种渠道来看雪。
                              而现在,我眼睁睁的看雪不停的落下。
                              我知道,我已经对雪不感冒了。
                              雪飘着飘着,竟成了常态。
                              我知道,我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我了。
                              初冬里的第一场雪,下在了这个特殊年份的最后一个月的第一天。这场雪虽不大,却又感觉很强。这像是有肆无忌惮的威力,把我们都给淹没在了这波涛汹涌的海洋之中。
                              过去的一切,都已发生,我们无法改变,只能缅怀。现在的一切,正在发生,我们拥有许多方法可以改变,只有行动。未来一切,暂未发生,我们无法预知,只可准备。
                              一切的一切,或许都为了明天的一切变得更好而发生。
                              这一切,便是我们所目睹的一切。于是我们汲取与铭记过去的一切,播下种子,盼望着未来的一切。
                              初冬里的第一场雪,令人失望而又令人难忘的一场小雪。
                              我会永远记住这场雪的,因为他带来了沉淀与升华。
                              十二月二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12-06 1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