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3吧 关注:7,264,376贴子:421,044,020

【黑暗剑三同人】名剑大会榜首离奇死亡事件调查记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个完全杜撰的脑洞故事,全文32458字,前排致敬太太@打酱油道长
可能出现的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有万花/恶人谷。
我六年恶人谷,花花是我最喜欢的职业!所以这一切都是我胡扯的,对jjc打的好的侠士只有景仰没有意见!
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文章,不足之处可以尽情指出!
白月光镇楼


IP属地:福建1楼2020-11-19 10:20回复
    笔者因为某些不明原因,曾穿越到一款名叫《剑侠情缘叁》的网络游戏中,并且亲身经历了一系列荒诞诡异的怪事,多年以后机缘巧合,竟然穿越回了原来的世界,仿佛大梦一场,对这件事的记忆,亦变得模糊不清,趁着尚未完全消散,记录一二。


      我不得不承认,记录这些事,确实是一件非常令人头疼的差事,记忆正一天天的模糊,有些地方甚至无法自圆其说,甚至有时也会不禁怀疑,这究竟是真实发生的,还是一个荒诞不清的梦境?


      以下你看到的,绝大部分是笔者自身经历,有些模糊不清的地方做了一些合理猜测。记录这件事的正史野史九牛一毛,实在无法考证真伪,有无法理解或是逻辑无法自洽的地方,还请各位权当是一个混乱的梦境,当做笔者的胡言乱语罢。


    IP属地:福建2楼2020-11-19 10:20
    回复


      IP属地:湖南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0-11-19 10:24
      回复
        前排烧屁股!


        IP属地:广西4楼2020-11-19 10:25
        回复
          什么?打酱油竟然是太太


          IP属地:上海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11-19 10:28
          收起回复
            gkd


            IP属地:上海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20-11-19 10:29
            回复
              gkd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20-11-19 10:30
              回复
                文字发不上来,截图凑合一下吧


                IP属地:福建9楼2020-11-19 10:50
                回复
                  据说这榜首队伍,原是名剑大会的常客,战绩一直平平淡淡,排名不前不后,有输有赢,是赛事中最为无趣的那一种。决赛前一个月前忽然突飞猛进,连赢三十场,成为一匹人人都始料未及的黑马,一举获得榜首。


                    那队伍的组成,则是热门搭配,纯阳宫的两位师兄弟,一位修习紫霞功,一名修习太虚剑意,和一位万花谷修习离经易道的女弟子,分别叫做李建义、李天纵和裴琬。


                    夺冠后,意气风发,在扬州城大摆筵席,拉起横幅,请各路手下败将喝酒。


                    谁料到,三天后,李建义突然暴毙,据说死状几位凄惨,静脉尽断,双目暴起,皮肤片片脱落,露出猩红的肌肉组织和经络,身体仿佛吹胀的气球,肿大了将近一倍。


                    验尸的结果表明,他五脏尽碎,却是脱力而死。


                    忘忧说完,问我有什么看法。


                    我思考片刻,说:“莫非是仇家来寻仇?”


                    忘忧摇摇头:“也不尽然。李建义在纯阳不过是普通弟子,为人温和甚至于懦弱。没什么朋友,也没什么仇人。至于扬州摆酒,则是他师兄李天纵的主意。”


                    李天纵性格恣意张狂,在队伍中以领导者的身份自居,对李建义呼来喝去。自己的功夫却稀松平常,却是生了一张巧嘴,朋友众多,也树敌不少。


                    我点点头,道:“如果是寻仇,也应该找李天纵,他如何了?”


                    “疯了。


                    甚至在李建义死前就疯了,在筵席中,他拿出榜首的奖牌炫耀,却毫无征兆的,将奖牌吃了下去。”


                    “吞进了肚子里?”


                    “不,”忘忧直视着我的眼睛,“吃了下去。他用牙齿狠狠的咬了下去,奖牌是铬铁铸成,是世上最坚硬的金属,他第一口便崩坏了满嘴的牙,便用牙床去啃,直至啃到满嘴是血,而那块铬铁奖牌,硬生生被他咬了一个口子。”


                    忘忧打开证物盒,一块染了血的奖牌便在其中,除了血,还有满满的牙印,那缺了的一块,有明显的人类啃咬痕迹。


                    “当时十几个人压着他,为了从他嘴里把奖牌抢过来,好几个人受了重伤。李天纵自此就疯了,看见任何铁器,都以为是他的宝贝奖牌,都想要吃进肚子里。现在被医师吊着一口气,失了神志,见人只会摸着肚子,一遍又一遍的说,真好吃,真好吃。”


                    我突然从心底里冒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整个头皮都在发麻,究竟是一种什么力量,才能让一个人类不知痛苦的硬生生的去用牙床啃食铁块?


                    ”就算当时他已经陷入疯魔,也不可能做出超越人体极限的事情。“


                    忘忧点点头,我继续问道:“那第三个队友呢?”


                    “第三个队友名叫裴琬,名剑大会结束当日,她连夜回了万花谷,闭门谢客。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她一个月前加入队伍,加入之后,便开始了三十场的连胜。”


                  IP属地:福建10楼2020-11-19 10:51
                  回复
                    “这……”


                      “说说你的想法。”


                      ”李建义的死法,我觉得和我那个世界的’兴奋剂‘有些相似,“我看向忘忧,她正在用眼神示意我继续说下去,”兴奋剂是一种禁药,能激发人体潜能,使用过后便会有一个虚弱期,身体机能急速衰退,经常被别有用心的人用于一些体育竞技项目上。


                      如果从一个月前,裴琬加入队伍开始,李建义便开始不间断的服用兴奋剂,造成最后脱力而死,也说得通。


                      至于李天纵,服食的也许是会伤害脑部的合成毒品……虽然那是未来世界才出现的东西,但万花弟子的出现,也不能说绝无可能。我的推测是,这位万花的裴琬,是在试药。“


                      “不对,”忘忧摇摇头,“如果是试药,她还没有见到李天纵发疯,就已经逃回了万花。说明她早就知道会有一些事情发生在李建义和李天纵的身上。


                      假设说她是知道药性的,那她实验的目的是什么?假设他不知道药性,她又为何连夜逃走?”


                      我摇摇头,现有的线索太少,根本无从推断。


                      “不管怎么样,都要见一见这个事件唯一有用的证人,明日启程去万花谷。”


                      虽然定下了隔日就去万花谷的行程,半夜却有一位不速之客上门了。


                      “我要和你们一同去。”这位衣着华丽的藏剑弟子,将一个又大又沉的钱袋扔到桌子上,发出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这是酬劳。”


                      忘忧坐在桌边,把钱袋向外推了推,道:“叶公子不必这样。这桩事件本就是藏剑山庄委托,隐元会不收两份酬劳。”


                      “不,我要委托的是另一件事。”藏剑在桌边坐下,端起桌上冷掉的茶水一饮而尽,努力平复着气息,似乎在尽力压制着心里的某种恐惧。


                      “接下来我说的话,你们不要害怕。”


                      藏剑名叫叶问心,藏剑山庄现任庄主是他的表舅,因此他才能与藏剑的权利中心走得很近,得知这些掩埋在家族深处的秘辛。


                      如果不是他说出来,想必这些事情就如同柜子顶上的灰尘,永远不会被翻动。


                    IP属地:福建11楼2020-11-19 10:51
                    回复
                      三年前,叶问心与他的一位同门好友,还有七秀坊的一位云裳弟子,一同参加了名剑大会。


                        叶问心得了家族剑法的真传,在中低端局基本上几剑解决战斗。如此顺利的打上前二十之后,问题就暴露了出来。


                        同队的那位同门好友,名叫纪淮,只是一个普通的外门弟子,根本无法应付高端局的节奏。就算叶问心再厉害,也不能把把都赢,顺利晋级。


                        对此叶问心本人到没有什么想法,毕竟以他的身份,也不需要靠名剑大会来博什么名声。


                        那位七秀的云裳弟子却有意见了,话里话外、明里暗里的开始暗示纪淮太弱、造成治疗的压力太大,再夸一夸叶问心有多么的强。


                        叶问心知道纪淮的水平,也没想过要打击他,但人在年少的时候总会享受着来自异性的吹捧,倒也未曾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好友。


                        临近前十的比赛前,叶问心愈发的努力练剑,与云裳讨论着战术,如何将两个人的实力发挥到最大,将二打三的赢面提高到最大。


                        到了进十那一场关键的对决时,叶问心却因为疏忽了对手的计谋,被早早的骗了解控,无奈躺了地板。


                        云裳紧随其后。


                        他心里叹息一声,还是凉凉了。


                        谁料到,原本一直游离在战场边缘,只被剑气波及受了一点轻伤的纪淮竟然英勇无比,先是打趴了治疗,最后竟然一挑二,逆风翻盘了。


                        最后结算的时候,叶问心简直呆住了,原来这个存在感最低的队友竟然一直在隐藏实力吗。


                        他大力的拍着好友的肩膀,连声说他不够意思。


                        好友只是憨厚又腼腆的笑,之后的每一场,竟然都有不错的发挥。


                        倒不是剑技提升了多少,只是——像个永动机——好像永远不知道疲倦一样。


                        最后,众望所归,他们这支队伍夺得了名剑大会的头筹,如愿领到了那块奖牌。


                        云裳高兴的把奖牌抱在怀里,不住的用脸颊蹭着,他故作不在意的看向别处,其实也很想摸一摸。


                        纪淮倒是在一边巴巴的看着。


                        云裳高兴够了,把奖牌递给纪淮,纪淮小心翼翼的接过来,带着虔诚的目光,用指腹细致的描绘着奖牌上刻着的——自己的名字。


                        叶问心看着他,心里也是为他而高兴,好友的努力总算不是白费,他想走过去,揽住纪淮的肩膀,邀请他一起去喝酒。


                        他的脚步还未来及的挪动,纪淮却猛的喷出一口血,染红了手中的奖牌。纪淮惊愕的看着手中染血的奖牌,目光缓缓转向了他的方向。


                      IP属地:福建12楼2020-11-19 10:58
                      回复
                        他只看见,好友在周围的一片尖叫声中,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那枚奖牌还紧紧抓在手里。


                          ……


                          叶问心说着,从袖口掏出另一个锦囊,轻轻的放在桌上,与他之前摔钱袋的样子截然相反。


                          “这块奖牌随着纪淮下葬了,这是前几天我刚去取出来的。”或许是我的目光太过惊愕与好奇,他停顿了一下,极不自然的呵斥了我:“别问。”


                          忘忧:“故事听完了,你要委托的是什么?”


                          叶问心:“不,接下来才是重点。纪淮的死状,与今年名剑大会的胜者李建义,一般无二。


                          脱力而死,五脏六腑碎成了渣,当世最出名的医者也找不出他的死因,为此惊动了朝廷,问责了与我们交战的几个队伍,最后被藏剑山庄强行压了下来。所以,这次的事件,藏剑山庄有了前车之鉴,反应迅速,及时处理,没有造成进一步的扩散。”


                          我心念一动,嘴比脑子快,没反应过来就已经问出口:“可是事件才过去三年,应该有人和你一样经历过这件事,但如果不是你找上们来,我们都不知道有这个先例。”


                          叶问心冷冷的扫了我一眼:“我说了,这件事被藏剑山庄‘压’了下来。”


                          我摸摸鼻子,不敢多问具体是怎么“压下来”的。


                          忘忧:“既然压了下来,为何要旧事重提?”


                          “我管不了那么多,我只想知道纪淮的死因。”


                          “当年就没调查过?”


                          “有。但是被藏剑高层隐瞒了,所有的卷宗资料都被销毁,我暗中调查了三年也一无所获。”


                          他似乎有些激动,“腾”的一声站起,大力的将钱袋推到忘忧面前,“我必须去万花谷。”


                          忘忧又把钱袋推了回去。


                          叶问心脸色黑的像是下一秒就要砸出重剑,忘忧慢腾腾的开口:“这两件事本质上像是同一件,就不另收酬劳了,明日寅时在城门口,搭最早一班马车。”


                          说完,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推门回房睡觉了。
                        …………
                        次日寅时,扬州六月的天色还是灰蒙蒙的,可见度极低,我哈欠连天的跟在忘忧身后,等了一小会儿,叶问心过来了,后面跟着个仆从,牵着辆马车。


                          那马车金碧辉煌的,一看就是藏剑山庄的手笔。更惹眼的是那两匹通体雪白,还带着银纹的宝马,一看就是里飞沙。


                          真奢侈。


                          忘忧看见他,脸色变了变,到也没说什么,直接爬上了车。


                          她换上了一件看不出身份的白色长裙,柔和的颜色到衬的她,好像是个普通的小女孩。


                          马车开始行驶,忘忧道:“我们扮做进谷求医的平民,我是个哑巴,你们自己分配角色吧。”


                          “呃,为什么是哑巴?”


                          “我不想多说话。”忘忧冷冷的回了我一句,便蒙上了车上的毯子,开始补觉。


                        IP属地:福建13楼2020-11-19 11:02
                        回复
                          马住


                          IP属地:重庆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11-19 11:07
                          回复
                            傍晚时分,马车行到万花谷门口,开始下车步行,我与叶问心也已经换上了普通的衣服。与无数来万花谷求医的人一样,登基姓名之后,开始排队等待。


                              半夜,我与叶问心同守着一盏灯火,谁也没有先去睡觉。


                              “叩叩叩”窗外响起三声敲击。我打开窗,身材小巧的忘忧便翻了进来。


                              她坐到嘴边,端起杯盏喝了一口:“两件事。”


                              “一,裴琬死了,就在昨天晚上。”


                              线索又断了。


                              我问道:“也就是说,李建义死之后,裴琬就死了?怎么死的?死状一样吗?”


                              “这就是我说的第二件事。裴琬是被人杀死的。她回来后,闭门三日,她师父怕她出事,派人守着她,第四天——也就是昨天早上出了门,直到晚上也没回来,负责看守他的人觉得不对劲去找她,终于在一个地方找到了她的尸首。”


                              忘忧又给自己倒了杯茶,轻轻呷了一口。


                              “很简单的死法,被人拧断了脖子。”


                              我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一旁的叶问心正好将我的疑问问了出来:“名剑大会魁首在自己门派被杀,这么大的事,我们趁晚饭打听情报时竟一点也没听说。”


                              “这就是最大的不对劲。裴琬的尸身已经下葬了。”


                              就算是普通弟子,突然死去也要调查清楚缘由,更何况是夺得名剑大会魁首的天之骄子。


                              忘忧望向我,手指在桌上点了点。道:“说说你的看法。”


                              我斟酌着道:“这说明,万花高层,是知道谁杀了裴琬的。要么就是包庇,要么就是惹不起。”


                              忘忧点点头,“没错,她死在一个人的庭院里,那个人的名号或许你听过,”她看向叶问心,“天工圣手——裴瑜。”


                              叶问心的眉头皱成一把锁,道:“他不是早就叛出师门,投奔恶人谷了吗?何况,这人也没有惹不起一说吧。”


                              忘忧摇头,“也不尽然,有才能的人,就算品行差些,也有人供着。他不过是将正常人的手脚锯下,换上木制的假肢,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医学研究。”


                              我听得脊背发冷,便问了一句:“那他成功了吗,我是说,假肢。”


                              “当然没有。那试验品一觉醒来,发现手脚全变成了硬邦邦的木头,脑袋里还插着管线,当场就疯了。他师父带着谷主前来问责,他大笑三声,称世间之人除他之外全都愚昧无知,挟持着小弟子逃跑了。不多久,万花谷陆陆续续收到装着那可怜小弟子的残肢的包裹。东方宇轩发出千里追杀令,至今未撤下。”


                              “发了千里追杀令,恶人谷竟然也保下他?”


                              “呵,他也是有些才能,据说有一位恶人谷将领的妻子,天生心脏有些毛病,突然有一天心脏跳着跳着不跳了,裴瑜制造出了某种装置,从心脏处接出一根管子,连着一个气囊,心脏跳动无力时便用力捏那个气囊,竟然把她救活了,还好好的活了一年多。天工圣手的名号就是那时传出来的。”


                              心脏起搏器啊,牛逼大发了。我还想再问,叶问心大手一挥,道:“他跟裴琬有什么关系。”


                              “我正要说,裴瑜,是裴琬的师兄。”


                            IP属地:福建15楼2020-11-19 11:10
                            回复


                              “砰!”叶问心猛拍桌子:“这不是很清晰了吗!裴瑜制毒,给了裴琬,裴琬给队友用了,队友死的死疯的疯,于是她去找裴瑜质问,裴瑜便杀她灭口!我们现在就去找东方宇轩,让他交出裴瑜!”


                                忘忧不置可否,只是说:“先各自回去休息,明天把衣服换回来。”


                                ……


                                次日,直接找东方宇轩要人。


                                人自然是要不到的,甚至连东方宇轩的面都见不到,被客气的放到茶厅喝茶,最后只打发了裴瑜裴琬的师父裴钥来问话。


                                裴钥三十多岁,很标准的柔弱花姐相貌,神情柔和,看见我们,温温柔柔的笑了笑。


                                忘忧给了我一个眼神示意,我掏出小本本,开始例行问话。


                                “说说吧,裴琬的死。”


                                她似乎愣了一下,却很快的反应过来,道:“琬儿是个好孩子,只是性格有些不合群,自她长大以后,与我也很少来往了。”


                                “她与裴瑜有接触吗?”


                                裴钥温柔的眼神有一瞬间的失神,喃喃道:“裴瑜……她与裴瑜有什么关系?她入门之前,裴瑜就已经不在门派里了。”


                                “你不知道吗?她死在裴瑜的住所。”


                                “我的确不知……”


                                我正待再问,忘忧十分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示意我退开点。


                                “裴琬是被谁所杀?为何匆匆下葬?裴瑜叛出师门多年,为何住所依然保留着?你的徒弟死了,为何你一点伤心难过也没有?”


                                裴钥愣的更久了些,最后仿佛是挑了一个最容易的来回答:“谷里收进来的孤儿,全部都算在我名下,跟我姓裴,多的数都数不清,也不是每个我都记得。”


                                言下之意,便是和裴琬不熟,将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忘忧冷笑一声,将一个证物箱放在裴钥面前的茶几上,一边打开一边道:“裴先生身为医者,我倒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这块奖牌是铬铁所制,坚硬无比,一个人要疯到什么程度,才能把它咬成这样呢?”


                                裴钥看了一眼,立马移开了眼睛,脸上原本那温柔的笑也挂不住了。


                                “还有个问题,一个人的五脏六腑都碎成了渣,当时,得有多痛苦?会立刻死去吗?还是在疼痛的折磨中慢慢死去?人死之前,生前种种,真的会像走马灯一样在眼前回放吗——”


                                “——你不要问我。”裴钥藏不住的恐惧通过她颤抖的嘴唇表现了出来,使得她不得不打断了忘忧的话。


                                “医者父母心,我不过是问几个问题而已,裴先生就能如此感同身受,那几个亲身经历的孩子,死前是什么想法呢?绝望吗?痛苦吗?还是想活下去?”


                                裴钥猛地哆嗦了一下,将脊背绷成一条拉满的弓弦,别过脸去不敢看忘忧的眼睛,嘴角死死的崩成一条线。


                                “裴先生不清楚自己名下有多少弟子,我随便调查都能得知,共有三百四十三个。这三百四十三个弟子,莫非全是先生为裴瑜搜罗来的试验品?”


                                裴钥绷紧的唇里挤出一句话,破碎的不成样子:“你……又知道些……什么!”


                                忘忧冷哼一声,面露不屑,在花厅踱着步子:“如今战乱四起,万花谷悬壶济世,每年——不,每月收入谷中的孤儿数不胜数,少了那么十几二十个,又有谁知道呢——又有谁——”


                                忘忧停在裴钥面前,弯下腰死死盯着裴钥的眼睛,莹润的小口里吐出冷酷无情的几个字:“——在乎呢?”


                                喀。


                                我清楚的听到一声清脆的指甲断裂的声响,裴钥洁白柔嫩的手指上渐渐渗出血来,她紧咬着下唇,破碎艰涩的声音从她唇缝里挤出:“一……一派胡言!这种事……我从来没做过!你又有什么证据!”


                                “叩叩。”忘忧的手指尖轻轻在桌上扣了两下。“隐元会。”


                                裴钥的脊背上的那根弓弦瞬间就崩断了,她的嘴唇蠕动着,发出的声音支离破碎:“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又何必……再来问我……”


                                忘忧背着手,来回走了几步,道:“你知道的,原原本本的告诉我,我或许能为你保全你的名声。”


                              IP属地:福建16楼2020-11-19 11:17
                              回复