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面女吧 关注:7,849贴子:104,168
  • 9回复贴,共1

小说:401宿舍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位大佬的文,欢迎约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11-22 21:18
    当大地沉睡,星星不再闪烁,砂砾在空中狂舞,唯有包容万物,又远离万物的天空永存。一位少女曾被赐予天空的一角,她将那犹如镜子,能够折射、包容一切的天空包裹住自己的面容。自此再也无人听过少女的歌声,人们忘记了她的姓名,她的职位,只记得她挂在脸上的天空,犹如面纱一般的天空,凡是想要掀起面纱者,均坠入了那面纱之中。

    在众神销声匿迹的时代,少女仍站在天空后面,将一切的过往与未来融入天空之中。而崇拜天空之人,也曾一睹在角落包容万物之镜的芳容,脸戴天空的少女。发现的人们也将融入那片天空,能够静静凝视其他天空的天空。面纱的含义应当如此,每一位佩戴面纱的少女哟,请牢记这个古老,荒唐的残破神话吧,我们需要铭记,哪怕我们将被遗忘,我们也应当一言不发地包容一切,这是天空与少女的职责。

    漆黑的夜,就连星星都隐去的夜,静容女校的401宿舍仍然亮着灯。

    “要死了,要死了,明天要考的东西一点都没复习啊!”白泉绮趴在桌上纠结万分。她脸上的丝质面罩也因为自己的胡乱挣扎而变得有些松散,由白色织物编织成的面罩松松垮垮的堆在她的脸上,现在已是入秋时节,秋夜略显寒冷,她抖着身子从一旁的储物柜里取出一层略厚且弹性十足的亚麻面罩戴在自己的脸上,她先将面罩展开,将亚麻面罩的中段贴在自己高挺的鼻梁上,随后一点点向下贴附,贴在自己的人中,嘴唇,甚至包裹住了自己的下巴和白皙的脖颈,再然后将面罩的左右两端裹在自己的后脖颈。

    “帮帮忙啦,大小姐,我一个人捆不好这玩意。”白泉绮呼唤着宿舍中另一个早已躺在床上的舍友。“大小姐”林洛卿一声不吭地从床上坐起,戴着紧绷的黑色丝质面罩的她看起来气不打一处来,但她还是乖乖下床走到白泉绮的身后帮她捆好面罩。“谢谢啦。啊。。不过话说回来,大小姐你明天真的不能让我抄一下你的卷子嘛。”白泉绮仍在对着林洛卿软磨硬泡着。

    林洛卿一言不发,她那被斜刘海遮住的一只眼睛中满是睡不够的疲惫和被吵醒的起床气。白泉绮的嘴唇和鼻梁在亚麻色面罩固定勒紧后也逐渐显现出大致的模样,白泉绮的嘴唇在丝质面罩和亚麻色面罩的双重包裹下仍然动个不停。“我知道你在学校里也要遵守家规啦,但是你只要点个头就好啦!不说话也没关系嘛。”白泉绮冲着林洛卿撒着娇,双手抱着后脑,大咧咧的模样让林洛卿心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林洛卿翻了个白眼,而听到白泉绮这个**又没事提“家规”这两个字后她直接按住了白泉绮的双腕,随后轻盈的向后一拽,从一旁的储物柜里拽出一条窄窄的黑布条,将白泉绮的双腕顺势捆在了一起,在这之后还用剩余的黑布绕在了她的喉头并与捆在双腕的黑布系在一起,白泉绮只能被迫保持这种双手抱头的姿势坐着。“喂喂,不至于吧!我错啦我错啦!不喊了不喊——唔!”白泉绮刚想挣扎,就被林洛卿压在桌上,嘴巴被林洛卿死死捂住。

    白泉绮死命想要回过头解释,但被林洛卿压得动弹不得,而且林洛卿那要吃人的眼神盯得白泉绮心里发毛,而且二人的武力值相差太多,挣扎再多也是自讨苦吃,想到这里白泉绮也就放弃了抵抗。“起码把手拿开啊,等会面罩又湿了可怎么办啦。”白泉绮心里抱怨着,嘴巴上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呜咽声。林洛卿从桌上摸过还连着充电线的手机,单手飞快地在手机屏幕上点来点去。白泉绮只听上方传来一阵阵啪嗒啪嗒的电子音,却不知林洛卿在做什么,她叹了一口气,扫了一眼周围,除了凌乱的桌子就是捂着自己嘴巴的手了。

    让白泉绮有些惊讶的是,林洛卿睡觉的时候也穿着紧身黑丝手套,这黑丝手套就好像林洛卿的第二层皮肤那样紧紧贴合在林洛卿身上,过于纤细的手指就连指节都被那黑丝手套完好的凸显出来。“大小姐的手还蛮好看的嘛,果然是大户人家呢。”白泉绮是那种没什么危机感的人,任何一个看似有意思的点都能将她的精神带到千里之外。

    林洛卿飞快地打完字之后,将发亮的手机屏幕怼到了白泉绮的面前,白泉绮被强光刺得眯起眼睛,同时含糊不清的惊叫一声,待到眼睛适应了之后才缓缓睁开眼。白泉绮的屏幕上写着:“没那种好事,给我好好读书复习啊你,你知不知道我被老师拉过去约谈了很多次就是因为你,老师让我给你补习啊,很多老师都这么说啊,你知道当时我多尴尬嘛!你是我的发小啊,你努力一点好不好啊!还有,你上次用了我的护发素就算了,拜托你能不能摆好啊!我有强迫症你又不是不知道。。。。”总之就是一堆抱怨的话,白泉绮看得双眼发昏,她都开始好奇只是短短几十秒林洛卿是怎么能打出这么一大段话的。

    “呼呜!呜!”白泉绮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林洛卿沉重的鼻息表现出了她的无可奈何,打了这么一大堆字,她的起床气也消了不少,也就从白泉绮身上起来,松开了捂住白泉绮嘴巴的手。“哈啊。。哈。。下次不要这么暴力谢谢,我只是一个弱女子,和你这个暴力女不一样!”白泉绮大口喘着粗气,摇了摇头,将挡住视线的发丝晃到脑后。白泉绮一脸淡然的坐在床沿,将双腿折叠,漆黑如夜的黑色裤袜从白泉绮的睡袍中露出,白泉绮翘着自己的左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11-22 21:20
      左脚脚尖微微挺立,挂在足尖的拖鞋随意晃动着。

      白泉绮吞了吞口水,定了定神,看着林洛卿,一转刚才咄咄逼人的吐槽态度,露出专业求人的可怜小猫表情:“真的不行嘛,林林~真的不行嘛~我和你可是从小长大的发小啊~”白泉绮笑嘻嘻地看着表情一会阴一会阳的林洛卿,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发小的怒气值正在重新积攒。

      林洛卿嘴角抽动,连带着自己脸上的面罩也因抽动而变得有些许褶皱,她看起来有些许不爽。与白泉绮的白色面罩不同,林洛卿的面罩更加贴合自己的面颊,这面罩是为她的脸型而量身裁定的,她的嘴唇颤抖,喉头微动,都会及时的反馈在面罩上。而这面罩一直延伸到她的脖子,甚至锁骨,将她的全身都紧紧包裹,就像是连身袜,根据白泉绮的回忆,就连洗澡林洛卿都未曾脱下这身衣服,据说也是因为家规的规定之一。

      但林洛卿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露出了一副暧昧的眼神,她透过遮住自己眼睛的斜刘海看向犹如一只天真小猫的白泉绮,心里想着,“今天到日子了呢,而家里送来的药也吃完了,今晚不解决的话。。。”林洛卿看着欢脱的白泉绮,心底用上一股奇妙的情愫。她坐在那静静地端详着正自话自说的白泉绮,说来也奇怪,这是她并不是第一次这样这样看白泉绮,就像曾经出任家族任务时,调教那些男人女人一样,但又与调教那些人不同,对白泉绮有一种想要品尝的情愫,对他们则没有。

      林洛卿嘴唇微动,微微张开的嘴唇透过面罩的精确表露,一个小小的凹陷出现在了林洛卿的唇部,而后林洛卿赶紧闭上自己的嘴巴。她的心咚咚直跳,看白泉绮的眼神也变得有些慌张,为何会看她慌张呢?

      白泉绮歪着脑袋看着林洛卿,林洛卿的眼睛被头发挡住,面部被漆黑的面罩遮掩,看上去无懈可击,看不出一丁点情感。但白泉绮和林洛卿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发小,而且还是。。。总之,对于白泉绮而言,看透自己发小的情感不说十拿九稳,也是大差不差了。白泉绮将目光移到了林洛卿的嘴巴上。因为面罩的原因,一般戴着面罩的人除了像白泉绮这样的话痨,很少会动自己的嘴唇的,排除一些因为摩擦而产生性欲的案例,如果那个人经常动着自己的嘴巴,基本上就可以说明对方有话要说,或者内心十分焦躁。

      林洛卿在外人面前一直是个冰山美人的形象,高挑的身段,瘦削的身形,独来独往,一言不发的性格,同时还具有同龄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强大气场,想要从她身上看到情感变化真是难上加难。白泉绮看着林洛卿不断张张合合的嘴唇,本就漆黑无比的面罩,在林洛卿一张一合的唇齿间,热气与冷气在那唇齿间流窜,几个呼吸间,林洛卿嘴唇处的面罩就湿润了小小一片,如果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个中差别。

      而白泉绮这样盯着林洛卿的嘴唇,放在之前林洛卿早就发现然后狠敲白泉绮一顿了,结果今天她什么也没做,反而是一反常态的将头撇到一边,嘴唇含起大拇指指尖。林洛卿仅有的暴露在外的皮肤泛着丝丝红晕,这些细节都被白泉绮尽收眼底,白泉绮呼呼笑着,她凑到林洛卿面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11-22 21:33
        林洛卿回过神来时,被凑得如此之近的白泉绮吓了一跳。白泉绮则笑得更开心了,“呼呼呼,林林有心事哦,有什么心事和姐姐说说啊~”白泉绮越凑越近,林洛卿此生第一次感觉和白泉绮待在一起有一种窘迫的感觉。“太近了。。!”林洛卿看着白泉绮那张越凑越近的脸,林洛卿放下双腿,往后挪了挪自己的身子,她紧张的吞了吞口水。结果白泉绮一个没站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面对着林洛卿的双腿间。

        林洛卿咬着自己的嘴唇,睁大眼睛看着叫苦不迭的白泉绮,白泉绮并未穿着睡袍,而是棉质的厚实睡衣,但胸口的纽扣却不知去向,发育比林洛卿好很多的白泉绮,自然是比她更有料的,没有文胸托起的胸部也能如此挺翘,让林洛卿更是乱了阵脚。“呜啊,好痛好痛,林林,我好像扭到了,呜,站不起来了。”白泉绮挣扎着想要站起,但双手被绑在身后的她根本做不到撑着东西将自己扶起。而林洛卿此时大脑中闪过许许多多淫靡的画面,白泉绮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好友的状态不对。

        “真是的啊,先把我解开嘛,这样真的好不方便啊。。?诶?”白泉绮还在与捆着自己手腕的黑布条斗争时,林洛卿伸出手将白泉绮的下巴抬起,白泉绮顺势抬起脑袋看向林洛卿,林洛卿的嘴角微微翘起,黑色的面罩在此刻显得朦胧又真实。垂在白泉绮额头的斜刘海也将白泉绮的视野囊括其中,二人在黑色头发的夜空下对视着,林洛卿眼中蕴藏着安耐不住的激情。

        林洛卿轻启薄唇,这次比之前张开的角度都要大一些,她深呼吸着,脸上的面罩也随着她身体的微微颤抖而轻轻一抖,随后吐出一阵温热的气息。“可以抄我的卷子哦。”林洛卿发话了,也的确是那种清冷的冷淡女声,但这次林洛卿的声音中有了几分难以掩藏的激情,听上去诱惑极了。白泉绮怎么也没想到把“家规”看得那么重的林洛卿会在晚上说话,特别是现在这个点,现在可是午夜,对于林洛卿而言是全天最为重要的时刻,她居然肯在这个时间段说话,而且还是答应白泉绮的要求。。。

        白泉绮浑身打了个机灵,她瑟缩着身体向后退了退,说道:“嗯。。嗯啊。怎。。怎么了么。”林洛卿轻轻一笑,说道:“那,今晚只要好好听我的,我就把卷子给你抄哦。”林洛卿轻抚白泉绮被亚麻面罩包裹的脸,白泉绮觉得自己的下巴有些痒,自己也不自觉地喘息起来,在这个秋夜,401宿舍里的二人并不冷,反而二人不约而同地感到一阵暖意。

        林洛卿吞了口口水,一脸兴奋地看向坐在自己双腿间的白泉绮说道:“和我做点,大人的事情怎么样?”白泉绮听到这话后老脸一红,她低头沉默着,眼前则是林洛卿张开的大腿,被漆黑丝织物包裹的大腿的根部,看起来迷人又危险。林洛卿的心咚咚狂跳,她生怕白泉绮拒绝她,而没有服药的今夜,如果她被拒绝,恐怕会。。。但沉默半晌的白泉绮则是点头回应了林洛卿。林洛卿大喜过望,她兴奋的有些手足无措,就像一个表白成功的少女。“先把我解开啦。。。”白泉绮的声音也从之前的元气满满变成了现在这副娇羞的小媳妇模样。林洛卿听罢赶紧将捆在白泉绮双手的黑布条解开,白泉绮揉了揉自己被勒红的手腕,娇嗔道:“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林洛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阿拉,真是抱歉呢,谁让之前你叫我起床干这种事情呢~”

        白泉绮哼了一声,将手伸到脑后,轻轻解开了自己的亚麻面罩,林洛卿死死地盯着白泉绮的面庞,原本被厚实的亚麻面罩蒙住的口鼻,此刻变得明显起来,隔着面罩想让人咬一口的动人嘴唇和优雅的高挺鼻梁,一切都被白泉绮戴着的白色丝质面罩点缀的如此楚楚动人,白泉绮嘴唇处的面罩不知何时被打湿了一小部分,看起来十分淫靡。

        林洛卿吞了吞口水,她现在就想将白泉绮生吞活剥,但碍于并不了解白泉绮的点,生怕将白泉绮弄痛,只能等着白泉绮先动。白泉绮将长发束到脑后,用刚才捆着她手腕的黑布条系了一个简易马尾。她将脸凑到林洛卿的双腿间,“远看黑漆漆的,只有凑这么近看才能看到林林下面的阵容呢,呼呼,但就算这样还看不真切呢。”白泉绮红着脸揶揄着林洛卿,而林洛卿则轻轻抚摸着白泉绮的脑袋,就像抚摸宠物那样,仿佛白泉绮已是她的囊中物。“真是的,不要像摸狗那样摸我啦。。”白泉绮嘴上这么说,但内心其实还是十分受用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11-22 21:33
          白泉绮舔卝了舔自己的嘴唇,她的脸凑向林洛卿的双卝腿卝间,往蜜卝穴处轻轻吹着热气。“呼呜!”林洛卿双卝腿下意识夹紧,夹住了白泉绮的脑袋。“呜呼?!”白泉绮被林洛卿的双卝腿一推,直接亲在了林洛卿的私卝密卝处。“呜!”,“呜!”两个人同时惊叫起来,对于林洛卿来说,这还真是毫无预料的一手,算是被白泉绮扳回一城。

          对于白泉绮来说,此刻的她略微失神,白泉绮双卝腿卝间萦绕的味道有些刺卝激,这是一种心理上的刺卝激,分泌过多的费洛蒙充斥在这,顺着她的口鼻进入她的大脑,而剩余的费洛蒙则停留在了她的面罩上,每个呼吸间都会让白泉绮品尝一口林洛卿的费洛蒙。

          她下意识伸出舌头,隔着薄薄的丝卝袜和面罩舔shì起林洛卿的穴卝口。“咕呜。。白,你比我想象的要熟练,厉害得多。。好。。好卝痒。。!好舒服。。哈啊!”林洛卿弓起腰,她浑身颤抖,下意识地想要将舔卝着自己的白泉绮推走,但她克服了那种感觉,转而紧紧抱住白泉绮的脑袋。白泉绮则顺势捏起了林洛卿的屁卝股。“哈呜。。哈呜。。”比之前更为淫卝荡,粘卝稠的口水声从林洛卿的双卝腿卝间传来,而林洛卿的屁卝股也被白泉绮的双手猥亵着,皮肤之间隔着一层轻薄的丝织物,将直接的触感模糊,却将被猥亵的感觉进一步放大,加强。

          白泉绮并没有继续用舌头去挑逗林洛卿,而是整个含了上去,她隔着面罩亲吻着林洛卿的穴卝口,就像接吻那样,在丝织物摩擦的软化下,牙齿的猛攻也变得甜腻可口起来。在白泉绮轻卝咬之下产生的感觉有别于一般的舔卝弄与爱卝抚,那种危险的刺卝激感让林洛卿感觉浑身触电一般,一股酥卝麻感遍布全身。“呼呜。。呼呜。。。”林洛卿低着头,之前还会下意识推走白泉绮的她像是认了命一般瘫软在床沿上。

          嘴唇的柔软与牙齿的坚硬在白泉绮的连身袜上来回交替,不断的变化一刻不停地刺卝激着林歌的下卝体。“咕呜~咕呜。。更多~更多~哈啊~和我结婚吧白!”林洛卿娇嗔大喊道,扭动着自己的身躯,突如其来的触电感让她浑身一紧,林洛卿高卝潮了,暖流从她的下卝体缓缓流出,湿卝润感不断从下卝体传来,温热的感觉流的到处都是,此刻的她已经分不清下面是被白泉绮舔湿的还是林洛卿自己流出的。

          白泉绮被刚才林洛卿的话吓了一跳,但随后又沉入了甜蜜的纠缠之中。

          白泉绮抚摸着林洛卿的大卝腿,轻轻笑着。她缓缓站起身,脸上满是温热晶莹的液体,不知是林洛卿的精华还是自己的口水。“呼哈,林林真是的,这样就不行了呢~”白泉绮呼呼笑着,其实她自己下面也早已湿的不成样子,微微颤抖的双卝腿就是最好的证明。林洛卿躺在床上喘着粗气,而白泉绮站起身,也上了林洛卿的床,她将林洛卿拉入被窝之中,二人挤在一个小巧,温暖的被窝之中,白泉绮那贴脸的纯白丝质面罩湿了一大片,上面还有自己与林洛卿的味道。

          林洛卿红着脸,将白泉绮拥入怀中,而白泉绮也像一只乖巧的猫咪一般任由林洛卿摆卝弄。“哼哼,这样就满足了哦,林林还真是好满足啊。”白泉绮蹭着林洛卿小巧的胸卝部,而这次轮到林洛卿尴尬了,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面对自己从未有过的情愫,少女第一次感受到了慌乱。

          白泉绮突然抬起头,看向手足无措的林洛卿,她二话没说便吻了上去。“唔!。。”林洛卿先是一惊,随后整个人柔软下来,二人隔着面罩亲吻着,激烈的亲吻仿佛要将那面罩咬破一般,想要寻到那最为真实的亲吻感。牙齿与嘴唇都在面罩的作用下模糊了,但是感觉却进一步被放大,二人怎么吻都吻不够,但似乎每一吻都是甜蜜的高卝潮,比直接接吻,双舌缠卝绵来得更加甜蜜,刺卝激。

          一夜无光的天空突然划过一颗转瞬即逝的流星,像是在为两名少女的结合庆贺,又像是轻轻点开了一朵含苞待放的百合。但无论如何,今夜多了一颗星星,是白泉绮与林洛卿共同创造的星星。

          “你会说到做到吧?”,“会让你抄卷子的。”,“不是说这个,是那句‘和我结婚吧白!’你会老实遵守的吧。”,“会哦,我会的。”,“这才像话嘛。”

          两名少女,在单纯的你一言我一语之中相拥入眠,仿佛今夜什么也没发生一般,只有湿卝润的面罩默默记录了二人的激情一夜与蜜语甜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11-22 21:37
            作者Q:71901997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11-22 21:45
              居然是纯爱~太强了~


              回复
              7楼2020-11-23 00:51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20-11-23 12:15
                  有女杀手题材的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11-24 12:38
                    写了,发了,封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20-11-25 1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